• 第二十章 首次录音

    更新时间:2016-11-08 15:58:26本章字数:5083字

    在白露等人聊得差不多时,林编导插话进来:“是这样的,今天的录制想做个调整。等会儿吃过饭之后我们的录音本来是约在晚上的,刚好N.I.C.E.定了下午的时间,所以想问问能不能让白露小姐也看看她新丈夫的工作。”

    这也是刚刚钱一诺跟元东一商量才发现的。原本节目组排到了晚上六点来录制宁氏夫妇的主题曲,没想到下午的时间恰巧是N.I.C.E.预定前来录制新一季专辑主打歌,钱一诺怎么可能放过这绝佳的机会亲眼目睹这个顶尖组合的新曲录制过程。

    这个在S市甚至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录音室,拥有世界最高级的影音设备和专业人才,就连门口的大爷大妈都是一下就能听出你唱的音低了几个分度的人。这个被业界所有音乐才子才女们趋之若鹜的地方眼界极其高,只有真正音乐界的大咖才能被邀请来录制他们的歌曲。而节目组此次能顺利借到这个地方,完全是靠宁宸风的名气加上钱一诺的人脉。

    “当然好啊!”崔绍斌一听新嫂子会来听录制,抢先拍案同意了。在节目组保证不会提前泄露新曲后,艾斐也表示没问题。

    “这样吧,我们把时间调一下,让露露他们先录,你们也可以早点结束。”艾斐考虑到组合这次要录制的时间比较长,怕耽误了白露他们的进程,让人家陪着等到深夜。对于队长的体贴,工作人员们都很感动,尤其是碰到录制新专辑的时候,没有个把小时的反复修改是不会满意的。听到几位成员都说没问题后,林编导便找人安排着吃午饭,指挥摄影组的人提前去看场布置器材。

    粗跟小皮鞋在有些嘈杂的走廊上有节奏地响着,来来回回,透露着主人的烦躁。

    对于N.I.C.E.的好心,所有人都感到满意和感激,只有一个人分外焦急。

    白露鼓起小嘴吹了吹耳畔散落的碎发,捏着曲谱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脸上愁云万里。

    自己从小到大虽不能说门门功课都是满分,但好歹也是优良之第,然而在音乐美术方面却是一点造诣都没有。以前跟景月去ktv唱歌都要被她嘲讽像个被人掐住了脖子在那儿嘶号的鸭子。本想着还有一下午的时间可以练习,说不定还能从艾斐他们那里临时抱佛脚偷学几招,谁知道录音的时间一下子提前了四个小时。

    唉!

    白露重重叹气,这回不但丢脸要丢到全国人民面前了,还要连累大家辛苦加班被领导骂。听说这里的师傅都很严苛,一有音不准就破口大骂,管你是什么年度最佳音乐人还是什么专辑大卖突破五百万呢。

    眼前走过了一批又一批忙着搬器材的工作人员,白露喊住了匆匆从她眼前走过的摄影组总监。

    “马监制!”

    “哦,露露啊,怎么了?”她停下来问。因白露没有脾气好相处的个性,制作组的人都很喜欢她,也乐意带她。

    白露扬了扬手中的谱子:“我还是有点找不着调,马监制不是搞音乐节目的嘛,想让你来教教我。”

    一串愉悦的笑声从马监制嘴里传出来:“哎呀呀,你这可找错人了露露,你忘了你家宁先生是干什么的吗?”不等白露有什么反驳,她抱紧手里的文件夹踩着步伐走了,临走还好心地给白露指明了道路:

    “你往玻璃门后面走,过去右拐,第一间录音室。”

    “……”

    在白露的步子迈了又迈,苦恼了好久之后,终于决定还是去虚心请教宁宸风。

    白嫩的纤手在厚重的隔音门上敲了敲,小心地推开一条缝。

    “请进。”宁宸风并未抬头,就着昏暗的灯光听着刚送来的demo修改曲谱。

    光线静静打在他的完美侧颜上,就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惊扰了眼前人。白露惭愧地觉得自己的出现完全是亵渎了这幅美好的场面。

    “那个,我对主题曲还是不太会……”她瞧了瞧宁宸风的神色,仿佛没有听见自己的话,领会到可能是打扰到他创作了,吐了吐舌想要离开,“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了,你继续,继续……”

    磁性的声音断了她想要慢慢撤回的后路:“过来。”

    宁宸风摘下耳机放到一边,理了理铺在录音设备上的纸张。白露垂着头,像个做错了事等着被老师训话的小孩,双手捏紧谱子硬着头皮走到宁宸风身边,俯下半个身子将谱子放到他面前指了指。

    “这里……”等白露自己要去录歌曲了才知道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做歌手的。在家里听音乐学唱好歹都是有人唱着跟着学的,自己录的时候只有伴奏,连和声都要等后期,她这个音痴根本找不着调。

    “歌词念会了吗?”

    “嗯。”

    “念一遍。”

    宁宸风的态度像个认真教学的老师一般,愈发让白露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乖乖听宁老师的话从头到尾一次不差地念了一遍。

    宁宸风修长的手指在谱子上无意识地点着,声音低沉好听:“词没问题,看来是调子的问题了。”

    “我找不着调子,唱歌也不好……”白露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动了动脚揉揉自己弯得有点发酸的老腰,哎哟这么高级的地方竟然只有一把旋转靠椅。

    正说着,白露忽然惊呼,宁宸风只轻轻拉了她一把,她一个重心未稳,直接摔进人家怀里不偏不倚坐到了他腿上。

    白露此时还天马星空糊里糊涂地想着,自己早上的茶话会白搬了那把椅子了。

    温热的气息扶过自己的颈畔,耳边传来他平缓的心跳声。白露靠在宁宸风的胸前,被他稳稳圈抱在怀里,如坐针毡。

    她挣扎着想站起来,却听耳边说道:“你唱一遍我听听。”

    宁宸风依旧是风轻云淡的表情仿佛只是抱了个大型玩偶在怀,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继续他的音乐教学。白露很想告诉他现在不是上课的时候啊!

    “我起来给你唱。”

    “你站得太远,我听不清。”

    “……”远?哪里远了?!好好好,你宁老师说得都对,白露委屈地皱皱眉,“我没有调子,不会唱啊……”

    “那你先听我唱一遍。”

    悦耳的男声轻轻缓缓在她耳边流淌,白露听得入迷忘了自己现在还被人家抱在怀里。她悄悄抬头,近在咫尺的俊美男子正专心看着曲谱,一字一句地唱给她听。她活了二十多年,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余音绕梁,三月不知肉味。

    安静的小录音室隔绝了外界的嘈杂纷乱,他低沉的声音如第一道春风抚过平静无波的湖面,让白露忘记了时间。

    宁宸风低头,看见怀里的小狐狸一脸发呆神游的模样,伸手在她的鼻梁上一刮。

    “会了没有?”

    “啊?”白露刚才什么都没有听进去,光顾着犯花痴了。她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宁宸风抱着她耐着性子又唱了一遍,这回白露认真地对照曲谱一字字看过去,跟着宁宸风一句句轻哼。

    “不要总用喉咙发声,注意吸气吐气。”

    “不对,走调了。再来一遍。”

    宁宸风的声音依旧不温不火地指点着白露,纠正她的每一个细小的错误。宁老师对于音乐的严谨态度让白露恍惚回到了去年背不出词时墨然和板起脸拿着小戒尺作势要打自己手心的场景。

    在不下十几遍的练习后,白露终于能信心满满地去录音了。

    宁宸风侧头,放于她腰间的手臂紧了紧,问道:“会了?”

    “嗯,”她很是高兴地点头,笑容明媚,“谢谢宁老师的指导!”

    瞧她一副尊师重道的感激模样,宁宸风低低一笑。这小家伙,平常见了自己怕得要死,这会儿倒是公私分明了。

    “宁太太客气了。”他低吟,逆着昏黄的灯光,把白露脸颊边垂下的头发顺到耳后。

    微凉的指尖划过她娇嫩的脸庞,浓密的睫毛轻颤,扑闪了几下,迷茫的桃花眼瞬间清明,蹭地从他怀里爬起来,抓起桌上的谱子用力拉开门狼狈而去。

    “谢谢宁先生我先走了!”

    “砰”地一声隔断了一室不清的暧昧,白露站在录音室门口,与里面那人只有一墙之隔。

    她用力拍了拍绯红的小脸,深吸了好几口气,一边走一边不停告诉自己这是节目需要这是节目需要……

    然而白露到了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才反应过来,这会儿根本就没有摄像机。

    “好,宸风,白露,我们先试录一遍。”

    玻璃窗外的负责人通过话筒询问里面的人是否准备完毕,白露点点头,宁宸风便向他们示意可以开始了。

    白露第一次来到录音室,整个密闭的空间里只有她跟宁宸风两人,丝毫听不到外界的动静,这让她不免紧张起来。等音乐响起,听着从耳机里传来的旋律和身旁人熟悉的声音,她渐渐放平了心态,默默记着刚刚宁宸风纠正自己的地方。

    宁宸风静静听着甜美又带着点局促不安的声线,深沉的眼眸中皆是笑意。

    “可以啊,非专业歌手第一次录能这样不错了,音准也没问题。”负责人对于那个外表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小女生很满意,夸了几句,又重新戴上耳机仔细地调整声轨让两人的声音更加契合。

    第一遍顺利地完成了,录音师开始回放试听。“很不错,白露的节奏在二十一小节那里快了,声音有些抖,我们再来一遍。”

    听到师傅们认可自己,白露高悬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不动声色地看向正在翻动乐谱的宁宸风,又倏地很快收回了视线,生怕跟他对上了又是一阵尴尬。不过对于他中午的帮助,白露真的很感谢他。

    刚好路过录音室的艾斐等人也停下了脚步,特意进来看看宁氏夫妇录音到底是什么样子。透过玻璃窗,见白露从原先的小心翼翼不敢放开唱,到后来跟宁宸风之间有不少眼神的交流互动,都不由地惊讶。

    “看不出来,二嫂在歌唱方面也有天赋啊。”崔绍斌张大了嘴,由衷地夸赞,“我看下次演唱会,完全可以请二嫂来做开场嘉宾啊。”

    打趣了宁宸风他们,两只单身狗也不忘捎上队长艾斐。

    “我觉得可以把二嫂放到诗萌姐那儿训练一个月,保准出来就可以直接来公司签约歌手了,这样也不用跟宸风哥分居两地。”

    “我看这事儿成,就是不知道队长肯不肯让出诗萌姐。”

    对于崔绍斌与Eden的一唱一和,艾斐早就习以为常了,回身在崔绍斌的肩头一捶:“热闹看好了就回去准备准备,我看他俩也快结束了。”

    见白露已经没有再紧张了,宁宸风坐在外面看了会儿也回去赶录新曲。等白露录了十六遍自己的副歌部分,终于让几个录音师拍板通过后已是临近七点了。

    “辛苦几位师傅了!”白露擦了擦满头的汗,恭恭敬敬地给辛苦了一下午的录音师们和制作组的工作人员道了谢。

    林编导提着几盒盒饭给白露:“现在N.I.C.E.已经录了有一会儿了,白露等会儿要不要去给宁先生送个饭?”

    忙活了三四个小时总算完成了录音,白露心头舒畅极了,这会儿就算让她去尝试一下打死都不会去玩的蹦极她都会一口答应了。想起今天耽误了人家不少时间,白露便一口应了下来:“好的,我这就过去吧。还请编导姐姐带个路。”

    跟着摄像机到了N.I.C.E.的录音室,面积比刚才那个大了一倍,宽敞的等候厅中央放了一组精巧的小沙发,艾斐正倚在窗边跟作曲家讨论编曲的改动。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打着节拍的崔绍斌眼尖地看到了白露,向她招了招手:“二嫂这边坐!我正等着你送饭来呢!”

    白露将热腾的菜肴一份份摆好,打开盖子,递给他一双新筷子。

    “怎么就你们呀?”白露看了看四周,没见到宁宸风的身影,有些自责是不是自己耽误了他的进程。

    “哦,风和Eden在补录他俩的部分。和声上还没有处理好。”

    对于崔绍斌的说法,白露感到新奇:“嗯?我一直以为录歌是大家一起唱一起录的呢,原来还可以分开录自己要唱的部分啊。”那刚才的录制完全可以让宁宸风先录完自己的就可以忙他的专辑了,没想到他竟然陪着自己把正首副歌都录完了。也是,以自己那三脚猫的水平,调子都要靠他带着,跟别提如果断开来只唱自己的部分,空开宁宸风的,要有多痛苦啊。

    崔绍斌往嘴里扔了块香菇大大咧咧地嚼着:“风的声音属于中低音,就是你们小女生特喜欢的低音炮那种,一般合唱会让他唱rap或者重金属摇滚的和声部分,不过他自己独唱情歌类效果也是很不错。”

    原来这么多讲究啊!白露想发现了新大陆,惊奇地说:“我以前都以为,组合式唱歌就是把歌词等分成四份,一人领几句,然后再大合唱。”

    “那要看声轨合不合,”修改完曲谱的艾斐也坐了下来,接过崔绍斌递给他的筷子夹起一块香莴笋,加入了他们的讨论,“风的rap属世界级的,但这次我们创作了十二首新曲,有一首情歌的开头让他独唱,那声音太磁性了,听起来很有感觉。”

    艾斐又指了指崔绍斌:“斌的台风很棒,收放自如,他主攻高音rap,跟风搭档。”

    “Eden的嗓音天生就很棒,是队里的主唱,高音vocal很有爆发力,音准很棒。”

    “哎,队长你也别谦虚了,”崔绍斌拍了拍他的肩,发自肺腑地赞叹,“作为副主唱的队长,声音浑厚很有张力,而且大多数的词曲都是他一手创作的。”说完他似看宠物般疼爱地摸了摸艾斐的头发,被后者一掌拍开。

    草草吃了几口,白露愈发想去亲身感受一下这个盛名之下的组合是怎么录曲的,便来到录音棚坐在一边的长沙发上静静听着。

    几个作曲家和录音师皱眉讨论着谱子,改了又改还是不满意。白露默默回想着刚才听到的音乐,琢磨着好像哪里有问题,但又说不上来。

    “宁太太,你来说说看。”

    “嗯?我?”

    几个作家也附和到:“没错,有时候旁观者清。”

    白露惊慌抬头,见不知何时那个讨论圈里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自己身上,下意识地看向宁宸风。他温柔的目光注视着她,鼓励她说下去。白露只好尽量找词汇拼凑描述心里的感觉。

    “我觉得他们的声音单独听都没有问题,但是合在一起,又加上和声部分重叠了反而一团乱,听不出有什么亮点,就显得平庸不少。”

    一个作曲家拍掌赞同:“对啊,音轨都重在一起了!”

    “把这里的两个声部改一改,和声就不要了吧。”

    “对对,然后加上Eden的高音solo,再合一下看看。”

    录音师被触发了灵感,让Eden又返回去重录了一下听听效果。宁宸风走到白露身边,颇为赞赏地摸了摸她的小脑袋。

    “后生可畏。”

    白露感觉,他的神情就像在招呼一条叼着球跑回来求主人夸奖的宠物犬,就差没说“旺财干得漂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