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菊花茶

    更新时间:2016-10-28 10:32:51本章字数:1935字

    云伽大陆,大昭国,都城逐月。

    树上的梅子熟了,天上的雨下了,淅淅沥沥,绵绵不绝,还要提防家里衣物霉变。

    然而夏至雨点值千金,对处于生长期需水量很多的农作物来说,倒是很宝贵的,不过确实不是出门劳作的好日子就对了。

    这不城中几棵紧挨着的香樟树下,耄耋的老人,黄发的小儿,并几个闲散的汉子,每人端张小板凳,围成一圈,桌上盛放凉茶的茶壶一个,茶杯几只。

    潺潺的茶水入杯声,杯盏相碰的清脆声,老人手中蒲扇轻摇,缓缓道来。

    “南方有人,长二三尺,袒身而目在顶上,走行如风,名曰魃。魃,旱鬼也。所到之国大旱,赤地千里。又有蛇焉,名曰肥遗,一头两身,六足四翼,隐于山中,鸟兽莫居,随旱魃而出,见之则天下大旱。”

    “呃呃......好可怕,那怎么办呢,爷爷?”小孩一脸担心地问。

    “当时还正逢天下战乱,黄沙漫天,土地龟裂,民不聊生。后来,九天上的神女可怜咱们百姓生活疾苦,于是下界来除去旱魃,并且带了神界的龙给人间带来甘霖,”老人停顿了一下,喝了口茶继续。

    “那一场大雨,电闪雷鸣,足足下了七七四十九天,雨过天晴,草木重生,川流奔腾,万物复苏,人间一派勃勃生机。”

    “哇哦,爷爷,神女好厉害啊!”小孩双手托腮,大眼睛里满是憧憬。

    “是啊,”老人摸了摸小孩的头顶,慈祥地笑着说:“老百姓很感谢前来帮助的神女,想报答她,被神女婉拒了。因为神女的名字里带了个月字,百姓们为了纪念她,就把这条贯穿整个云伽大陆的河流取名为逐月河,并把河流源头所在的城叫做逐月,所以咱们大容国的都城叫逐月啊。”

    “那,爷爷,逐月是什么意思呀?”

    “逐月逐月,就是追逐如月亮般高高在上的神明,她是云伽大陆的守护神,咱们百姓都崇敬信仰她。”

    这边老人,小孩仍沉浸在故事里,一个粗犷的男声插进来:“我说老爷子,这讲了半天,当时肯定有人见过这位神女,你和咱们说说看,这位大神仙长啥样?”

    旁边几个汉子一听,全都来了劲儿,起哄道:“哎对,就是就是,老爷子你快说说看。”

    “这个嘛,说来又是话长了,”老人捧着茶杯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接着说:“虽说距今已经过了三百年,但是对那位神女的描述可是一代代传下来了,那可真是位美丽的人呀......”

    正当众人等着老人的下文时,迎面飘来一阵甜甜的花果香风,“赵大爷,给您再添些菊花茶,夏天多喝些菊花茶清火明目。”软软糯糯的声音打断了老人的讲话,众人却不觉突兀,齐齐抬头。

    面前的姑娘手里端着一托盘,上面是一盏白玉茶壶并几碟小点心,远山黛眉,杏眼巧笑,琼鼻樱唇,如雪般晶莹的肌肤,似桃花般粉嫩的罗裙,褐色的长发只在一侧随意挽了挽,插着一枝紫玉发簪,簪上的蝴蝶正随着姑娘的走动而翅膀上下飞舞。

    那位神女也就像眼前人这般吧,众人齐齐在心里赞叹,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

    “蓁蓁姐姐,你长得好好看啊,”小孩适时出了声,天真的脸小眉头揪着,歪着小脑袋想了想,“就像,呃......就像......就像天上的神仙一样。”嘿,说对了,说得太好了,终于有人说出来了,众人心里的小人都频频向小孩竖大拇指。

    站众人对面的姑娘是前面不远处一叶阁的掌柜,唤作蓁蓁。一叶阁里专做茶叶生意,可以买到上等的好茶叶,也可以坐下喝茶聊天,有专门的伶人唱曲乐姬抚琴,阁里供应的点心都很精致独特,味道可口。

    而这位叫蓁蓁的掌柜,别看年纪轻轻,却点的一手好茶,客人皆趋之若鹜。只不过这煎水研末,注水调膏,点水品茶,一道道步骤下来,寻常人家看着玩,内行中人喝门道,价格嘛也的确是对得起这么些个繁琐的程序就是了。

    这厢唤作蓁蓁的姑娘听了小孩的赞美,笑得眉眼弯弯,颊上露两小酒窝。她蹲下身,轻柔地摸了摸小孩的脑袋,“是吗?谢谢小竹,小竹也很可爱啊,等小竹长大了,一定会很漂亮的哦!诺,看姐姐给你带了什么?”

    叫小竹的孩子急忙往蓁蓁手里看去,就见白瓷小碟里是几串糯米团子,五颜六色,圆滚滚的,还冒着热气,其他碟子里另有玉米片,小毛豆和几片切好的西瓜。

    小竹飞快地拿起一串糯米团子就往嘴里塞,然后开心地眼睛都眯起来,不一会儿就解决掉一串,又拿起第二串,边吃边说:“果然还是蓁蓁姐姐家的团子最好吃。”

    “小竹喜欢就好,不过要慢点吃,来,喝点茶,小心别噎着。”蓁蓁给小竹倒了杯茶,又给老人和几个汉子的杯子里都一一添满了茶,再将木桌上的空茶壶倒满适才带来的菊花茶。

    “蓁蓁姑娘,又受你照顾了。”老人赶紧道谢。

    “赵大爷不要客气,我还要谢谢你们一直照顾一叶阁的生意呢。”

    “哪里哪里,一直都白喝你那里的好茶,还给小竹吃点心。”叫做赵大爷的老人说道。

    “这些都没什么,我只要大家都开心......”

    “哎——哎——神——蓁蓁——姑娘!”半路里传来一声拖腔拉长的叫唤,蓁蓁话说一半被打断很不爽,也不好发作,强撑着笑脸回头,就见一张惨白惨白的脸差点贴过来,蓁蓁连忙让开,那身影脚步踉跄摔过去,还好被那几个汉子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