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王强的挑衅

    更新时间:2016-10-28 10:53:50本章字数:3043字

    “谁?”大牛下意识的回过头,于此同时,一股阴恻恻的感觉袭向我身后,大热天里就如掉进了冰窟窿,冷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顺着大牛的目光看去,竟然是王强几人,看到我的目光,他又阴森森的咧开嘴笑,对我做出一个“咔嚓”的手势。

    奇怪的是,从我看到他的那一刻,冰冷的感觉却如潮水般退却,取而代之的是被羞辱的愤怒感。

    于静就站在他身后那支打饭的队伍里,看了我们一眼,又别开头去和旁边的同学说笑。不用说,刚刚王强对我做的手势她肯定看到了,在她眼里,我不过也就是个怂包。

    那一下,我真有种冲上去和王强一较高下的冲动,还是大牛和张林死命拉住我:“浩子,你这是干嘛呢?”

    他们的话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下,让我清醒了起来。别说我打不赢王强,就算我打得赢又怎么样,这里是学校,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斗殴,还要不要继续读下去了?

    王强欺负我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两年都熬了过来,再熬一年又如何?眼看就要高中毕业了,总不能因为这一时的冲动把下半辈子都毁掉。

    想到这里,我有些气馁。作为一个男人,被欺压得无法反抗,还被心仪的女孩看到,真是一辈子最窝囊的事情。而这种窝囊,看来我是逃不掉了。

    算了,反正我和于静也是不可能的,人家一个班花,家庭条件又好,难道还能看上我这学习成绩不好还怂得要命的土鳖不成?天鹅就算再饿,也不可能会屈就癞蛤蟆。

    浓郁的菜香味飘满了整个食堂,我却郁郁寡欢,提不起一点劲来。我本来饭量就不大,给王强这么一闹,更是没胃口。大牛安慰我说:“浩子,你别担心,只要是在学校里边,他再牛也得有个限度。兄弟我撑着你呢,放心啊!”

    我勉强扯了扯嘴角,扒拉着碗里的白饭。大牛自小就护着我,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他都肯为我拼命。我十分庆幸有个这么好的兄弟,也十分郁闷自己只给让他护着,不断的给他拖后腿。

    张林脸上露出一丝忧色:“看他那样子,事情还没完呢。浩子,你这几天尽量和我们在一起,没啥事就不要出学校了。他那人那么奸诈,谁知道会不会找一堆混混在学校门口觎着你。要真是这样就麻烦了,在校外发生的事情,就算伤了也只能自认倒霉。”

    张林一番话说中了我的心事,在校外被王强挑衅也不是没试过,只是那次正逢放学,校门口老师来来回回,他才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自此之后,我对他也是能躲则躲,尽量不去招惹他。只是他偏偏三番两次不放过我,就算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

    大牛不乐意了,眼睛一瞪道:“男子汉顶天立地,怕个鸟!王强不过就是仗着他家有点臭钱,又认识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而已。我们一退再退已经够给面子他了,他要是不识时务再逼过来,大不了就撕破脸!我还真不信他没有落单的时候,他敢对浩子动手一次,我就敢趁他落单对他动手两次!看看谁吃亏!”

    “大牛!”我感动的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好,大牛拍拍我的肩膀,豪气冲天:“我这辈子就你这么个兄弟,谁想欺负你,先得问问我的拳头同意不同意!”

    王强几人就坐在我们不远处,看到大牛对他晃了晃拳头,顿时黑了脸,连饭都不吃了,一甩袖子就怒气冲冲的下了楼。几个小喽啰不知所措的愣了一下,赶紧追了上去。

    大牛冷笑一声:“哼,色厉内荏的家伙!别管他,我们吃饭!只要有我在,哪怕是天王老子,都动不了浩子!”

    原本味如嚼蜡的白米饭此刻好像变得香甜起来,有了大牛这一番话,我原本吊在半空的心也放下来了。没错,上天不曾给我一副好的身体,但是给了我一个这么好的兄弟,应该满足了!

    下午上课的时候,于静好几次对我欲言又止,但是看到王强时不时故意在我身边晃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连张林都看出于静有话想跟我说,挤眉弄眼的问我:“该不会是咱们班花看上你了吧?我看她一下午都想找话题跟你说话又不敢的样子,是不是想跟你表白?”

    “去你的!”我笑着给了他一拳,经过今天的事情,我已经看得明明白白,她对我根本没有分毫的感觉,不过就是同学间正常的相处而已。要说我俩之间有什么话题……

    咳咳,还真想不到。

    回到宿舍是一股子的烟味,李昆正坐在架子床旁边玩手机,手指里夹着的香烟已经快烧完了,长长的烟灰突然断了一截,落在他的大腿上,烫的他“嗷”的一声跳起来。

    我们仨哈哈大笑起来,李昆是王强的狗腿子之一,平日里总是仗着王强的势头在同学们面前牛.逼哄哄的,自以为不可一世,可是在他的主子面前,又点头哈腰的像足了哈巴狗,就差没给王强舔鞋。看到他吃瘪,我们都乐不可支。

    李昆面上挂不住,把烟头丢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两脚,气急败坏的说:“哼,现在笑得出来你们就笑吧,很快你们就笑不出来了!”

    大牛把校服脱下来,露出强壮的手臂,讽刺道:“哈巴狗,你信不信在我们笑不出来之前,会先让你笑不出来?”

    因为长年累月锻炼的关系,大牛的肱二头肌三头肌非常的发达,随着他把校服丢在床上的动作,皮下的肌肉也弓张弩拔的挪动着,看起来就觉得很有威胁性。李昆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盯着他的拳头咽了口口水说:“杨华,你,你也不用吓我,我就是给强哥传个话!”

    大牛斜他一眼,扭了扭脖子,发出清脆的“喀拉”声,李昆更害怕了,说:“你们得罪了强哥,强哥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说完了?”我厌恶的看着他,“说完就赶紧滚!”

    张林又接上一句:“再不滚等下怕你滚不动!”

    李昆果然被吓到,忙不迭的夺门而出,大牛失笑不已,轻咳了一声,没想到却吓得他摔了个狗啃泥,连滚带爬的跑了。

    大牛摇摇头:“就这样也敢来威胁我们,也不知是谁给的胆子。”

    “还能是谁给,他主子呗!”张林接道,也忍不住笑出来:“要是王强知道他在我们面前怂成这样,不知道会不会一脚踹飞他。”

    李昆的事情不过是个小插曲,大家都没有放在心上。我们和王强不对付,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俗话说得好,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总不可能为了他的一句威胁,我们就龟缩在宿舍里啥也不做了。

    第二天是星期五,下课铃刚响,我们迫不及待的往外冲。只有周五放学后,学校的大门才会打开,任由学生自由出入,直到星期天晚上,又重新恢复到牢狱般的全封闭教学生活。

    在城里读高中,不可否认眼界会开阔很多,于此同时带来的,却是极度的不自由,这让我们这些在乡下每天到处乱蹿的野孩子们感到很不适应。好不容易挨到周末,不疯狂的吃喝玩乐都对不起那颗向往自由的心。

    学校门口挤满了各种各样的人,学生为多,还有顺路来接学生的家长,来接女朋友的年轻男孩,还有想要泡妞的社会混混。当然也不乏一些香车宝马,接得那些相貌姣好的女生后,一溜烟的不知道开了去哪儿。

    这种现象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好比每个周五下午都会出现那台白色宝马,就是高三六班班花柳青青的专属座驾。开始大伙儿都以为开车那肥头大耳的老男人是柳青青的爸爸,后来被同学看到柳青青和那人在车上疯狂热吻还上下其手后,才不约而同的明白那是她的金主。

    果然不多时,穿着短裙黑丝的柳青青就出现在校门口,毫不避忌的拉开车门上了车,笑意妍妍的和那老男人说着什么。老男人摸了一下她的大腿,一踩油门绝尘而去。

    张林羡慕的看着车屁股感叹:“女人漂亮,来钱就是容易啊!”

    大牛笑道:“你要羡慕也应该羡慕那老头才是,怎么会去羡慕一个女人呢?”

    张林摇头晃脑的说道:“非也,非也,男人再有钱再有权势,也是用脑子赚来的,里面的腥风血雨就不说了。女人就不同了,只要长得漂亮,嘿嘿……”下面的话不说我们也听懂了。

    我也不由生出几分感叹:“男人要征服世界,花上一辈子的时间也不一定能成功。女人确实容易多了,只要征服了男人,就征服了世界。”

    “你这小子,怎么也变得文绉绉的。”大牛搂过我肩膀嘿嘿笑:“看不出你还有征服世界的伟大愿望啊!”

    我正要说些什么,突然听到好像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左右看了看,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也看不出是谁在喊我,估计是听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