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于静找我

    更新时间:2016-10-28 10:54:03本章字数:3007字

    我甩甩头,对大牛和张林说:“我i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赶紧到网吧找个好机子,再晚的话好机子都给别人罢完了。”

    “哈哈,走走走!”大牛和张林都笑了起来。最近我们在玩一个新出的网游,叫做“王者至尊”,比起以前那些什么“魔兽”什么“完美”什么“西游”的要刺激多了。不过据说那是因为我接触网游的时间太短,其实根本没有可比性。

    好吧,我承认那些“魔兽”啊“完美”啊什么的我根本没玩过,真正接触起电脑也就是这两年的事。总而言之,“王者至尊”这个游戏确实让我心心念念的难忘,恨不得马上扑到电脑面前投入战斗。

    “杨浩!杨浩!“被刻意压低的声音不时的出现在耳畔,就连大牛和张林都听到了,拍拍我的肩旁问道:“浩子,是不是有人在喊你?”

    “好像是。”我揉了揉耳朵,左右环顾,还是没看到人。这时的人群已经散去许多,大牛眼睛尖,指着校门边的小巷子说道:“好像是于静。”

    我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果然看见于静躲在巷子后面向我招手,不由得感到莫名其妙。我对她是挺有好感的,还老是偷看她没错,可是也没有自大到认为我们之间会有什么交集。她突然偷偷摸摸的找我,会有什么事的?

    我到现在还不是很相信她叫的是我,直到左右环顾了一番,确认身边只有我和大牛、张林三个人的时候,才不得不相信这份橄榄枝是抛到我的手上。

    “杨浩,过来!”于静有些焦急,声音也大了些,惹得好几个同学都朝她看去。她的小脸立马变得粉红粉红的,有些尴尬的缩回了墙后面。

    “看来班花真的对你有难言之情啊!”张林开玩笑的推了我一下:“快去,把班花泡到手,气死王强和哈巴狗!”

    看我还在犹豫,大牛又打趣的说了一句:“上课偷看别人胆子那么大,怎么现在就怕了?要不要兄弟陪你?”

    “咳,胡说什么哪!”我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快步走了过去。明知道不可能,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期盼,尤其是张林那一句话,让我紧张得手心都有些出汗了。

    于静或许不太习惯和男同学太接近,见我过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见我有些尴尬,又有些不好意思,探头看了看巷子外面,确认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后,才开口和我说话。只是没想到,她一开口就让我大吃一惊。

    于静咬着下唇,好一会儿才问道:“杨浩,我问你,昨天上英语课的时候,你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

    我突然想起她那诡异而阴暗的笑容,顿时汗毛直立,浑身一震,下意识的说道:“我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

    于静有些焦急:“不可能,你明明感觉到了,对不对?”

    见我不说话,她又带上一丝哀求:“杨浩,我从来没求过你,就算我求你一次,告诉我,昨天你到底感觉到了什么,又或者是……”她顿了顿,深吸一口气:“看到了什么?”

    我心乱如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显然她的观察能力很强,能从我昨天细微的表情变化看出我的不对劲,而且这种不对劲还是源自于她。可是这种事情实在太过于匪夷所思,就算她对自己的情况略有所知,又会相信我所说的一切吗?

    何况,我还不能确认我的感觉是不是真实的。

    我的身体不好,是有原因的,不是因为体质差,而是因为“运”。

    “运”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有的人穷困潦倒,却因为一注彩票一夜暴富,有的人腰缠万贯,最后则劳命伤财。世间不乏有麻雀飞上枝头变凤凰,又或是名利双收者顷刻间失名夺利,一无所有。很多人都以为这是人与人之间的阴谋圈套造就,殊不知,真正推动这些事情发生的,却是“运”。

    爱笑的人运气好,总是黑口黑脸的人,厄运不缠身已是万幸了。这正是因为爱笑的人,阳气足,自然能吸引更多的正能量,增加自己的运势。而经常心情不好的人,负能量大幅度上涨,连带着阴气过盛,自然会招厄运缠身。

    而我从小就没心没肺,傻.逼似的快乐,为什么又会霉运连连呢?这就要追溯到一个很遥远的故事,也是我们那个小小山村不能跟外人道的神秘史。

    宋朝杨家将的故事流传至今,不知道被写成多少部书,拍成多少部电影电视剧。而我们村的起源,正是从杨家三郎身上开始。

    话说那年金沙滩一战,很多人都 以为杨勋死于马下,却不知杨三郎被马踏入泥中后,只是昏迷了过去,并未身死。悠悠转醒后,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全封闭的泥洞之中。泥洞长宽高均约三丈,无孔而有风,无光而能视。

    杨勋身受重伤动弹不得,只能苦苦的熬着。泥洞内冰冷无比,不时有阴冷的风从他身上刮过,刺得人皮肤发疼。让人惊奇的是,每当有风刮过他身上,都会传来一阵凄厉的哀嚎声,最后消失在某一个角落。

    杨勋向来胆大,更别说在这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地方,早已经不把生命当一回事。他感觉到泥洞内的诡异,产生出了想要一探究竟的想法,努力的朝着声音消失的方向一点点挪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于挪到了声音消失的地方,而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即便心志坚定如他,也不禁大惊失色。

    在杨勋眼前的是个不起眼的小泥罐,粗略望去,就跟普通农家腌酸菜的瓦罐差不多,但稍作留意,便能发现泥罐黝黑发亮,隐隐透出红光。

    靠近泥罐后,阴冷的风更大了,仔细观察之下,就会发现那些阴风尽数被这小小的泥罐所吸,这正是为什么杨勋所听到的哀嚎声都消失在此的缘故。

    可是一个普通的泥罐,又怎么会吸收阴风呢?

    好奇之下,杨勋伸出手,想把泥罐拿起来细细研究,却不想手指刚触碰到,冰冷刺骨的感觉就袭遍全身。他本就身受重伤,如何受得了这样的刺激,顿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靡下去。

    鲜血淅淅沥沥的落在泥罐身上,瞬间就被吸收了进去,原本隐隐透出的红光突然帜烈起来,把他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杨勋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的瘪了下去,很快就只剩一层皮包骨。转眼间,又如被吹胀的气球般膨胀起来,甚至超过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皮肤被撑得极薄,毛细血管一根根破裂,一滴一滴的渗出来。远远看去,他就如浑身通红的血人一般,好不骇人。

    而此时,杨勋也在承受着极大的痛苦。因为他生人之气的侵入,破坏了锁魂罐正在吸纳魂魄的行为,虽然及时的释放出保护罩,也只能保护被它吸纳进去还来不及炼化的魂魄不会四处逃窜。

    魂魄虽然没有思想,但是由于本能的恐惧,让它们不愿意靠近锁魂罐,而是不断的在杨勋身边缠绕飞舞。杨勋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魂魄本就不稳,如今触碰了锁魂罐,又被死魂围绕,他的生魂竟是被硬生生的拔出了身体,与那些死魂们缠绕成一堆。

    杨勋身为忠武将军,一生中立下战功无数,手上也沾染了不少鲜血,戾气甚重。死魂们本想吸收他的魂魄以壮大自己,不想倒反过来被 他的魂魄所吸收,顷刻间,死魂的数量就少了一半,而杨勋的生魂则逐渐壮大了起来,与锁魂罐竭尽所能的对抗着,隐隐有回体的趋势。

    锁魂罐好不容易才收集到如此多的魂魄,怎舍得放弃。在与杨勋生魂的拉力当中,却忘了注意那些死魂,剩下的那些死魂相互蚕食,到最后,竟然逐渐融合成为一个有思想可以说话的阴魂。

    正当杨勋苦苦挣扎之时,阴魂说话了:“此乃锁魂罐,仅凭你一人之力,是无法脱离它的掌控的。”

    “那待如何?”冷不防身边突然多了一个能说话的阴魂,杨勋亦是吓了一条,心神略有不稳,又被锁魂罐拉近了一大截。

    阴魂冷冷的说:“当今唯一之计,只有你我联手,才有制服它的机会。”

    虽说如此,阴魂并没有动手,而是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说:“只是,它虽可炼化我等,却也给了我等一个生机。若不是藏匿与它身内,只消待到日出,我便会消散于这天地之间。”

    杨勋能做到将军之位,自然是个通透的,一听阴魂的话,就知道它需要寻求一个庇护,才同意与他联手对付锁魂罐。若是在平时,杨勋定然会仔细考虑,只是现在面对的是生命威胁,若是死,便是连魂魄都没有,更别说投胎转世了。当前的状况,根本容不得他考虑太多。

    杨勋问:“兄台若有要求,直说便是。但若鄙人能做到的,必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