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锁魂罐

    更新时间:2016-10-28 10:54:16本章字数:3365字

    “好!”阴魂大喝一声,当即出手替他抵住侵蚀而来的红光,道:“那便请兄台携我之手,魂归体内。此间需毫无抵抗之心,否则我的阴魂会被你的生机所阻挡,无法合体。”

    “好。”杨勋并未做他想,果真携了阴魂的手往自己的肉身扑去。就在他与阴魂入体的那一霎那,来自锁魂罐的吸力尽数消失,于此同时,失去了食物的锁魂罐发出疯狂尖锐的声音,红光再次大盛,疯狂吸收着泥洞内所剩不多的魂魄。

    此时,杨勋惊恐的发现,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撕下一片衣襟,继而咬破中指,在衣襟上画下艰涩难明的符号。不过片刻之间,符号已完成,双手一挥把衣襟罩在锁魂罐上搂了起来,但见被罩住的罐体红光尽失,不再发出任何声响,而洞内的阴风也全然无踪,寂静得让人耳朵发麻。

    杨勋愣愣的坐着,直到体内的声音再次发出:“兄台莫怪,事情紧急,不得不出此下策,所幸锁魂罐暂时已被收服,不会有大碍。”

    杨勋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质疑道:“为何方才我的身体不听使唤,可是因为你的原因?你是何人,为何能收服锁魂罐?暂时被收服又是何意?”

    阴魂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我曾习得一些道家之术,自以为有了降妖伏魔之力,便偷偷溜出师门,想要做一番大作为。”

    想到师傅百般禁令不让他下山,他的声音多了几分自嘲的意味:“恰好听闻南边有妖物作乱,我便独自前往,不想妖物不曾见到,却被宵小所害,灵魂更是被摄入这锁魂罐中,不得超生。若非我有克制之术,只怕在遇到兄台之前,便被炼化了。”

    杨勋沉默了好一会儿,问道:“方才又是怎么回事?”

    阴魂说:“我在罐体之内,受锁魂罐压制,无法蚕食其他死魂来壮大自己,只好一点一点的被消磨。恰好你的生人之气破了锁魂罐的防护红光,罐内的死魂具被放出,恰逢你生机缝绝而未断,才有机会把我带入你的体内。从此你我共用一体,这也正是我与你联手所提出的唯一要求。”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我的身体便是你的宿主?”任谁知道自己体内多住了个灵魂,也会感到不悦。杨勋也就是没办法,才硬生生忍住怒气。

    阴魂感觉到他的怒火,也沉默了一会,才沙哑着声音开口:“我知道这个情况对你来说必定很难接受,但是自从你进了锁魂罐这一刻,就注定了你的命运。”

    “进锁魂罐?”杨勋有些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阴魂笑了两声:“莫非你现在还不明白?这个泥洞,亦是锁魂罐的身体。锁魂罐,不仅仅能锁魂魄,亦能锁濒死之人。若是说这个泥洞好比它的身体,那这个,”指了指被衣襟抱住的小罐子,道:“则是它的五脏六腑,用来炼化灵魂,加速成长。”

    “什么?”杨勋大惊:“这玩意还能成长?”

    “为何不能?”那阴魂不以为然:“万物皆有灵性,何况是这等凶物,早已不知吸食了多少灵魂,虽然口不能言,却已有了自己的思想。若是不将它压制住,将来必定要残害世间!”

    听闻这一席话,杨勋久久不能言语。子曰怪力乱神,不过是未曾碰到罢了,而今一旦遇上,亲身经历后,想要装作不当一回事,根本是不可能的。他万分庆幸在锁魂罐的侵蚀下还能捡回一条命,但就像阴魂所说,一旦参入这件事,他的命,已由不得自己掌握。

    哪怕他借助阴魂之力离开罐体,重返人间,可是万一锁魂罐真如他所说,未受到压制,总有一天会祸害天下。他夺回一命,再失去也不亏,可是他的家人呢?天底下千千万万无辜的百姓呢?

    杨家将不仅仅对君主忠诚,更是对百姓忠诚,任由天下百姓受到伤害,他做不到。

    阴魂似乎感受到他内心的挣扎,也不催促,仿若消失了一般。诺大的空间里,只有杨勋粗重的呼吸声。他虽捡回一命,身上的伤仍在,一直不吃不喝,还与锁魂罐经历了一番缠斗,身子早就支撑不住。

    而心挂天下百姓的他,早已忽略了身上的痛楚,蹙着眉头仔细思索阴魂的话。良久,他才沙哑着声音问道:“既是逃不开这样的命运,我便认了。要如何,才能彻底的压制锁魂罐?”

    阴魂发出畅快的笑声:“好!好!不愧是忠武将军!心系天下百姓,当机立断,你们圣上真真是好眼光!”说着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待日出后,这个空间就会消散,届时我们必须速速寻到一个合适之地,你我共同联手,布下阵法,便可把它压制。只是仅仅靠我们俩人的力量,是无法完全消灭它的存在的,唯有以我们的血脉延续下去,世世代代守护着它,不让它有出来作乱的机会。你可愿意?”

    “我愿意!”杨勋坚定的回答,如鹰般的双眸射出两道利光,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锁魂罐也感觉到他的决心,不安的嗡鸣起来,却被他大手猛然拍下,霎时没了动静。

    待到清晨,泥洞果然如阴魂之言渐渐散去,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失去生命的尸体。杨勋虎目含泪,一个一个的看着。这些死去的人,无一不是他的部下。只恨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无法将这些忠诚之士逐一埋葬。

    为了不让自己身份暴露,他找到一个身形相近的士兵,把身上的盔甲换在他身上。从此以后,杨勋这个名字便随着这一战在终止在金沙滩上。

    历经两个多月的寻找,才算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阴魂施法与杨勋的灵魂结合为一体,以自身鲜血为引,混入生魂和阴魂之力,布下一个极其巨大的阵法,将锁魂罐镇.压在地下。

    此时的杨勋身体损耗严重,支撑不了多久,而阴魂和他已是一体,若他殒命,阴魂也无法留在他的体内。为了能让血脉延续下去,他不得不找了几个女人,在有生之年尽量让她们多生育。也亏得那时候是战乱时期,陆续中被他寻得四五位无家可归的女子,皆为他延续下血脉,于是便有了今日的杨家村。

    因为杨勋的灵魂与那阴魂早已融为一体,他们的后代便产生了奇怪的特性。无论男女,生下来皆有两个灵魂,一为阳灵,一为阴灵。在出生后,必须将其阴灵抽取,封印在杨家墓园旁边。每一个阴灵埋葬的地方,都会撒上一颗七色花的种子,待二十岁时,阴灵会产生变异,花七色开成,阴灵便算培养成功,由原主人吸取后,便会产生极为强大的能力。

    吸取了成熟阴灵的杨家后代,便按照各自的特质守护在东南西北的其中一个方向,唯有四个方向皆有人守护,才能维持阵法的封印效果。

    若是杨家的孩子出生时未能及时把阴灵抽取出来,就会如杨勋一般,出现一体两魂的情形。更为可怕的是,在孩童时期,阳灵为主导,完全感觉不到阴灵的存在,而随着年岁渐长,阴灵逐渐发展强大,却会渐渐的压制阳灵,二十年后,阴灵成长完成,甚至有可能把阳灵吞噬,占据身体的主导。

    每一个杨家村的人,都肩负着自己的使命,决不可将血脉流落在外,这正是为什么我明明感觉到于静不对劲却又不敢确定的原因。

    我对阴灵的感应天生强于他人,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整个杨家村阴风四起,久久不能停歇。原本立在村子中央的杨勋石像也因此产生异动,用手中的长枪狠狠跺了跺地面,那阴风才平息下来。而当初把阴魂抽出,也花费了长老们极大的力气,由于我体内阴灵着实强大,长老们和它拉锯了一天一夜,才成功的把它抽离出来,封入罐内。

    仅仅是刚出生的阴灵已经这么强悍,待它成功培育出来又会如何?这个我不知道,杨家村的历史上也没有记载过这样的例子,我只知道,因为这强大的阴灵,导致我对任何与之相关的东西都特别敏.感,也因为它潜伏在我体内十月带来的阴气太重,直接影响了我的运,让我倒霉连连。

    于静并不姓杨,体内不可能出现一体二魂的情况,那昨天到底是什么回事呢?我原本以为是我眼花,现在想来很有可能她本身就存在什么问题,否则不会因此来找我。

    我脑子乱糟糟的,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事关重大,我也不敢随便开口,只好一直保持沉默。于静先是期盼,再是焦急,后来又转变成失望。或许这样的情况存在她体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也让她无比恐慌,才病急乱投医。

    如果可以,我倒是想帮她,哪怕不是为了对她的好感,仅仅牵扯到阴灵,也不能掉以轻心。只是在事情没有确定之前,是不能贸然开口的。我理清思绪,轻咳一声说道:“于静,我现在还不明白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样问我。是不是,你自己感觉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于静张了张口,似乎想说什么,想了想又黯然的低下头去,说:“算了,可能是我敏.感了。也是,这样的事情,普通人怎么会知道呢。”

    说完就要掉头离开,我听着意思不对,她这样说,显然是对自己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如果她觉得我没有能力帮她,就此离去的话,以后就没有机会把这件事弄清楚了。我急急的拉住她,说道:“于静。”

    “你别管我!”于静甩开我的手,声音里带了一丝哽咽。我连忙解释到:“于静,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听我说……”

    “说什么啊说?”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插进来:“你这倒霉的臭小子,一天到晚缠着于静不放,是想找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