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兄弟情深

    更新时间:2016-10-28 10:54:31本章字数:2824字

    抬眼望去,说话的正是王强。他身后还跟着李昆那几个狗腿子,正晃悠晃悠的朝我们这边走来。他把目光放在我拉着于静校服袖子的手上,恶狠狠的吐了一口痰,骂到:“倒霉鬼,你再扯着于静,信不信我打断你的狗爪!”

    于静被吓了一跳,像个小兔子般挣脱我的手,头也不回的跑了。我心里觉得惋惜,不是因为和她的关系或许会降落会原点,而是害怕因为王强这一打岔,她再也不愿意和我说她身上的怪事。

    如果于静身上真的有阴灵存在,不管是天生的,还是如杨家先祖那般到后来才阴魂入体,对她来说都是莫大的威胁。我脑袋思索着,王强已经走到我面前,狠狠的把我推到在地,嘴里还嘲笑着:“哈!就这怂样还想泡班花,你是脑子有毛病吧!”

    “就是,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又倒霉又懦弱的怂货!”狗腿子们都附和着他讽刺的笑起来。

    我从地上爬起,恨恨的盯着他们。对王强,我忍耐几乎到了极限,而他一次又一次,变本加厉的欺负我,纵是我再弱,也会有爆发的一天。

    李昆上来又推了我两下,哈哈大笑:“怎么,你不服气?不服气来跟我动手啊?”说着连连把我往后退。

    有那么一瞬,我真的很想一拳挥到他脸上,那我的双拳也的确攥起来了。要是王强对我冷嘲热讽,那也就算了,毕竟他有本钱。可是李昆算个什么东西,说白了就是依附王强的一条走狗,如果不是王强罩着他,他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吠?

    王强看出我的不甘心,上来捏着我的下巴冷笑道:“怎么,想动手?你敢么?哈哈哈哈哈哈啊~~!”

    他的手捏得我下巴生疼,心里的怒火更甚,可是我的目光却慢慢垂下来,紧握的拳头也慢慢松开。不错,我是想动手,可我不是傻子,他们一共有五个人,我就是动手也讨不到好处,这种傻事,我也不会干。

    其实在平时,我也多多少少跟大牛学过一些防身的手段,对付两三个人不成问题。主要影响我的还是那倒霉的运气,哪怕面对的是个小孩,就算我打得赢他,也会有更多的事情让我变得糟糕。

    记得第一次和李昆动手的时候,他被我按在地上揍得鬼哭狼嚎的一个劲求饶,偏偏一个杯子从天而降,把我砸个头破血流。第二次我学精了,挑了个空旷的地方和他打架,结果地上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有个坑,把脚崴了不说,从此还多了个倒霉鬼的外号。

    我知道自己的体制异于常人,所以能不动手的情况下,还是尽量不要动手为好。不然哪怕我就是赢了,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倒霉事呢?

    王强他们见我低下头一声不吭,都以为我怕了,各种嘲讽不断的从他们嘴巴说出,推推搡搡想把我往巷子更深处推。这里就是学校门口,虽然放学的同学已经走了大半,还是时不时有老师进出的,想来他们也不想因为欺负我而被老师抓到记过。

    “王强!放开我兄弟!”一声利喝从他们身后传来,我抬眼望去,正是之前在校门外等我的大牛和张林。

    王强斜视着他,冷笑道:“我要是不放,你又怎样?”

    大牛和张林大步走来,强而有力的大掌钳住王强的手腕,冷声道:“那你就试试,看我敢不敢拧断你的手!”

    大牛的手指逐渐用力,发出“喀拉喀拉”的关节摩擦声,王强吃痛不已,脸逐渐的涨红起来,额头出现细密的汗珠。他和大牛对视了一会儿,突然手一松,抽回手揉着手腕道:“杨华,我看你也是个有能耐的,跟着我混有什么不好?有必要护着杨浩这个倒霉鬼吗?”

    大牛把我护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说:“我护我兄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不劳你操心。以后再让我听到谁喊他倒霉鬼,”他环视了一圈,晃了晃拳头:“我的拳头可不客气!”

    王强盯着大牛,眼里露出一丝凶光,继而一笑,对身边的说:“走!”

    一群人眨眼就消失在我们面前,张林担心的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个遍,问道:“浩子,你没事吧?他们有没有对你动手?”

    “没事,在老师能看到的地方,他们不敢乱来。”我说,也幸好他俩来得及时,要是被王强他们把我推到巷子深处,可就不那么容易脱身了。

    大牛沉声道:“看王强的样子,这件事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学校这些人我倒不担心,就怕他会找社会上的人对你下手。浩子,这几天你小心些,尽量不要脱离我的视线,我怕他们会趁我不在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我不在意的笑笑:“能有什么不利的事情,无非就是揍我一顿,逼急了,难道我就不会反咬一口?”我恨恨的盯着他们消失的地方,咬牙道:“大牛,你也看到了,我已经一退再退,他还不肯善了。下次他再欺负我,无论如何,我也会反抗的。”

    大牛连忙劝阻道:“你也千万别动手,你的体质你自己清楚,就算是争得一时之气,只怕到最后得不偿失。”

    “难道我就任由他们一直嚣张下去?”我反问道,大牛无言以对,好一会儿才说:“我会护着你的,只要你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必然不会让你有事!”

    张林听得云里雾里,问道:“大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浩子的身体也不见得很差,为什么不能和他们动手?”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浩子,我也支持你,不能再被他们欺负下去了。以前也就是让你出点小丑而已,看今天的架势,如果我们没过来,他们肯定要把你围殴一顿。”

    大牛没好气的看他一眼:“你以为我愿意浩子吃这个亏?你还记得浩子和李昆动手那两次吗?”

    那时候张林和我们还不是一个宿舍,彼此算不上熟,但是因为我的连续两次倒霉,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点头说:“记得啊,李昆不是被浩子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吗,要不是后面……”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大牛说:“你也记得后面,一次被杯子砸得去医院缝了三针,一次崴到脚当了一个星期的跛子。一次倒霉还能说是巧合,可是接二连三呢,还能是巧合吗?”

    “这么说。”张林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问道:“如果浩子和人动手,无论如何倒霉的都是自己咯?”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没错,哪怕对方只是个两岁的小娃娃,也是一样。”

    张林苦恼的挠了挠头,说:“那可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认了?王强本来就针对你,何况刚才还看到于静和你躲在这巷子里,肯定是嫉妒得不行。”说着他又好奇起来:“说起来,于静刚刚跟你说了什么?莫非真的像我说的一样,对你表白了?”

    我给了他一拳,笑道:“表白个毛线,你也太看得起我了!”脑子里不断回想起于静昨天那阴恻恻的一笑,言语间又有些担心:“王强刚刚来得 太快,我们都还没说到两句话就被打断了,也不知道于静会不会有事?”

    他们都以为我是担心王强找她麻烦,安慰道:“放心啦,王强讨好她都来不及,怎么会找她麻烦,你顾好你自己就是了,别让我们担心!”

    我知道他们理解错误,这件事情也不方便跟他们交代,只好扯开话题:“好了好了,别说这个了,赶紧去网吧吧,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好的机子。”

    他们看到我不愿意再说,也不勉强,一左一右搂过我的肩膀:“走走走,打‘王者’去!”

    路过文具店的时候,几个女生正在店门口裁纸,美工刀的金属在夕阳的余晖下熠熠发光,一个想法突然从心里冒了出来。

    这个时候网吧已经是人头涌涌,根本找不到三台相连的机子,不过这样也好,到方便了我行事。

    趁着大牛和张林不注意,我偷偷的溜了出来,在文具店站了好一会儿才进去,出来的时候,兜里已经揣了一把美工刀。

    一把美工刀才两块钱,可是狠起来的时候,两块钱也是可以要人命的。我捏了捏兜里那根抱在塑料壳里的锋利刀片,心里踏实起来。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诛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