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坑爹的乌龙事件!

    更新时间:2016-10-28 11:14:24本章字数:3158字

    “翼哥哥,我来了……”

    “翼哥哥,你快点啊……”

    “翼哥哥,我们同居吧……”

    唐翼一脸幸福的闭着眼睛,笑得如同盛开的狗尾巴花一样灿烂,唐翼猛然间扑向那个身着彩衣,貌美如仙的女孩,感受着身前的两只大白兔传递而来的温暖,内心无比的激动,将女孩带着薰衣草芳香,长发飘散的小脑袋搂入怀中,心潮澎湃,激动的怒吼着:我唐翼的春天来了!

    “铃铃铃——”

    “铃铃铃——”

    “你妹的,又是梦,靠!贼老天,想玩死我啊。”

    闹铃声在此刻异常刺耳的响了起来,在做了半分钟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唐翼终于还是极不情愿的去将闹钟调停,昨晚跟几个朋友喝了太多的酒,到现在还是头昏脑胀,甚至连眼睛都是不想睁开,刚才又做了一个让他抓心挠肝的美梦,可是梦终究是梦,梦醒了还是得面对现实不是?

    唐翼几乎不用眼睛去看,就知道闹钟的位置,猛地伸手一抓,似乎有些不对劲?圆圆的,软软的,而且还极具弹性,中间带着一颗小葡萄,唐翼的脸色顿时间变了又变,猛然间睁开双眼,就算是再傻也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可不就是梦中的大白兔?而且那手感,啧啧,还是现实中要来的爽快。

    唐翼面色凝重的再一次抓了抓,因为——刚才的感觉真的好舒服!

    不过还没等唐翼回过神儿来去看身边的人,便是被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叫声彻底的从朦朦胧胧之中震醒,精神的不得了。

    “啊——”

    唐翼第一时间坐了起来,看着身边一-丝-不-挂,抓着被褥不放的女孩,脑海之中开始转起了小星星。不过眼睛还是猛地眨了几下,似乎想要狠狠的看清楚。

    女孩面容精致,鹅蛋脸,眉毛黑浓黑浓的,配上那双晶亮灵动的大眼睛,长发披肩,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但是唯独那双眼睛之中,写满了惊恐之色,看着唐翼那张一直还处在茫然之中的无辜面孔,一时间女孩也是花容失色,被眼前的这一幕彻底的震撼了,眼角撅着泪水,紧紧的咬着嘴唇,一只手捂着胸前的被褥,指着唐翼,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你这个禽-兽!”

    面对美女的诘难,唐翼的脑海之中的记忆始终还停留在昨晚的KTV之中,几个朋友扯着大嗓门嚎叫,好像是叫了几个陪唱的女孩,后来都喝大了,他只记得他是被人抬回来的,至于发生什么完全都抛在酒后了,根本没有一点的意识,甚至直到现在头还痛得很。

    不过看着眼前的小美女,似乎还真是昨天陪自己唱歌的女孩,自己怎么可能跟她搞在一起呢?虽然现在的作风问题没有八十年代那么严苛,但是怎么说唐翼都是一个现代的社会主义好青年,况且为人师表的他,也绝对不希望跟某某陪酒女传出绯闻,那么他在学校里高大威猛的形象可就彻底的毁掉了。

    说起唐翼的过去,极富传奇性,曾经二十岁之前不学无术,混迹整个紫禁城,后来家族没落,他的纨绔生活也就随之结束,来到了上海,通过朋友的介绍来到上海交通大学教学,成为了一名为人敬仰的辛勤园丁,自此之后,唐翼痛改前非,开始好好的生活,在这个大都市之中扎根,过着寻常的小资生活,也乐得清闲,没事调戏一下美女老师,安慰一下受伤的女大学生,都是他的生活乐趣之一。

    今年二十四岁的唐翼,下过海,经过商,打过架,也被人打过,一步步捱到今天,辉煌过,也走过低谷,除了那个在秦城监狱之中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希望出来的老爹,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亲人了。

    所以现如今的唐翼,早已经褪去了当年的浮华,二十四岁,这个正常大学毕业生的青年季,而他却已经成为了上海交大的一个大学老师。

    身为老师,为人师表,唐翼是那种禽-兽不如的人吗?很显然不是!虽然平时有点小闷骚,但是唐翼也绝对不是趁人之危的男人,曾经那段青春岁月,什么样的世面没见过?女人虽然也祸害了不少,但是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毛事不懂的热血小青年,曾经不知道被人当过多少次的枪都浑然不知。

    眼前的这一幕,让唐翼瞬间清醒过来,他敢肯定自己昨天晚上绝对什么也没做,俗话说的酒后乱他从来都是不相信,如果真的喝得如同一滩烂泥,还哪有精力去做那些事?都是在为自己犯下的错误找一个合理的借口而已。但是如果是被-迫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唐翼虽然喜欢美女,但他还没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并非是说眼前的女孩不漂亮,而是有些事,男人的原则之内,他还是不会做的。

    “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昨天晚上真的喝多了,但是我敢保证我绝对什么也没有做!”

    唐翼咬紧牙关,不管做没做,这种事情打死不能承认,否则的话,必定会如同狗皮膏药一样赖上自己。自己可以肯定,但是如果真的是这个女孩主动地,他也就只能算他倒霉了,在昏睡的情况之下被一个美女拿下了,这是一件多么让人痛心疾首的事情啊!唐翼恨不得捶胸顿足以示清白。

    “那你,那你刚才还捏我,你个混蛋,你就是个禽-兽,呜呜呜……”

    女孩说着居然就哭了起来,一副比窦娥还怨,比深闺怨妇还要痛苦的表情。

    唐翼一阵头大,我这还没哭呢,你倒是先倒打一耙,不就是一个陪酒女吗?不就是为了钱吗?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唐翼实在没兴趣再跟眼前这个女孩纠缠下去,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啪——”

    没等唐翼抬头,女孩便是冷不防的抽了唐翼一个耳光,掀起被褥,一滩殷虹的血迹,让唐翼彻底的哑口无言。

    “这……这……这……”

    唐翼的脑袋嗡的一声大了起来,难道自己昨天晚上真的跟这个女孩发生了点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能啊,按照自己的定力应该不至于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啊?况且这个女孩虽然长得不错,但是看上去绝对是未成年,自己对于萝莉还没有这么重的口味。不过眼前的一切,却是足以堵住他所有的话。

    “我,这——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

    唐翼也是慌了起来,或许自己昨天真的做了什么亚当跟夏娃都喜欢做的最神圣的事情,难道还得对这萝莉小美女负责?那么自己下半辈子的性-福生活,不是就要泡汤了?还有那么多失足的美女等着自己去营救呢。但是不负责,也不是自己的性格啊,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花花公子。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唐翼想了想,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如果眼前的这一幕真的是事实,自己跟她,确实是第一次。

    “呜呜……呜呜……”

    女孩一直不停的抽泣着,飞快的穿上自己的衣服,泪眼朦胧的看着唐翼,目光之中满是怨恨痛苦之色。

    旋即便是捂着嘴转身飞奔出唐翼的家门,只留下目瞪口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唐翼,自己夺走了人家女孩的第一次,难道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吗?她的男朋友回来找自己吗?她会来找自己吗?她会怀孕吗?一系列复杂多变的问题出现在唐翼的脑海之中,唐翼猛地挠了挠头,跳下床,嘴里不停的嘟囔着:

    “你们这些王八蛋,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们。”

    今天是星期天,唐翼不用去上班,但是总得洗漱一番,一直到现在都是头疼欲裂,这酒还真是喝得够多的了,唐翼已经忘了昨天那帮畜生究竟给自己灌了多少酒。

    站在镜子前,唐翼看着自己鼻子上的血迹,心里猛然一震,旋即撞过头看着床上的血迹,脑袋嗡的一下炸了,那血不是那个女孩的处女血,是自己的鼻血,他突然想起了昨晚做梦自己流鼻涕,感情不是鼻涕而是鼻血。

    “这乌龙事件,也太坑爹了吧!”

    唐翼欲哭无泪的看着镜子里那个被坑了爹的自己,狠不得狠狠的抽自己一个耳光,鼻血也不能随便流啊,而且你早不流晚不留,偏偏还赶在这个时候流,占据了天时,地理,人和,是个人都会往那方面想,就算是自己也被刚才那滩血吓了一大跳。

    最重要的是被人误会,还白白的挨了一耳光,如果真要是发生了点什么这耳光也就值当了,但是居然毛事没有,这巴掌,挨得实在是憋屈啊。

    现在去找那个女孩解释,黄花菜都凉了,唐翼感叹一声,还好自己昨晚没有被祸害,否则的话,怎么对得起那些为自己守身如玉的女孩呢?不过更庆幸的是那个女孩也没有被自己祸害,否则的话内心谴责都会把自己谴责死。

    “咚咚咚!”

    正当唐翼穿着大花裤衩在洗手间刷牙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不会是她吧,给我一个回马枪,不会是真的让我负责来了吧?”

    唐翼穿着拖鞋,嘴里叼着牙刷,浑身都是散发着一股放荡不羁的气势,向着门口走去,猛然间拉开门,眼神瞪得圆圆的,嘴里的牙刷,也在这个时候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