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04章:风府老夫人

    更新时间:2016-10-28 11:36:00本章字数:3231字

    福源院里,檀香弥漫,安静清幽。

    当风阡陌被小麻雀扶着走进来的时候,那颗略微有些浮躁的心仿佛都随着这飘荡在鼻间若有若无的檀香之气,还有这安静清幽的环境平抚了下来。

    根据这副身子前世的记忆,这风府的老夫人,喜静,信佛,是以她的这个院子比起其他的院子,相对的要安静上许多,而并不是因为没有权势。

    相反的,风浩然极其尊敬她,她这院子里的东西,一草一木,看似简单,可是实际上,都不是一般的俗物。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她记得,这老夫人原本是不信佛的,半路途中信佛,据说是因为她的那位娘亲,也据说,是因为她这个孙女。

    “二小姐?”

    正在风阡陌有些恍神的时候,一道带着几分不敢确定的惊疑的声音响起。

    风阡陌回过头,见到那台阶之上站着一个女子,在她转过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又惊又喜。

    她认得她,根据这身子所得的记忆,她以前很小的时候见过她几次,正是老夫人身边得力的大丫鬟,绿叶。

    “二小姐,真的是你,你身子好些了?”连忙从台阶上走下来,朝着风阡陌行了一礼。

    绿叶看着风阡陌,那语气神态中满是惊讶和激动。

    也难怪这绿叶见到她会如此激动惊讶,要知道,以前的她,长年卧病在床,几乎没怎么出过她那个院子不说,这边老夫人这边,那些姨娘们更是暗中警告她不能够与老夫人走得太近。

    就连以往平日里老夫人着人过来送东西给她,她也不敢收,到最后,这原本亲近的祖孙俩,随着日时的推移,也就跟着变得有些疏离了。

    “多谢绿叶姐姐关心,多亏了父亲不惜重金为阡陌寻来的良方好药,阡陌最近好点了。”风阡陌一派谦恭温顺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好点了啊,明明就是更加不如从前了。”一边的小麻雀嘴一嘟,像是在生着什么气一样,一个人在那里嘟嚷着,却是在风阡陌虚弱的一个警告的眼神递过去之后,小麻雀这才止了嘴。

    可是那话最终究还是被一边的绿叶听进了耳,小麻雀那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也落到了绿叶的眼里。

    再一抬头,看着风阡陌那脸色,果然是苍白如纸,当下那刚刚舒展些的眉头,又微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像是察觉到了绿叶的打量似的,风阡陌那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几分尴尬,眸光闪闪的看着绿叶:“绿叶姐姐,阡陌是来给祖母赔罪请安的,不知祖母现在何处?”

    “老夫人现在正在佛堂诵经呢,二小姐,你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去禀报老夫人,想必老夫人知道二小姐过来,肯定会很高兴。”

    绿叶那语气中隐隐带着几分雀跃,看着风阡陌的眼神也不是其他人那般,带着几分真心实意的笑意。

    等领着风阡陌进了屋子,话音一落,她便要去找老夫人。

    “绿叶姐姐,不着急。”风阡陌却是忽然唤住了她,柔柔一笑:“祖母在诵佛,若是因为阡陌的到来打扰了,便是阡陌的不是了。”

    “可是,二小姐……”一听得风阡陌这话,绿叶一愣,可一眼一看着风阡陌那仿佛风一吹便会倒的模样,又忍不住想要开口再说些什么,却是被她给止住了。

    “反正也无事,阡陌在这里等等也无防。”

    “那好吧。”看风阡陌如此坚持,绿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得暗暗寻了人过去通禀。

    好在风阡陌来的时候已是下午时分,老夫人每日里规定的诵佛时间也已经过去了一大半,没等多久,门帘便被人挑开,却是一身暗紫色的衣裙,富贵大气,左手而握一串念珠,在一婆子的小心搀扶下,不急不徐的迈步而来。

    正是风阡陌此次要来见的风府的老夫人。

    “阡陌见过祖母,给祖母请安。”

    一眼见到老夫人,风阡陌便连忙站起身行礼,身后的小麻雀更是忙不失迭的跟着下跪。

    柔柔弱弱的声音,轻轻缓缓,带着几分虚弱的感觉,老夫人一耳一听着,心中略微有些激动。

    再一眼一看着那抹瘦弱无比的身影,与记忆中的那一抹倩影是那般的相像,只是更加瘦弱,看上去更加让人心疼。

    当即不仅有些红了眼眶。

    “好好好,快起来,快起来。”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老夫人快步走上前亲自将风阡陌扶了起来,一眼一看到那张苍白如纸的脸,那双有些混浊的眼里,终是忍不住盛了泪水:“我可怜的丫头,看看这病魔把你折腾的,都瘦得不成人形了,受苦了。”

    已经被岁月的年轮刻上了痕迹的手轻抚上风阡陌的脸,那动作是那般轻柔,那望着风阡陌的眼神,是哪般充满怜爱。

    风阡陌看在眼里,鼻头也忍不住有些泛酸。

    前世的她是孤儿,独自一人带着妹妹,靠着一双染满了鲜血的手将她守护在身后,保她无忧无虑让她长大,可是到最后,却被她联合着别人亲手送她下地狱。

    重生归来,这风府大院,除了小麻雀护在她身边,处处都是想要要她命,让她不得好死的人。

    两世为人,眼前这位老夫人,是唯一一个说她受苦了的人。

    “有祖母在,阡陌不苦。”

    她难得露出小女儿的姿态的,依偎在老夫人怀里,那模样,更是触动了老夫人心底最深处的柔软,让她对她的怜爱更甚。

    “怎么今日想起要到祖母这里来走走了?”

    祖孙俩一同到一边坐下,在此其间,老夫人握着风阡陌的手一直都未曾放开,那掌心暖暖的温度,更是让风阡陌只觉得,平日里一寸一寸冷掉的心,都仿佛感受到了那里传来的温暖。

    “这两日身子好些了,便想着许久未见祖母,心中甚是想念,就缠着小麻雀扶我过来给祖母请安了。”语气一顿,她又盈盈看着老夫人:“以往阡陌身子不好,怕把这顽疾传给祖母,未能晨昏定省伺候祖母尽孝,还望祖母不要生气才好。”

    “傻丫头,祖母知道你身子不好,哪能为这些小事生气,要气,也是气你这丫头,这些年明明是在一个家里头,不来看祖母也就罢了,竟然连祖母给你送去的东西,也都退了回来,祖母还以为,你这是不打算认祖母这个祖母了呢!”

    一句话说到最后,老夫人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嗔怪,透着几分别样的味道,倒是真的有些生气的意味。

    “老夫人,您这可不能怪小姐啊。”风阡陌还未开口,一边的小麻雀便已经跪了下来:“这些年小姐每时每刻无不都在想着老夫人,思念着老夫人,可是纵然小姐有心想来看,想要接受下老夫人的赐赏,也不敢啊……”

    “小麻雀!”小麻雀的话还未说完,一边脸色原本就苍白的风阡陌一耳闻着这话,那小脸更加煞白一片,像是在害怕着什么似的,那眼底也是有着对某种东西的惧意,出声呵斥着小麻雀,很明显的就是不想让小麻雀把话说完。

    “小姐……”

    “这是怎么了?什么心有余而力不足?”然而风阡陌的阻制终究是晚了,聪明如老夫人,又怎么会听不出小麻雀那话外之音。

    看着小麻雀被风阡陌呵住,闭嘴不敢语的样子,老夫人面色一冷,甚是威言。

    “孙女来看祖母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祖母送些小玩意,小礼物给孙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又有什么敢不敢的?小麻雀,还不快把这事情好好跟老夫人说说清楚。”

    一旁伺候着老夫人的婆子,贾妈妈听着小麻雀的话,再一看老夫人那脸色,当下催促着小麻雀把话说清楚。

    “小姐,今日里既然能够得以见到老夫人的面,那小麻雀无论如何也要把你这些年所受的苦,所受的委屈都说出来,介时回了琉璃院,再任凭小姐责罚。”

    一句话说出口,小麻雀便一脸悲怆的跪走在老夫人面前不远,朝着老夫人狠狠嗑了三个头:“老夫人,还请您为小姐做主!”

    “你尽管如实说来。”

    “这些年小姐突然之间断了与老夫人之间的联系,同住一个宅子里也不敢往老夫人这边过来,更不敢收下老夫人赏赐的东西,全然是因为一直被人压制着,平日里收下的东西,全都被人给抢走了,小姐不想白白糟蹋了老夫人的心意,是以才在老夫人派人送东西过来的时候,都退了回去。”

    “就连今日,就连今日小姐到老夫人这里来之前,大小姐刚刚都还去琉璃院里大闹了一番,说什么长姐如母,小姐气不过与大小姐争辩,大小姐还反倒说小姐没有教养,要替死去的夫人好好教教小姐……”

    “老夫人啊,这大小姐分明就是想要替代夫人的地位啊……”

    “混帐!”等到小麻雀的话说完,老夫人已经怒不可遏瞪大了一双眼。

    “祖母,您别生气,阡陌无碍的,您别气着了您的身子。”见老夫人这般模样,风阡陌那苍白的脸上一脸的焦急担心,转而看着小麻雀,也是一张怒容:“你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让你不说,这等事情有什么可说的,要是气坏了祖母的身子,我定不饶你……”

    话未说完,像是恼极了般,风阡陌那脸色更加苍白难堪,更是忍不住拿绣帕掩着嘴,在一边咳了起来。

    “她若不说,到时候只怕你这个丫头被她们害死了,我这个做祖母的都不知道。”那看着风阡陌的眼虽然依旧怜爱,可是很明显的也是带上了几分恼怒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