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篇玉梳

    更新时间:2016-10-28 13:54:03本章字数:1002字

    玉梳

    千万不可用这把梳子梳头。青黄色梳脊有一道暗红,她想,梳子就是用来梳头的。

    她对镜端坐,一下连一下,凉凉的,痒痒的,丝缎般光滑柔润,在她的指尖闪耀旋转。她放下玉梳,原来是幻觉,也好,她又拿起玉梳。

    黑暗侵蚀一切,她感到悲伤永远不会消散。她探手摸摸,身旁躺着一具冷硬的骸骨。

    何为向丁蕙提出分手。她跟踪他,见他与一个拥有浓密长发的女子约会,她抚摸着日渐裸露的头皮,由惊愕转为凄楚。

    一年来,丁蕙的头发大量脱落,吃药护理都无效,使得她并不美艳的面孔显得更呆板。她不得不戴上帽子,先是躲避同事的目光,继而恋情陷入危机。

    丁蕙拿一本《松风》杂志挡住脸,被他发现只能徒增尴尬。内页刊登一首小诗,署名盲人:我走在路上/我有自己的故事/与我擦肩而过的姑娘/她有自己的故事/默默注视我们的老树/也有自己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千丝万缕汇成网。

    佟涓涓说,何为既没房也没车,放弃吧。梅宜雨说,古旧的梳子或许能促进头发生长。丁蕙急切地奔往古董市场。

    店主们一搭眼就知道她是外行,不愿跟她消磨。她转一圈毫无所获,立在墙边听人交易。

    小贩从里怀掏出一件东西。买家大惊失色,此物恐怕有来历。小贩眯细眼睛,寻常物什岂能入您老的法眼。同时用两根手指做一种古怪的动作。买家仿佛自言自语,千万不可用这把梳子梳头。

    丁蕙拦住小贩,表示愿意出更高价。小贩转身要走。她的泪水一下子涌出来,不停哀求。小贩盯着她,叹口气。

    她如获至宝地将玉梳捧在胸前。

    喜烛笼罩大红幔帐,流苏投下斑斓晕影。窗外传来觥筹交错之声,她只能看见自己的鞋尖和上面绣的五彩鸳鸯。她面红耳热,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幸福中。

    丁蕙的头发越来越多,越来越长;眼睛似乎更大,鼻梁更高,皮肤更白嫩。梳脊的暗红逐渐扩散,她已入迷,想给何为惊喜。

    一双双饥饿的目光,一具具疲弱的躯体,在她眼前叠加。城下是一望无际的敌营,城上有一个顶天立地的身影,那身影插满箭矢仍怀抱她,铁矛将他们贯穿,血渗入她的伤痕。更远古以前,她忍受野火炙烤,等待。

    当丁蕙挽着满头秀发出现在何为面前,俨然大美人。玉梳鲜红的似要滴血,显出鹰和蟒蛇的图腾纹理。她任由他纠缠,只顾梳头,恍然看清真相。

    将军手提利剑,被困数月,无粮无援,于是她的头颅滚落,全身煮在大锅里,被士兵吃下去。然而她无法忘记死别的一幕,将军拔下她头上的玉梳,泪如泉涌。

    她即玉梳,何为却并非将军,她拼命地把梳齿扎进何为的颈动脉。

    她无论如何都想告诉他,我甘愿为你而死。

    丁蕙随玉梳沉入水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