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篇银币

    更新时间:2016-10-28 13:56:37本章字数:1022字

    银币

    他挤过步行街,一个摇滚乐队在小广场表演,女主唱的气质很独特,听众稀寥,很快遭到管理员驱逐。争执声掺杂谩骂声,他感到胃一阵阵痉挛。

    一个发传单的人拦挡他,手干裂一层黑皮。他眼前浮现蠕动的内脏切口泛起的血沫,躲进公共卫生间去呕吐,又不慎被保洁员碰到背部,那里留下一道永不消失的污痕,他索性脱下衬衫扔掉。

    尼采说,人是一条污脏的河。我们必须成为大海,方能容纳一条不洁的河而不至自污。

    他转入僻静后巷。一条幽暗的楼梯,油漆斑驳,一部分支棱在地面上,仿佛蟒蛇张开巨口。多脏啊,他险些受惊地逃走,如果不是强烈意念驱使,他绝不会来这种地方。

    他摸索着走下去,大概七八米深处,已经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前方一点残黄色光亮,那是破旧铁门上凿开的孔洞,声浪像失控的火苗般裹着热度涌出来。

    不足五十平的厅堂里聚集上百人,以年轻人居多,还有外国人,他显得格格不入。一个医生向超自然寻求救赎,三十六岁厌弃人生,对婚姻和事业全无留恋。几年前震惊全国的小学校门惨案,他不得不丢下垂危的孩子们,院长安排他去给姓白的大人物做定期体检。

    人都太肮脏,他暗想,你们到这里来无非是怀着侥幸的期望,成绩、工作、爱情、友谊……那些可憎的卑鄙交易。

    一群女生旁若无人地叽叽喳喳,一个说,我最喜欢For Alive的Wolfer,既作曲又作词,韩范,我要算算能否嫁给他。另一个说,Letry的眼神最魅惑。第三个说,你们注意到EJo吗,高音和低音的伴唱都是他。

    每人领取一个号码签,等待被叫进一扇拱形红木门。当他听到严敬一,不禁打个寒战。走廊两侧挂着黑色厚布帘,地面由一块块岩石拼接。他不小心绊一跤,仰头看见顶棚铺满各种形状的玻璃片,使人的影像支离破碎,恍如无数畸形鬼怪在偷窥。

    通灵者全身罩在黑斗篷里,坐在一统碑式高背椅上,忽明忽暗的吊灯投下他的交叠身影。

    通灵者问,你的愿望是什么?

    他回答,我想做一滴毫无杂质的水。

    通灵者说,活人不能变成物质。

    他说,那我就死。

    通灵者说,我们订立契约,以一昼夜为限,倘若届时你仍不改变主意,你的魄归我所有,我实现你的愿望。

    通灵者交给他一枚银币,作为契约生效的凭证。

    他厌恶垂死挣扎的丑态,携带银币再看一看世界。小教堂里,一个女孩儿在祷告。

    他被女孩儿的美好震慑住,她一定是纯洁干净的。他默默跟踪女孩儿,直至最后一分钟,请求让他吻一下。

    女孩儿听说他即将死亡就同意了。他吻她的一瞬间,他感到并非自己被女孩儿净化,而是女孩儿被自己污染,自己也脏的无可救药。

    他成为一滴水,在第一缕朝阳中风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