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篇出租车

    更新时间:2016-10-28 13:59:33本章字数:1007字

    出租车

    星期六,同学们都回家了。珊娜独自在校园后面的田塍散步,远远望见一辆出租车急速驶往市区方向,把一件东西抛在路边。

    珊娜隐隐心绪难安,寻过去,见是一袋快餐盒,里面有一部手机,板壳开裂,屏幕粉碎,普通摔打不可能造成这种程度。

    珊娜正观察,冷不防一个声音响起,你在干什么?

    珊娜回头,江天晓扶着单车站在绿荫里。

    珊娜转身就走,听见江天晓说,缺乏公德心,乱丢垃圾。

    珊娜停住,大喊,不是我。泪水涌出。江天晓忙道歉,递给她纸巾。

    江天晓盯着破手机,你刚才在看这个?有什么特别吗?

    珊娜平静下来,说了你也不会相信。

    江天晓一笑,你还没说怎么知道我不相信。

    珊娜试着措词,某些物品具有与人类相通的情感,或悲伤,或仇恨,或思念,或凄苦。

    江天晓诧异,你能感受到?

    珊娜踌躇着说,视感情的强弱而定,如同一种能量场,强的很远就能感觉到,弱的需要碰触才能感觉到。

    江天晓问那手机怎么样?

    珊娜皱眉,很弱,似乎沾染恐惧和急切,但并非承载物本身。

    江天晓拉开背包,取出笔记本电脑,拾起手机,又择一条适配数据线,勉强插入变形的接口。幸好内存并未完全毁坏。最后一个电话是今日凌晨一点十分拨打110,未接通。

    江天晓用自己的手机联系通讯录中标注老婆的号码,对方的嗓门令珊娜都能听清楚,你在哪鬼混呢?儿子的补课班又要交费了,高三关键时期……江天晓好不容易插上话,是王师傅吗?哦,对对,马师傅,我记错了,我有急事要包车……对方强硬地挂断。

    江天晓收起电脑,跨上单车,将珊娜拉上去。很明显,出租车司机马师傅凶多吉少,他试图报警却受阻,犯人可能正用他的车去作案。

    珊娜搂紧江天晓的腰,长发飘拂,你要去哪?

    目前证据不足,找那辆车无疑大海捞针。包装袋上印着附近一家小超市的名称,而离那里不远就有一个适合藏匿的地点,我们不如先去查查情况。

    两人停在一栋烂尾楼前,小心翼翼地走进去。珊娜顿感天旋地转,惊叫一声,倚在江天晓怀里,断断续续说,枪,通缉犯,银行运钞车。

    江天晓立刻报警,但警察认定他们无理取闹。

    次日黎明,一伙持枪凶徒在银行门前抢劫运钞车,击毙工作人员及警卫,得手后四散逃窜。奇怪的是,他们开的绿色出租车径直驶进公安局,车上四人落网,追回部分赃款。

    与江天晓和珊娜的推理不相符的是,马师傅也戴上镣铐,他起初遭劫持,审时度势地苦苦哀求入伙,干一票就脱胎换骨去逍遥,摆脱家庭负担。

    警方在烂尾楼外墙角挖出超市店主的尸体,他认出那些顾客是网上通缉的罪犯,被他们拖去野地。马师傅为表忠诚,举枪射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