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

    更新时间:2016-10-28 15:03:49本章字数:4745字

    (一)

    “同学们,离高考只有100天了,你们要拿出自己所有的斗志,来应对高考,为高中的三年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黑板上老师犹如战场上的指导员,正动员着全教室的“战士”,预备好不要命的冲锋。胡一笃有些意兴阑珊,看着教室里其他同学一脸死了爹娘般地严肃表情,他差点笑出声来。

    高考,对他来说已然是很不重要,无论花何种精力去考,他也别指望能考个好成绩。可老师说的,他应该为高中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为此,他决定做两件事,两件一直很想做的事。

    第一件事,他选择在放学之后做。

    放学铃声敲响,老师疲惫而又坚强的离开教室,同学们大都也保持疲惫而又坚强的神情,不过他们仍旧停留在教室里面,他们要继续温习老师刚刚讲过的考点。当然,这绝不是全部,其中还是有小部分人是老师地“死忠粉丝”,一下课就跟在屁股后头跑出了教室。

    云上飞显然是其中一个。看着一头蓬乱毛发,挂着松垮旧大衬衫的家伙,胡一笃便尾随了他出去。云上飞就是与他成绩不相上下,成绩差到不好意思参加高考的二人组。不过,这家伙没有胡一笃家那么有钱,胡一笃的老爸早已将出国留学的道路给铺好了,而云上飞,他有什么?除了常年生病的老爹,还有一身据说都是别人给的衣服。他有什么资格与胡一笃一般显摆,齐名二人组?为此,他跟着跨出了校门,在一处拐角处截住了云上飞。

    “干…干什么?”被拦住的云上飞显然具备得天独厚的怯弱表情,穷,丑,成绩好差,他不怯谁怯。

    “想揍你!”胡一笃一脸冷酷,语气干净利落,仿佛那只是吃顿家常便饭。

    “为…为什么?”云上飞又弱弱地问,双手已然交叉叠抱在胸前,做好了任你打我不还手的防御姿态。

    “不为什么,就是看你不顺眼!”说着胡一笃便一脚飞了过去,位置直对着他的肚子。

    云上飞吃痛,顿时弓起身子,惨叫。胡一笃再次飞起一脚,踢打在他的腿上,那云上飞干脆站也站不稳,蹲趴在了地上。接着胡一笃便是拳打脚踢,十八般功夫任意地施展,楱得那云上飞惨绝人寰。

    不过,云上飞那是很有骨气,坚决不敢反抗,任君揍开怀。这让胡一笃打得很不过瘾,想想也就算了,一点趣味性都没有。索性就放过他,将他扶起来,然后再一头钻进等在校门外不远处的保时捷专车。这是胡一笃老爹给他配得座驾,专门负责他的上下学以及各种出行。

    开车的是老爹原本最信赖的秘书,也是一位丰满的大姐。钻进车里,他也懒得向她问好,直接喊句:“开车!”然后车子便“呼”地一声,飚远了。

    一件事情结束,好像离所谓的圆满高中生活,并没有拉近距离。他有些默哀,看来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另一件事情上了。回到家里,一栋偌大的别墅,再加一片宽广地庄园,这正是他寻找灵感的好地方。反正父母忙着企业经营去了,只有他独自享受这片类似古代皇帝御花园一样的地方。

    手中抱着本现代诗集,他正努力地翻阅着,一页页地就像是在看漫画。可翻着翻着就不是在看漫画了,而是改成了看动画,翻阅地速度是越来越快,人也是越来越焦急。

    “一句他想找的诗句都没有。”

    他气愤地合上了诗集。找诗句,当然是想写篇情诗了。这第二件事就是准备向一个倾慕多年的女生告白,这女生很有才气,他觉得只有作一篇诗出来,才能更好的打动她。可是以他的文采自己是决计原创不出来,所以他准备临摹。可临摹也要有水平,要达标他内心的意境,然后又表达他浓厚地心声,这实在不好办呀。

    “她到底会被什么样的诗句感动呢?”他暗自思索。

    可一晚上过去了,随着他迷糊地睡着在院子里的吊床上,压根就没弄出一点东西,比人家便秘还便秘。无奈,他只能带着诗集去学校,以充分利用上课的时间。

    随口吃了点保姆做的营养早餐,他坐上了保时捷座驾。丰满的秘书大姐名叫佘思云,她见到胡一笃立即露出成熟女人独有的笑容,向他问好。他点点头,大脑仍旧停留在情诗的问题上,忽然他侧头看看正熟练把握方向盘的佘思云,问:“给女孩子写情诗,该怎么写?”

    佘思云一脸诧异地回过头来,脸上立即尴尬异常:“小胡总,我…我不懂呀!”

    胡一笃顿时将眼落在她丰满的胸脯上,直摇头:果然是胸大无脑。请教失利,他便自顾欣赏车窗外快速略去的风景。

    石楠中学在石楠市中心区,而他家的别墅在石楠东城区,不过石楠市算不得有多大,所以在保时捷的狂奔下,没一会就到了。

    踏进校门,一路无视周围地同学,昂头踏进教室,然后放平眼睛从教室中间寻找那道身影,往日都是洁白的,果然,今天还是。很显然,胡一笃是最晚来到教室的,里面除了最边侧一个空档的位置,和最末尾一个空档的位置,其余都坐得满满当当。

    他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眼睛扫过最末尾的空档位置,那是云上飞的。为什么敢说他是最后一个,因为昨日那般被打,那家活今天肯定是不会来的了。这样最好,省得一看起来就觉得污眼睛。

    端坐在座位,铺开厚厚地诗集,单人书桌,也没有什么同桌来嘲笑他,为什么突然一本正经变得这么有内涵。旁边几个邻座见得他,自然是避而远之,能不关心他,还是千万别自讨没趣。

    离上课已经很近了,平日老师差不多到来的时间里,今日却没到来,但却跑进来个全身运动装,相貌一看就让人想起驴脸的家伙。他大喊着“恩微儿”这个名字,这让胡一笃诧异地抬起了头。扫一眼他就认出这个家伙并不属于这间教室,只属于隔壁。但那驴脸家伙却一脸悲壮地站到了讲台,手中持有一张红艳地卡纸,然后就对着那叫恩微儿的女生就滔滔不绝地念叨起来:

    “你本属于天上,却弥漫在我的心扉;你本脱离凡尘,却让我充满了渴望;雪落化水的规律,雨滴入土地痕迹,都不足以表明我心中悲泣;我只盼你,倘若一滴雨露,或是一片雪花,那我至死不渝,将寻你到海角天涯……”

    很显然这是一首表白情诗,胡一笃忽然发现自己想要的就是这么一首情诗。当然,最好能比这更浓情些,可,好像很难啊。

    那驴脸家伙还在继续,他念完了情诗,便又接着大声地对着恩微儿喊:“高考到来,你我即将各奔东西,请原谅我的冲动,但请你接受我对你的爱慕,做我女朋友好吗?”说着他单腿跪在讲台上。

    班上的同学们早已在起哄,当然没人会帮着驴脸喊“答应他”,除了极个别捣乱分子,胡乱吹口哨之外,大家都是齐声呐喊“滚出去”。恩微儿,那是他们的班的女神,绝不允许别班的男生跑来亵渎。

    胡一笃懒得跟着胡扯,只是眼睛从那驴脸转向恩微儿。只见她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绷直了她俏丽的大腿,然后轻启红润的双唇:“这首诗的题目是什么?”她一开口就让人大跌眼镜,这个时候竟然还有心情关心这个。

    那驴脸有些尴尬,但也不敢怠慢,急忙回答:“雨雪之爱。”说着就要将那张写有诗句的鲜艳卡纸,呈送到她面前。

    但却被她远远地叫停:“诗还算有意境,但还不足以打动我。等你写出惊世骇俗地诗句,我便答应你。”说完,她还就真落座了,无一丝异常。而那驴脸,也还真就悲催地、乖乖地、灰溜溜地跑出了教室。

    “她就是这么臭屁。”胡一笃内心在腹诽。不过他有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有臭屁地本钱。第一,她是全校公认的“凡尘仙子”,祸国殃民地容颜是所有男生的女神;第二,她是全校学习成绩最优异地学生,目前已经被保送到国内顶尖学府京都大学;第三,前两条胡一笃都不甚在意,但这条却是胡一笃最忌讳之处,她是石楠市恩正庭的女儿。

    诗,胡一笃感觉自己还是放弃吧,要作出一首惊世骇俗地诗句,他…他可能要改掉胡一笃这个名字了。可他又不想放弃,多么希望恩微儿是乖乖地、娇滴滴地靠进自己的怀里,然后嗲气地说一声:我愿意做你女朋友。停!他此时并没心思去幻想,沮丧地心情早已盖过心头,不写诗,那写歌曲?或者直接写封情书……但这些好像都不行啊。

    老师早已上了一堂又一堂课,中午过去了,下午也要过去了。可他仍旧把握不定,要选何种方式向她表白。当初一曲古筝弹奏,那飘逸若仙的绝色容颜就直接奏进了他的心里。从那开始,那鲜活地人儿也就一直在他心里蹦跶,赶都赶不走。如今,高中即将结束,作为石楠市最具实力的富家公子,全国都有名气的华盛集团唯一继承人,难道他要向那驴脸一样灰溜溜地离去?

    放学的铃声敲响,胡一笃最终还是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还是买束鲜花吧。论文采,论才艺,他算哪根葱呢?就是论长相,他也只是马马虎虎而已。可要是论财力,那就不一样了。况且拿束美丽的鲜花,单腿跪在她面前,深情地说一句“ILOVYOU”,电影里那些男主角不都这么干嘛,各个抱得美人归。

    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外面的佘思云早已被他派去买鲜花去了。公子哥当然得有自己的风度,买花这种事情,当然找人代劳就好了。只不过到现在已经等了很久了,据说是被堵在路上了,他也真是无语,办个小差事都办不好。好在恩微儿学习很勤奋,一般也不会过早放学回家,所以他还是等得起的。

    只是,当他侧头看过恩微儿后,却不想她今儿个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姨妈来了,竟然提早收拾书本,装进精致地小书包就准备走人了。他内心不由地慌了起来,是喊住她呢,还是喊住她呢?可喊住她又该说些什么呢?

    内心犹豫中,看着恩微儿迈着轻盈地步伐,直跨向教室门口。真不愧是石楠中学的“凡尘仙子”,行走中的一颦一笑,都显露出给人无限心动的灵气。最终她没等胡一笃那张开的嘴巴发出声音,就跨出了教室。

    胡一笃气得要骂爹,为什么把他生得这般没用。然而,他没想到是恩微儿竟然去而复返,人略显慌张地退回了教室。他顿时皱起宽大的眉头,随即就看到一个头发蓬松,身穿旧大衬衫,衬衫外面还套着件让人掉下巴的西装上衣的家伙跟了进来。不过,他不是双脚走,而是用膝盖。

    是云上飞,竟然是那家伙将恩微儿给堵了回来,这让胡一笃感觉可以去好好感谢他。但当看到他手中举着一束红艳的鲜花,嘴里还囔叫着:“爱辣壶油……”他胸腔涌起一波接一波的怒气。

    恩微儿几乎没出现过当下的惊慌神色,不断地后退连带躲避,但那云上飞犹如跗骨之蛆,恩微儿退到哪,他就跟到哪,甩都甩不掉。

    胡一笃气焰炸开,从座位大步跨出,几步来到云上飞旁边,撩起旁边课桌上的书本,像是拍苍蝇一样,一本,二本,三本……一直到几十本,分别给拍在了云上飞的身上。周围的课桌都没有了课本,胡一笃才意犹未尽地罢手,然后看了眼已经趴在书堆中不敢动弹地云上飞,有些蔑视地“哼”了一声。

    “你……”得救一般地恩微儿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没什么,我也喜欢你,所以看不过他的行为。”胡一笃基本没考虑,就作出这般解释。反正他一直苦恼如何表白,当前既然承担了英雄救美的英雄,那干脆就这么直接说出自己的心声算了,一直躲躲闪闪对不起他石楠阔少的身份。

    “你也想要表白?”恩微儿睁着她老大的眼睛。

    “原本准备写首诗的,但看你对诗要求那么高就放弃了。后来想给你送鲜花,但看到他——”胡一笃指指云上飞,“看到他送你鲜花,我就干脆不送了,免得跌份,况且这么看来,鲜花也不一定能打动你。所以…”

    “所以什么?”恩微儿问。

    “所以,我想来问你,我做点什么才能打动你?”

    恩微儿脑袋差点当机了,看了他半天都没得反应。这么些年来,被表白过的次数无数,还真没碰到过这么表白的人:“你确定真的喜欢我?”

    “当然!”胡一笃拍着胸膛,硬邦邦地,很是牢靠。

    “这样呀……”恩微儿凝住俏丽地脸蛋,陷入思考,“那行吧,我做你女朋友。”

    “什么?”这回轮到胡一笃脑袋当机了。他差点张掉了自己的下巴,这也太容易了吧,节奏也太快了,不是还应该有个过程?这样好不真实。

    “嗯,就这么定了,谁让我爸总是要给你爸面子呢,我自然也要照顾你的面子了。”恩微儿表情很是认真。

    但胡一笃却哭笑不得:“感情地事情要不要这么儿戏?”

    恩微儿却一脸诧异地看着他:“儿戏?我做你女朋友,你不愿意啊?”

    “愿意,我当然愿意,只是,只是你……”胡一笃发现自己的大脑严重短路了。

    “那就这么定了,周六,哦,不,就明天吧,我们开始约会。”说完,恩微儿就很笃定地扭动她细柳腰身走出了教室,背影是那么的迷人,可胡一笃是半天也没回过神。

    “凡尘仙子”被人摘走了。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石楠中学。一时间学校各处传来墙壁对穿,树干俱断地声音,那是男生们的愤怒。不过,还有一个落寞而又嫉妒地身影,仍旧穿着别扭地西服,一步一拐地离开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