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

    更新时间:2016-10-28 18:04:04本章字数:5623字

    一场没来由的烦恼没想到是这般结果下给了结了,他将恩微儿送回京都大学,也就回到自己的宿舍。经此一事,他与恩微儿的心算是彻底的栓在一起了,为此他有不小的安慰。

    回到宿舍,本来室友中只有张阿宝算是勉强熟悉,另外两个家伙,他其实还不知晓他们的名字,哪怕是同居一室这么久。可他没想到,今日这两位当中竟然有一位突然找上了他。

    说起来也奇怪,这人长得斯斯文文,一副眼镜让人只会联想到学霸,却堵在宿舍门口。经过判断,眼前这位就是被胡一笃抢走床铺的人,却没想到这么久都没吱声,反倒今日恶狠狠地盯着他,不让他进去。那神情,仿佛胡一笃是他的杀父仇人。

    “怎么,当起了看门狗,难道这么久才想要回床铺吗?”胡一笃自然是一脸冰冷,这人莫名其妙地拦路,完全是找骂。

    不过那室友却一点都不像计较那鹊巢鸠占的事情,而是双眼火红,一字一顿地吼道:“我—叫—辛—特——乐!”

    “辛特乐?希特勒?”胡一笃胡乱点点头,“名字不错,听起来有点像战争狂人。怎么,你想打架?”说想打架三个字,胡一笃肯定是要配合凶恶表情地。

    那室友乍一看,还被吓得有点怯弱起来。不过,倒也不会那般差劲地直接退走,而是咬着牙继续说:“告诉你名字,是要你记住这三个字,记住,陈雨沁是我的,陈雨沁是辛特乐的。”

    “陈雨沁?”胡一笃诧异地说出这个名字,之前好像听张阿宝提过,只是不知这辛特乐发哪门子神经,说这番话来。

    “别装了,平常就道貌岸然,你那虚伪地言行早已暴露了你的本性。”辛特乐扶了扶因为生气而歪斜地眼镜,“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夺走她。”

    胡一笃一头雾水,谁想夺走陈雨沁了?原以为宿舍里有个张阿宝,就应该很奇葩,却没想到还有个辛特乐。他顿时起了戏谑地心:“好吧,你既然说陈雨沁是你的,那我就非抢不可了。”

    那辛特乐一听,眼睛顿时瞪得滚圆滚圆,眼珠子差点像乒乓球一样滚出来:“你…你……”可他“你”了半天都“你”不出东西来,只能撞着胡一笃的肩膀,失落离去。

    胡一笃对此一笑了之。往后地几天,他也算是过了几天清净的日子,与恩微儿一起上图书馆,下体育场,一起喝珍珠奶茶,一起尝各路小吃,两人的感情可谓地升温到沸腾开水的热度。

    只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胡一笃发现一个很恼火地现象,那就是恩微儿走到哪,基本都有傻不拉几地男生大吼一声:“凡尘仙子!”本来这没什么,在高中时候恩微儿就是公认,正好,可以让他多显摆,当美女的男朋友可是很有面子的事情。可他没想到是这个吼声地频率会那么高,谁能受得了只要穿过人群,就必然有一大串人高喊“凡尘仙子,那就是凡尘仙子”。而这就还算了,一大群人还真就被吸引过来,然后像看动物园的大熊猫一样围观,使劲地围观,让人实在受不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恩微儿的确是长得祸国殃民,那也不至于让这些人这么疯狂,而且,从打哪都传来嫉妒地眼神当中,胡一笃基本明白自己已经成了全民公敌。每每牵着恩微儿,那显摆的内心立即变成了独自行走在山谷,然后周围的山头竖立着成排的饿狼,个个眼冒绿光。

    终于,京都大学出状况了。胡一笃怎么也没想到,有人瞄上他了,进入京都大学时,竟然被人警告不许再来找恩微儿,甚至还放言“敢再来,就打断你的狗腿”。他其实没太当回事,疯狗而已,可他毕竟不是京都大学的学生,那些警告分子还是能带给了他一些困扰。比如,想找场子回来,结果,那些男生竟然能得到学校做后盾。

    “胡帅哥,你还是请我吃大餐吧,不然有些消息我是不会透露给你的。”当他在恩微儿面前提起这件事时,唐玉蝶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跑过来臭屁地抢话。

    胡一笃诧异地看着她,然后装个哭脸配合她:“那赶快透露给我,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害怕极了。你只要告诉我,别说吃大餐,就是把你供奉起来也行。”

    “知道怕了,赶快先拿出诚意!”唐玉蝶清瘦地脸蛋充满了狡黠。

    “就是,你不先请吃大餐,我们就不透露消息给你,还倒戈相向。”余小溪竟然也从一边凑过来。

    “呃……看起来你们还真吃定我了。”胡一笃木讷地笑笑,索性继续配合到底,“好吧,各位亭亭玉立的大美女,我答应,我中午请吃牛排,你们看这样总行了吧,一定请,不过消息必须得现在说出来。”

    “嗯,也行,诚意还算足。”唐玉蝶一脸小满意,然后横手指指恩微儿,“不过,这消息你还得问她。”

    “微儿?问她做什么?问她的话那还算你们透漏的?那我可就不请吃牛排了。”胡一笃顿时就翻脸不认人了,他才不关注什么消息呢,无非就是好玩而已。

    但恩微儿却被弄个一脸尴尬,忙摇头说:“别听她们胡扯,一帮子女土匪。”

    “喂,恩微儿,我们怎么成女土匪了?”唐玉蝶立即大声声讨,大有一腔冤屈要申诉。

    “就是,那吴宇澜学长可是亲自在学校论坛发的帖子。”这话自然余小溪接上。

    “什么帖子?”胡一笃总算是听出点苗头。

    “你丫的不是我们学校的,当然不知道了,所以说,你一顿牛排请得一点都不亏。”余小溪说着凑过身子,很怕被人偷听的样子,“你啊,有人要撬你墙角了。”

    “谁?”胡一笃立即条件反射。

    “吴宇澜,京都大学校学生会主席。”

    “对,就是我们学校最风云人物的超级大帅哥。”唐玉蝶露出一脸地花痴样子,嘴巴张得口水都要掉下来。

    “超级大帅哥?”胡一笃立即看向恩微儿。

    恩微儿见他看过来,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她还没讲话,旁边余小溪又凑着脑袋说:“他在学校论坛里面有发一篇帖子,帖子上扬言恩微儿已经是他的了。”

    “哇靠,这么嚣张?”胡一笃当真是拍案而起,不过他没真这么生气,娱乐的成分居多。当然,这帖子还真让他产生了兴趣,难道警告他的人,跟那个吴宇澜有关?

    “哈哈,着急了吧。”又是那唐玉蝶在幸灾乐祸,“那些警告你的人我们虽然不知道是谁,但肯定跟这帖子有关了。”

    “那帖子既然是吴宇澜发的,看来警告我的,就是这家伙了。好,他一个学生会主席,竟然为了挖我墙角就要打断我的腿?”胡一笃此时是真心来了火。

    “当然不是。”余小溪急忙打住,“吴宇澜还不至于那么霸道。那些警告你的人,不是他叫的,应该是看那篇帖子后自发行动的。”

    余小溪的回答,让胡一笃惊掉了下巴:“都是自发的?京都大学这些男生都吃饱了撑的,这么清闲,非看中我这双腿?”

    “什么清闲,要不是我认识你,我肯定也去学校门口拦你了。”唐玉蝶完全就是个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女汉奸,竟然还在落井下石。

    “喂,你怎么一直帮外人讲话。”胡一笃“恶狠狠”地看着唐玉蝶。

    “什么外人,在我们眼中,你才是外人。你又不是京都大学的学生。”

    胡一笃瞬间就气结了,这关系还真就唐玉蝶说得那样。没得勇气再声讨了,只能转而问余小溪:“那帖子主要讲什么?让我成了过街老鼠,连这唐玉蝶都好像要除之而后快?”

    “绝代双骄你知道吗?”余小溪反问他。

    其实绝代双骄这个词,他之前听宿舍里张啊宝说过,不过个中内容他还真就不清楚,只能摇头。

    “算了,看你样子就知道你一无所知,都不知道你在学校怎么混的。恩微儿是京都大学第一大美女,这个总知道吧?”

    嗯,这个胡一笃知道。恩微儿是京都大学美女排行榜第一位大美女,这个想不知道很难,况且四女经常拿这个来开玩笑。

    余小溪看他点头表示知道,便继续说:“因为你是国民大学的,而那篇帖子就是以如何捍卫本校第一大美女而发的,只不过,这个捍卫人是他吴宇澜而已。”

    “捍卫本校美女?还有这样的说法?”

    “惊讶吧,本来吴宇澜这般跳出来,也不可能有这么多人力挺,其实说到底还怨你们学校有个与恩微儿齐名的人物,也就是与恩微儿一起被并称为绝代双骄的陈雨沁。”

    “陈雨沁?”胡一笃惊讶无比,怎么又是这个名字。

    余小溪也不去看他的惊讶,而是继续说:“京都大学这帮男生,一直对陈雨沁垂涎三尺,盼着有人把你们那朵花摘掉。可他们没想到,陈雨沁还没被人追到手,本校的第一大美女恩微儿,却被传出成了国民大学某男生的女朋友。这就好像一直想摘家外面的花朵,结果外面的花还没摘到,自己后院的花却被人给偷走了。所以那些男生急红了眼,坚决要抢回来,这就是他们的逻辑。至于有实力的吗,估计都像吴宇澜一样,准备来当苍蝇烦恩微儿了,而那些没实力的,当然就是那些自发警告你的人了。”

    听这么一说,胡一笃总算明白这里面竟然有如此错综复杂地关系:“这也太那个了,我家微儿选谁当男朋友关这么些脑残什么事?”

    “其实,他们真的很无聊,搞得我好像没个人自主权一样。”恩微儿无奈地说道。

    “得了吧,据说吴宇澜学长从来都没追过人,我要是你直接把这道貌岸然的家伙给甩了,立马投怀送抱。”唐玉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胡一笃不干了:“喂,我好像也比较帅吧。”

    “就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吴学长有什么好,跟我家小笃笃比起来,相差甚远。”恩微儿一副偏好这一口的表情,还小鸟依人地钻进胡一笃怀里。

    “咦,肉麻死了……”

    唐玉蝶等人是看得一身起鸡皮疙瘩,胡一笃却是乐呵呵地抱住恩微儿。对于事情的始末有了了解之后,胡一笃也就没放心上了,那些警告的人,估计也就耍耍嘴皮子。至于那吴宇澜估计也不行,光会在网上发帖子,拉仇恨算计分本事。这又不是打仗,你有再多的人支持,可最终还不得看恩微儿本人。她不答应,你跟孙悟空一样,搅翻天宫都不行。至于恩微儿这里,他多少还是有些信心的,这墙角妥妥地牢固。

    既然答应了几个女生提供消息就请吃牛排的,他也就不好食言,将几女带到美食街,那里有唯一一家看起来比较有档次的“法兰西”餐厅。对于请她们吃饭这样的事情,胡一笃并没少干。只是他也不敢多干,胡董事长限制了他的经费,他实际能花的钱太少了,要不是前段时间找佘思云求助,今天的法兰西餐厅肯定是来不了了。

    西餐厅通常都是很清净的,大伙接受西方文化很彻底,一进来就彻头彻尾地装起了绅士。除了偶尔间极个别的顾客,改不了传统的土豪气息,说话大声囔囔,但这必然会成为全民公敌。而人生往往就是这样,总是能碰到些不想碰到的事情,胡一笃与四女来到餐厅,就碰到这么个公敌般的人物。

    几人选定一个空档的桌子刚落座,一个吧啦吧啦地声音就从远处传来:“……我们黑市那里酒吧可多了,这样可以紧得我们砸,哈哈……而且一般我们砸的时候那是没人敢阻拦的,连民警都不敢来,哈哈……还有夜总会我们也直接冲,那些称为看场子的一点都没用,哈哈……不经吓,一吓就尿了……哈哈……”

    “那人怎么那样?”唐玉蝶刚坐下就脸露鄙夷之色。

    “嗯,听起来好像是黑社会,不过模样却是学生。”恩微儿也奇怪地看过去。

    胡一笃感觉自己很丢分,他也看到了那家伙,这人不是他宿舍的那位张阿宝还能有谁,一副吹牛皮不上税的样子,怎么看怎么厌烦。因为落座的位置问题,离得并不算太远,还属于侧前方,所以胡一笃基本能把他看个全面。这小子说话跟开炮一样,没品到极点,还满口的不良信息,可这却不能代表他的全部,他享用西餐的样子与他的嘴巴截然相反,非常的绅士。刀刀叉叉,用得斯文有序、恰到好处,让人当真是感叹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看张阿宝对面落座的是个女生,从那背影来看,那女孩相貌不会差到哪去,尤其是那一头乌黑笔直的秀发,分外吸引眼球,也不知是被他斯文地表象所吸引,还是本身的口味就那么独特。脑海突然闪现之前张阿宝对他说过的话,约会对象是国民大学第一美女,也不知道是不是眼前这位。

    “那家伙是学生,而且是我室友。”胡一笃轻声对恩微儿说,生怕被其他三人听到。

    可余小溪耳尖,硬是给听到了,偷笑着向他竖起大拇指:“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胡一笃不搭理,他被张阿宝拉起了兴趣,竖起耳朵听他继续吹牛。那边张阿宝的确还想吹一番扛把子事迹,可他对面的那女孩截住了他的话,用十分清脆地声音说:“前些日子,我一直忙,到今天才约你出来,实在是不好意思。”

    胡一笃听得惊异,女孩的声音当真是好听,隐隐有股让人忍不住窥探其全貌的冲动。

    “我找你出来,主要是想请你帮忙。”那女孩继续说。

    张阿宝一听,差点拿刀子拍向胸膛:“没问题,有什么我能做的,我全包了。”

    女孩轻微地拂动秀发,从背后看都是充满了柔美:“你太客气了,我只是想请你帮忙送一封信。”

    “送信?给谁?”张阿宝诧异,表情很是夸张。

    “给你们宿舍的胡一笃。”

    “胡一笃?”张阿宝这下更是夸张了,将胡一笃的名字喊得非常大。

    这下轮到胡一笃诧异了,表情也是同样夸张。张阿宝一声巨响,不光让胡一笃听到了,连恩微儿以及她的室友们,包括全西餐厅的人都听到了,相继奇怪地看向张阿宝。而恩微儿几人则多了个审视对象——胡一笃。后者只能无奈地耸耸肩,表示自己毫不知情。

    而那边张阿宝总算意识自己的失态,忙调整回来,压低声音:“你要我带一封信给胡一笃?那我有他电话,我给你,你直接打吧。”

    谁知那女孩听了后却摇头:“有些话不方便直接说。我需要你将这封信放在他枕头上,而且时间必须是早晨他起床之前。”

    “必须是早晨?”张阿宝再次将嘴巴张得能塞鸡蛋,声音又是提起来了。

    胡一笃与恩微儿几人都保持着倾听,现在是越听越古怪,仿佛有个古老的法术,要弥漫在胡一笃身上。

    “对,人只有在早晨初醒的时候,最能接受新鲜事物。”

    那张阿宝就很不解了:“要让他接受新鲜事物?接受什么?”

    那女孩显然不想多作解释,但不讲明,张阿宝肯定还会呆头呆脑地继续问,只能干脆一点:“你知道京都大学那边有个美女捍卫战吗?”

    张阿宝立即回答:“知道,我们学校论坛上有转发,就是那个与你并称绝代双骄的恩微儿,说是被我们国民大学的男生给泡了,他们囔囔要抢回去。哈哈……这事过瘾,我们国民大学的男生就是强,哈哈……”显然张阿宝又是嘴瘾犯,收不住口。

    胡一笃疑惑的看了看恩微儿,恩微儿也疑惑地看他。唐玉蝶低声对恩微儿说:“那女孩竟然就是与你齐名的陈雨沁。”

    “是啊,真没想到,我还没真正见过她呢,不知道她凭什么跟恩微儿相比,难道凭那一头直发?”旁边安以莫,有些眨巴着眼睛看着那女孩的背影说。

    余小溪自然少不了插嘴:“看她着装很性感,好像的确符合‘妖媚公主’这个称号。”

    “不过,她要给信给他?”唐玉蝶指指胡一笃。

    “嘘,继续听……”胡一笃一脸尴尬,这事他自然是不知情,便不等众女把苗头指过来,急忙将她们的注意力拉回陈雨沁那边,众女果然上当。

    张阿宝仍旧停留在刚刚的乐呵中,直到他笑完,对面的陈雨沁才继续说:“既然他们有个美女捍卫战,我们自然要有个帅哥夺回战。”

    “帅哥夺回战?夺谁?”

    “胡一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