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

    更新时间:2016-10-28 18:09:03本章字数:4335字

    胡一笃惊呆在座位上,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辛特乐会突然发神经,拦着他说莫名其妙的话了。如果辛特乐一直痴恋陈雨沁,而且陈雨沁也找过辛特乐送信的话,那他有足够的理由对自己发神经了。

    刚才陈雨沁的话,很明显说明她想追求自己,这当真是飞来艳福。只是在场听清楚话的人,都明白这一点,恩微儿肯定也是,却不知她会有什么反应,当然从目前众女异样的眼光来看,这事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那边张阿宝终于答应了送信,陈雨沁自然是起身走人,曲线地身影不带走一丝留恋。张阿宝一脸颓废地跟着站起来,为了防止被张阿宝发现而造成尴尬,胡一笃急忙伏在餐桌上。

    待到两人走远,唐玉蝶率先咯咯笑起来。接着便是安以莫,再是余小溪,最后连恩微儿也跟着笑得前俯后仰。胡一笃只能独自地郁闷,虽然心里其实没啥好郁闷的,可不郁闷不行,总不能在恩微儿面前,作出一副很开心的样子,那指不定安生日子过到头了。

    “胡帅哥,胡痴情汉,你真的是好受欢迎啊。”余小溪抹抹笑得湿润的眼睛。

    “就是,还帅哥夺回战。这陈雨沁够霸气,我喜欢。”说话的自然是唐玉蝶。

    可他却没想到,恩微儿也跟着打趣:“小笃笃,我感觉压力好大,那陈雨沁好性-感的。”

    胡一笃不知道该说啥,只能很一本正经地说:“微儿,本来有人想撬我墙角,我心里很憋屈。可现在不一样,也有人撬你墙角了,这样正好扯平了,我们就分别让人撬走吧!”

    “就是,哈哈……”唐玉蝶再次笑得不成人形。

    恩微儿白了他一眼:“你想得美,那陈雨沁可是娇媚公主,我好吃亏……”

    胡一笃欲哭无泪,吃亏,他还吃亏呢,莫名其妙就被美女给追了。他都不知道这什么世道,麻烦一波接一波,原本一个“美女捍卫战”就很折腾人了,现在又来个帅哥夺回战。看那陈雨沁长得那般容颜,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真要从了那“娇媚公主”?可要那样的话,宝贝疙瘩恩微儿,是不是也要被别人抢走啊,那还是算了,坚决不搭理陈雨沁吧!

    可他不想搭理陈雨沁,恩微儿却是犹如好奇宝宝一般,吵着要去看看那封信。连其他三女也一样,很是好奇绝代双骄之一的娇媚公主,会写些什么情话给他。与众女吃完西餐,胡一笃只能无奈地带着恩微儿去国民大学。至于其他室友自然是不带的,要带也带不了,考虑到要绕行校园好久,他选择骑单车。唐玉蝶几人再有意见也没用了,况且恩微儿答应带回来给她们看,所以也就不闹腾了。

    胡一笃载着恩微儿进入国民大学,借口着带她去转转校园。上次她只是去过他宿舍那块,国民大学虽然与京都大学比起来,后者在教学等级上胜了太多,可再怎么说国民大学也是国内重点学府,里面有很多不错的观光点。他希望以此来分掉恩微儿对那封信的注意,最好是不了了之。怎么说,那信都是她情敌写的,无论是太肉麻了,还是太痴情了,那都不太合适。但恩微儿显然热衷那封信,拒绝地很干脆。很明显,这是精明到骨子里了,非要拿到第一手信息。这让胡一笃准备先拿到手毁掉,然后准备重新做个温和点的意愿直接落空。

    从学校大门穿过巨大的广场,再穿过数排建筑,再拐过一个人造湖泊,然后成排的柳树后面那就是他宿舍了。路程漫长,胡一笃从来就没像今天这么仔细看校园的风景。他内心忐忑,信到底会写什么,他自己也在胡乱猜测与期待,当然期待纯属好奇。至于恩微儿如此在意,看完之后,他实在担心会不会有什么过激行为。

    可自行车骑得再慢,终究有到达地时候,宿舍大楼已经来到眼前,他将车子放好,然后牵着恩微儿一步一步地踏上四楼,数着阶梯往上走,最终到达了宿舍门口。

    他平复下心情推门进去,却听到里面充满了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那感情就没争到糖吃而耍赖的小孩子。宿舍里三个室友都在,而那哭喊声除了张阿宝也就没了别人。不过另外两个室友,辛特乐与那个室友只会白天打呼噜地家伙,竟然也是沮丧着脸。得,看来肯定与陈雨沁有关了。

    “哥几个,这是死了亲爹么?”胡一笃好笑地问三人。

    三人听到他的声音,顿时抬起头来,齐刷刷对他怒目而视。特别是辛特乐,眼睛老红老红的。而张阿宝眼睛虽然不红,但眼泪汪汪地,但那模样的确是伤心至极,让人很是心疼。

    可心疼还没一秒钟,胡一笃就听见张阿宝大吼着:“兄弟们,抄家伙。”说完,还真就从脚上抽起拖鞋直冲过来,那气势就像是各人手中端着把冲锋枪。

    胡一笃急忙喝住:“喂,你们要干什么?”

    三人被他一喝,两人退了回去,只有张阿宝仍旧脚不停,威猛地冲到他面前:“要干什么,就是你这个家伙害我们失恋了。”

    一听失恋,胡一笃早已肯定了自己的猜测:“停!陈雨沁要追我,关我什么事!”

    张阿宝与胡一笃并不太熟悉,即使冲到他面前,也只是做做样子以发泄心中的嫉妒,不会真傻到拿拖鞋去抽他。何况,当来到他身前,看到了站在后面的恩微儿时,张阿宝立即双眼变得发亮,心情也来了个大转折:“凡尘仙子,凡尘仙子来了。”

    听张阿宝一喊,后面两人也跟着猪哥的不能再猪哥,直瞅着恩微儿。看得恩微儿一脸的别扭,只能紧抱住胡一笃的胳膊,别过脸埋进他衣服里。

    胡一笃生气了,脸露凶光:“喂,看够了没有。”

    三人不甘,悻悻地收回目光,可张阿宝嘴上还在犯嘀咕:“没想到偷摘京都大学第一校花不说,还畜生般地抢走我的陈雨沁……”

    胡一笃就当没听到他的嘀咕,却不想另外两个室友很是生气:“喂,陈雨沁是我的。”

    “什么是你的,是我的。”

    “是我的……”

    然后三人就争吵起来了,看得胡一笃目瞪口呆,就刚刚还哭着说失恋,这会又胡乱争执起来,也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思。

    “争毛线,陈雨沁跟我约会过,你们有吗?”张阿宝发飙了,白嫩婴儿肥的脸蛋红彤彤的,“你有?或者是你有?”他分别指过两个室友,然后又指向胡一笃,“难道你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就没与陈雨沁见过面。”

    “的确没见过。”胡一笃老实承认,不过随即他就剑拔弩张,“人我没见过,不过,我却知道她有封信在你这,她让你交给我,信呢?”说着就伸出手朝张阿宝要。

    谁知道张阿宝演技十分到位,装得一脸的无辜:“什么信?没有信,哪有什么信。”

    “喂,她在西餐厅明明有给你……”胡一笃真不知道张阿宝还真敢睁眼说瞎话。显然是准备把信给吞没掉,这孙子。不过想想,他又觉得没什么不好,反正拿到信搞不好恩微儿还会生气,这样她也不用再缠着要了。随即他身旁的恩微儿说:“微儿,要不算了,我看信八成让他们给扔了,而且我一点都不想看那信,要不我还是带你出去转转?”

    恩微儿有些兴致缺缺,一脸遗憾地回答:“诶,真的很想看。不过,既然他们不拿出来,那也没办法。”

    胡一笃便牵着恩微儿走出宿舍,走了没几步,又侧在她耳朵旁轻声说:“看他们三个人的样子,我猜测他们肯定都受到过陈雨沁的委托。”

    “真的?”恩微儿顿觉不可思议。

    胡一笃勾勾手指,带着她偷偷地潜回宿舍门口,就着门缝往里面偷瞄,里面三人果然都扬帆着一封信。

    “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恩微儿走到宿舍楼下问胡一笃。

    胡一笃摇摇头:“可能大部分男人都是这德行。”

    恩微儿完全接受不了:“那这样,陈雨沁那边还会再写信给你吗?”

    “宿舍的人都找过了,应该不会了吧。”胡一笃暗自猜测,“不过,听那张阿宝讲,只有他跟陈雨沁约会过,很显然前两位信使没有第三位信使幸运,能让她陪同吃饭。不过,她大概没想到即使这样,那信还是送不到我手中。”

    “谁能想到你们男生这么……坏,还有这陈雨沁为了追你真是费了好大的功夫。”

    “诶,都是长太帅的罪过啊!”胡一笃自吹自擂,惹来恩微儿一阵阵鄙视。他乐哈哈地任她鄙夷,完了之后才仰望天空说:“陈雨沁这名字有点熟,好像在上大学之前就听过,但就是想不起来。”

    信没看到,胡一笃只能把恩微儿送回京都大学,然后再回到宿舍。回来时,他其实还琢磨着要不要找那三个损友,把信强行要过来,可当他回到宿舍,里面空空如也,半个人影都看不到。准备对宿舍掘地三尺,一定要找到那信,想想,也就算了。真的看到信又如何?难道要从了陈雨沁,或者脚踏两只船?这显然是不行的,他不能对不起恩微儿。况且,陈雨沁送封信都这么煞费苦心,恐怕送信只是第一步,后续肯定还会有动作的。

    想多了就是累,胡一笃干脆不想了,蒙头大睡。

    三天过去,胡一笃并没有在枕头上看到陈雨沁的信,一周过去,仍旧没有,看来大美女也是有自尊的,应该是放弃了。然后半个月又过去,胡一笃基本将她淡忘了。

    恩微儿的墙角没人撬了,可胡一笃墙角已经被人挖得面目全非了。京都大学学生会主席吴宇澜,已经接连七次将鲜花送到恩微儿的宿舍。每次都更换一个颜色,让唐玉蝶三女馋得流口水,让全校的女生都妒忌成瘾。可恩微儿却很直接,看到花的第一反应,就是丢到楼下垃圾筒里,让人直叹暴殄天物。

    胡一笃生气了,这吴宇澜当真敢这么明晃晃地骚扰他女朋友,便借着恩微儿的ID在京都大学上发出帖子,作为警告。帖子题目是“一个不想感谢的感谢”,内容大致为:

    “尊敬的学生会会长,本人是恩微儿的男朋友,因为本人的疏忽,忘记了给女朋友买鲜花,这些日子里劳烦你帮忙预定,为了表示感谢我将每次预定增加一倍的跑路费,请在下面留下账号,另外,以后就不用再定了,本人也不再提供跑路费……”

    洋洋洒洒地一篇帖子,基本以讽刺吴宇澜为主。全文没有一个骂字,却处处透露出“贱”,他也不怕激怒吴宇澜,反正实在不行他就上门干架。虽然学生会人多势众,但自古英雄哪个不是万军中取敌首,说不得他就要当一回英雄了。

    帖子一经发出,顿时一边倒地骂翻了,被骂的人自然是胡一笃。但任他炸锅,胡一笃并不理会,照旧与恩微儿腻歪在一起,亲密程度更甚以往,恩爱指数直达一百颗星。

    胡一笃这么做,显然是针对吴宇澜的,可他实在低估了吴宇澜的智商,那家伙竟然一点都没有做回应,而且仍旧是在送花给恩微儿。而另一方面,胡一笃在论坛上发帖子,可另一个人也在发帖子,炸起的水花竟然比他的还要大。

    陈雨沁又出现了,她竟然通过国民大学与京都大学两个学校的论坛,同时发出了一个名为“绝代双骄大对决”的帖子。帖子中明确表示,为了夺回属于国民大学的帅哥,三天后,她将包下了整个法兰西餐厅,只为宴请胡一笃一人。而这就算了,陈雨沁还不忘把吴宇澜也拉了过来,要两人同台竞争,看谁能先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帖子的最后,还留了句对胡一笃最刺激的话:你是男人,你就来!!

    最后这句话当真是激起胡一笃胸中的千层浪,陈雨沁这么说了,如果他不去赴约,那意思就是说他在两个学校的全体学生面前,承认自己不是男人。当然,胡一笃并不傻,看到帖子很拉风的,彻彻底底地被最顶层的位置,他直接给关掉了网页。

    恩微儿得知帖子后,自然是很沉默地看着他,仿佛想通过他的眼睛找到他内心的答案。可答案没有任何蛛丝马迹,任她寻找千百度,暮然回首还是胡一笃那一脸哈哈地表情。

    “微儿,我保证坚决不去。哪怕不是男人,也不去。”胡一笃捉弄完恩微儿,也就表达出自己的心声。对她真切地爱,却不是常人一个帖子就能影响到的。

    可事实总算让人难以预料,前两天,胡一笃心里都是铮铮铁骨,任凭八抬大轿来请也不去。可到了第三天晚上,他竟然自己选择偷偷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