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法拉者

    更新时间:2016-11-05 11:02:21本章字数:3994字

    正在此时,一道瘦小的黑影急急忙忙地从石像旁的田地里窜了出来,有点慌不择路的样子。他的双手紧紧地拎着一个略显沉重的袋子,脑袋不停地摇来摇去,东张西望。

    眼见着不远处的石像旁烛光闪烁,石像的后面大树下有一群小孩围着,他也跟着了凑上去,还使劲地挤进了最里面找了个位置一坐,把袋子裹在怀中,也有模有样地听起老桑德讲起故事来。

    就在这时,一个肉颠颠的光头胖子也从相同的田地方向冲了出来。他的脸色胀红,青筋暴起,面目狰狞,手里还拿着一根棍子,嘴里气喘喘地说道:“该死的小偷,居然敢偷我元钢的东西,要是被我逮到,非扒了你层皮不可。哼,真是见鬼了,那家伙也不知是不是脚生风,跑得怎么快。”

    说着他狠狠地朝地面用棍子砸了一下,眼神犀利地朝四周扫了扫,又不时地往那大树下听故事的人群中瞟了瞟。眼看着找不到那鸿飞冥冥的小偷,元钢咬了咬牙,转身就往回走了。

    可惜元钢并不知道,就在他返回走时,一双深蓝色的大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直到元钢的背影消失在黑压压的夜景后,那个盯着他的人才暗暗地松了口气,不过后背却已经冷汗涔涔,心理暗想:“好险,我这小身板要是被那肥佬抓住,没准就被他两根手指捏死。哎,不过,有了这南瓜,总算可以填饱几餐的肚子。”

    没错,就是这个人偷了元钢的瓜。咋一看,那顶多就是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身材有些消瘦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营养不良,穿的和周围的小孩比起来略显邋遢的,唯一与众不同的是他那透漏着神光的深蓝色眼睛,在被众人围着的提灯照射下炯炯有神。

    小男孩拍了拍身上刚才黏在身上的泥土,心想要赶紧回去分享下成果,不过他很快就被讲故事的人白胡子老人桑德的话给吸引住了,毕竟小孩子的好奇心是很强的。

    “孩子们,我们藏龙村可以说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村子。据我所知,我们的村子最少有五百余年的历史了。我们村是位于一个叫墨德尔大陆的靠东南方向,再南就是一片叫做昆海的无尽海域了。而我们这个大陆上总共有七个国家,我们藏龙村就是属于其中的一个国家,叫做古德帝国。在我们这块庞大的土地上有种叫法拉心的神奇东西。据说啊,得法拉心者,得天地之能。他们所获得的能力则被称为法拉力;而那些拥有法拉的人,则被称为法拉者,他们拥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能力。”

    “咳咳咳!”老桑德似乎讲到即兴处,气跟不上的样子,咳了几声。朝小孩们摆了摆手示意没有关系后,又习惯性地抽了几口大烟,继续绘声绘色地讲下去。

    “记得是一百年前,位于大陆中南部的一个叫波斯坦丁帝国的国家趁着国力雄厚想侵略它的邻国,珈力亚帝国。虽然珈力亚帝国是大陆中部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但是这个国家却有着一位强大的法拉者,就在两军对峙时,他凭借着毁天灭地的能力硬生生地埋葬了一个五万人的军团。可谓是以一夫之勇敌万人之势,而他也因此一战成名,被封官授爵,成为珈力亚帝国的人人敬仰的英雄。”说完之后,老桑德的眼神中瞬即闪过了一丝神光,不过很快就黯淡了,紧接着他就皱了皱眉头,叹气了一声。

    “桑德爷爷,我们国家有没有法拉者?”好奇心的驱赶下,挤在最前排的偷瓜男孩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不仅是他,就连周围的小孩子也急切地想知道结果。

    老桑德的眼睛猛地扫向了他,同时盯了他那怀中不小的布袋一会儿,一阵若有所思的样子。其实从男孩挤进人群的时候,老桑德就认出他了。似乎是做贼心虚被老桑德这样看着觉得不好意思,男孩忽地低下了头。

    “哦,原来是大奎的儿子元英啊。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可是听说你挺顽皮的,总是逃课的啊。今晚怎么有空来听我老头子讲故事呢?”说着老桑德笑了笑。

    被称为元英的蓝眼睛男孩挠了挠头,却笑而不语,低着头不知在自言自语嘀咕什么。尽管他平时是调皮捣蛋,但对老桑德还是毕恭毕敬,敬畏有加的。

    看了遮遮掩掩的元英,又看着目光灼灼的众人,老桑德带着一丝失望的眼神,说道:“我们国家现在没有。”听了这句话,大家就像瘪了的茄子。

    突然,老人家话锋一转,言语中充满了无比的骄傲,说道:“不过,很多年以前,我们国家却有一位强大的法拉者,而且他还出现在我们村里。” 

    桑德的话,就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惹得群情激昂起来。大家急着知道,这个传说中的法拉者是个这样的大人物。

    “他是谁?”

    “他在哪?”

    “他是否还活着?”

    “他到底有多强大?”

    ......

    一系列的问题从孩子们的口中蜂拥而出。

    是啊,每个小孩子大多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梦,能成为一名法拉者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的事情。别说成为一名法拉者别说能力非凡,受人敬仰,最起码解决温饱问题就游刃有余了。听到自己的国家有这样一位,而且还是自己同村的,这是多么振奋人心啊!元英则眼睛一亮,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老桑德。 

    老桑德也不理会孩子们的反应,叼起大烟杠就慢悠悠地抽着。

    似乎是觉察到老桑德的反应,大家渐渐地安静了下来,等着听老桑德的解答。周围空旷的田野只剩下虫鸣四响,蛙声一片,偶尔听到微弱的呼吸声。

    也就在这时,老桑德的眼光转向一侧,淡淡地说了一句:“远在天边,尽在眼前。”

    听老桑德怎么一说,众人突然有种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都左顾右盼。“在哪儿?在哪儿?”众人的心理此时都打了个问号,莫非这位法拉者还就具有隐身还是返老还童的能力?

    “啊!”同样跟元英坐在前排的,但个子比他整整高出一个头,看起来有些憨厚,棕色卷发,圆脸,身材略显肥胖的小孩惊叫了起来,略带惊愕而激动地说道:“桑德爷爷,那个,那个,那个法拉者不会是您吧?”

    “哎呦!”刚说完,那小孩就捂住了他的头并揉了揉,撅着嘴。与此同时,一根烟杠也从他的头顶上被收了回去。

    元英瞟了瞟那个插话的小孩,心思琢磨着貌似在哪里看过,不过一时间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元宝小胖子,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法拉者在有的国家可是神和权力的象征,并不是普通人直称名讳。”说完,老桑德紧紧地看向了一侧,表情肃然。

    回过头,老桑德叹息了一下,接着说道:“老人家我像法拉者吗?要是老朽是一名能力超凡的法拉者的话,那也是头戴钢盔,身穿金甲,早已经去征战沙场,定国安邦了!这样我们国家也不会惨遭他国欺负,百姓也不会忍受罹难饥饿之苦。这位法拉大人可是一位传奇战神,不然他也不会被我们供奉敬仰。”

    元英灵机一动,顺着老桑德看的方向,明亮的蓝眼睛转了转,几乎脱口而出,道:“桑德爷爷,您指的该不会是那边那个举着剑的大叔吧?”

    “哎呦!”某人的头也被狠狠地敲了一下,不过在疼痛的承受范围内。

    “臭小子,还大叔,是法拉大人!”虽然教训了下元英一下,但老桑德心理却暗暗思索道,“真很难相信村里最厚实呆板的大奎,怎么会生有一个如此聪明的孩子,悟性怎么高,该不会真是如村子人所说的......?” 

    元英摸了摸头,心理委屈说道:“我不是猜对了吗,干吗还打我?”

    “不错,元英猜对了,那尊手提宝剑的石像就是我们村那位传说中的法拉大人”,老桑德接着说道:“我们这位法拉大人名讳烈君。传说他为保我村一方安宁,亲手埋葬恶龙,将其困于我们村龙渊湖的人就是他本人。而我们村也因此而得名。这位法拉大人据传早年也是位叱咤风云的人物,可惜后来在打败恶龙后陨落了。”

    “那只恶龙死了没,桑德爷爷?”元英好奇地问道。

    “应该是死了,不然我们村早就生灵涂炭了。村民们为了缅怀烈君大人,因此在村口树立了石像来纪念他的丰功伟绩。”老桑德若有所思地说道。

    兴许是法拉心的吸引力太大了,元英紧接着问道:“哦,那要怎样才能得到法拉心成为法拉者?”

    老桑德耸了耸脑袋,淡淡地说道:“这个吗?如何获取法拉心,我也不清楚。老头子我已经很久未出村走走了,不过我听说只有北上找到法拉心。而具体在哪,就只有出去闯荡才知道。”

    而就在此时,冷不防的,他的后背突然感到一股微微的刺痛,同时后面传来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哟,这不是那谁,元虎嘛,不,元猫家的弟弟吗。你的哥哥可真是猫,看见我们总是躲起来,还真是个窝囊废。还想成为法拉者,也不瞧瞧你的德行,真是痴人说梦。哈哈哈哈!”

    元英猛地转过脸,隔着另外一个小孩往左侧定睛一看,那是个长着刀子脸,翘鼻子,小眼睛,看上去也不过十一二岁的男孩。跟别人不同的是,他的手臂显得格外的修长。让人觉得恶心的是,近处一细看,他的两双手的食指都长了长约三厘米的指甲,而且两只食指表面上都涂满了密麻麻的花纹。相比较元英他穿的衣服就显得干净正常许多,而且那材质也高出了一个档次。他一手捂着肚子,一手遮着嘴,分明一副嘲弄的取笑样子。很明显,刚才的痛感就是他的指甲给造成的。

    如果说被老桑德打了一下,那还说的过去,不过那滋味也不是很好收受。可无缘无故被这样这样一个差不多同龄的小孩羞辱,一时间元英可以说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更何况自己平时也不是什么好性子。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身体往上一蹦,怀中的袋子地上一掉,露出硕大的南瓜。元英推开坐在旁边的人,包子般大小的小拳头便挥向了那个辱骂他的小孩,怒道:“人妖,你说谁是猫谁是窝囊废?”。

    冷不防地,那个辱骂元英的小孩没来得及反应,额头上便肿起红包一个。捂了捂自己受创的脸蛋,那小孩怒不可遏站了起来,修长的手臂猛地指向元英,道:“你,你,敢打我!你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打的就是你,谁管你是谁!”元英也同样怒气凶凶地喊了出来。

    “你!好,来人,帮我打这个臭小子打得生活不能自理!”话音刚落,从那长指甲小孩身后便蹦出两个高瘦的小孩。他们各站两侧,摩拳擦掌,俨然就是那小孩的两个贴身打手。

    相比较起来,元英就显得形单影只了,可他毫不畏惧,不退反进,跟他们争锋相对。

    强烈的火药味从两人间中弥漫开来,一副剑拔弩张,眼见着就要厮打起来的样子。

    看到两个人的对骂,周围坐着的小孩也都站了起来迅速地围成一圈。 

    “住手!你们这些臭小子是不是目中无人,不把我这老头子放在眼里啊。”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老桑德“噌”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道。

    “桑德爷爷,是他先挑事,先动手打我的!”元英理直气壮的喊道。 

    “叫元英是吧,你等着,我叫元刀,是一房的。我爸是村长,看到时我怎么收拾你。”说完元刀带着另外两人灰溜溜的地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