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破坏(1)

    更新时间:2016-10-29 08:09:03本章字数:3770字

    方暖实在不喜欢此刻订婚宴上的气氛。

    她家里除了爸妈,也就来了姐姐姐夫,而韩志阳家,除了他爸妈之外,还有他一个叔叔两个舅舅一个堂哥,以及他们各自的老婆,从坐下来之后没多久,就开始加入了劝方暖爸爸和姐夫喝酒的行列,唯恐灌不醉人似的,一杯接着一杯,一瓶接着一瓶。

    方暖已经把老爸戒酒的事说了好几遍了,所以如今遭殃的是她姐夫陆江淮,好在陆江淮是个人精,说起话来滴水不漏,挡酒的招数也是一套一套的,这才能够以一打四,看的方暖目瞪口呆眼花缭乱,不过姐姐方景已经瞪了那几个劝酒的人好几眼了,可人家完全不在意似的,兀自劝的热热闹闹。

    方暖只好压低了声音,跟韩志阳说悄悄话:“叫你叔叔舅舅堂哥别太热情了,我姐夫一个人不行的,喝多了,我姐又要跟他吵架了。”

    韩志阳不以为意,微微一笑:“没事儿,姐夫的酒量好,他们那地儿的人喝酒可是出了名的!”

    那也架不住你们把他当酒缸灌啊!

    方暖无语地叹了口气。

    偏偏她跟韩志阳说悄悄话的动作被韩志阳的婶子看见,咯咯笑了起来:“方暖,跟我们志阳说什么呢?说出来大家也来听听!”

    “没什么没什么。”被大家一下子集中到她身上的目光刺到,方暖不由尴尬地摆了摆手。

    “人家说什么叫你听到干嘛?”韩志阳的叔叔呵呵笑着点了支烟,“就你多事儿!你要是没事儿干,劝亲家嫂子喝杯酒好了。”

    “行行!我来!”韩志阳的婶子立即站了起来,拿着酒杯就直奔方暖妈妈去了。

    方暖看了一眼妈妈,她今天也许是真的高兴,眉眼都舒展开来,从刚才到现在也没在席上禁止方暖爸爸喝酒,韩志阳的婶子敬酒,她也干脆地一口喝了,方暖看在眼中,微微低了头,扯了扯自己的衣领。

    包厢里尽是酒气烟气饭菜气,待得久了,她只觉得自己仿佛是盆火锅,从上到下都透着一股儿令人窒息的饭菜味,实在有些令人受不了。

    她又忍了一会儿,实在忍耐不下去了,终于站了起来。

    坐她身旁的韩志阳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干什么?”

    “去洗手间。”她放低了声音。

    “赶紧回来,待会儿跟嫂子喝一杯啊!”韩志阳堂哥的老婆离得近,听得清楚,说完话朝她微微笑了一下。

    方暖便也对她笑了笑,这才起身出了包厢。

    身后包厢的门自动关上了,一瞬间,仿佛把刚才包厢内的那种世俗烟火气和喧嚣热闹的味道全给关了起来,她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了两步,突然又停了下来,随即转身快步下了二楼,直到出了饭店,站在大街上,她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气。

    深秋的天气已经察觉到了浅浅的寒意,她出来忘记带外套,只穿了一件薄毛衣和一条过膝的羊毛裙,寒意顺着她的小腿肚攀爬上来,令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噤,她左右看了一眼,朝饭店对街的一家奶茶店走了过去。

    还好她的裙子是有口袋的,手机就在口袋里,就算没带钱,也能用手机支付买杯奶茶喝。

    五分钟后,她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奶茶坐在奶茶店外的长椅上发呆。

    抬眼过去,就能看到她刚才吃饭的那家饭店硕大的霓虹招牌在夜幕下一闪一闪地发着光,街道上熙熙攘攘的,车辆行驶时发出各种嘈杂的声音,还有各家商店里传出的营业声音乐声以及路上晚归的行人大声说话的声音, 方暖漫无目的地看了一会儿,这才慢慢抿了一口奶茶。

    被此刻这样的寒意、这样喧闹吵嚣的世俗气息包围着,仿佛唯有这杯奶茶才能令她找到平静和放松,否则的话,比如刚才,她就一直在担心自己那虽然已经被很好地隐藏起来的不合时宜不受欢迎的个性会发作,在酒桌上说出什么任性又不成熟的话来。

    刚才包厢里的那种坏境几乎快要把她逼疯了。

    可是妈妈和姐姐都说,韩志阳是个踏实的人,适合过日子,而她这种人,也只有韩志阳这种人才适合她,才能够陪着她把日子过好。

    她总觉得这话说的好像没有韩志阳接收的话,她这辈子就不能好好活下去了似的,还有,“她这种人”,到底算是哪种人呢?

    这个问题她曾经思索过无数遍,每一次都是想到无比纠结之处而放弃。

    可能以前她曾经孤僻古怪过一阵子,可是现在她已经很努力地向姐姐方景那样,窝居在这个城市里,找份安稳的工作,每天朝九晚五,谨遵着固定的时间规律生活,同时找一个安安稳稳的人,比如韩志阳这样的,按照父母所希望的那样,在还没有成为剩女之前结婚生孩子,最好是生儿子,然后余生就围绕着丈夫和孩子生活。

    看看,这样的生活似乎也没什么可怕,她妈妈、姐姐都是这样过来的,韩志阳的妈妈、婶子、妗子和堂嫂,似乎也是这么过来的,而这世界上大多数女人,似乎也是这么过来的。

    不需要心跳着过日子,不需要煎熬、不需要等待、不需要惊喜、不需要过分的爱与憎。

    生活平静,岁月静好,没有波澜,一生安稳。

    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她举不出反对的理由,所以只能认同和接受。

    能够平静地生活和老去,对女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幸运。

    杯子中的奶茶温度渐渐降了下去,口腔中的奶茶也似乎突然变得有些过分甜腻,方暖勉强咽了下去,皱着眉看了一眼杯子里剩下的奶茶,觉得实在有些喝不下去了,她起身把它丢到一旁的垃圾桶,快步穿过街道走了回去。

    已经晚上九点了,这顿饭从七点多开始吃,直到刚才她出来都没有散场的趋势,再加上男人们一直在喝酒喝酒,虽说是订婚宴,但是居然没人把这句话正儿八经地说出来——不过这也没什么,只是以她来看,这顿饭估计不吃到十点是结束不了的,韩志阳家的男人们可真是劝酒的一把好手呐。

    她一边无奈地摇了摇头一边心不在焉地朝楼上走,顺手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谁知道这会儿正好有人下楼,她只顾着低头看时间,完全没注意到那人下来,一心二用的下场就是结结实实撞了上去,以至于手机瞬间就从手里飞了出去,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后,结结实实地砸在了地上。

    方暖惊呼一声,赶紧伸手去捡,好在她用的这台国产机质量过硬,刚才摔的那么厉害,居然也只是把手机上的钢化膜给摔出一道断痕,她随手划拉了两下,直到确认手机确实没事儿这才松了口气,站起身后朝刚才跟她撞了一下的那个人随意看了一眼,报以一个歉意的笑容:“对不起……”

    “方暖……暖暖?”就在她两百度的近视眼还未完全聚焦的那个瞬间,与她撞上的人清晰地看到了她的眉眼,瞬间露出一脸意外的表情,同时准确无误地开口喊出了她的名字。

    极其熟悉的声音让方暖瞬间就变了脸色,她难以置信地看着站在比她高了两个台阶位置的年轻男人摘了口罩,露出一张自己极其熟悉的脸。

    即便数年未见,但是男人天生一副多情的英俊面孔,眉眼如旧,不论看谁,都仿佛带着些许莫名的情意,就像此刻他看着她,眉头虽然微微皱了起来,但是眼神里却仿佛透着莫名的意外的欢喜和忧伤,她下意识躲闪了一下,却又忍不住偷看了他一眼,突然疑心他是不是整容了,因为他的鼻子嘴巴眼睛看起来似乎比她印象中的样子更显精致,一眼看上去,十分英俊倜傥。

    他的头发也经过了精心的打理,半长的染过色的刘海斜斜拨至一边耳后,越发衬的鼻梁高挺,那一点儿高低起伏的轮廓如雕塑家最精心的作品,让人难以移开目光,他穿了件黑色的皮衣搭配一条破洞牛仔裤,上衣的胸口上缀了些银色的铆钉,一只手搭在楼梯的栏杆上,露出的手腕上戴了一条造型夸张的银色手链,小指上还戴了一枚同样造型夸张的尾戒,整个人从头到脚看过去,透着浓浓的“潮”范儿和时尚的感觉,跟她认识的其他男人完全不一样,跟韩志阳更是截然相反的风格。

    她当然一直都知道他很出色,只不过多年未见,她没想到他居然已经夺目到了这种程度,以至于她只是这样距离地盯着他看了几眼后,就忍不住觉得胸口发沉,紧张的几乎喘不过起来,因此她回过神来后,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似得几步蹿上楼去,丝毫不理会身后年轻男人喊她的声音。

    她走得飞快,几乎要跑起来了,直到快到包厢时才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

    完全没想到,今天晚上居然会遇到他……

    她本以为,她跟他的世界早已彻底割裂开来,他已经变成遥不可及的星辰,而她则安心于俗气的现实,她也一直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所以一直在努力,让自己踏踏实实地投入到世俗的生活里,甘心做个知足常乐的小市民,然而没想到只是看到了他而已,她居然依旧紧张到手足无措,除了狼狈逃窜而没有别的对策。

    怎么就不能像别人那样,就算是见到了自己的爱豆也能够做到宠辱不惊呢?

    “方暖!”熟悉的声音不知何时追至她的身后,方暖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被一只手大力勾住了腰身,她身不由己地转过身去,随即就被人用力地抱在了怀中。

    那人在她耳边低喃,微暖的下巴触及她冰凉的耳朵,熟悉的气息笼罩在她上方,她有些恍惚,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然而对方却更紧地抱住了她,“我终于找到你,方暖,你怎么……消失了那么多年……”

    这句话几乎是在瞬间就惊醒了她,她突然反应过来,心慌意乱地想要推开他:“等一下沈铎,等一下……你别这样……”

    “我找了你好久了!”男人撒娇似的蹭了一下她的额头,将她更紧地抱住,唇角勾了起来,露出一抹心满意足地笑意。

    方暖被他这种突如其来的亲昵弄得面红耳赤,又有点心惊胆战,实在不习惯跟一个已经算是陌生人的人这样亲近,因此只能奋力挣扎,可又不敢大力到发出声音,生怕被包厢里的众人发现此刻这种极易让人误会的一幕,只好板着脸压低了声音开口:“沈铎你先放开我……”

    一个微暖的吻突如其来地落在她的额头,方暖挣扎的动作顿时停下,整个人有点傻了。

    沈铎亲了她一下后,盯着突然僵住了她的眼睛看了一下,突然微微笑了起来:“暖暖……你怎么会在这儿?”

    他似乎是在问她问题,可是似乎又不是。

    方暖悚然一惊,蓦然回过神来,手上重重用力,使劲推开了沈铎,她慌张地与他对视,直到他带着笑容朝她又走近一步时,她才仿佛受惊似的拔高了声音喝止住他:“不要跟着我!”说完话后,她顾头不顾尾地转头就冲进了包厢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