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破坏(3)

    更新时间:2016-10-31 13:00:05本章字数:3074字

    方暖不由得庆幸还好这桌上的人年纪都在这儿,估计不怎么看时下流行的偶像剧,这才保持着沈铎的身份没曝光。

    不过,还是不能冒险。

    等他一圈酒敬下来,方暖终于按捺不住,故意平静地对着他开口:“你是跟朋友一起来吃饭的吧,不用回去吗?”

    沈铎抬眸看她,眼神不躲不闪:“早散场了。”

    “你不用回去休息吗?你工作……不是很忙?”方暖话里有话的提示他。

    “没事儿,这两天我休息。”沈铎回答的简直滴水不漏。

    “你……”方暖压低了声音,磨了磨牙,“你不怕被别人看到?”她这逐客令,已经下的很明显了吧?

    然而沈铎却似乎并不介意她此刻脸上难看的表情似的:“怎么,你那么急着赶我走啊?”他不仅不怕被人看到,他还毫不担心说出来的话被这桌上的人听到。

    方暖额头蹦出几根黑线:“沈铎,你可以走了。”她放慢了声音,极其明显地提醒他。

    然而沈铎双眸有点泛红,像是酒意有点上来,精神显得极其亢奋,他笑嘻嘻的看向韩志阳,问方暖,“怎么,你这么急着赶我走,你在怕什么?”

    他这一句,成功地把桌上其他人的注意力拉到了他身上。

    众人听得一知半解,好奇地看着他,然后再看向方暖。

    饶是方暖已经做好心理建设,突然听到冒出这么一句,还是觉得有点直冒冷汗,她只能咬牙切齿地开口:“没有,我怕什么?我能怕什么?”她尴尬地向众人陪着笑。

    沈铎一只手晃着桌上的酒杯,半个身子转向她,好整以暇似的:“你是怕别人知道,咱们俩当年谈过是吧?”

    这句话一出口,方暖简直勃然变色:“沈铎,你喝醉了,赶紧回去吧。”她猛地站起来,拉着沈铎一边的衣袖,试图把他朝外拖。

    沈铎根本就没动,他的眼神渐渐变得晦涩而深沉,透着些许危险却愉悦的光:“方暖,你看你紧张的,”他转过脸看向其他人,笑了一笑又说,“开个玩笑也不成吗?咱们可是好久没见了,你看把你吓的。”

    “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不要乱开!”方暖咬牙切齿,心虚不已。

    方兆德看着她脸色不对,再看看韩志阳的爸妈,早就皱了眉,露出些不太高兴得眼神,咳了一声沉声开口:“方暖,你同学要是醉了,你去送他下去打车,让他赶紧回去吧。”

    “好,我现在就送他下去。”方暖使了点力气,连拖带拽,硬是把沈铎拖了出去。

    然而沈铎一边被她拖着走一边还有余力跟其他人打招呼,一边笑着,一边说:“开个玩笑,不好意思啊,下次有机会再跟你们喝酒。”

    方暖也不吭声,一鼓作气把他拽出包厢,拉着他急匆匆地下楼,然而沈铎很快就反客为主,反手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直接拖出了饭店。

    站在饭店外,方暖使劲甩开他的手,气的脸都快变形了:“沈铎你搞什么鬼?你是故意来搞破坏的吧?今天是我的订婚宴,你搞什么?”

    “我怎么了?”沈铎收起了刚才似乎永远都会挂在他脸上的笑容,露出一点儿落寞,他定定地看着她,像是自言自语:“我只是很奇怪,你怎么就订婚了呢?你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方暖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仿佛穿过她漆黑的双眸,看到了曾经的方暖在他心中留下的模样。

    方暖心中一颤,目光下意识躲闪了一下。

    “我曾经以为,像她那样的个性,不论再过多少年,只怕也不会轻易改变,带着些不谙世事的格格不入,对现实的一切都抱持着不切实际的天真和固执,看起来仿佛不太合群,甚至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人打交道,总是羞怯地把自己藏起来,虽然对于别人来说,这种个性是个缺点,但是对我来说,却最好不过,因为那会存在一种可能——我会成为唯一走近她而被她所接受的人,”沈铎的声音越来越低,“可我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他有些陌生地看着方暖,想到刚才在包厢里,别人敬酒以及打趣她时,她那种配合的表现。

    “人总是会要长大的。”方暖冷淡地开口,“我不可能一直像以前那样。”

    “可你不该是那样的,谁都可以,但是唯独你不可以!”他看起来仿佛被她这句话给激怒了,神情有些激切。

    “我为什么不可以?”方暖唇角勾起一抹嘲意,“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以为,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一直拥有天真固执的权利,小的时候,当然可以任性地以为自己不会被世界改变,可是人总会长大,总会配合着世界的变化而变化,屈从于现实,变成能够被现实接受的样子,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我只是想被更多人接受,我希望能够融于现实世界,而不是一直站在不切合实际的位置上,像个傻瓜一样,一个人坚持的头破血流。”

    沈铎的表情几乎接近于失望了:“你以前说过……”他喃喃道,“你说过……”

    不论时间如何流逝,不论世界如何改变,我永远都不会改变。

    我会一直在这里,看你发光发热。

    “以前的事情,我都快要忘记了。”方暖不想再耽误时间,否则回去的话,一定会被追问的,于是她左右张望了一下,试图帮他拦辆出租车,“你赶紧回家吧,好好休息。”

    就当……今天根本没有遇到过我一样。

    天真与任性的权利,早已被时间埋葬,而我,一点儿也不想被你看到,我日益世俗的样子……

    “方暖!”沈铎突然走近一步,从刚才开始,他的心就一直往下沉,对于她的冷淡和躲闪、以及她始终面不改色大谈特谈人会长大会改变的样子而极不习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恐慌,像是担心自己这一刻的失望会冲淡长久以来的坚持似的,他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抓住她。

    方暖吃了一惊,下意识就要掰开他的手:“沈铎你别闹了,我再不回去的话,他们会怀疑的!”她有些发愁,刚才因沈铎那一句话而起了疑心的可不止一个两个,所以她必须得赶紧回去补救。

    她和韩志阳,还没达到可以无条件信赖的地步,而她,如果想要顺遂地结婚,并且能够像大多数女人那样得到平静和完整的婚姻,就必须得保证二人之间完全没有其他人,她不想节外生枝。

    然而沈铎却被她这句话激怒了,他用力地抓住她,看着她逐渐变得慌乱起来而不由自主到处躲避的眼神,突然想起以前她看着他时,那种虽然羞涩但是却始终平静而坚持的目光。

    他的暖暖,在他不经意弄丢的那些年间,变成了让他陌生的模样……

    “沈铎……”方暖觉得他的目光很危险,因此她不经意间就流露出脆弱的表情,近乎乞求地看着他。

    她的红唇微启,眼神楚楚可怜,就像她在职场里,曾无数次看到并因此学习到的有些女人如何利用自身优势而达到目的的样子,她试图通过示弱,让沈铎松开紧抓住她的手。

    然而沈铎却觉得自己脑袋里仿佛有根神经“嘣”地一下断开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样子的方暖。

    褪去了少女时期的青涩,她的容貌逐渐舒展开来,像一朵夜合花,自有她的风姿和味道,而此刻她红唇半启,眼睛里水汽朦胧,仿佛藏着细碎的星子,显得既脆弱又娇媚,就是那一抹妩媚驱使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靠近那一点嫣红。

    他的吻,霸道又认真,勾着她柔软的舌头又亲又吮,几乎将她里里外外仔仔细细都尝了一遍,方暖彻底傻了,无法言语,也难以动弹。

    无数旧日的画面纷乱地掠过眼前,她逐渐沉溺其中,无法自拔……

    “方暖让开!!”韩志阳的声音陡然在她耳边响起,方暖一个激灵,顿时回过神来。

    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韩志阳双眸内燃着怒气,用力拽住她一边手臂,将她从沈铎怀中拉开,随即便捏着拳头朝沈铎挥了过去,瞬间二人就打成一团。

    方暖根本无法插进去拉架,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她不知道韩志阳是什么时候跟下来的,也不知道他到底看到了多少,只是此刻看着他愤怒的眼神,以及因为怒气而扭曲的脸,她只觉得无比羞愧,难以面对。

    至于沈铎……至于他……

    她也应该生气的,或者反应再激烈一点,她应该恨他,恨他破坏掉她好不容易苦心营造的世界。

    可是……

    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也不曾忘记,只要一个轻轻的碰触,她就会回想起深埋在心底的记忆。

    只要一看到他,就总是会忍不住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那些年曾毫无顾忌带着天真与勇气前行的自己,以及曾有过的心跳和羞涩。

    她该恨他的,恨他的自以为是,恨他的恶意搞怪,恨他至今还对她有影响。

    可是即便他是这样的坏,只要一看到他,她还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生他的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