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死亡之城

    更新时间:2016-10-29 10:25:15本章字数:2270字

    启封城连接齐国,白国,木国三国,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战略要塞。国家之间的战争,日常的商业贸易,都要经过启封城。因此,启封城迅速发展,成为了边境大城。平日里通往启封城的官道自然是十分拥挤,可是现在,却只见一辆普通的马车在官道上飞驰着。

    马车沿着官道一路向北,月梓言和两个护卫良辰,美景终于看到了一家农户的住处。便停下马车,想要去和房子的主人打听启封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官道这样冷清。

    这屋子的主人是个老人,他与孙女住在这里,官道上车马整日的来往情况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老人家,启封城不是誉为“边塞第一城”吗?为什么官道如此冷清。” 

    “三位姑娘可是要去启封城?最近那启封城水灾最严重,三位要去那儿,最好还是考虑一下吧。”老人好心的劝着。

    良辰回过头看向自家小姐月梓言,见月梓言微微点头,又转过头有礼地问道:“老人家,您可知道启封城如今的情况?”

    老人捂着嘴咳嗽两声,提起启封城,布满皱纹的脸上也是有了悲色:“如今启封城水患肆虐,最严重的却不是缺粮,而是瘟疫之症。没有大夫医治,听说许多人开始发热昏迷,这明显就是瘟疫开始在蔓延了啊!”

    听到瘟疫二字之后,良辰一惊,而此时月梓言原本淡然的脸上也出现了凝重,连忙问那老人具体的症状,老人也将自己在集市上听说的一一相告。

    “果然是瘟疫。”月梓言说,“既然如此,我们怕是要在启封城耽搁一段日子了。老人家,我们想在您家里借住几天,可否行个方便?”

    老人点头,应了下来。

    因为只有一间空房间,月梓言和良辰美景只能在一个房间里挤一挤。

    良辰正忙着收拾房间,月梓言正看着医术,美景一个人无聊,便问:“小姐,我们去齐国都成长安,绕开启封城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在这里住下来呢?王书那个老头儿催的可紧了!”

    月梓言微微一笑,“这天下怕是只有你敢称呼齐国巫史为“老头”了,我们这次出来月辉谷,自然不是只为了报答王巫史的恩情。月家隐居月辉谷多年,是时候出世了。”

    “小姐的意思是......”美景有些犹豫,不过谨慎起见,还是没把话说完。

    月梓言颔首,“是。不做出点大事,怎么让天下人知道,是我月家回来了。”

    “小姐是想从启封城的瘟疫一事下手?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美景问道。

    月梓言稍加思索就下了决定,缓声道:“明日去林江县(最近的县城),我们这两日先采购一些药材炼成好携带的药丸,然后再以最快的速度赶去启封城救治病患。”

    美景点了点头,月梓言看着她,突然发问:“你们可否后悔了?”

    良辰美景怔了怔,不解的看着敛起了笑容的月梓言。

    “抛却安逸舒适的生活,随我在这波涛汹涌的尘世里起伏,你们可否后悔?现在,还有离开的机会。”

    明白了月梓言在说什么之后,良辰美景齐齐下跪,“属下誓死追随小姐。”

    月梓言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三个人都习惯了行走江湖,加上这林江县其实并不远,因而没多久,月梓言她们就到了城里。

    庆幸的是,瘟疫之事似乎并未传开,现在还没出现大批购买药品的情况,只不过药材都涨了不少价而已,忙着回去做药丸的月梓言也懒得和他们讲价,直接雇了辆马车驮着药材就回去了。

    快出城的时候,美景突然跳下了马车,停在了一个糖果摊子前。

    “你做什么?”良辰不解,药材不是买完了吗?

    美景认真的挑着好看的糖,也不抬头就直接回答道:“那位老人家的小姑娘挺可爱的,我想给她买点糖饼吃吃。”

    “是你自己想吃吧,小馋猫。”良辰说道。

    “才不是呢。”美景气呼呼的回复。

    月梓言也被两人逗笑了,“好了,别闹了,我们赶紧回去吧。”

    回到老大爷家里之后,美景的那包糖让一向过得清贫的小女孩高兴了半天,美景见状也是很开心,居然主动当起了月梓言的打杂童女。

    制作药丸并不是个简单的活儿,尤其是在如此简陋的条件之下,好在月梓言并非是普通的大夫,对于各类医学均有颇深涉猎的她在制药方面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家。

    “小姐,当大夫真累啊。”美景整理着药材,一整天都弯着腰捣药,这一天下来,她的腰都快断了,只觉得浑身骨头错位,稍动一下便痛得让人忍不住。

    “为医者,手中握的是他人的姓名,自己只是累一些,但是若是偷懒,那么他们就是死了。”月梓言温润的声音不紧不慢的说着,夹杂着那有节奏的捣药声,像是古老岁月中隐秘的歌曲,悠悠动人。

    美景这儿看去,一身月白色衣裙的女子正忙活儿着,却掩盖不了那一身的风华。而且她总是这样温和的笑着,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美景一直认为,自家小姐是月神下凡来着。

    药很快做了出来,月梓言的心落地,感到一阵轻松。

    不过这份轻松感也没持续多久,月梓言三人到启封城了。

    哪怕是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到了启封城的时候,月梓言还是忍不住吸了口冷气。

    暴雨停了,如今却是曝晒,走到哪里都是让人难以忍受的闷热压抑感,明明还没有到夏天,但是现在到处都有蝇蚊在飞。被洪水肆虐过的街道,残败破烂的房屋,街边坐着很多人,他们衣衫褴褛,面色无神地等待着朝廷派粥,而那粥也是稀得和清水一般,极其可怜的沉着几粒米。原本丰饶的启封城,若不是还有人,这时候已经和废弃之地一般无二了。

    启封城城主是个好官,早就开仓放粥,上报京城请求拨粮赈灾,无奈如今朝廷腐败之气盛行,一切都是徒劳功。

    “这样的朝廷……”月梓言看着这些凄惨的场景,向来温和的她也是怒极才说出这样的话。

    “小姐,现在我们去找城主?”

    毕竟不只是一头热跑来玩的,月梓言之前也考虑过了,决定先去找城主,将患了瘟疫的灾民隔离开来医治。

    一路打听着,终于在一处勉强算得干净的院子里找到了城主,士兵都去帮着灾民安置住处了,这里居然也没有一个人守着。

    这时,一个道士正在劝说他举办个驱邪仪式,说是有邪魔作怪,所以启封城才受了那水灾,又说只要将那鸡鸭牛羊当贡品祭给了老天爷,这瘟疫自然就没了。

    “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