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卷 村有俏女初长成

    更新时间:2016-10-30 21:43:56本章字数:3562字

    妖祸之乱结束已有十二年之久,这十来年里灵修界也得到充裕的时间来恢复元气。各大小宗门稍做喘息后便着手在俗世间招收具备灵修天赋的弟子,收入门内,以填补妖祸之乱后门中弟子出现的空层。

    “哗——”莫以欢踮着脚尖把最后一桶水倒入缸里,擦去额前的汗水,颇为满意的放下木桶,走进厨房从锅里摸了两块煨热的麻饼,提上自己有些陈旧的布包一路小跑赶去书院。

    “以欢,早啊。”

    “早。”莫以欢点头应道。穿过人堆,莫以欢走到自己桌前坐下,和往常一样从布包里拿出课本整齐的放进抽屉里。

    “以欢,你知道吗?最近那些灵修大爷们要到镇上来收徒了,你想不想去镇上看看?”罗小狗的脸凑了过来,情绪高昂的说着他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

    “不想。”莫以欢瞥了罗小狗一眼,小口啃着温热的麻饼。“灵修有什么好当的。”

    “当了灵修,就会有很多人崇拜你啊。”

    “然后呢?”

    “就再也没有谁敢欺负你啦。”

    “现在也没人欺负我啊。”

    “…”

    “听你这么说,你想当灵修咯?”

    “那是当然。”

    “为什么?“

    “那些灵修大爷们都身怀绝技,个个能移山填海,御剑行空,还能斩妖除邪,可威风了。”说罢,罗小狗还像模像样的在莫以欢面前比划了两招,不料转身一脚踢在桌脚上,疼得罗小狗直咧嘴。

    “瘦猴又在吹牛皮了,就你那小身子板,一阵风都能刮倒,还想去当灵修?”罗小狗的铁哥们儿王大壮嘴里嚼着馒头含糊不清的嘀咕道。

    “你懂什么?秤砣虽小压千斤。”罗小狗忍着脚上的疼痛,出言反驳道。

    “对对对,我不懂。你压千斤,压千斤,行了吧。”

    “死胖子,像你这样的就是去给妖魔送菜,还是一顿还吃不完的那种。”

    “胖爷我这叫魁梧,小瘦猴你这是嫉妒。”

    “死肥猪看招。”罗小狗突然一跃而起扑向王大壮。

    “哎呀——,人家好怕怕。”王大壮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噗嗤”见一胖一瘦的两人在学堂里一追一逃的滑稽样,莫以欢忍不住笑出了声。

    “先生来了,快坐好。”听到门外走廊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莫以欢赶忙提醒打闹的两人。一听到先生来了,两人立马规规矩矩的坐回自己的位置。这先生是村里的老教书,他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书院,在书院可是出了名的严,眼里容不得半点沙子,连村长家的闺女也吃过他的板子。

    “以欢,下午放学了,我们去茶馆听说书吧,那老头讲的可有意思啦。”趁着老教书转身的功夫,坐在莫以欢后面的王大壮在莫以欢耳边小声说道。

    “不去,我还要回去洗衣服。”

    “去吧,你要是去的话,我就请你吃糖葫芦。”

    “嗯——,好吧。”莫以欢想了想,村长一家要明个才回来,衣服可以迟些再洗,恩,就这么办了。在一串糖葫芦的诱惑下,莫以欢点头答应。

    莫以欢美滋滋的吃着王大壮买来的糖葫芦,跟着两人走进茶馆。茶馆东南角放着一块方屏,方屏前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人坐着。老人摇着折扇,有条不紊的给茶馆里的听众讲着故事。莫以欢和罗小狗他们点了一壶最便宜的清茶,找了个靠前的位置坐下。

    “话说九大宗门之首天门见局势不妙,当下便派出门中百年难遇的天才,剑神赵无涯与其师妹灵王洛空月赶往正被妖族大军围困的战神殿。不出半日,两人就来到战天山下。面对山脚一眼望不尽的妖族大军,只听赵无涯长啸一声,鞘中的仙剑应声而起,一道惊天剑气将妖族大军生生斩成两截,死伤妖族无数。灵王洛空月也是不甘示弱,一人一剑便迎上了两大妖尊,那赵无涯更是了得,一人独斗妖族三王之首魅姬。”老人“啪”的一声合上了折扇,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后来呢,后来怎样了?”罗小狗见老人突然停了下来,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后来啊,赵无涯和魅姬两人棋逢对手,打得那叫昏天暗地,那场大战足足持续了三天三夜。”老人缓缓起身,放下茶杯,声调突然提高了不少,“经过两天不休不眠的鏖战,魅姬终于露出一处破绽,赵无涯使出绝学一气化三清,一时间又出现了两个赵无涯,以三角之势围住魅姬。‘妖女,尝尝我这招如何?’三道剑光铺天盖地的压向魅姬。就算是法力通天的魅姬,也被这三道剑气所伤,无奈之下只能退兵…”

    “灵修多威风啊,要是我也能当上灵修多好。”从茶馆出来的路上,罗小狗一脸向往的望着天空。

    “你还是算了吧,回去晚了还会吃板子的小屁孩。”王大壮发出一阵怪笑,他真是无时无刻的也不忘打趣罗小狗。

    “呔!妖怪,看我一气化三清。”罗小狗顺手从路边树上折下一根枯枝,“吃我一剑”,有模有样的冲着王大壮攻去。

    “何方宵小,接我一记太虚剑气。”王大壮也取下一根枯枝迎上罗小狗。莫以欢在一旁看着两个活宝你来我往,口里还不断的喊着刚从茶馆听来的招名,不由的有些想笑。

    “以欢,那我们先走了。”三人在莫以欢家院门口分别。

    “死胖子,快点儿,不然我回去又要吃板子了。”

    “急什么,你不都吃惯了吗,又不多这一回的。”

    “那意思是我把上次你逃学去钓鱼的事告诉你爹也没事喽?”

    “哎哟,罗大爷,别这样…”王大壮一路哀嚎着,小跑追上罗小狗。

    “真好。”莫以欢透着篱墙看着那一胖一瘦两道身影消失在拐角,才关上院门走了进去。

    “我回来了。”莫以欢推门而入,没有人回应,莫以欢愣了下,旋即敲敲自己的小脑袋。差点忘了,村长他们回娘家那边探亲了,要明天才能回来。莫以欢踮起脚尖,从柜上拿下油灯打亮放在桌上,便转身去厨房生火做饭。

    自莫以欢记事起,她便住在村长家。听村长说,当年村子遭受妖魔袭击,若不是恰有两名灵修经过,怕是全村人都会惨遭妖魔毒手,自己的父母就是那时死于妖魔之手。处理完村中后事,村里有两家还在襁褓中的婴儿需要有人照顾,身为一村之长,自然要挑起这份担子。村长便抱养了其中的女婴,也就是自己,男婴被好心的罗家大娘抱去。

    罗大娘罗大叔是村里出了名的善人,却老来无子,他们把抱回的男婴当做自己亲生儿子一样疼爱。别看罗小狗平日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他的成绩在书院里可是久居榜首。

    莫以欢端出昨晚的剩菜,小鼻子嗅了嗅,没馊,便就着陈菜把肚子填饱。洗刷了锅碗,莫以欢端着油灯回到了自己的房内,轻轻的关上门。

    缩在床上的被窝里,盯着屋顶,在心里莫以欢是有些羡慕罗小狗的,羡慕他有一个关系够铁的哥们儿王大壮。虽说自己在书院里也有不少朋友,但是一旦事情牵扯到利益之后,那些人她们不落井下石,莫以欢就该谢天谢地了。

    想到这里,莫以欢不由的叹了口气。罗家大叔大娘对罗小狗可谓是百般疼爱,但对罗小狗管得也是严上加严,罗小狗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进入书院以来,几乎年年第一的成绩让罗家大叔大娘乐得合不拢嘴。自己在村长家过得还算不错,虽说有时会被大娘骂,但过后村长都会背着大娘偷偷的前来安慰莫以欢,还会给她带些女孩子喜欢的小玩意儿。

    每逢过年,村长都会给莫以欢增添新的衣物,还会给她从镇上带回各种好玩的小东西,并告诉莫以欢这些都是大娘让自己带给她的。直到前年,一天下午莫以欢提前回到家中,在院里听到了大娘和村长的争吵,才知道往些年新添的衣物都是村长私下掏腰包给自己买的。

    莫以欢从被窝里探出一只手,透过指尖呆呆的望着屋顶,突然莫以欢想起今天学堂里罗小狗说的话。不由的轻声自语,灵修吗?

    隔天下午放学,莫以欢收拾好抽屉起身,身后罗小狗和王大壮两人的座位空着。下午他们都没来上课,老教书大怒,拿着戒尺重重的敲着桌案,不停的唠叨。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了…”在发过一通气后,老教书扬言要把此事告诉他们家里人,想到罗小狗挨板子的惨样,莫以欢在心里给罗小狗默哀。

    推开屋门,家里没人。村长他们还没回来吗?莫以欢放下布包,关上院门走了出去。莫以欢在村里漫无目的地闲逛,鬼使神差的来到了茶馆门口。怎么没人?莫以欢在扒在门框上,别说茶客了,就连茶馆里的伙计也不在。茶馆东南角立的那方屏后面有些动静,莫以欢蹦进茶馆走到屏风后面,昨天说书的老人在屏后冲着茶。注意到身后的动静,老人回头看到莫以欢站在屏风旁,对她随和的一笑,示意让她坐下。

    “老爷爷,今天茶馆里怎么没人?”

    “有几个受伤的灵修在村里息脚,他们都过去了。”老人将茶壶摆在桌上,并取过两个杯子满上茶,给莫以欢递了一块茶糕。

    “谢谢。”莫以欢接过茶糕咬了一口,还蛮甜的。

    “那老爷爷,你怎么不去呢?”

    “我去干什么?都是两个眼睛一张嘴的人,有什么好看的。难道灵修还长了个三头六臂不成?”老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答道。

    “那昨天,老爷爷你讲的灵修大败妖族的事是真的吗?”莫以欢小口的吃着茶糕,一双明媚的双眸望着老人。

    “孩子,你觉得呢?”老人沉默了会儿也不回答,反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觉得要是灵修大胜的话,这世上怎么还会有妖魔的存在。”

    “灵修确实大胜了。你想要是灵修败了的话,我们还能安稳的在这里坐着?”老人怜爱的揉了揉莫以欢的小脑袋。莫以欢想想也对,要是灵修输了的话,这里怕早就被妖魔屠了个干净。

    “老爷爷,灵修住在我们村谁家?”

    “好像是在村头罗大娘家里。”

    “多谢老爷爷的茶糕,我走了。”莫以欢叼着一块茶糕跑出茶馆。

    “孩子,历史都是由胜者执笔,更何况说书的故事。”老人立在茶馆门前,看着莫以欢远去的身影,轻叹一声,旋即身影一闪,整个人凭空消失在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