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卷 魔由心生(上)

    更新时间:2016-11-06 20:10:05本章字数:3866字

    罗大娘家院前围满了村中的男女老少,村民门相互推挤着想要挤到别人前面,大家都向着院中探头观望,但又没人向院里迈出一步或是在院前高声嚷嚷。莫以欢大老远的就看到罗大娘家前攒动的人群。只是有几个灵修来村里歇脚,居然能引得全村人争先恐后的观望,莫以欢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站在人堆后面,莫以欢看着黑压压的一片村民,再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看这兆头,就算是自己交代在这里也挤不进去的吧。莫以欢停留了一会儿,也没能从人群中寻得一条缝隙,小嘴别了别,莫以欢有些不甘的转头离开,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了几眼院前黑压压的村民。有灵修在罗大娘家歇脚,罗小狗现在想必是已经高兴坏了吧,莫以欢回到家中心不在焉的捣弄着晚饭。灵修究竟都是些什么样的人?一边往灶里添着柴火,莫以欢偷偷的在脑中幻想。嗯?怎么好像有股焦味,莫以欢小鼻子抽了抽。

    “哎呀,饭糊了!”

    夜半,窗外传来一阵嘈杂声,在朦胧中,莫以欢听到了村长的声音。村长他们回来了呀,莫以欢一头缩进被窝,继续睡去。

    第二天,莫以欢早早的来到学堂,大老远的就听到了罗小狗的声音。刚进门,莫以欢就见到一脸得意的罗小狗唾沫飞溅的说个不停,一颗唾沫都飞到了离得最近的王大壮脸上,但王大壮似乎没有感觉到飞沫,一脸羡慕的听着。直到老教书推门而入,众人才各自回到座位。

    “小狗,住在你家的灵修都是些什么样的人?”老教书在上面津津有味的讲着枯燥的课本,莫以欢伸手轻轻戳了罗小狗几下。

    “怎么说呢?”罗小狗挠了挠头,想了半天,似乎也没能从脑中掏出什么合适的词来,有些尴尬的冲莫以欢笑了笑。

    “要不,放学后你带我们去你家瞧瞧?”坐在莫以欢后面的王大壮小声说道。罗小狗想了想,觉得这也行,便低声询问莫以欢的意思。莫以欢心里其实是很想去罗小狗家看看,但没好意思说出口,听到罗小狗这么一问,便欣然一口应下。

    “一会儿胖子你可得管住你的嘴,不然得罪了灵修大人可有你的好果子吃。”罗小狗一路上不断提醒着两人。

    “小狗,灵修大人为什么会来咱们村,难不成是感应到了我过人的灵修天分?”王大壮一路上和罗小狗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

    “你想得到美,好像是有妖魔逃到我们村这里了,灵修大人是追着妖魔痕迹过来的。”

    “妖魔?”一听到妖魔,王大壮全身肥肉都抖了一抖。

    “瞧瞧你那怂样,不是有灵修大人住在咱们村吗,妖魔来了还不是只有歇菜的份?以欢,你说是吧。”

    “嗯。”不好打击罗小狗对灵修的盲目崇拜,莫以欢点头应道。

    两人跟在罗小狗身后走进罗小狗家院门,罗家大叔大娘不在,听罗小狗说是下地干农活了,要过会儿才能回来。罗小狗推开屋门,屋里村长和两名白衣青年一同坐在桌前。

    “罗大哥,我回来了。”罗小狗冲坐在中间的白衣青年打了个招呼,白衣青年点头示意,三人和村长打过招呼后,罗小狗带着两人回到自己的房间,轻轻关上门。

    “以欢,你怎么也来了?”刚进屋,莫以欢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顺着声源看去,村长的闺女萧柔和她弟弟萧晨也在屋里。

    “你们怎么在我屋里?”

    “罗兄,坐。”萧晨赶忙起身,笑着给罗小狗让座,“罗兄家住了几位灵修大人,我们也是想见见,我姐缠了爹好久,爹才同意我们跟来的。来,罗兄吃点心”说罢萧晨拿起桌上的甜品分给众人。

    “这还差不多。”罗小狗把挎包丢到一旁,毫不客气的接过萧晨递的点心坐下。莫以欢和王大壮也坐在床边。

    “不是说有五个吗?怎么才两个。”王大壮问道。

    “是有五个的,两个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灵修大人不知道去哪了,还有一个女灵修应该在侧房休息,她好像受伤了。”罗小狗吃着桌上的甜品回答。

    “受伤了?”屋里其他人都倒吸了口冷气,灵修对于他们来说那可是遥不可及的存在,现在听罗小狗说灵修受伤了,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吱嘎”门外传来开门的轻响,王大壮跳下床边,蹑手蹑脚的走向门边。

    “你要干嘛?”罗小狗赶忙一把拉住王大壮。

    “我就支个缝看看,保证不会被发现。”

    “不行,你这是对灵修大人的冒犯。”

    “就支个缝看一眼。”

    “罗兄,就支个缝看看,只要我们不出声,灵修大人不会发现的。”萧晨搭着罗小狗的肩膀劝道,罗小狗看了看屋内没出声的两女,莫以欢和萧柔虽然没说话,但从眼神里也能看出她们是赞同王大壮的意思,罗小狗架不住众人,只能松开拉着王大壮的手。王大壮轻轻的将门支出一条缝,房中其他四人争先恐后的扒在门缝上,五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门外。

    透过门缝,莫以欢仔细的打量门外的两个青年,正在和村长说着话的青年,面带微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和煦感觉,而另一个面无表情的闭目端坐在一旁。

    那是什么?莫以欢揉了揉双眼,她看见闭目而坐的青年胸口一滩黑气盘踞,黑气中还有着一道模糊的人影。屋里除了先前进来时见到的两名青年外,屋里还多出了一名青衫少女,少女负手立在一旁,似乎刻意与人保持距离,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座冰山。就算是隔了堵墙,莫以欢也不由的打了个寒颤,突然青衫少女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目光扫向门缝。

    “糟了,被发现了。”王大壮立马关上了门,因为紧张的缘故,关门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吓得几个孩子在屋里大气都不敢出,直到门外传来村长连连道歉的声音,以及白衣青年笑呵呵说道,不碍事,小孩子嘛,屋里众人才舒了口气。

    “还好我家罗大哥脾气好,换做别人,早就把你这胖子给剁了。”罗小狗指着王大壮的鼻子恶狠狠的骂道。

    “这不是没事吗。”王大壮看着脚尖,底气不足的小声嘀咕。

    “那个女的太可怕了,我就被她看一眼,现在还觉得有点冷。看鸡皮疙瘩还在呢。”萧晨搓着膀子上的鸡皮疙瘩,心有余辜。其他人也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就在青衫少女偏头的瞬间,莫以欢一眼瞟见了少女后劲有着一道和那青年胸口一样的黑气,黑气不断变化着形态,其间有只莫以欢从来没见过的小兽,那小兽似乎注意到了莫以欢,居然还冲她挥了挥爪子。

    “她可了不得,在罗大哥宗门也是名声响当当的天才,年仅十二岁就被宗门批准外出除妖了。人家现在才十六,除掉的妖魔就已经不计其数了。”罗小狗说起青衫少女时,脸上挂满了憧憬。

    “罗大哥他们是灵修界天门的弟子,这次一行五人追捕带伤逃走的妖魔。坐在罗大哥旁边的是他师弟陆森,那个‘冰山’是罗大哥三师妹北铃语,还有两位灵修大人不知去哪了。”窗外传来一阵狗吠,莫以欢往窗外一瞟,两头纸马拉着板车走进院里,纸马上还骑着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女,少女一边啃着糖葫芦一边驱使纸马走进院内,罗家大叔大娘跟在板车后面,一路的还有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少年一脸苦笑的跟在骑着纸马的少女一旁。

    “那是张虎大人和洛伊伊大人,听罗大哥说他们是前两年才入门的,这次偷偷下山涨涨见识。”罗小狗透着窗花指着院里的少男少女介绍道。

    “罗兄,他们来咱们村住下,说明妖魔就在附近了,对吧?”盯着窗外发呆的萧晨冷不丁的问了句。

    “对啊。罗大哥都叫村长今天通知村里人晚上把门关紧,天黑了便不要外出。”

    “你说要是我们先把妖魔寻出来,这岂不是大功一件?”

    “这样不太好吧。”莫以欢突然打断萧晨,“那可是妖魔,就算找到了,我们也拿他没办法啊。”

    “以欢姐,我们又不是要去除掉他,只要找到了,立马回来给灵修大人传信,打不过但我们能跑啊。”萧晨的话让罗小狗眼前一亮,对啊,这样说不定罗大哥就能对我刮目相看了,当上灵修的机会不就更大了?罗小狗连连点头,对萧晨的话表示赞同,并对铁哥们儿王大壮做起了动员,王大壮虽然觉得这样做有些不妥当,但架不住罗小狗和萧晨的劝说,心一横,硬着头皮应下。莫以欢正靠着床边偷偷向门口挪,屋里四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到她身上,萧柔一把把她扑倒在床上,对着莫以欢的痒痒肉上下其手。

    “啊~哈哈,不要捏那里。我答应,答应还不行吗?”莫以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能先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村口集合。”

    “罗小狗,你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萧晨一把拽过罗小狗,罗小狗只能一脸尴尬的陪着笑脸。四人在村口等了很久也没见到罗小狗,萧家姐弟都有些等的不耐烦了,终于罗小狗一脸苦笑着出现在众人视野,身后还跟着白日里那个驱使纸马的小姑娘。

    “我出来的时候,被这小姑奶奶瞅见了,硬是要跟我一起来,我也是没办法啊。”罗小狗一脸苦笑,萧晨也是叹了一口气,这事要是落到自己头上,自己还不是只能如罗小狗一般。

    “我又不会碍事,况且我还知道师兄他们去哪了,要是遇到了妖魔我还能保护你们呢,带我一个吧。”洛伊伊那琉璃般的双瞳可怜巴巴的望着众人。五人对视一眼,现在总不能把这小姑奶奶送回去吧,先不说送不送的走的问题,要是送回去了,那今晚的计划就得泡汤了。丢这儿?更不可能,要是这小姑奶奶不高兴了,张口吼上一嗓子,被抓回去屁股还不被打成八瓣?

    “走啦走啦,你们快些。”洛伊伊走在最前面,还不住的催促莫以欢他们。

    罗家大叔大娘白日里忙了一整天农活,疲惫不堪,早已睡去。侧房,月光透过窗花散在窗边的青衫少女身上。北铃语在窗边看着罗小狗趁黑勾着腰摸出房去,却被在院里久待多时的小师妹洛伊伊假意撞见,在那小丫头片子的死缠烂打下,罗小狗只能带上洛伊伊一起溜向村口。

    “我已经照你说的做了。”在空荡的屋中北铃语突然开口。

    “出来,我知道你在。”半响,屋里没有一丝动静,北铃语柳眉微皱,眼神冷了下来,一股寒气以少女双脚立点为中心散开,屋内的地面也结起了一层薄冰。

    “哎哟,我在,我在,北二小姐别动怒,女孩子皱眉了可就不好看了。”北铃语后颈一股黑气涌出,黑气中探出一只黑手轻抚少女脸颊。

    “我还真是小看你了,才着了你的道。”北铃语冰冷的声音里蕴含着一股怒气,像是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

    “哎呀呀,能被北二小姐这样说,可还真是在下的荣幸。”黑气中传来一阵非男非女的怪笑声。黑气中妖魔的下一句话,一瞬间浇灭了北铃语满腔的怒火。

    “没想到尊贵如北家二小姐这样的人物,也是为了活命舍弃同伴的人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