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卷 魔由心生(中)

    更新时间:2016-11-06 22:55:47本章字数:3939字

    “四师弟,这是你第一次对付妖魔,务必要多加小心。”罗天行抽出腰间佩剑,提醒一旁跟着自己上山的小师弟,小师弟张虎连忙点点头,随后取出佩剑一脸警惕的看着黑漆漆的洞口。师兄弟三人跟着北铃语提供的方向一路寻来,在村后的荒山发现了妖魔的踪迹,三人一路追到这山腰的洞穴,妖魔的气息到了洞口便消失了,但这已经足以表明妖魔就在洞中。

    “二师弟,我们进去。”罗天行冲陆森打了个手势刚欲进洞,突见洞里亮起两盏红通通的小灯笼,一道腥风迎面而来,罗天行赶忙侧身滚到一旁,黑影落地,虎形人身的怪物双足而立,血红的双眼恶毒的扫过三人,怪物胸口还留着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正是他们追杀已久的妖魔。

    “伊伊啊,你为什么不和你的师兄们一起去寻找妖魔,那样岂不是比我们这样在山上瞎晃来得更快?”莫以欢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洛伊伊带着莫以欢他们一路来到了村后的荒山,小姑娘还信誓旦旦的说,妖魔就在这山上,她认得路。然后就开始了这长达一个多时辰的瞎转悠。

    “才不是他们嫌我碍手碍脚的呢。”洛伊伊小声嘀咕道,环顾四周的竹林,小眼睛眨巴了几下,好像真的是迷路了,小丫头偷偷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耳根,还好天黑,他们看不见,不然这个脸可就丢大了。

    “就在前面啦,再加把劲儿就到了。”洛伊伊一溜烟小跑便只留下了小小的黑点给众人。莫以欢有些无奈的轻揉太阳穴,现在可好,妖魔的影儿都没寻到,却在这荒山里迷了路。

    本来这荒山就是村中的禁制,村里的大人们都不许小孩往上面走的,说是有个强大的妖魔被关在这山里,上山的人会被妖魔抓来吃掉。莫以欢还记得小时候罗小狗帮自己寻找那只走丢的小猫偷偷上了村后的荒山,到了傍晚还没见人影,莫以欢想起山上有妖魔吃人的传说,怕罗小狗有闪失,便跑回村告诉了村长,村长立马发动村里所有人打着火把上山找人,最后在一处草堆找到抱着小猫睡得正香的罗小狗。听罗小狗说那顿板子打得可是天昏地暗,屁股肿的半个月也挨不得椅子,还被王大壮笑了好久。

    “跟上吧。”罗小狗有些后悔跟着这小姑奶奶乱逛了,但迷路总比走散好吧。众人只能加快步伐追上那前面跑的飞快的洛伊伊。

    屋内,北铃语已经收起了寒气,薄冰也随之化去。

    “北二小姐要是没什么话要说,那在下可就得走了。”黑气在北铃语身前不断变幻着,隐约能看到黑气中有一道模糊的人影抱着膀子,黑气中的人影等了一会儿,见北铃语只是静静的立在原地没有动静,轻笑一声穿过窗花离去。

    “对了,差点忘了,在下玉锦鳞,是不是比以往北二小姐遇上的那些阿猫阿狗强上一些。”黑气向着村后荒山的方向涌去。玉锦鳞!听到黑气中传来的声音,北铃语整个人都颤了下,一种无力的感觉涌上心头,离魂夺魄千心妖尊玉锦鳞,妖族七大妖尊之一。北铃语无力的靠在床边,上次交手自己在那妖魔胸前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致命创伤,却不防从那道口子中一道黑气袭来,因为离得太近,自己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敌人扼住命门。在内心权衡了许久,北铃语发现在真正面对生死时,自己也如普通人一般,想要活下去!不论代价如何。她便照黑气中传出的指示,告诉了大师兄妖魔提供的逃亡位置。北铃语从怀中摸出一块宗门传信玉,向宗门发出了求救信息后便无力的摊倒在床上,没过多久,北铃语起身向着黑气离去的方向追去,但愿能挽回些什么吧。

    妖魔的尸体旁罗天行持剑而立,确定妖魔已经死透了,环顾四周没有察觉异样,这才松了口气。

    “大师兄真是好身手。”陆森把佩剑插在一边,站在罗天行身旁大喘着粗气。罗天行虽说不像陆森那样,但鼻息也是沉重,刚刚那一战可不轻松,罗天行看着妖魔穿出的洞口,想进洞查看。

    “四师弟,你去洞里看看。”陆森一手搭在罗天行肩上,“大师兄,妖魔已经死了,这种善后的小事就让四师弟去做吧,你好好歇歇。”张虎听到二师兄的话也是赞同的点点头,提剑打起了火折子便走向洞口。罗天行还不忘提醒自己的小师弟张虎要是有什么异样立刻出声,张虎连连答应。

    “二师弟…”看着张虎走进洞里,罗天行刚欲开口,腹部穿出一只幽黑的铁爪,不待罗天行反应过来,铁爪便陷入肉中,往后一拉,腹间被开了一个大窟窿,剧烈的疼痛让罗天行说不出话来,铁爪一把搭在肩上稳住自己的要倒下的身形。

    “怎么了,大师兄。”身后传来陆森阴沉沉的声音,“你不是挺有能耐的吗?”肩上的铁爪一松,罗天行捂着腹上开的大口倒在地上,头上传来陆森的怪笑。余光瞟见陆森在自己左臂上狠划一爪,冲自己笑了笑,一爪拍裂了一旁的山石,靠在一旁。

    “大师兄二师兄,怎么了?”张虎查遍了洞内没发现什么异样,听到洞外传来一声巨响便急忙跑出洞口,一眼便看见倒在地上血泊中的罗天行和靠在山石上捂住血流不止的左臂的陆森。

    “四师弟,小心,妖魔还没死。”陆森咳出一口鲜血,支撑着想要起身,张虎连忙上前扶住陆森。突然脚裸被人一把抓住,吓得张虎拔剑转身乱挥一通,发现抓住自己脚裸的是地上重伤的大师兄罗天行。罗天行嘴里还在嘀咕着什么,张虎俯下身子凑近想听得更清楚些。

    “小心,陆森…”大师兄叫自己小心二师兄是什么意思?张虎一脸纳闷,突然一只手盖在张虎头顶,几滴还有些温热的液体滴落在张虎脸上,张虎抹了一把,靠着火折子的火光,张虎看见满手的鲜血。血!是血!

    “四师弟啊,要怪就怪你自己非要跟着来吧,本来师兄我的计划里只死了一个,现在又要添上一条性命了,罪过,罪过。”身后二师兄陆森和煦的声音传来,但这却让张虎感到毛骨悚然,“咔”张虎脑袋一歪便没气息。陆森顺手把张虎尸体丢在一边,蹲在罗天行身旁,探出铁爪戳了戳罗天行,听到罗天行发出的一声闷哼,陆森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将瓶中的丹药喂进罗天行口中,并运气助他化开药力。

    “大师兄,这可是门中的疗伤圣药,就算是濒死之人,也能吊住一口气一时三刻,师弟我对你够好了吧。”陆森将小瓶收起,蹲在罗天行身旁。

    “大师兄,你说我们这是何必呢?抛开师兄弟不说,你是我爹的义子,按年龄来讲,我还要叫你一声罗大哥。”陆森轻轻的敲打着两指。

    “我们还是同年被天门相中,罗大哥你还记得吗?上山前,我爹还拜托你,让你在门中多多照顾我几分,可你呢?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陆森突然一把抓起罗天行的头,一脸恶毒的盯着罗天行,“入宗那年的门内大比前切磋中突下重手?大比上我气不过说了你几句,你便告到那老头那儿,然后故意认输,真是好心计啊,罗大哥,不但拿到了大师兄的位置还被老头立为亲传弟子。我呢?那老头觉得我心术不正,不适合灵修,还是你苦苦相劝,他才把我留在山上,我是不是该好好谢谢你啊,罗大哥。”陆森一爪戳进罗天行腹部的伤口,一脸癫狂的大吼。

    “是不是!是不是啊!是不是该好好谢谢你?罗大哥。”陆森宣泄一通后,脸上的癫狂退去,又取出一颗丹药喂进昏迷的罗天行口中,想把他弄醒,突然身后不远处的灌木中传来一阵轻响,陆森一脚将一旁的火折子踹向那处灌木。

    “是小师妹,还有村里的那个小姑娘啊。”陆森起身,套着铁爪的双手背在身后,狞笑着走向躲在灌木里的众人。

    莫以欢他们跟着洛伊伊在山里转了好久,最后转到连那小丫头片子也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在地上。众人围坐在地上,这下可好了,彻底迷路了。莫以欢看着那小丫头感觉有些头大,自打他们发现这小丫头根本不认得路起,小丫头便一直跑在最前面,好不容易追上了,刚想说几句,话还没出口,小丫头的泪水便在眼眶里直打转转,这让众人放弃了教育小丫头的念想。

    “应该就在那边了。”洛伊伊揉着有些酸痛的小腿,小声嘀咕。“唉”五声轻叹不约而同的响起,突然一声令人有些心惊的咆哮声从小丫头随手所指的方向传来,小丫头一时间来了劲,一跃而起,奔向咆哮声传来的方向。

    “看吧,我说就在这边。大师兄…”洛伊伊一脸得意的想穿过灌木丛跑到罗天行身旁,却被追来的莫以欢一把捂住口鼻按了回来。

    “干什么?”洛伊伊嘴被捂着,口齿不清的问道。

    “左边那个有问题,不能过去。”

    “我二师兄哪有什么问题,我看你才有问题。”洛伊伊很是不快,想挣开莫以欢的手。

    “别乱动,快看。”莫以欢突然松开了按住洛伊伊的手,小丫头一下扑倒在地上,疼得洛伊伊直咧嘴,洛伊伊刚想回头责备莫以欢,却看到罗天行身后的陆森一手袭向罗天行,毫无防备的大师兄被打了个穿堂,随后陆森在自己手上留下一道血痕,一掌拍裂山石,闻声出洞的张虎被陆森扭断了脖子,小丫头哪里见过这般场面,连连后退,却一脚踢散了一堆碎土,被蹲在重伤大师兄身旁的二师兄陆森发现。

    “小师妹,师兄知道你身后的洛家势大,你又是洛家的宝贝公主,师兄实在是不想招惹你们洛家。”陆森一步步走向灌木后的众人,映着火折子的火光,陆森脸上的笑容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你把这小姑娘杀了,再去给我们大师兄补上一下,师兄我再把他们都弄作被妖魔杀害的模样,小师妹你说好不好?”陆森走到一脸惊恐的洛伊伊身前,俯下身子,铁爪轻轻的理顺小丫头有些凌乱的头发,扫了莫以欢一眼便不再理会,一点也不担心她会逃跑什么的。

    “小师妹,想好了吗?”陆森用指背轻轻的敲了敲洛伊伊的小脑袋。

    “二,二师兄…”

    “嗯?想好了吗,小师妹。”

    “妖,妖魔…”听到洛伊伊有些微颤的声音,陆森不由的轻哼一声,那是他刚刚骗出张虎用的小伎俩,妖魔早就死透了。突然陆森看到地上自己的影子,就算是侧影,好像也不可能这么大吧?身后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搭上陆森的双肩,陆森感到手脚冰凉,一双黑手毫无征兆的从陆森心口撕破胸膛探出,黑手轻轻拂过陆森的脸颊。

    “你的心现在是我的了。”随着陆森脸上的血色以肉眼能看的见的速度消失,陆森心口处跟在那双黑手后面,一道黑色的人影从中慢慢钻出,黑影完全钻出后,陆森也变成了一具面无血色的干尸。

    “这小丫头离这么近,心理承受力蛮强的啊。”黑影探手在洛伊伊面前挥了挥,愣了下旋即发出一声轻笑,“原来已经吓呆了啊。”黑影绕过洛伊伊呆站的身体,走向莫以欢。

    “小姑娘,你好像能看见我的本尊?别怕,让我看看你都有些什么秘密。”一只缠绕着黑气的黑手向莫以欢头顶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