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卷 启程

    更新时间:2016-11-20 22:48:42本章字数:2878字

    “别担心,大壮会没事的。”莫以欢在耷拉着脑袋的罗小狗身旁坐下,拍着罗小狗的肩膀安慰道。

    “都怪我,要不是我,大壮他也不会出事。”罗小狗依旧旁若无人的小声嘀咕。“吱嘎”紧闭的屋门开了,邋遢老头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

    “灵修大人,大壮他怎么样了?”罗小狗赶忙上前问道。

    “那小胖娃儿伤的可不轻啊,还好遇上的是本神医,他的小命算是保住了。”邋遢老头对着两人一通海吹,自夸了好一会儿,邋遢老头也吹够了,摸过腰间的葫芦喝了两口。

    “现在他需要休息,你们就不要进去打扰他了。”邋遢老头一手拦住想要进屋的罗小狗。“只是…”邋遢老头用他那脏的说不出颜色的袖子擦了擦嘴,脸色突然严肃起来。

    “大人还需要什么吗?”

    “就是那个…”邋遢老头手上不停的比划着,眼睛在院中几只鸡身上扫过。

    “有有有,马上就给灵修大人来只最肥的。”罗小狗看了半天才明白邋遢老头的意思,赶忙应道。

    “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挺上道的嘛。”邋遢老头搭着罗小狗的肩夸道。

    “师叔,师傅叫你过去。”邋遢老头悄悄地叮嘱了罗小狗几句便跟着北铃语走了。邋遢老头走后,罗小狗便去院里抓了只肥鸡提着进屋了。莫以欢见罗小狗忙去了,便轻轻的拉上院门离开。

    站在熟悉的院门口,莫以欢踌躇了很久才推开院门。萧柔不在?莫以欢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轻手轻脚的走进屋,摸进自己房内。关上房门,扑倒在床上,莫以欢一把拉过床上的被子抱住。一同上山的有五人,但从山上下来的却只有四个,王大壮丢了一条胳膊,萧柔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有些疯疯癫癫的,一见到自己就疯狂的乱扔东西边扔还边指着自己惊呼妖怪。

    为此,村长请来暂住村里的灵修,白衣老者把两人从头到脚彻查了几遍后,用委婉的语气告诉了村长事实,莫以欢没有问题,但萧柔像是昨晚受到惊吓,神智出现了问题。村长强撑着笑脸送走白衣老者,大娘拉着一脸惊恐的萧柔回屋,关门时大娘恶狠狠的刮了莫以欢两眼。“嘭”听到大娘用力的关上屋门,埋着头站在一边的莫以欢才回到自己房内。

    天门的几位灵修足足在村里呆了七天,每天白衣老者都在往村外的荒山跑,也不知道他是去干什么,天门的灵修走时白衣老者还不忘回头望了望那座荒山,莫以欢站在村长身后目送天门的人乘着葫芦消失在天际。

    “回家吧。”村长转身轻轻叹了口气。莫以欢小步跟在村长身后,经历了这样的事,正值壮年的村长身影似乎佝偻了些许,头发也白了不少,膝下的一子一女现在一死一疯,任谁也难以承受这般打击。

    “吱嘎——”村长径直的回房关上了门,莫以欢一个人站在空荡的屋里有些不太适应,前几天村长把大娘和萧柔送去了娘家那边。自萧柔那样后,大娘见到莫以欢就破口大骂,手边不管有什么东西都抓起向莫以欢抡去,若不是有村长拦着,大娘可能已经动手招呼上来了。大娘发飙的时候,莫以欢低着头不说话,默默的等大娘骂够了才回房。莫以欢把头埋在被子里,小鼻子酸酸的,眼中有些晶莹之物,莫以欢心里觉得很委屈。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家心里都不好受,但这些都是妖魔害的,为什么大娘要把气撒在自己身上?村长嘴上虽然没有说什么,但和莫以欢也是疏远了很多。

    “以欢,以后你要怎么办?”王大壮躺在床上,用仅有的一只手往嘴里塞着好吃的,口齿不清的问道。

    “我不知道。”莫以欢的眼中有些迷茫,村长家因为大娘和萧柔的关系,自己可能不能继续呆下去了,就算是村长留她,莫以欢也不忍心让村长家破裂。离开了村长家,自己又能去哪呢?莫以欢眉头紧锁。

    “要不你和小狗一块儿去镇上参加灵修测试吧。”说到这里王大壮瞥了左边空荡荡的袖筒一眼,沉默了下来,见此莫以欢赶忙出言安慰。

    “以欢,你们可要加油啊,你和小狗要是都成了灵修,那我以后跟别人讲起来,多洋气!”王大壮眉头舒展开来,乐呵呵和莫以欢讲着。

    “以欢,你有没有想要去镇上灵修测试看看?”晚上吃饭时村长冷不丁的问了句,莫以欢放下手中的碗看着村长,村长的眼中有些异色,见莫以欢看过来,随之移向别处。

    “要是你有那个意思,我就书信一封给镇上的熟人,让他多照顾你几分。”村长悄悄移回目光,观察莫以欢神色的变化。

    “嗯,那就麻烦村长了。”莫以欢知道村长话里想表达的意思,她不想让村长为难便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狠刨了几口饭,“我饱了”莫以欢收拾起空碗走向厨房,村长看着莫以欢单薄的小身板,眼中有着几分愧疚,以欢啊,你可不能怨村长我啊,这是大娘要求的最低限度。

    两天后,莫以欢和罗小狗坐在马车上和前来送行的罗家大叔大娘,还有王大壮几人道别。

    “以欢,小狗你们要加油啊!”王大壮冲着渐行渐远的马车挥着独臂,罗小狗也探出窗外挥手高声回应。

    马车一路颠簸,莫以欢撩起帘子把头探出窗外深深的吸了口气。马车里的气氛实在是有些压抑,让莫以欢有些不适应,离开村子后罗小狗就靠边半耷着脑袋一言不发的坐着,莫以欢也和他搭过几次话,但罗小狗也只是哼哼几声应付,见他这般状态,莫以欢也不好再和他搭话。

    那晚发生的事对他的刺激很大呐。莫以欢偷偷的把目光移向耷拉着脑袋的罗小狗,罗小狗身子随着马车的颠簸上下晃悠,罗小狗的头低着,莫以欢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莫以欢只记得那双摄人心魄的赤瞳,随后的一切便都没了印象,直到醒来莫以欢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推开门,莫以欢一眼看见了跪在白衣老者脚边的罗小狗,听到动静,罗小狗望了过来,那是多么绝望的眼神啊。

    虽说事后王大壮捡回了一条命,但让一名十二三岁的少年失去了右臂,这是多么沉重的打击。但王大壮面对罗小狗时依旧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两人默契的对荒山里发生的事闭口不提。王大壮可能真的不怨罗小狗了,但莫以欢从罗小狗眼中看到了深深的自责。罗小狗打小便是一个很倔的人,一旦认定了某件事任谁也说不动,虽说王大壮并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但在罗小狗心里估计是恨透了自己吧,要不是自己,王大壮也不会去荒山,更不会失去那条右臂。

    莫以欢的目光从罗小狗身上挪开,窗外车后掀起滚滚烟尘,莫以欢轻叹一声,这件事只能罗小狗自己想开,谁也帮不了他。

    莫以欢和罗小狗两人在驿站和老车夫别过,因为镇上来了灵修宗门招收弟子的关系,镇里大大小小的客栈都是满客,住满了来自各处的各路人士。最后莫以欢还是照着临走前村长的交代,拿着村长的书信在镇上寻了好久才在一个小巷子找到福来客栈。

    客栈掌柜是个中年妇女,具体姓名莫以欢不知道,店里的伙计都叫她柳掌柜。柳掌柜看完信后给两人安排了一间堆放杂物小屋,屋里有两张床,虽说堆着杂物但床还算洁净,屋里堆的杂物刚好把两张床隔开,莫以欢选了靠墙的那张。

    “这几日就要麻烦柳掌柜了。”打烊后,莫以欢边帮柳掌柜做着店里伙计留下的杂活,边和柳掌柜说着话。

    “不麻烦,不麻烦,小姑娘从小就这么懂事,真是个好孩子。”面目慈善的柳掌柜停下手里的杂活,抬头怜爱的看着莫以欢。

    “你们也是去参加灵修测试的?”

    “嗯,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莫以欢点着脚尖把擦净的盘子叠好放回橱柜回应道。

    “像你这么懂事的孩子,一定会被选上的,加油吧。”柳掌柜拍了拍莫以欢的小脑袋鼓励道。

    或许吧。莫以欢冲柳掌柜笑了笑。做完杂活,莫以欢回到小屋前轻轻的推开门,罗小狗已经睡下。经过一天的颠簸,确实也有些累了,莫以欢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今晚就好好的歇歇,再去见识见识那个什么的灵修测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