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卷 隐龙城(一)

    更新时间:2016-11-24 22:10:25本章字数:3631字

    “灵园真的在城外吗?”

    “应该是吧。”莫以欢现在也没有底气做出肯定的答复。

    回头望着只有黑点大小的城门,莫以欢心里也敲起了退堂鼓。他们出城走了快半多个时辰,路旁的景色也越来越荒凉,灵园真的在这种偏僻的地方吗?

    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闪开。”,罗小狗一把拽过莫以欢,疾驰的马车从莫以欢身边擦过。马车并没有停下的意思,扬起一片飞尘,风里还夹杂着车夫的骂声。

    “耽误了我家少爷拜入仙门,你们付得起这个责吗!”马车一溜烟的转过个弯,消失在两人视野。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罗小狗望着马车消失的方向抱怨道。

    “听车夫的话,灵园应该就在前面了,我们也快些吧。”

    两人走近了,莫以欢才知道这所谓的灵园是有多大。顺着小道转过个弯,就能望见坐落在山脚的灵园,起初莫以欢也没觉得这灵园有多大,顶多也就和村子差不多大小。但当她站到灵园门前,莫以欢看着灵园外排满的马车,不由的抽了口冷气,。

    灵园是四年前隐龙城城主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为了方便四大宗门灵修在此落脚,招收弟子所修,分了梅、天、战、智四个院落。莫以欢和罗小狗走进灵园,来参加测试的大多都是和莫以欢年纪差不多的少男少女,身着布衣的莫以欢、罗小狗两人混在这群华衣锦服的小少爷小姐之中格外显眼。

    “不测的都给老子退出去,全家老小都跟来了,当买菜啊。”突然灵园东南边传来一声大喝。战院前黑压压的人群齐刷刷的退后,让出了个大圈子,站在战院院门前的光头大汉双手环抱胸前,瞪着被他吓得坐倒在地上的少年。那名少年脸色苍白的望着大汉,牙关不争气的微微打颤,跟随的家仆小心翼翼的上前将自家少爷扶起。

    “测试继续,景阳,你们两个小子把门给我看好了。”光头大汉说罢,扫了院外的众人一眼,大步回到院内。院门口的两个青年对望了一眼,不由的苦笑,师叔在宗里可是出了名的暴脾气,在宗里还有师傅能管管他,这次下山前师傅接到了天门的密信,看完信后师傅径直前往天门,收徒这件的事自然也就落到自己这位师叔身上。

    “天师叔脾气不好,要是真把他惹恼了,那大家也就不用测了。这里我就再把规矩说一遍。”被光头大汉唤作景阳的青年站到院门前,一脸正色的看着院外的那些雏儿。

    “我们战神殿入宗不得带家仆。”景城话音未落,台阶下就传来一阵哀嚎。

    “这位仙师,能不能通融通融,我家少爷年龄还小,你看。”一个家仆笑着走上前,偷偷从怀里摸出一打银票。

    “年纪小?不能照顾自己?那就带回家惯着。”景阳脸色微变,白了那家仆一眼,站回院门旁。

    “你居然想用银票贿赂我们的北大公子。”院门口的另一名青年被家仆的这般动作给逗乐了。

    “我们的北大公子可是来自王城北家,入宗时还不是没带一个随者,你们觉得自己比人家更金贵?”青年一脸玩味的看着身前这个家仆,家仆偷偷瞟了靠在院门旁的北景阳一眼,尬笑了两声缩回人群。

    “王城北家?”莫以欢挤不进去,只能点着脚尖在人堆后面张望。

    “王城北家是灵修界三大家之一,当年平定妖祸之乱,王城北家的灵修也是作为灵修界的一只主力军。”这声音不像是罗小狗,莫以欢转头,罗小狗不知跑哪去了,站在她身后的是一名锦袍少年。锦袍少年见她回头,礼貌的冲莫以欢一笑。

    “姑娘也是来参加测试的?”

    “算是吧。”莫以欢含糊道。

    “不知姑娘想拜入哪家?”

    “嗯…哪家?”莫以欢愣了一下,她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锦袍少年,毕竟她对于灵修的了解也只有村里茶馆说书人讲的那些,迎着锦袍少年的目光,莫以欢不由的干笑两声。

    “来这里收徒的是灵修界四大宗门中的三门,战院的战神殿,梅院的七情谷,还有天院的天门。”锦袍少年耐心的给莫以欢介绍驻进灵园的灵修宗门。

    “不应该还有一个吗?”莫以欢指了指西北角那个连门匾都掉了色的院子问道。

    “那里啊。”锦袍少年眼角抽了抽,“那里本来是划给四大宗门中最神秘的天机阁的,可天机阁招收门人讲究的是一个缘字,自院子建成以来,天机阁的人就从来没来过。”锦袍少年的脸上露出些许无奈。

    “那你觉得我去哪里适合?”

    “姑娘的话,天门是首选,七情谷其次。”

    “七情谷?”

    “七情谷是灵修界的一个异类,历来只收女弟子,而且收的都是一等一的美女。男性不论资质多好,也一概拒之门外。”锦袍少年咂咂嘴。

    只收女弟子?无视锦袍少年一脸向往的神情,莫以欢对这个七情谷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你怎么会对一个只收女子的宗门知道这么多?”莫以欢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这个,这个…是因为舍妹也要参加这次七情谷的测试,身为兄长自然要多费点心思。”锦袍少年抓抓后脑勺,打着哈哈。

    “你不去战院那边看看吗?”莫以欢对执意要陪自己去梅院的锦袍少年问道。

    “不急,天门的人要后天才到。”

    “你就这么自信一定能被选上?”

    “那是当然。”锦袍少年的话里透露着一种莫名的自信。

    梅院的门开了,叽叽喳喳的少女们突然安静了下来。院里走出一名抱着木琴的素衣女子,素衣女子扫了台阶下的众人一眼便闭目立在院门旁不再动作。

    “这是我二师姐青素言,人美脾气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在素衣女子之后,从梅院里蹦出的白裙少女冲众人宛然一笑。众人看着闭目立在门旁的素衣女子,被她那冰冷的目光扫过的人,都不由的打了个寒颤。

    白裙少女把规矩说了遍,就开始往梅院里带人。进去的少女都自觉的把家仆留在院外,偶尔有一两个家仆想跟着自家小姐进院,被门旁的素衣女子那么一蹬,就自觉的乖乖退了回去。

    “姑娘,你还没告诉在下你的名字。”见莫以欢随着白裙少女快要走进梅院,锦袍少年赶忙追了几步问道。

    “我不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吗?”莫以欢回头冲锦袍少年一笑。

    “在下苏舞阳,敢问姑娘芳名。”锦袍少年微微俯额,像江湖人士一般冲莫以欢不标准的抱拳。

    “下次见面再说吧。”莫以欢见他这般模样,抿嘴轻轻一笑,冲苏舞阳挥挥手便走进院里。

    听到莫以欢的回答,苏舞阳先是一愣,随后嘴角轻轻扬起。这姑娘好像不是隐龙城的人,不过在隐龙城想要查到一个人,对我苏舞阳来说还不简单?

    “聂师妹,这里就交给你了。”青素言随着最后一名少女走进院里,关上院门吩咐道。聂芊芊就跟小鸡啄米似的把头点得飞快,青素言从少女们自动让开的一条路径直回到自己房中。看到青素言关上房门,聂芊芊和众少女们才舒了口气。

    “聂师姐,那个师姐看起来真可怕。”聂芊芊边上的少女小声嘀咕着。

    “话可不能这么说,青师姐是我们宗出了名的‘冰美人’。别看青师姐一副不近人情的样子,她人其实很好的。”聂芊芊戳了戳边上少女的脑袋替素衣女子辩解道。不过想起青素言那冰冷的目光,聂芊芊不由的缩了缩脖子。

    “芊芊,带她们进来。”

    “是,师傅。”聂芊芊带着莫以欢她们走进走院中的大堂。“一会儿把你们的大小姐脾气都收起来,我师傅梦念辞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耍性子的大小姐了。”进去前,聂芊芊不忘小声的提醒前来参加测试的众多少女。

    大堂中坐着一名中年美妇,大概就是聂芊芊口中的师傅梦念辞了。梦念辞身前的桌上摆着个红木盘,红木盘上支着个透明的水晶球。莫以欢排在大堂门口,看到排在她前面的少女一个接一个走到桌前,把手放在透明的水晶球上十来秒,梦念辞不断的摇头叹气。前面的队伍越来越短了,梦念辞也从那两百来少女中挑出了三名,莫以欢心里也有些小小的紧张。

    “不合格,下一个。”莫以欢前面的少女听到梦念辞的话,身子一震,红着眼眶从侧门走出大堂。

    莫以欢忐忑不安的把手放在水晶球上,十多秒过去了,水晶球毫无动静。梦念辞不由的轻叹一声,这次来只收到三名勉强算合格的弟子,看来又白跑了。梦念辞挥挥手示意下一位时,原本毫无动静水晶球突然发出刺眼的火蓝两色光芒。

    “双仙源?!”梦念辞惊呼一声突兀的站起,上下打量着莫以欢,看得莫以欢有些不太自在。

    聂芊芊和站在梦念辞身旁的两个七情谷少女,也是一脸震惊,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莫以欢。稍稍平静的梦念辞,低头看了下红木盘,当她抬头,再次看向莫以欢时,梦念辞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

    “过后我会再来找你。”梦念辞在看了红木盘后,眉头紧锁,最后还是问了莫以欢的住处。

    “师傅,你怎么把双仙源的天才给放走了呀?”大堂里来测试的少女都离开后,聂芊芊扯着梦念辞的衣袖问道。

    “是双仙源没错,不仅如此那小姑娘还是天生灵体。”梦念辞揉着太阳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那怎么…”

    “水火双绝,修道无缘。”听到师傅苦笑着吐出的话语,聂芊芊不由的抽了口冷气,并在心里为莫以欢默哀了几秒。

    “看来闺女你以后要飞黄腾达了。”柳掌柜笑呵呵的摸着莫以欢的头说道。自小姑娘来到店里便一直帮着自己做一些杂活,柳掌柜怜爱的看着莫以欢,她是真心喜欢这个小姑娘。

    “掌柜这是哪里话,我还没被选上呢。”

    “小姑娘谦虚是好,不过不要太谦虚了,这还没被选上,那什么才叫被选上?”店里的伙计忙完也凑了过来。

    “今晚就我来下厨,做顿好的来庆祝庆祝。欢欢,明天你就别做杂活了,去城里逛逛,买些自己喜欢的衣服。”

    “嗯。”看着柳掌柜和蔼的脸,莫以欢也不好推辞,接过柳掌柜递来的银两,回屋放好便一蹦一跳的跑进厨房。莫以欢坐在灶旁哼着小曲,罗小狗没有回来,在他的床上留了张纸条‘我有事出去几天’,想必他是被选上了吧。那么明天自己只好一个去城里玩,买些什么好呢?衣服?发簪?还是糖葫芦。光是想想,莫以欢心里就美滋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