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卷 隐龙城(二)

    更新时间:2016-11-28 12:56:59本章字数:3249字

    “姑娘,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真是幸会。”莫以欢难得睡个懒觉,太阳透过窗照进房里才起来。起床换了一身整洁的衣服,刚出客栈没几步就遇上了昨日在灵园里的锦袍少年。锦袍少年见到莫以欢,一脸惊喜的给她打招呼。

    “你是?”莫以欢看着笑脸相迎的苏舞阳,一时没想起他的名字。

    “在下苏舞阳。”苏舞阳一边回应莫以欢,一边用手拐子碰了碰身后那笑得天花乱坠的少女。

    “哥,人家连你的名字都忘了。”少女被苏舞阳的手拐这么一碰,笑得更欢了。

    “这是舍妹苏舞柔,让姑娘见笑了。”苏舞阳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就不该听这惹祸精出的点子。昨天看着莫以欢进了梅院,苏舞阳便马不停蹄的赶回府上,差人去查出了莫以欢的住处。福来客栈?苏舞阳看着从家仆手中递来的关于莫以欢的资料,自己在隐龙城生活了十三年之久,好像并没有听说过有哪家客栈叫福来。

    苏舞柔从梅院出来就没寻得苏舞阳的身影,听待在灵园外的家仆说,少公子方才不知何事,急匆匆的先回府了。坐在马车里,苏舞柔嘟着小嘴,哼,居然自己先走了,要是回去不说个所以然出来,就要你好看。

    “哥,你怎么不等我,自己先走了。恩?你在干嘛。”苏舞柔见苏舞阳坐在桌前没有反应,便悄悄绕到他身后,见苏舞阳盯着一张纸看的出神,苏舞柔好奇的凑了上去。苏舞阳正为怎么再和莫以欢遇上,又不会显得是自己刻意而为之焦头烂额,手中的纸突然被人抽走。

    “哇,哥,你居然想强抢民女,我要去告诉爹爹。”苏舞柔挥着从苏舞阳手中夺过的纸惊呼一声,转身小跑向门外。

    “你回来,小声点。”苏舞阳赶忙拽回跑到门边的苏舞柔,探头望了望,左右没人,关上了门。

    “哥,你真要强抢民女啊?”苏舞柔见自己哥哥这副谨慎模样,吃惊的问道。

    “你脑袋里都装些的什么。”苏舞阳在妹妹头上不轻不重的敲了几下。

    “看上哪家姑娘了?”苏舞柔狡黠的目光望过来,苏舞阳打着哈哈,把目光移向别处。

    “爹,哥要强抢民女啦。”

    “我说,说还不行吗,小姑奶奶。”

    “你的意思是,人家姑娘压根没怎么理你,是你自个凑上去的?”苏舞柔小口微张,越听越感到惊讶,眨巴着大眼睛,盯着不停饶头以缓解尴尬的苏舞阳。“我现在该怎么办?”苏舞阳也不顾苏舞柔震惊的眼神问道。

    “嗯……。”苏舞柔柳眉微,想了一会儿。“有了,哥,你只要这样,这样,然后这样…”

    苏舞柔拉着莫以欢的手,在前面开路。“那边有卖糖葫芦的,以欢,我们快过去。”苏舞柔是个天生的自来熟,见面后聊上几句,就万分热情的拽着莫以欢去逛隐龙城。快到晌午,三人找了个路边的小茶摊歇脚。苏舞阳足足灌了两壶茶水,才长舒一口气,终于活过来了,听着两女兴致勃勃的讨论下午的路径,苏舞阳顿时感觉前程一片黑暗。

    “见几位印堂发黑,不知是否有兴趣来老头子我这儿来算上一卦?”听到这让人好气又好笑的吆喝声,三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这时,莫以欢才注意到小茶馆的边上还支着一桌一椅,桌旁还竖着一面小旗,‘法力无边张半仙,进能预来世,退可晓今生’,一位麻衣老人靠在椅上,正笑盈盈的看着莫以欢他们三人。

    “老头,本小姐怎么就印堂发黑了?你要是不说清楚,今天就掀了你这破摊子。”苏舞柔一边冲莫以欢二人使着眼色,一边黑着脸蹦跶到老人桌前。

    “姑娘和那位公子,看容貌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这不是废话吗?隐龙城里谁不认识我们俩。”

    “不过姑娘你近期有一命劫。水灵遇土则掩。”麻衣老人原本慵懒眯起的双眼迸发出一道锐利的目光。

    “命劫?”苏舞柔感觉像是被麻衣老人看透了一般,身子不由的一震。

    “姑娘近期切记不能入两山,入则会有性命之忧。”麻衣老人眯着双眼,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也不顾苏舞柔有些难看的脸色。

    “大师,那我呢。”苏舞阳听了老人对苏舞柔的话后面色微变,恭敬的问道。

    “你?”麻衣老人瞟了苏舞阳一眼,“金不宜过刚,过刚必折。我见你今日有一场血光之灾,不过会得贵人相助,无碍。”

    “多谢大师。”苏舞阳冲麻衣老人拱拱手,一脸沉思退到一边。

    “至于你…”麻衣老人盯着莫以欢看了半天,眼中的慵懒之色收起,老人直起腰来。

    “姑娘这气色有几分古怪,能否让老头子把上一脉?”

    “嗯。”莫以欢挽起左手袖子,麻衣老人的手刚搭上来,突然脸色一变,不顾三人惊讶的目光,起身拔腿就跑。

    “老家伙,居然又趁我吃饭的功夫,到我摊上招摇撞骗。”一名留着山羊胡子身穿白袍半仙打扮的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冲着麻衣老人逃跑的方向大骂,“别让我逮到你个老家伙。”

    “苏公子,苏小姐,你们怎么在这儿。”留着山羊胡子的张半仙见到苏舞阳两兄妹,连忙哈腰点头的招呼道。

    “那老头是谁?”

    “难道那老家伙居然骗了苏公子?小的这就去把他捉回来。”张半仙捞起两宽大的袖筒。

    “我问你那老头是谁!”苏舞阳有些不满的瞪了张半仙一眼。

    “小,小的不知道。那老头是半个多月前才出现的,小的和城里的那些同行只要离开摊子一会儿,那老头就会占着摊子坑蒙拐骗。”张半仙打了个哆嗦,连忙答道。

    “干你这行的不都是坑蒙拐骗?还好意思说人家。”

    “是是是,苏小姐教训的是。”张半仙连连应声。见无法问出麻衣老人的下落,三人只能放过张半仙。离开时,苏舞阳丢下一张银票在张半仙桌上,“就当是那位大师占用你的摊子给的补偿。”

    “帝王之气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女孩身上?帝王之气的脉络又怎么会成那样。”麻衣老人躲在巷角一脸纳闷的楠楠自语。

    “师傅,你怎么又去冒充半仙了,这回肯定又被人撵着满街跑。”

    “小丫头片子瞎说什么,为师这么英明神武,何时被人撵着满街跑过?”

    “师傅,你明明前天才被人撵过,上周还差点挨上一棍。你说是吧,姐姐。”一对水灵灵的小丫头不顾麻衣老人满头的黑线,叽叽喳喳的讲着老人的光辉事件。

    “来说说这几日,你们在城里的所见。灼花,你先说。”麻衣老人咳嗽了两声,正色道。

    “这里的糖葫芦比其他地方的好吃。”桃灼花眼中泛着小星星,一边说着还不由的咂咂小嘴。

    “就知道吃,没出息。”麻衣老人轻轻的敲了几下桃灼花的脑门。“你呢?惜桃。”

    “师傅今日搭脉的那位姐姐,气象有些古怪,弟子看不出来。”

    “还是姐姐比较厉害,灼花你要多学学你姐姐。”麻衣老人怜爱的揉揉花惜桃的头。“看不出来也好,天机九不问,免得牵扯进去。”

    大清早,莫以欢就被苏舞柔从客栈的厨房里拽了出来,坐上马车直奔灵园而去。“天门的人来了,你居然还有闲心在厨房做杂活。”一路上,苏舞柔恨铁不成钢的训了莫以欢一路。“天门是四大宗门里来的最晚,走的最早的一个。去晚了,人家走了,就等着哭吧你。”苏舞柔带着莫以欢一路小跑的跑进灵园。

    “这边。”进了天院,两人看到了冲她们挥手的苏舞阳。

    “快开始了。”苏舞阳招呼了赶来的两人,望向队伍前面。莫以欢也顺着望去,那天战院的光头大汉,和七情谷的梦念辞也在大堂里坐着,唯独没有天门的人。大堂侧门开了,走进五人,有三人莫以欢认的,还有两人苏舞柔在马车上就告诉了莫以欢。为首的是天门长老吴天落,是这次的主考,他后面跟着的阴柔长发男子是张先生,不知道在天门位居何职,但身为长老的吴天落见了张先生也是恭恭敬敬的。

    莫以欢看了扒在自己肩上的苏舞柔一眼,苏舞柔眼中有些惊讶,显然后面的三人没在她得到的情报里。一个手拿鸡腿的邋遢老头,眼神冰冷的绿衫少女,还有个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小丫头。

    吴天落冲大堂里的光头大汉和梦念辞打过招呼便坐到桌前。队伍前第一个人走了出来,莫以欢不由得愣了一下,是消失了三天的罗小狗。罗小狗走到桌前,手搭上水晶球。

    “金火双仙源!看来是天要壮我天门。”吴天落问了几句罗小狗的生平,便让他在候一旁。堂里战神殿的光头大汉看着发出刺眼双色光芒的水晶球,一脸震惊的盯着罗小狗,起身对站在一旁的张先生悄悄说了几句。张先生脸色微变,走到罗小狗身旁,抓起罗小狗的右臂,飞快的按了一通,凭空画出一道光符拍到罗小狗胸膛。

    “没问题。”张先生淡淡的说道。光头大汉张口还想说些什么,但都被张先生瞪了回去,光头大汉无精打采的回到座位。

    “这是为了排除旁人的猜疑,希望你别介意。”张先生说罢冲看过来的吴天落点点头,便闭目立在一旁。

    “那测试继续。”吴天落见张先生点头了,便继续开始测试。罗小狗偷偷瞟了立在一旁的张先生一眼,见张先生不再有所动作,罗小狗紧绷的神经也松懈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