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卷 隐龙城(三)

    更新时间:2016-12-05 18:40:11本章字数:3018字

    “这,这又是一个双仙源?”吴天落瞪大了双眼,觉得有些虚幻,悄悄的陷了下自己大腿,这不是幻觉。百年难遇的双仙源,自己今天居然能撞见,还一次撞俩,吴天落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不说别的,就自己收到了这两个双仙源的孩子,回宗后定然不用再做外门长老这累死累活的活了。苏舞柔两兄妹望着大放红蓝两色的水晶球,一脸震惊的看着莫以欢。

    “张先生,你看这…”吴天落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

    “嗯?”

    “又有一个双仙源的孩子。”吴天落脸上浮现一丝苦笑,停顿了一会儿无奈的说道“是水火双仙源。”

    “你说什么?!”张先生蓦然睁开双眼,神色激动的大步上前,一把按住吴天落的肩头。大堂里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打趣着梦念辞,把梦念辞气的直跳脚的邋遢老头身子一震,眼中迸出一道精光。

    “这小姑娘,她是水火双仙源。”吴天落被张先生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这个天门里人见人惧的刑堂总司,就算是当年妖魔打上天门的时候也没见过这个冷面人脸上有什么变化,要不是自己同他一路来的,吴天落就真要怀疑这个神情激动按着自己肩头的家伙是冒牌的。

    “那,我们是收还是不收?”吴天落看着面色阴晴不定的张先生小心翼翼的问道。

    “收!”

    “不收!”两道声音同时在大堂里响起。吴天落偷偷瞟向另一次声源,是跟着北铃语的那个邋遢老头。

    “我—说—不—收。”张先生目光扫向邋遢老头,一字一顿的说道。

    “那孩子是百年难遇的双仙源,干嘛不收进门里。”邋遢老头无视张先生那略带威胁的目光,淡淡说道。

    “你忘记那次爆炸了?那次差点把整个宗门都给赔上去。”张先生松开按住吴天落肩上的手,面色恢复如常,冷冷的问道。

    “那次是意外。”邋遢老头望着大堂顶,脸上露出几分怅然的神色。

    “意外?”张先生死死的盯着邋遢老头,“吴长老,这里听我的,我说不收。”张先生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吴天落只好对莫以欢歉意的笑了笑。

    “周长老,你这是越权了…”吴天落轻咳两声,沉声对正和张先生争论不休的邋遢老头说道。也不知道这老叫花是怎么混进天门的,在宗里每天除了喝酒就是捣乱,这可就苦了他们这些外门长老,宗主却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任凭这个邋遢老头把宗里闹得鸡飞狗跳。今天也不知道老叫花哪根筋断了,居然和张先生杠上了,张先生这冷面人的称呼可不是白叫的,有的这老叫花苦头吃。

    “啪”一道金光从邋遢老头袖里飞出,不偏不正的落在吴天落面前的桌上。看清来物,吴天落还没出口的后半句被他生生的咽了下去,几滴冷汗爬上了吴天落的鼻尖。一旁的梦念辞和光头大汉两人面面相觑,再次看向邋遢老头的眼神变得有些凝重,邋遢老头丢出的那东西,他们认得,不仅他们认得,整个灵修界就连刚上道的灵修学徒也认得,天门掌门令。

    “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大人多多包涵。”吴天落颤颤巍巍的双手将掌门令奉上,邋遢老头也不同他计较,随意的抛着令牌。吴天落低头立在一旁,心里暗骂道,叫你想偷懒,还想着下山好好享受一回俗世繁华,现在可好了,这边两位大爷杠上了,都还是自己根本惹不起的那种。

    争论多时无果,两人齐刷刷的看向缩在一旁生怕被注意到的吴天落。

    “吴长老是这次的主审,收不收还要看吴长老的意思,你说是吧,吴长老。”张先生笑眯眯望过去。

    “想必吴长老也是明辨是非之人。”邋遢老头若无其事的抛着掌门令道。

    “这…”吴天落低着头不知如何是好,两边都是自己得罪不起的大人物,不管是惹怒了哪边,后果也不是自己这种小角色能承担的。

    “不如让她自己决定吧。”

    “对对对,就依北小姐所言,让这位小姑娘自己决定吧。”吴天落偷偷的观察两人脸色的变化。张先生沉思了一会儿点点头,邋遢老头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我自己决定?”莫以欢愣了一下,随后陷入迷茫。我想做灵修吗?莫以欢自村里发生了那档悲剧后,就在心里问了自己无数遍。我想做灵修吗?做灵修干什么?却并没有得到准确的答案。

    离开前,邋遢老头告诉了莫以欢,天门的人还会在这里停留三天,要是她回心转意的话,随时能到这里来找他。

    “以欢,这么好的机会,你怎么就不要呢。”回去的路上苏舞柔扒着莫以欢的肩头,脸凑了过去。

    “要是落到我身上,我爹非得吹上一年不可。”苏舞柔眼里泛着小星星。

    “你们为什么要当灵修?”

    “为什么?我是觉得灵修好玩,至于我哥嘛…他是为了泡妞。”

    “舞柔,你可别瞎说。”

    “我哪瞎说了,你敢说你不是?…”

    马车里传来苏家两兄妹的吵闹声,莫以欢晃晃头走进客栈,正巧碰上罗小狗走出来。罗小狗见到莫以欢,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很不自然的冲莫以欢笑笑便埋着头匆匆离去。莫以欢也没有太在意,和店里的伙计打过招呼后便径直的回到房内。

    隐龙城外,与灵园相反方向的一片密林,两道人影眺望着整个城镇。

    “现在有三宗的人在灵园,没问题吧。”

    “没问题,上面说了,今晚三宗的人腾不出手,让我们放手做就是了。”

    “这是有多久没尝过人血的滋味了。”瞟了眼身后林里黑压压的一片妖魔,人影舔了下干燥的嘴唇,眼里露出一丝嗜血的凶芒。

    莫以欢躺在床上,脑子很乱,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当灵修吗?还是说留在柳掌柜的店里。莫以欢把这个问题问了柳掌柜,慈眉目善的柳掌柜听了,拍拍莫以欢的小脑袋,告诉她,自己的路得由自己决定。

    屋外传来一阵嘈杂声,怎么了?大半夜的,莫以欢起身开门。快要逃出店门的伙计被屋顶落下的一道黑影砸中,伙计发出一阵惨叫后便没了动静。黑暗中一只手伸出,扯过莫以欢,莫以欢惊叫一声。

    “嘘,是我。”柳掌柜一把捂住莫以欢的嘴,“不要说话,一会儿跟着我从后门走,知道吗?”莫以欢小声呜呜着点点头,柳掌柜才松开手。莫以欢探出个脑袋,趴在伙计上的黑影正“吧唧吧唧”嚼着什么,黑影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抬起头来,莫以欢看到一张沾满鲜血的狰狞面孔,妖魔?!黑影爪子里握着的是伙计的大腿!妖魔环顾四周,没有发现莫以欢他们,继续低头撕扯伙计的尸体。

    莫以欢跟在柳掌柜身后,从后门溜了出去,城里已是一片狼藉。

    “不是有灵修大人们驻在城外吗?这怎么回事?”柳掌柜带着莫以欢混在慌乱逃窜的人群里向城外涌去。路旁商铺屋顶三道巨大的黑影落入人流,三只妖魔如狼似虎般对逃窜的人流发起袭击。

    “这边。”柳掌柜带着莫以欢躲进一条小巷。

    “别怕,等灵修大人们来了,就好了。”柳掌柜摸着莫以欢的头安慰道,虽说柳掌柜自己的脸上也写着恐慌二字。巷底传来一声嘶吼,昏暗的巷底里一双猩红的眸子在闪动,柳掌柜一把推开莫以欢。

    “快走,快走…”一只漆黑的爪子从柳掌柜胸前穿过,柳掌柜嘴角血沫涌出还不住催促莫以欢离开。妖魔一把甩开还没死透的柳掌柜,张牙舞爪的跃向莫以欢,爪子在莫以欢额前停下,妖魔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哀鸣。

    莫以欢闭上的双眼在极度的震惊下睁开,我能听懂它在说什么?!妖魔匍匐在莫以欢脚边发出阵阵低声非人的嘶叫,但莫以欢却能听懂它的意思。

    “你是我们的希望。”有半座屋子大小的妖魔匍匐在莫以欢身前,这副场景难免显得有几分诡异。莫以欢还没开口,城外上空飘来一只巨大的符鹤。

    “众长老随我出手。”符鹤上,天门宗主赵通天领天门一众长老赶来。

    “可宗主,下面还有人啊。”

    “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让妖魔在城里散开,伤亡只会更大。”

    在赵通天的指挥下,灵阵很快的张开,罩住了布满妖魔的小半个城区,无数的火球从天而降。巷子里莫以欢也听到了声响,抬头看去,数颗火球在眼中放大。匍匐在地上的妖魔身形一转,把莫以欢护在身下,妖魔发出一声声咆哮,几道巨大的黑影相序赶来。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苏舞柔一把抱住情绪低落的莫以欢说道。

    “我决定了,我要成为灵修。”莫以欢把自己的决定告诉邋遢老头时,邋遢老头眼里闪过一丝欣慰。

    “明日即刻返回天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