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卷 天门宗

    更新时间:2016-12-10 22:51:19本章字数:3443字

    “以欢,这纸做的真的能在天上飞。”苏舞柔按耐不住内心的激动站在符鹤翼缘向下望去。

    “符鹤上风大,别站的太靠边。”驾驶着符鹤的长老提醒道。苏舞柔好像没听见似的站在符鹤边上张望,最后还是苏舞阳顶着符鹤上其他人诧异的目光把苏舞柔拽了回来,苏舞柔还冲着单手扶额的苏舞阳挥舞着小拳头,龇牙示威。

    莫以欢坐在符鹤上,还在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经过火球几轮的轰炸,四周终于安静下来,莫以欢探头动了动,“哗啦”身前妖魔的躯体塌下了一大片。

    “这里还有活人。”前来搜寻幸存者的灵修发现站在一堆炭渣中的莫以欢,把她救了出去。

    “能口吐人言的也只是妖魔中的少数,大半妖魔都不会人语。”邋遢老头对莫以欢突然问的问题有点摸不着脑袋,但还是回答了。“能听懂那些妖魔说什么的,恐怕也只有它们自己了吧。”

    莫以欢在赵通天和天门诸位长老面前,把遇上的事都说了遍,而能听懂妖魔话和妖魔不顾一切护住自己的部分被莫以欢巧妙的略过。赵通天根本就没指望要从莫以欢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安慰了莫以欢几句,便安排人带她下去休息。

    “以欢,别一天没精打采的,这种事又怨不得你。”苏舞柔扮着鬼脸在莫以欢眼前晃来晃去。

    “笑一个,笑一个嘛。”苏舞柔一边说着,两只手攀上莫以欢腰肢。

    “我没事。别饶啦,别饶啦,啊哈哈哈哈哈…别饶啦,求你了。”

    “舞柔别闹了,我们到了。”苏舞阳轻咳两声提醒道。符鹤突然顿下了,莫以欢趁机从苏舞柔的魔爪中逃脱,左右望去,这四周一片荒山,哪有一点宗门的影子?顷刻间,符鹤前出现了一道漩涡,驾驭符鹤的长老驱使符鹤一头飞进漩涡。

    “不必惊慌,刚穿过的是我宗的护宗大阵,这里才是天门宗。”

    符鹤飞过一个山头,前面符鹤上传来阵阵唏嘘,惊叹声。

    “以欢,你看那是什么?”莫以欢顺着苏舞柔所指的方向看去,刚过了的山头背面嵌着一具暗红色的龙形骸骨,最引人注意的是龙形骸骨的天灵盖上突兀的长着一根纯白的骨刺,龙形骸骨张牙舞爪的朝向着天门宗大殿的方向。纵然已经死去多年,龙形骸骨散发的凶气依旧令符鹤上的少年少女们感到一丝的不安。

    “这是当年妖祸之乱妄想攻进天门的妖魔之首,当年气势汹汹的带领无数妖魔攻来,最后还是被门里的前辈用离火剑斩落在这绝命崖上。”长老面色平静的说道。

    “以欢,你说和我们住一起的师姐会不会很凶啊?仗着比我们入门早欺负我们?”站在小院门前,苏舞柔凑在莫以欢耳边小声说道。

    “应该不会吧。”

    “你先进去?”两人走进院内,来到半掩着的房门前,苏舞柔轻轻的戳了戳莫以欢背心。

    “没人呐,我还以为会遇上凶巴巴的师姐…”

    “新入门的弟子?中间两张空床你们自己安排吧。”苏舞柔还在自顾自的说个不停,莫以欢身后传来一道冰冷的女声,莫以欢感觉这声音有些熟悉便转头看去,北铃语不知什么时候站在门前,见到自己回头,这冰山似的姑娘也冲自己点头示意。

    “师叔让我带你熟悉下宗里的环境,你先把床褥垫好,下午我来找你。”北铃语在两人惊讶的目光中离开。

    “以欢,还真没想到,你的后台藏的这么深。”

    “我哪儿有什么后台。”莫以欢对此很是不解,自己不过是和北铃语见过了几次,连话都没说上几句,谈不上有什么交情,至于北铃语口中的师叔那就更不知道了。

    “你什么时候认识北师姐的?”

    “还在村里的时候。”

    “只见过几面,算不上认识吧。”莫以欢补充道。

    “你知道北师姐是谁吗?”苏舞柔突然把脸贴近莫以欢,莫以欢被苏舞柔这番动作吓了一跳,摇摇头,“北师姐是王城北家这一代的不世天才,十岁就被北家当代家主指定为王城北家的下一任家主了。”

    “那她不是很厉害喽?”

    “什么叫很厉害,那是超级厉害,北师姐不知道是多少少女心里的目标。”苏舞柔越说越起劲。

    “下午带我一起去吧。”苏舞柔拉着莫以欢的手晃悠。

    “以欢,你说刚才我说的话,北师姐没听到吧。”见莫以欢点头,苏舞柔欢呼了一声,又突然担心了起来。

    “要是被听到了,北师姐不会来找我茬吧…”

    跟在北铃语身后,一路上遇见的弟子都恭敬的给她们让开路,叫一声‘北师姐’。

    “北师姐真是好威风。”身后两人的嘀咕声传入北铃语耳中,北铃语对此习以为常,依旧面不改色的走在前面。

    “天门里居然有集市这样的地方。”莫以欢有些惊讶的看着路两边热闹非凡的店铺。

    “平日里弟子都不得擅自离开宗门,这里是门内弟子交易的唯一场所。”北铃语走在前面解释道,“能支撑起宗门,也是多亏了有这些人,宗里大量物资的采购都是由他们来完成的。”

    “听师叔说,你还没有法器,是吗?”北铃语在一家店前停下,转头问道。

    “法器?”莫以欢偏头望了望身旁的苏舞柔。

    “法器是灵修的另一条命,也是一生的伙伴。由于受到妖祸之乱的影响,各宗的法器严重亏损,存在器灵的法器更是十不存一。宗里不会对弟子提供法器,就算有,也是灵气散去了大半的残次品,入宗弟子的法器都是自备。”

    苏舞柔点点头,对北铃语说的话表示认同。真是就连灵修也少不了花钱的地方,莫以欢在心里感慨道,她身上除了有几百两银票外再无其余值钱之物。

    “以欢,我带钱了,就当先借你,以后有了再还吧。”苏舞柔看出了莫以欢经济上的窘迫,挽着她的手说道,莫以欢点点头。

    “我就不进去了。”北铃语靠在店门旁闭上双眼。

    “两位小姐想买哪种法器,本店虽小,但凡品种可是应有尽有。”胖的跟个球似的店主见到莫以欢她们两人,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店面一点也不小,在这偌大的店里只稀稀疏疏的摆着几件东西。

    “这位小姐的眼光还真是老道,这可是三百年前一位灵阵大师的法器,仙灵笔,当年那位灵阵大师用此笔所画的灵阵可是达到了焚山煮海之境。如今见姑娘与此笔有缘,只要五万两。”店主探出五只指头挥了挥。

    莫以欢对法器是一概不知,转头征求苏舞柔的意见。苏舞柔见楠木盒里店主口中的仙灵笔灵气充裕,和自己父亲为自己花了几十万两买回的法器灵气程度不相上下,那仙灵笔甚至还有些更旺的势头,便想掏钱买下。

    “老余头,今年怎么又在诓骗刚进宗的新人?”店里走进一名负剑的白衣少年。

    “竹公子,今天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老余头嘴角瘪了瘪,旋即脸上堆满笑容,迎了上去。

    “姑娘可不能被老余头骗了,这笔看似灵气充裕,其中的器灵早已散去,又经历了几百年的冲刷,连一件法器都算不上,灵气也是靠特殊手段暂时加持上去的。”被白衣少年揭穿自己的小伎俩,老余头站在一旁有些尴尬的轻咳两声。

    “多谢公子提醒,还请问公子大名。”苏舞柔狠狠的刮了老余头两眼,老余头打着哈哈避开她的目光。

    “在下竹九歌,老余头这家店里可没什么好东西,姑娘可要小心别被他给蒙了。”竹九歌不顾老余头抽动的嘴角提醒道。

    “竹公子,话可不能这么说,我这里到了一批新货,马上拿出来让你们瞧瞧。”老余头走到墙边按下一块转头,墙面分开,露出墙后面的一间暗室,老余头灵活的钻了进去。不多时,老余头从暗室里捧着三个木盒出来。

    “竹公子,你们请看。”老余头依次把三个木盒放在柜上打开,盒里分别装着一条手链,一对玉镯和一块玉佩。老余头拿出的三物和外面摆放的那些比起来多了几分灵性,就算没有器灵也不会差到哪去,竹九歌冲莫以欢两人点点头,老余头的这批货还算看得过去。

    “看在竹公子的面子上,这手链就算姑娘三万两好了。”莫以欢权量了会儿,最后还是选择了灵气最稀薄的那条手链,婉言回绝了竹九歌的建议。

    “且慢,那条手链本公子出三倍的价。”就在苏舞柔掏出银票数给老余头时,身后传来略带几分挑衅的男声。

    “北月寒,你这是什么意思”竹九歌转身怒视身后的一群华衣少年。

    “没什么意思,这条手链,本公子看上了,不行吗?”站在那群华衣少年前面的北月寒一脸挑衅的望着竹九歌。

    “怎么,废物难道还想和我动手不成?”北月寒一边讥讽着,一边向前迈了一步。竹九歌紧咬下唇死死地盯着北月寒。

    “月寒,你在里面干什么?”北月寒听见门外传来北铃语的声音,吓得一个哆嗦,先前的嚣张劲瞬间消了下去,带着那群华衣少年,连脸色也不敢使的溜了出去。

    “二姐,里面遇到了我的朋友和两位师妹,我就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北月寒唯唯诺诺的答道,一边偷偷的观察自己二姐的脸色。

    “只是打了个招呼?”

    “对对对,只打了个招呼,还送了师妹一点见面礼。”北月寒连连应声,“老余头,那手链记我账上,就算我送两位师妹的礼物。”北月寒脸色微微发白,投向莫以欢他们的眼神里带着几分乞求之色。

    “北师姐真是太威风啦。”苏舞柔坐在澡池边微晃着双脚。

    “你都说一晚上了。”莫以欢看着眼里泛着小星星的苏舞柔发出一声轻叹摇摇头。

    “怎么啦,还不准我说了,你个小妮子。”苏舞柔张牙舞爪的扑向莫以欢。

    “我错啦,错啦…啊哈哈哈—错啦。”

    两人在水里打闹着,一旁莫以欢衣服上放着的手链闪动着微弱的红芒,红芒中隐约有双黑色的眸子注视着水中的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