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卷 法器觉醒狞玉链(下)

    更新时间:2016-12-23 23:00:52本章字数:3285字

    夜宁从黑暗中醒来,身上传来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夜宁挣扎着起身,扯过床前备好的衣物,夜宁的眼里一片死灰,没有一丝光彩。到妖将府上已经三年了,夜宁麻木的做着机械的动作,现在的他就连寻死的想法也被磨平。

    三年前,夜宁来到这座陌生的府上,锦袍青年稍作安排后便不见人影,夜宁就这样在府上无所事事的度过了一个月。在这期间,夜宁注意到了一个问题,这座府上的仆从竟然都是长相俊美的男妖。

    一个月后,锦袍青年回来了,夜宁的噩梦就此展开。

    “大人。”门开了,锦袍青年恭敬的立在门旁。

    “十六,这次给你记一次大功。”房里走出的中年妖将披上皮甲,满意的拍了拍锦袍青年的肩。

    送走了中年妖将,锦袍青年撤去院里的仆从,走进房内,一脸玩味的看了夜宁一眼。

    “不得不说,小哥你还真是个美人胚子。”

    夜宁站在夜府门前,死去的心底又燃起了些许火星,三年了,自己离开这个家已经三年了。夜宁心里有些激动和犹豫,他想一头扑进母亲的怀里,却又不敢迈进大门,夜宁撩起耳边的长发,母亲还会接受这样的我吗?

    “三少爷回来了,是三少爷回来了。”最后还是关门的丫鬟认出了站在夜府门外犹豫不决的夜宁。父亲闻讯后火速前来,在看到夜宁第一眼时,父亲脸上的表情明显的僵了下,随后父亲又露出和煦的笑脸把夜宁迎了进府。

    “你娘亲她回娘家那边了,过几日就回来。”夜宁回到夜府已有半月之久,每当自己问起母亲时,父亲总是用这样的理由来含糊夜宁,自己的两个哥哥也是出奇的安静,听父亲讲他们正在闭关之中,连饭食也是由仆从送进院里。

    次日父亲在接到一封密函后,仓促的叮嘱了大管家几句后便匆匆离去。

    “哟,这不是老三吗?”夜宁停下步子,两个哥哥在院门口一脸玩味的打量着夜宁。

    “这才几年不见,老三就变的这么水灵。”大哥走近几步,一只手就向着夜宁脸上伸去。“啪”夜宁反手打落大哥伸来的手,怒视着自己两个同父异母的哥哥。

    “哟,还打我。在外面被玩了几年的妖宠,连碰都不让碰,还真是大脾气。”大哥见夜宁打掉自己的手,脸上露出几分难看,旋即讥讽道。

    “你再说一遍试试?!”

    “怎么,做了别人的妖宠还不让说吗?杂种就是杂种,只会给夜府抹黑,就和生你的那贱妇一样。”

    “我母亲?我母亲她怎么了?”夜宁不知哪来的力气,突然一把拽过比自己体型快大上一倍的大哥的领子。大哥先是一愣,随后轻轻的拍去夜宁死死拽着的双手。

    “那贱妇两年前就死了。”大哥脸上浮现出一丝阴沉的笑容,旋即一字一顿的说道,“她居然想把你的这件事闹到妖王殿去,幸好父亲及时发现,把她抓了回来,不然我们夜家的脸面可就被那贱妇丢光了,真是死有余辜。”

    母亲死了?母亲她死了?大哥的声音渐渐模糊,夜宁心底燃起的火星无声的熄灭。

    “谁准你们出院门的?还不滚回去!”大管家一声怒喝,吓得两兄弟赶忙逃回自己的院里,留下夜宁目光呆滞的站在原地,大管家见他这般模样,轻叹一声转身离开。

    “没想到你居然会提前回来。”锦袍青年慵懒的坐着,有些意外的盯着早早归来的夜宁。

    “妾身哪敢在夜府多作停留,妾身还要回来服侍大人您。”夜宁撩动着耳边的长发,仆从在夜宁示意后抱进一个小木箱。

    “大人,这是夜府特产的佳酿,还请大人品尝。”夜宁打开小木箱,取过两个银杯款款走了过去。

    妖界西北部那年出了不少是非,最令人摊销费提的是十六妖将。十六妖将府上的一个小家族弟子下药迷倒了妖将,不知去处。十六妖将震怒,发动手下势力进行了地毯式搜索,这件事最后却不了了之,十六妖将府上放出已将此撩诛杀的消息。

    二十年后,夜家在夜家家主成为西北部第十七妖将后不断壮大,从原先一个小小夜府已经发展成了一座夜城。

    “我可以进城了吗?”清脆的声音将发呆的守卫唤醒,守卫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冲来人歉意的笑笑,让开了路。

    “多美的一个姑娘啊,可惜又要被夜家的那两个杂碎糟蹋了。”城门两旁的守卫望着黑发飘飘的独角少女入城的背影,不由的暗骂道。

    “还望姑娘见谅,这些下人不懂事。”仆从面色惨白的被自家主人抓起狠狠的按在地上,两名华衣锦服的公子笑嘻嘻的赔着不是,两双油腻眼睛不怀好意的在刚入城不久的黑发少女身上游走。

    “不知姑娘能否摘掉面纱?”一只手就探向少女面门。

    “你…”黑色面纱掉在地上,两名夜家公子目瞪口呆的望着面纱下的那张精致的俏脸说不出话来。

    “好久不见,亲爱的哥哥们。”夜宁微微屈身,一双深不见底的黑瞳让两名夜家公子头皮发麻。

    “这太残忍了吧。”前来救援夜城的十六妖将也不由的抽了口冷气。整座城里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从接到求救信号起到他赶来也就隔天的光景,西北部最繁华的城镇之一的夜城竟已经成了一座空城。

    “进城看看有没有幸存下来的。”在十六妖将示意后,潮水般的妖军涌进空寂得有些可怕的夜城。

    “大人,在夜府发现一名幸存者,她好像还认识大人。”

    “哦?是夜家的那两个小子吗?”

    “不是,是一名女妖。”

    “女妖?”十六妖将突然停下了。

    “大人,你看,就是她。”顺着带路的那名妖兵所指方向,十六妖将看到了妖兵口中的黑发黑瞳的独角少女。

    多年来,已经被遗忘的那份记忆被彻底翻开摊在十六妖将面前,那个二十年前被人肆意凌辱的少年正笑着站在自己面前,十六妖将被他看的有些发毛。

    “不是他,不是他,只是长得像,长得像…”十六妖将默默的在心里祈祷。

    “十六啊,这次的点子有些扎手,只有让你办,我才放心。”十六妖将还记得二将把这次任务分给自己时说的话,十六以为这又是一次立攻的好机会,欣然应下,当即起兵赶往夜城。临走前,连平日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西北妖将魁首也来了。

    “十六,你要记住了,遇上黑瞳独角的长发女妖就逃,不要有任何迟疑。”十六点点头,这点他自然知道。最近在西北部出现了一只黑瞳女妖,杀戮成性,不少强过自己的妖将也遭到袭击,弄的整个西北部鸡飞狗跳。

    “妖将大人,还记得我吗?”夜宁嘴角微微扬起。

    “不知阁下是…”十六感到一股寒气袭上背脊,喉咙动了下,还是抱着侥幸心开口道。

    “妖将大人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夜宁躲着步子上前,立在十六面前,在他耳边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让我们来算算二十年前你欠下那笔账吧。”

    “宗主,怎么了?”在石柱上的灵殿长老见赵通天突然召出法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四处张望后没见到异样便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赵通天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冲四名长老摆摆手,旋即收回目光。夜狞已经死了,尸骨还钉在绝命崖上,那只不过是相貌相似而已。赵通天在心里提醒自己,那绝无可能是夜狞!赵通天还是忍不住回头,目光停留在莫以欢身旁跟着的黑瞳少女身上,还是叫那倔脾气来看看吧。

    “以欢,你的器灵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了。”苏舞柔瞥了瞥自家那个灰头灰脸的小丫头,再看了看莫以欢身后美的不像话的夜狞,小声在莫以欢耳边嘀咕道。

    “你的器灵也蛮可爱的,你别老欺负人家。”怯生生的小丫头听到夸奖,冲莫以欢投去感激的目光,稍稍抬起了小脑袋。夜狞扫了怯生生的灰衣小丫头一眼,这小丫头他认得,在妖祸之乱中,这个小丫头还是妖族的心腹大患。

    妖祸之乱逼出了灵修中潜伏的各路好手,其中最让妖族感到棘手的就是圣手罗成。说修为,罗成的修为在灵修界里中规中矩,甚至只能算个中等战力。但罗成成就圣手之名,靠的不是这些,而是他的法器,玉莲琴。每次两军交战,一旦有罗成压阵,妖族大军的实力至少会被削弱三成。罗成把自己的法器玉莲琴当做了自己的一半,对器灵素衣更是宝贝的不得了,基本是有求必应。最后自己亲自出手,也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攻破城门,破城之际,罗成第一件事就是把素衣封进法器,想用血引之术送走玉莲琴。平日里一向乖巧,对罗成言听计从的素衣第一次反抗罗成,最后玉莲琴在混战中受到重创后不知去向。

    看着那躲在苏舞柔身边怯生生的小姑娘,夜狞也是感慨万分。

    “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苏舞柔不顾灰衣小丫头反对,揉着她的小脑袋问道。

    “我叫素,素衣…”小丫头结结巴巴的回答。

    “主人,我叫夜狞。”莫以欢还没开口,夜狞便用他银铃般的嗓音说道。

    “一会儿一起去洗个澡吧,你们器灵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苏舞柔看了素衣一眼,素衣赶忙点头,夜狞身子一震,脸色有些古怪。

    “夜狞,你怎么还站在那儿?”莫以欢裹着浴袍望着门口站着的夜狞问道。

    “那个…”夜狞支支吾吾了半天,终于像是下定了决心。

    “那个,那个…主人,其实我是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