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卷 拜师入门

    更新时间:2017-01-01 21:41:28本章字数:3144字

    “夜狞,你在成为器灵之前是干什么的?昨天晚上还没说完,你就回去了。”接到门里传信的符鸟,在前往藏经阁的路上,莫以欢又问起了夜狞的事。

    从同住的北铃语那里得知,器灵大多都是生前心愿未了,死后心有不甘的魂体,被天地间的灵物所吸附,还有极少数是灵物自己滋生的意识。这些灵物被灵修界的能工巧匠在各大险地寻得,做成法器。故无灵者为器,有灵者方可谓法器。

    法器的强弱程度虽说与作为基础的灵物本体脱不了关系,但决定一件法器强弱的却是其中魂体愿念的强弱。器灵愿念的强弱具体是怎么回事,从灵修界使用法器到现在这几百年来,也没谁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器灵皆是苦命,只因心有所愿才存在于这世间。换句话说,法器中的器灵一旦愿了,便会自行散去。”北铃语埋着头拭擦着自己的佩剑倾城淡淡的说道。

    “那我们灵修是不是要去了解他们的愿望,并帮他们了却心愿呢?”莫以欢看了看桌上的手链,原来你也是个苦命人。

    “了却心愿?”北铃语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盯着手中倾城剑,口中有些干涩。从她八岁,被指定为北家下一任家主,得到北家家传的倾城剑认可起,就连睡觉也是剑不离身。北铃语自认为和倾城剑已经达到心意相通的地步,被莫以欢这么一问,有些哑口无言。

    “作为伙伴,帮器灵了却心愿不是应该的吗?”莫以欢没注意到北铃语的异样,继续说道“那些散去的器灵都是愿了才离去的吧,帮器灵还愿…”

    “没有。就我所知,灵修界法器散去器灵的还没听说有哪一个是愿了散去。”北铃语突然的打断了莫以欢,抬起头,一字一顿的说道“散去器灵的法器皆是器碎灵亡。”

    “主人您昨天不是问过了吗?我之前只是个戏子。”夜狞脸上带着标志的微笑,从容不破的答道。

    “你昨天不是说是自己豪门世家的三子吗?怎么会去做个戏子?”苏舞柔凑过去问道。莫以欢或许不知道,但身为隐龙城城主之女的苏舞柔,她知道戏班里的戏子是隐龙城里最底层的角色之一。无论什么情况,戏子都要对观者挺出一副标志的笑脸,悲喜都只能藏于心。身为一家豪门的三子又怎会去做卑贱的戏子?

    “我是家里的三子,但我上面有两个哥哥,家里有我没我都不会有什么影响。”夜狞的思绪回到了年幼,“戏子是我赖以生存的手段,这样说,可以吧。”夜狞精致的俏脸上挂着几分伤感,莫以欢怕戳到他的痛处,便没有继续问下去。

    “这小丫头倒是除了自己的名字,其他一概不知。”苏舞柔瞟了眼跟在身旁的素衣。昨晚自己抓着这个小丫头的脸一通揉扭后,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说起来,苏舞柔的法器也是奇怪,听苏舞柔说是个木琴。但法器上既没有琴弦也没有弦孔,光秃秃两边平的一个木块,连打上弦孔的凹槽也没有。苏舞柔说这是她爹花重金托人从王城买回来的,是出自王城的名匠之手,据说,是妖祸之乱时从隐世奇人手中流出的古法器,至于法器的名号,却是叫不上来。

    细看那个木块,中间颜色鲜明的一大块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明显是断裂后被人用其他木料拼接到一块儿。夜狞看到木块时,心里也是多有感慨,素衣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原来在这儿,玉莲琴裂了。在妖祸之乱的那一战,夜狞本是打着将人琴一并毁去,以绝后患,一个疏忽让素衣钻了个空子带着罗成的尸首遁出城去,不知所踪。

    “这就是天门的九大长老?我怎么感觉边上那个比我大不了多少。”苏舞柔凑在莫以欢耳边小声说道。

    莫以欢点头表示认同。藏经阁前的广场四周立了九尊灵修石像,神态庄严,手持各式法器,听北铃语说,这些都是妖祸之乱时天门赫赫有名的英雄,若不是他们挺身而出,灵修界或许撑不过那个动乱的时期。

    藏经阁前的高台上,以赵通天为首,他身侧站着八名持着法器,衣着各异的灵修,负手而立,或端庄,或慵懒,或慈祥,他们就是天门负责教授学徒的师傅。莫以欢之前被苏舞柔强行拉着灌输了灵修的基本常识,说是要记牢了,免得闹笑话。灵修根据法器的不同而分了四类:其一是战灵师,数量最为庞大,天门的九大长老之中就是四位,是天门的战力所在;其次是器灵师,战斗中起辅助,干扰作用,长老中有两位;另外还有两名擅长炼制丹药的药灵师。至于还剩的一个嘛,听说是传说中的灵阵师,不过灵修界这么多年也没见出过一个灵阵师,估计也是子虚乌有的传闻。

    掌门赵通天挨个介绍了各位长老。“咳咳…教授灵阵的那位长老最近身体不适,要是有学灵阵意愿的,你们授课的时候会见到的。虽说他有些异于常人,但是风骨还是极好…”

    “让让,让让,快让让。”天边传来一阵破风声和大喊。一只符鹤在天上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歪歪斜斜的向着高台上众人的直奔去。身后就是藏经阁,赵通天和诸位长老赶忙出手相护,截下符鹤。

    高台下肃穆的气氛一瞬间荡然无存,只余笑声不断。

    “滚过来。”赵通天黑着脸从符鹤里揪出一个人来。

    “赵掌门别杀我,我认输,认输…”被揪着后领的邋遢老头手脚乱挥,全然不顾台下刚入门的学徒,大喊大叫。

    “陆长老,陆长老…”旁边的一名女长老小声叫着邋遢老头,邋遢老头像是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大喊大叫。

    “陆!无!行!”赵通天把邋遢老头丢到地上,邋遢老头瞬间就消停了,他知道只有赵通天在气急败坏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的名字。

    “你能不能长点心?我们天门的面子能被你一个人丢完。你怎么就不晚生个几十年!去祸害别人。”赵通天冲邋遢老头发过一通火后,才想起台下还有刚入门的学徒看着,手负身后干咳了两声。

    “这位就是教授灵阵的师傅,陆长老。”赵通天脸上微微抽搐,把老头拉起,给新入门的弟子介绍道。邋遢老头爬起来,拍拍屁股,冲台下的学徒们挥手,突然慵懒的站着的邋遢老头身子一震,目光停留在莫以欢身旁的夜狞身上,随后又放松了下来,察觉到赵通天投来的目光,邋遢老头摇摇头。

    很快藏经阁前的弟子被分配在八名长老门下,罗小狗由于身负双仙源,四名战灵师长老甚至为了得到这个弟子产生了争吵,最后还是抓阄觉得罗小狗的归属。莫以欢看到站在队伍前的罗小狗,总觉得他身上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但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女娃你们没人要,就收到我门下好了。”其他弟子都被分配到了各位长老门下,莫以欢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空地上,不知该怎么办,这时邋遢老头突然开口了。

    “嗯?”赵通天有些惊讶的望着邋遢老头,邋遢老头的本事,他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也没能见他带出过一个徒弟,宗里私底下都有传言,邋遢老头是靠着和自己的关系在宗里倚老卖老,混饭吃。以往自己还会强塞两三个学徒给他,但没到一周学徒就是哭爹喊娘的求着换老师,此后便再是没推给邋遢老头过一名弟子,今日却见邋遢老头主动收了一名,赵通天颇感惊讶。

    莫以欢见邋遢老头叫自己,心里松了口气,乖巧的走了过去。

    “陆长老,这可是你自己收的,别不到一周又给弄跑了。”一名长老小声偷笑。

    “乖徒儿,别听他们瞎说,跟着为师吃香的喝辣的。”邋遢老头白了那名年轻的长老一眼,慈祥的说道。莫以欢点头应是,不管邋遢老头风骨怎样,但就冲他帮自己解了围,莫以欢对他也是心存感激。

    赵通天轻咳两声,又是说了一通忠孝节烈,礼义廉耻的训话,宣布散会。

    邋遢老头带着莫以欢来到他住的山头,邋遢老头没有其他弟子,空荡荡的大殿里就莫以欢和邋遢老头两人。

    “师傅唤我来是何事?”莫以欢开口打断了长久的寂静。

    “徒儿,你说做灵修是为了什么?”邋遢老头扯过腰间的葫芦喝了两口问道。

    “为了斩妖除邪。”

    “不对。”

    “为了拯救世人于苦难。”

    “不对。”

    “那就是为了天下苍生。”

    “不对。”邋遢老头眼中的慵懒收敛了起来,莫以欢突然感觉现在的邋遢老头和藏经阁高台上他的判若两人,邋遢老头依旧佝偻的腰,身上也是油腻破旧的麻衣,但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无坚不摧的锐气。

    “答不上来吗?”邋遢老头的声音这时格外的严肃,“给你三日的时间好好想想,若是答不上来,还是下山去做个普通人好些。”邋遢老头说完便灌着酒走进旁边的偏殿。

    做灵修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天下苍生吗?

    猜迷难,猜人心更难。莫以欢被邋遢老头这一问陷入沉思,以往在脑中形成的固态思维上一道细小的裂缝消无声息的在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