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卷 灵修之本

    更新时间:2017-01-02 22:01:08本章字数:3246字

    “做灵修是为了什么?”莫以欢从邋遢老头那儿回来,脑子有些乱。师傅想要的答案是什么?老头那严肃的表情看上去不像是在说笑,自己要是没有找到答案,怕是真的会被驱逐下山。这时莫以欢才更加清楚的看清自己的内心,嘴上说着做不做灵修都无所谓,心里还是想着做灵修的啊。

    两天时间里,莫以欢几乎查遍了藏经阁里和灵修有关的一切书卷,又问过了宗里不少人。书卷里的种种表明灵修是为了斩妖除邪,维护世间的秩序而存在,苏舞柔是觉得好玩才来到天门,苏舞阳是从小就想做灵修,竹九歌和北铃语他们的答复也各不相同。但莫以欢觉得这些都不是师傅想要的答案。

    “夜狞,明天就要去回复师傅了,你说做灵修是为了什么?”莫以欢合上书卷,轻轻的把书卷放回原处。

    夜狞在窗边百无聊赖的张望着天门宗内,听到莫以欢的声音,转过身脸上挂着标志的微笑,“主人这个问题这两天里都问了属下二三十次,这世上可没有书卷上那种为了天下苍生愿意舍弃自己一切的圣人。”夜狞靠坐在窗框上,一头黝黑的秀发随意的搭在肩上。

    “为了什么做灵修,还要主人从自己身上找。”

    “从我身上吗?”莫以欢低声喃喃,陷入沉思。

    在邋遢老头收下莫以欢的第二日深夜,一道黑影攀上邋遢老头的山头。黑影站在漆黑的无匾大殿前,不由的轻声叹息。黑影轻车熟路的来到偏殿门前,一把推开,偏殿里传来邋遢老头如雷的打鼾声,黑影毫无顾忌的走过去一脚踹翻了还摆着半只烧鸡的桌子。

    “谁?别,别,别杀我,我知道宗里的宝物都藏在哪。”邋遢老头被惊醒后,头罩在被子里大声求饶。黑影的嘴角不住的抽搐,一把扯开盖住老头的被子。

    “老糊涂,是我!”

    “原来是赵掌门啊,我还以为是门里进的贼。”老头看清来人后,顺手拾起掉在地上的葫芦喝了两口,又躺了下来。

    “老糊涂,这么多年都没见你收个徒弟。”赵通天扯下蒙面的黑布,看了看老头的床,犹豫了会儿,最后还是没坐下去。

    “现在只能算半个。她要是琢磨不透,修什么修?不如下山去做个普通人更好。”老头夺过被子卷在身上,丝毫没把跺跺脚灵修界都要抖三抖的赵通天当回事。赵通天见老头这般模样,脸上露出一丝无奈。

    “师兄,这么多年了,因为那件事你还对师叔他们怀恨在心。”赵通天的话里透着几分无奈,赵通天在老头旁边坐下,灯光下的赵通天背有些微微的佝偻,像是个年迈暮迟的老人,全然没有了天门掌门的气派。

    “我一个混吃等死的糟老头子,哪有什么事能怀恨在心。”老头抱着葫芦,又开始东拉西扯的讲着白烂话。

    “师兄!难道你就要这样装一辈子的糊涂?!当年师叔他们那样做也是有他们的道理。”

    “我糊涂?”老头微眯的双眼突然睁开,眼中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光采。

    “师叔他们那么做也是无奈之举,是为了…”

    “为了天下苍生?”老头顺势接过赵通天的话头,“她难道就不是天下苍生?!”老头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可那样做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啊,那可关系到灵修界的平稳。”

    “所以啊,我说,通天你现在变得和他们一样虚伪了。”老头冷静下来,把葫芦轻轻的放在床头,静静的看着赵通天。

    老头的身份在天门宗里一直是个迷,很多外门长老都说老头是赵掌门不知在哪的一方亲戚,在天门这么多年,除了惹事外,没见到他有什么过人之处。就连天门的其他八大长老也不清楚老头的底细,只知道他是赵掌门师门中残留下来的一人,平日里也没谁把他这个长老当做一回事,再加上老头自己也不怎么在意,十来年也就这么过来了。

    宗里其他人不知道,赵通天却是清楚自己这位师兄。陆无行,这个名字在现在别说放进灵修界,就连在自家宗门也没几个知道,宗里的长老都叫老头老糊涂,久而久之,本名倒是没人记得了。赵通天不忍看到师兄就这么堕落下去,多次相劝,但老头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最后都是赵通天被气的跳脚。

    “通天啊,可惜你师兄不是做掌门的料,你要是能有你师兄一半的本事,为师把宗门交到你手上也能放心。”赵通天还记得师傅在任命自己为下一任天门掌门时眼里露出的一丝无奈,但赵通天并不觉得师傅的话不对。四十年前,正值灵修界邪门歪道拦路,魔修以人的血肉修炼邪术,给人界带来了一场浩劫,赵通天当时是天门里不怎么起眼的一名弟子,奉师命下山,正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陆无行。

    那时,天门双雄之名可谓是响彻整个灵修界,醉剑仙陆无行、正气掌赵通天,几乎让魔修们闻风丧胆。可赵通天心里知道,真正让魔修闻风丧胆的自始至终都只有醉剑仙一人,自己不过是个外强中干,醉剑仙的小跟班罢了,连正气掌这个名号是怎么扣到自己头上的也不知道。

    正值双雄在灵修界如日中天的时候,醉剑仙陆无行却毫无征兆的消失了,为了稳住人心,赵通天便被顺势推上台面。到了妖祸之乱的时候,世人皆知天门的新任掌门是正气掌赵通天,而天门双雄中的另一位,醉剑仙陆无行的名号却被淹没在时间洪流里。

    “师兄,我是真心希望你不再这样浑浑噩噩的下去,你也不想师门的灵阵绝学断绝在你的手里吧。”赵通天起身,看了老糊涂一眼,“虽说我也有些私心,但我也是为了师兄你好。”

    “…”老糊涂没有说话,赵通天立了会儿便悄然离开。

    “玲珑,你说我该怎么办?又遇上了水火双源的人,还和她是一样的岁数。”待赵通天走后良久,在空无一人的侧殿,老糊涂一个人像是在喃喃自语,床头的葫芦闪动着青绿色的玉泽,像是在回应老糊涂。

    第三日晚,莫以欢一人走向老糊涂的山头,离山头越近,莫以欢迈开的步子越沉。

    莫以欢想了三天,心里仍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做灵修是为了什么?她不知道师傅这个问题是想自己什么,莫以欢觉得从苏舞柔,师兄师姐那儿得来的答案不对,藏经阁书卷里的,也不会是师傅想要的答案。

    莫以欢在殿门旁立了很久,深吸一口气,走进大殿。

    “师傅,弟子来回答师傅的问题了。”

    “想到答案了吗?”老糊涂倚在殿里的长椅上,手上甩着平日挂在腰间的酒葫芦,依旧是一副慵懒的样儿。

    “还没有。不过历往的灵修都是为了天下太平而战…”

    “天下太平?”在指尖打转的葫芦停了下来,老糊涂说话的声音不大,“那么为了天下太平,你还是下山做个普通人吧。”

    “弟子不走。”莫以欢摇摇头。

    “不走?让你走,是为了天下苍生!你为何不走?”老糊涂沉声问道。

    “弟子想做灵修。”柳掌柜的惨死又浮现在莫以欢脑中,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莫以欢深吸了一口气,抬头与老糊涂四目相对。“这世间原没有灵修,也没有战灵师、灵阵师,没有什么法器、灵阵,这些都是人做出来的。人做事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像妖族攻打我们灵修界,更远的除魔捍道,魔修和灵修谁不是为了自己的理想与信念而战?弟子不知道做灵修是为了什么,但弟子想知道答案,弟子在没成为灵修之前是不会走的。”

    “你怎么就不听为师的话呢?为了天下苍生,下山做个普通人不好吗?你的资质就算做了灵修,最多也就为天下苍生献上一条年纪轻轻的性命。隔不了几年,连名字也不会有人记得!”老糊涂的眼角有些红润,字句间透露出无限的悲与恨,悲恨里带着几分温柔。

    只能为天下苍生献上自己的性命吗?在老糊涂的质问下,莫以欢也逐渐看清了一些东西,自己并不能为天下苍生做些什么,天下苍生也没把什么事强加在自己身上,天下苍生和自己是两样东西,天下苍生不会因为一个灵修的死去而受到影响,自己做事也没有必要为了那所谓的天下苍生。

    “像你这般顽劣的弟子,不识大体,只会让天门蒙羞。”老糊涂喋喋不休的呵斥着。

    “弟子不走,弟子想做灵修是想知道答案,是为了回答自己内心疑问。”

    “你做灵修不为天下苍生了?”

    “不,弟子只为自己心中的疑问。”

    “你这样可是大逆不道!会被其他灵修所不齿!”

    “弟子不在乎!”

    大殿里陷入一片寂静,老糊涂脸已涨得通红,抱着酒葫芦站起身来,葫芦的玉泽中一名少女坐在葫口,“玲珑,你听到了吗?!什么狗屁的天下苍生,你要是能有这样的觉悟多好,放心吧,我不会让她再踏上那条路。”

    老糊涂抱着葫芦,两行清泪划下,如同癫狂一般的或喜或悲。

    莫以欢突然感觉老糊涂有些可怜。

    “徒儿,你可要记牢了,做灵修不是为了别的,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别把天下苍生这顶帽子扣在头上!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徒弟了。”老糊涂一边哭一边笑。

    莫以欢行了拜师礼后离开。

    少女脑中的固态思维彻底裂开,人活着做事是为了自己,而不是那虚无缥缈的,天!下!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