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卷 灵阵师

    更新时间:2017-01-03 21:36:16本章字数:3132字

    “以欢,那老头也太不负责了,教给你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儿?这画的也太难看了,是想用这些鬼画符丑死妖魔吗?”苏舞柔趴在床上随手撵起莫以欢画过的一张符纸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名堂,随手扔到一旁为莫以欢抱不平。

    “师父说这些是灵阵师的基本功,必须要练的扎实。”莫以欢放下笔杆子,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

    “是吗?北师姐,你说呢?”莫以欢、苏舞柔和北铃语三人已经同住了半个月。刚开始,北铃语在时,苏舞柔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生怕扰到同住的那座冰山。不出一周,苏舞柔的话匣子有些关不住了,莫以欢每天大清早就跑去老糊涂那儿很晚才回来,负责授徒的两位器灵师长老在第一次授课后便休课了,苏舞柔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闲废了。在她壮着胆子和北铃语搭过一次话后,苏舞柔发现北铃语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又恢复了隐龙城小公主的姿态。

    “我不是灵阵师,不清楚。不过是师叔教的话,应该没错。”对于老糊涂的底细,北铃语也不清楚。初入天门拜在掌门赵通天门下,北铃语也和天门里的其他人一般,没把老糊涂当一回事,但出于礼貌,北铃语对老糊涂还是以师叔尊称。直到一天老糊涂把掌门令牌拿去垫桌脚,赵通天气急败坏,甚至动用了法器,下一幕却让一向性情冷淡的北铃语惊讶的合不上嘴。老糊涂随手撵过桌上的几张符纸,就着葫芦嘴洒出的酒水,在符纸上画了几个生硬的符号,便把赵通天的攻击隔在一边,看赵通天的架势,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狂轰乱炸了一通也没能穿过那道符墙,赵通天狠狠的刮了老糊涂两眼,无奈只能作罢。北铃语从那时才知道自己这位平日里不修边幅,邋邋遢遢的师叔的手段。

    “那老头很厉害吗?北师姐,你师父是赵掌门,你叫那老头师叔,意思是他是赵掌门的师兄弟喽?”苏舞柔在床上翻了个身,有些惊讶的问道。

    “嗯。师叔的身手应该不会在师父之下,不过师叔为何以那样的面貌示人,我就不清楚了。”

    “嘶—”苏舞柔倒抽了口冷气,以北铃语的性子这种事上不会有半句虚言,但苏舞柔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个天天穿着一身油腻麻衣的老头能比的上灵修界的领军人物赵通天。

    “以欢,你觉得你师父怎样?”苏舞柔扯了扯莫以欢的袖子问道。

    莫以欢接过夜狞递来的符纸,歪着小脑袋想了会儿说道:“我觉得师父人还蛮好的,这些画符的材料还都是师父买的呢。”

    “我不是问的这个…唉。”苏舞柔揉着太阳穴说道:“我问的是你觉得你师父厉不厉害?”

    “这个嘛…”

    在莫以欢正式被老糊涂认为弟子的第二天,一只符鸟带来了老糊涂的传话,莫以欢跟着符鸟来到老糊涂的山头。符鸟并没有把莫以欢带进无匾的大殿,而是带到了后山。

    符鸟飞进后山竹林间的凉亭,老糊涂背对着莫以欢坐在凉亭最后,莫以欢轻声叫了声:“师父,弟子来了。”

    老糊涂示意莫以欢过去,“徒儿,你可知道灵阵是何?”

    莫以欢站在老糊涂身后,听到这个问题,一时语塞。灵阵?莫以欢先前为了回答老糊涂的问题,几乎翻阅了藏经阁和灵修有关的所有书卷,其中对灵阵师的描述都是两三句草草带过,更别说灵阵师所布的灵阵了。

    焚山煮海?改天换地?书卷上是这样描述灵阵师的。莫以欢觉得有些太过于夸大了,要是灵阵师真有这么神,妖族怕是连入侵的机会也不会有。

    “不知道吗?”老糊涂见莫以欢久不做声,问道。

    莫以欢点点头。老糊涂转了过来,取下腰间挂着的葫芦说道:“这灵修界是好多年没见过有个灵阵师了,你不知道也是理所当然。”

    老糊涂一抬手,符鸟乖乖的停在老糊涂手上,这样有灵性的符鸟莫以欢倒是第一次见到,前几次门里传信用的符鸟都是信息传到后便不在动弹,苏舞柔还把符鸟拆开后再折回原样,符鸟也不见有任何动作。

    “你觉得这里有什么?”老糊涂指着凉亭外问道。

    莫以欢愣了下,才用没底气的语气小声说道:“竹林?”

    老糊涂手一抖,符鸟飞出凉亭,在飞出凉亭的一瞬符鸟消失了,莫以欢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使劲的揉搓双眼。

    “来,乖徒儿,为师带你去见见什么是灵阵。怎么没酒了?”老糊涂在耳边摇了摇酒葫芦,哀叹了两声,顺手便把葫芦抛出凉亭,一把抓住莫以欢的肩膀,跟着葫芦一并跳出凉亭。

    师父今天看起来不像是醉了,这般做为让莫以欢摸不起头脑。感觉脚踩到实处,莫以欢站稳了抬头,这里是哪儿?我不是和师父在后山的凉亭里吗?

    老糊涂端坐在葫芦颈,莫以欢发现自己站在老糊涂的酒葫芦上,头顶的夜空月朗星稀,萤火点点,两旁群山险峻,葫芦正向着两座高耸的奇峰之间飞去。老糊涂伸出手,掏出几张符咒,在空中一抖,符咒瞬间被银色的火焰吞噬。两座奇峰之间,月华降下,搭起了一座银桥。银桥上突然浮现一名白衣仙女和数名红衣仙童,仙女手持玉箫映着月华吹奏着天上之曲,仙童应曲而舞。

    就在莫以欢痴迷于仙乐时,老糊涂拍了拍手,眼前的银桥,仙女、仙童都化为虚有,莫以欢发现自己就站在凉亭外面,老糊涂晃着葫芦笑嘻嘻的坐在凉亭栏上,指了指地上。

    莫以欢惊讶的发现自己脚边放了一圈符纸和一堆碎石块,两块较大的碎石上面搭着一根野草,莫以欢好奇的问道:“师父刚那些都是灵阵制造的景象?这就是灵阵?”

    老糊涂不答反问道:“你前几日也在藏经阁看了不少死书,你能见到书卷上有关灵阵师的无碍乎就两句话。”

    “焚山煮海,改天换地。”老糊涂手中的葫芦闪过一道玉泽,一道倩影扒着老糊涂的左肩接过老糊涂的话头。

    老糊涂的眼里有些晶莹之物,看着身旁的倩影,有些颤抖的喊道:“玲珑。”

    玲珑拍了拍老糊涂微微颤动的肩膀,给莫以欢解释道:“现在自然是做不到。灵阵师的巅峰时代是在上古时期,现在已经凋零的差不多了。上古灵阵师的佼佼者中确实有人能做到书卷里记载的,不过那也只是极少数的怪物而已。”

    玲珑走进莫以欢,牵起莫以欢带有狞玉链的那只手,“你这玉链的能力是画符,与灵阵师也般配。”一道碧光顺着玲珑的芊手传入莫以欢的手链中,“我复制了几张符咒到你的法器里,等你回去了再自己琢磨琢磨。”

    老糊涂带着莫以欢来到一处偏殿,推开门,由于没人住的缘故,偏殿里铺着一层厚厚的尘土,老糊涂偏开头轻咳两声:“以后你就在这里画符,等你熟练了,再来找我。”

    “师父…”

    “什么事?”老糊涂刚迈开步子,莫以欢便叫住了他。

    “那个…画符是不是需要符纸,符笔什么…”莫以欢感觉到脸颊的温度飙升。

    “刚学画符是需要这些,怎么了?”

    “那个…师父,我的钱不够…”

    老糊涂看着莫以欢窘迫的模样,这才想起莫以欢是从一个村里走出来的,哪有什么积蓄,闲钱去添加这些东西,再说了画符花的钱可不少。

    老糊涂饶了饶头,想想自己平日里有钱都去换酒喝了,哪来的什么积蓄,干咳了一声说道:“这事儿不用担心,为师给你想办法,明日你就开始来这里练习画符。”

    莫以欢回到院里,叫出夜狞兴致勃勃研究夜狞的法器能力。

    夜狞从长袖中探出手来,一阵墨光,将莫以欢的神智引入了另一处空间,里面是一片明媚的山谷,谷中漂浮着五个符咒,金、木、水、火、土。

    “这就是那个小葫芦传进来的五道符咒,主人要用时,我能把符咒复制出来,至于能否成功,要看主人参悟了多少。不过主人现在的力量是有些小了,可能符咒的威力可能会差些。”夜狞给莫以欢解释道。夜狞从身后握住莫以欢的手,像是教授写字一般,引导着莫以欢画出那些生硬的符咒。莫以欢在画符的过程中,明显的感觉到夜狞的手在微微颤抖,偏头看去,夜狞的脸却被他那一头黝黑的长发盖住。

    莫以欢的悟性却是差过了老糊涂和夜狞的想象,好在莫以欢以勤补拙,练了大半年下来也成了些模样。

    素衣跌跌撞撞的推开屋门,结巴的半天才说道:“那,那个,那个花家的少爷又来了。”

    “哟,以欢,你家的花公子又来看你了。”

    “什么叫我家的,我和他根本不熟好吧。”莫以欢揉了揉太阳穴。半个月前,王城花家的少公子花子谕莫名其妙的与自己亲近,还包揽了自己画符的费用,苏舞柔还打趣自己,被人家看上了,可莫以欢却不这么觉得,每次花子谕来的时候,目光都不在自己身上,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莫姑娘,画符进展的如何?”门外传来花子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