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卷 离火剑的提亲

    更新时间:2017-01-04 21:08:44本章字数:3194字

    花子谕是王城花家的少公子,自幼天赋过人,在家里的长辈们的呵护中一路顺风顺水,直到他被送入天门觉醒了法器。

    花子谕到现在还记得那天,自己是唯一一个被自家法器从法阵的光幕里拎出来,用凤离火的话说,“谁叫你自己腿短走的太慢了,还找不着方向。”

    离火剑是花家祖传的灵器,传说离火剑的器灵是上天之上落下来的凤凰,花家初代家主在,从花子谕往前的两代人里,却只有一人能驭使离火剑,但那位老祖宗却在妖祸之乱中失去了音讯。花子谕出生的时候,尘封了数十年的离火剑发出清脆的凤鸣,一对巨大的火翼在花家上空展开,然后一瞬即逝,襁褓里哇哇大哭的花子谕左臂上多了一道凤铭。

    自幼便展现出灵修天赋的花子谕,在家里几本上是要风有风,要雨有雨,这种环境下,花子谕的性子难免有些傲,也没有养成眼高于顶的那种性子,但自从凤离火醒了后,花子谕的脾气被彻底磨平。

    凤凰不落无宝之处,这句话的意思,花子谕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凤离火最大的爱好就是收集各种珠光宝气的珍宝,碗口大的夜明珠、南海沉淀百年的珍珠、上古巧匠打造的金缕银袍,吃住行也是奢侈至极。刚开始,凤离火要什么,花子谕就给她买什么,随着时间的推移,花子谕发现凤离火的开销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说了凤离火两句。就在当天晚上凤离火看上了拍卖场的压场货金缕衣,花子谕铁下心要治治凤离火的这个毛病,凤离火见花子谕闭着眼坐在位置上没有动静,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第二天那家拍卖行就从王城搬走了,花子谕连连陪着不是,拍卖行的主人看到站在花子谕身后的凤离火眼角不住的抽动,连客套话也没多说就催促着车队离开。

    从此之后,花子谕发现了凤离火的另一个优点,爱惹事。凤离火前脚刚闯下的祸,花子谕后脚就陪着笑脸来善后。凤离火除了喜欢珠宝,爱惹事以外还是个暴脾气,身为主人的花子谕就只教训过她一次,也不能算是教训吧,就在当天凤离火在拍卖会上出手强夺了金缕衣,还烧掉了大半个拍卖场。花子谕被劈头盖脸的训了一顿,回来就在凤离火面前抱怨了两句,就被凤离火打成了熊猫眼。

    用凤离火的话说,“让你掏钱买东西那是看得起你。我可是凤凰,凤凰不落无宝之地,这不是你们人类常说的吗?”别人家都是器灵听主人的,到自己这儿来怎么自己就成了瞻前顾后的孙子,凤离火才是大爷。

    就在半个月多前,花子谕的房门被狠狠地推开,他家嚣张霸道的法器竟急冲冲地奔了进来,脸上挂着从未见过的奇怪神色,似乎很交集。

    花子谕看得心里一凉:“你又惹大祸了?”

    “没有。”凤离火摇摇头,说道:“主人,我找到啦,找到配的上我的器灵了。”

    花子谕愣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谁家的器灵这么不幸,被你看上了?”

    自己法器眼高于顶的性子,花子谕早就习惯了。在早些年,花子谕就曾问过凤离火,需不需要找一件法器作伴,当即便被骂个狗血淋头。

    “老娘可是凤凰!那些什么虫灵,草灵,还有和白痴主人一样的连老娘的一根毛也比不上。用你们人类的话怎么说来着,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相争,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怎么能和我相配。”凤离火指着花子谕的鼻子大声说道:“我的配偶要有倾国倾城之貌,满屋的夜明珠也要在她的容貌下安然失色,这样才配的上我高贵的凤凰!不过这样的女法器怕是这世间难寻…”

    花子谕听着凤离火喋喋不休的说了一长串,突然开口:“等等,女法器?你不就是女的吗?”

    凤离火一下凑到花子谕眼前,脸上露出难得温柔的微笑:“难道主人有什么高见不成?”花子谕的头甩得和拨浪鼓似的。

    “要是遇上了,我会通知你的。”凤离火从花子谕那又拿到了不少银票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花子谕当时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眼高于顶的凤离火还能看上其他法器不成?

    今天,凤离火却急冲冲的找到自己,难道真的看上谁了?见花子谕坐在那里没动,凤离火有些心急。

    “主人啊,我中午路过食堂时候遇见的,我这下半生的幸福可就全靠你了。”凤离火拉扯着花子谕的袖子恳请道。

    “主人你要是帮我把这事办成了,以后我保证不再乱惹事,说到做到。”

    花子谕呼的一下站起来,凤离火虽说脾气暴躁,说话却是一言九鼎,花子谕听到凤离火保证以后不再惹事,一溜烟的便跑了出去:“我这就帮你去打听。”

    花子谕在宗里问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凤离火描述的那件法器。回到屋里对凤离火说明了情况,凤离火一下蹦了起来:“没有?怎么可能?”

    见到凤离火一副快要炸毛的模样,花子谕赶忙稳住她:“大姐别急,你想天门宗这么大,我只问了不到一半的新生,明天我起早就去找。”

    听到主人这么说,凤离火也平静了下来,在自己的衣橱里翻来翻去,还不时的问问花子谕的意思。

    莫以欢在老糊涂那儿学画符有了一些时日后,老糊涂便让莫以欢自行练习,不必再每日到偏殿来,莫以欢也是少了些麻烦。没了老糊涂在一旁,莫以欢每天练的更是勤奋,经常足不出户,有时午饭也顾不上。苏舞阳从苏舞柔那里得到消息,便每天都去打了饭给莫以欢说去,这个举动让夜狞颇为不满。一天苏舞阳照常给莫以欢带来午饭,夜狞在莫以欢耳边说了些什么,莫以欢耳根烫得通红,第二天起,莫以欢的午饭便由夜狞包干。

    夜狞像往常一样到食堂打饭,感受着一旁男性灵修学徒们投来的炽热的目光,夜狞拎着饭盒若无其事的从他们中间穿过。突然夜狞感觉到身后有一股炙热的气息,这气息好像还有些熟悉。这是离火?夜狞猛得转过身去,看到的却只有炙热高温留下的一道人影。不可能,离火剑还和我的本尊一并钉在绝命崖上,这可能只是另一件至阳的法器,夜狞心里虽有疑惑,但惦记着王女还饿着,没有多做停留便离去。

    凤离火在远处的林间注视着夜狞离开,便马不停蹄的去找花子谕了。

    花子谕一把推开房门:“找到了,找到了。”

    “谁家的!?”躺在衣橱上晃悠着长腿的凤离火一下就蹦跶到花子谕。

    “是一个刚入门的新生的器灵。”

    “那主人你快准备聘礼去提亲吧,你说我穿哪件去好呢?”凤离火一下就精神来了,打开衣橱哼起了小曲。

    “聘礼不能寒酸了,箱子要用楠木镶金的。聘礼一定要足,不能丢了我的脸面。”凤离火一面挑选着衣服,一面吩咐着。

    “大姐,可你的名声在宗里有些…”花子谕吞吞吐吐的说道。凤离火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刚想发火,转念一想,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儿。自己几乎把花子谕同一届的器灵都欺负了遍,在宗里可以说是恶名昭著,听花子谕说那个黑色长发的器灵是新来的,可不能在她面前坏了自己的形象。

    凤离火脑中一道灵光闪过,笑嘻嘻的望着花子谕。

    “你想干什么…”

    “主人这就要你帮帮人家了,你们人类不是有个词叫什么出细活来着。”

    “是慢工出细活。”

    “对对对,就是这个,主人你这样,这样…然后这样。”凤离火靠在花子谕耳边小声嘀咕了半天。花子谕越听眼睛瞪的越大。

    凤离火把自己的计划说完,拍拍呆若木鸡的花子谕:“明白了吗?”花子谕生硬的点点头。

    “那好,我们就这么办。”

    往莫以欢住的小院里转悠,便成了花子谕每天最头疼的一个任务,每天都换着不同的法子去找莫以欢搭话,还让人家小姑娘用异样的眼光看了自己整整三天,才有所改善。凤离火以法器必须陪同在主人身边之名,拽在花子谕后面,却不料宗里的死对头倾城和那黑色长发的器灵主人住在同一个院子,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凤离火每天都坚持在死对头的面前挂着微笑。

    半个月来,夜狞却只是见过寥寥数次,凤离火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在凤离火要死要活的折腾下,花子谕再次来到了莫以欢住的小院:“你确定要我去提亲吗?”半个月里,花子谕也和莫以欢有些熟悉,莫以欢的器灵夜狞也是见过几面,花子谕总是觉得夜狞身上有哪儿不对头,对了,夜狞胸部是平的,那种一马平川的平。不过可能是人家器灵天生那样的呢?花子谕便没有和凤离火说起。

    “以欢姑娘看上去也不像是迂腐之人,对于器灵结成伴侣之事也不反对吧?”

    “嗯?”被这么一问,莫以欢愣了下,又看了看站在花子谕身后偏开头,脸微微发红的凤离火,这才明白花子谕接近自己的原因。

    莫以欢召出一脸震惊的夜狞:“花公子这种事该早说嘛,夜狞这好和你的离火凑成一对,虽说夜狞长得像个女孩…”

    凤离火的朱唇惊讶得合不拢,花子谕眨巴着眼睛,一人一灵异口同声的说:“你的意思他是个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