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卷 藏经阁暗阁

    更新时间:2017-01-06 23:31:04本章字数:3084字

    听北铃语讲明了事情的原由,莫以欢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宗里连赵通天和老糊涂都一致否定,连北铃语也没有听说过驱除妖气的方法,更别说才入宗半年莫以欢,苏舞柔她们了。

    “北师姐,我们这样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像你这样的状况,就没有什么前科,记载之类的?”苏舞柔突然开口问道。虽然她没有看到北铃语光生的后颈上有一丝瑕疵,更别说盘踞着一股黑气了,但她还是选择相信相处半年的两个室友。

    北铃语沉思了会儿,猛得一拍桌子说:“我想起来,刚入宗的时候,师父好像和我说过天门宗里有两座藏经阁,一明一暗,说不定在那里能找到答案。”

    “那暗阁在哪儿?”

    “明暗两阁相通,不过师父却从来没带我去过暗阁,以前我也问过几次,不过每次都被师父推脱说,等我继承了北家再带我去。”

    “难不成那个暗阁里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苏舞柔一下就来劲了,眨巴着灵动的大眼睛,活脱脱的像只打着坏主意的小狐狸。北铃语摇摇头,她只知道有暗阁的存在,也没进去过,自然不知道里面有些什么。

    “难不成藏着历代掌门的恋爱史?还是说掌门贪污受贿的账本?”苏舞柔自行脑补着暗阁里历代掌门恋爱史堆积成山的场面。

    藏经阁莫以欢去的次数也不少了,那座经山就只有一座藏经阁和阁前的一片大广场,广场上立着九个石像外别无他物,哪去找那另一处暗阁?北铃语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眉头微微皱起。

    莫以欢和北铃语同时叫出了声:“灵阵?!”但随后两人又沉默下来。就算知道了又能怎样?若不是北铃语的师父是掌门,恐怕连她也不可能知道有个暗阁的存在。能瞒过天门宗这么多代弟子耳目的灵阵,岂是自己这样才学半年,连个半吊子都算不上的学徒能破解的?

    屋里又陷入一片死寂,北铃语像是又想起了什么,目光移到莫以欢身上:“我记得师叔那里有件法器落阵盘,师叔还拿着那件法器在我师父面前炫耀过,说他做的落阵盘能破天下灵阵,师父不信,结果师叔隔天用那个落阵盘差点把护宗大阵给拆了。以欢,你是师叔唯一的徒弟,落阵盘只有靠你去取来了。”

    “要是师父问我借来干嘛,我怎么回答他?北师姐你前些天每天都往师父那儿跑,现在我又突然去借破阵的法器,师父心生怀疑,我们去找暗阁不就泡汤了?”

    “那还不简单,以欢你趁你师父不在的时候偷偷拿出来,我们找到了暗阁就还回去,反正你师父每天都一副糊涂样儿,不会被发现的。”苏舞柔想了想,给莫以欢出注意。

    “那不就成了偷吗?”

    “怎么能叫偷呢?我们只是借用一小会儿。你也不想看着北师姐被妖气侵蚀吧。”苏舞柔指了指北铃语,继续开导莫以欢。

    莫以欢看了眼北铃语的后颈,盘踞的黑气似乎又壮大了几分,其中妖魔的形态也更加清晰了,莫以欢犹豫了会儿,点点头说:“好吧,我去找师傅把落阵盘借来。”

    三人经过一番商议,由莫以欢去找老糊涂把落阵盘取来,北铃语和苏舞柔去准备其他东西。最后苏舞柔提出应该再找几个帮手,直接被北铃语拒绝。

    “北师姐你想,要是暗阁有人看守,或者有其他的什么机关,我们三个能应付过来吗?”在苏舞柔的三寸不烂之舌下,北铃语还是妥协了。

    莫以欢向往常一样来到老糊涂的住处,推开门:“师父?”老糊涂不在,莫以欢松了口气。在老糊涂乱糟糟的住处,莫以欢找了好一会儿,才从床底找到落阵盘。

    拿?还是不拿?莫以欢的内心开始犹豫。落阵盘被师父塞在床底,可能连师父自己都忘了有这件法器的存在,自己拿去用了再还回来,应该不会被发现。想到北铃语后颈盘踞的那股妖气,和当自己告诉北铃语自己也能看见那股黑气时,北铃语那激动的眼神。师父,我只是借一小会儿,用完就还回来,莫以欢把翻动的地方掩饰了一番,拿着落阵盘轻声的关上门离开。

    张先生站在伞下静静地看着莫以欢从进门到找到落阵盘,再经过了一番犹豫最后拿着落阵盘离去。收起竹伞,对着身后的两人说:“她犹豫之后还是拿了,要我去取回来吗?”

    赵通天摇摇头:“虽说她这是事出有因,但此举还是不妥,有违…”

    “放屁!赵通天我怎么发现你这个人这么死板!我徒儿可是为了帮你徒弟才来我这儿拿落阵盘的,还什么不妥不妥的。”老糊涂打断赵通天,贴着赵通天鼻子大声说道,唾沫星子都快飞到赵通天的脸上了。“再说了,落阵盘是我家的,这是我的地盘,你管我徒儿在这儿干什么!”

    赵通天退了两步,与老糊涂保持一定的距离抹了两把脸:“北丫头这一惊一乍的是有些过了,不过她们这是想去暗阁?”

    “怎么?难道你想把那些东西藏一辈子?”老糊涂的嘴角露出一抹讥笑。

    “她们还太小,有些事情她们还是不知道好些。”

    老糊涂收起慵懒之态:“赵通天啊,赵通天,我怎么发现你和那几个老东西越来越像了,你忘记是谁救了我们所有人?!你和那几个老东西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顶着救世主的名头高高在上。”

    在老糊涂的一通责问,赵通天的脸上露出难堪之色:“师兄,如果不这样做,你知道会给天门招来多大的祸事吗?”

    “所以你就和那几个老东西隐瞒了事实?欺骗了所有人?对了,那几个老东西呢?好久没见到他们的动静了。”

    赵通天刚想开口,又闭上了,无奈的叹了口气,他知道再怎么给老糊涂解释也是白搭,张先生也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看着老糊涂和掌门争吵不说话。

    “哥,看你买的假货!差点就被巡逻的发现了!”苏舞柔撕下贴在身上冒着白烟的隐身符。

    苏舞阳抹去额前的冷汗,连连道歉:“我也不知道那个黑心卖家卖的符有问题,还好有以欢备用的符才没被发现。”

    在第三天晚上门禁后,莫以欢她们偷偷的溜出院子和罗小狗、苏舞阳两人汇合。苏舞阳拿出了五张高价买来的隐身符让众人贴到身上,北铃语也知道这种低级符咒的作用,问过了苏舞阳隐身符是否完好,苏舞阳拍着胸脯表示一千两一张的隐身符保证靠谱。在出发之前,莫以欢也拿出了五张自己画的隐身符让众人带着,说是以防万一,苏舞阳笑了笑,认为是多此一举,不过还是在北铃语的注视下贴上了。

    五人小心翼翼的走像经山,就在五人刚到山下时,苏舞阳买来的隐身符发出一声沉闷的炸裂声,隐身符冒起了白烟,惊动了山脚巡逻的灵修,若不是莫以欢的那张备用符咒,五人早就被巡逻的灵修发现。

    苏舞阳被苏舞柔骂的抬不起头来,北铃语望着黑暗中只能看见轮廓的藏经阁:“以欢,看你了。”

    莫以欢点点头,拿出老糊涂的落阵盘,落阵盘里的龙首指针发出微弱的亮光,龙首的方向左右不定的摇摆,众人啧啧称奇,之前莫以欢不管怎么拨弄都纹丝不动的龙首指针指向了藏经阁前的一座石像。

    越是靠近石像,龙首指针发出的光也就越亮,众人绕着石像转了几圈,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互望了一眼后便七手八脚的在石像上摸索。

    最后罗小狗在石像的脑后发现了一块突起,罗小狗问过其他人意见后用力往下一按,再注入些许灵力,众人都屏住了呼吸,过了好一会儿,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也不见暗阁出现。

    苏舞柔打破了平静:“北师姐,你确定这个落阵盘有用吗?”

    北铃语点点头,当初老糊涂扬言要证实自己的落阵盘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法器时,宗里的长老都不屑一顾,还有好事者嘲讽:“陆长老,要是你那盘子真的有用,那你倒是去拆个灵阵给大伙看看。”

    老糊涂还夸了提出这个主意的外门长老一通,然后就消失了三天三夜,正巧战神殿来访,战神殿殿主还在赵通天面前笑呵呵说了句:“赵掌门功力真是越加的深厚了,隔的老远就察觉到我们的行踪,还提前开了大阵,真是佩服佩服。”战神殿的人走后,赵通天漫山遍野的找着老糊涂,最后赶在老糊涂拆掉三个主阵眼前找到了他,天门的护宗大阵才逃过一劫。

    “以欢,你来看看这是什么。”北铃语敏锐的洞察能力很快就找出了石像的变化。石像的两手手心各出现了一个纹路,石像立着的石台上出现了一个正正方方的凹槽。

    是两个基础符咒?莫以欢借着落阵盘的亮光看清了石像手心的纹路。

    “这石像就是阵门没错,或许我能打开它。”莫以欢把落阵盘放在石台上,聚起自己微弱的灵力,手指向着石像手心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