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卷 破阵入阁

    更新时间:2017-01-07 23:01:08本章字数:3124字

    贴着石像的掌心,两股截然不同的灵气从莫以欢指尖流入两个符咒中。不出片刻,石像两手掌心的纹路被描完,发出微弱的红蓝光芒。脑子突然感觉到一阵恍惚,莫以欢赶忙从石像边退开,转头看向其他人,北铃语他们也是不约而同的退在石像几步开外。

    “刚怎么了?你们也感觉到了?”莫以欢问道,众人点点头。

    “好像没什么变化嘛。”苏舞柔转头望着身后黑暗中藏经阁模糊的轮廓。

    莫以欢拿起落阵盘,龙头指针已经暗了下来,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不对!莫以欢猛得转身环顾四周,同一时间北铃语也发现了。

    “我们已经找到了,这就是藏经阁的暗阁。”莫以欢和北铃语异口同声地说道,说完两女都愣了下,互看了一眼。

    莫以欢指了指轮廓模糊的藏经阁说:“你们没注意到这个石像和藏经阁的距离比之前的远些了吗?看那些石像,我们来的时候可是在内侧。”

    借着星光,众人才发现,广场上的九座石像方位有些微妙的变化,来的时候,众人是站在石像包围的弧内,而现在却站在了弧外。意思是说,这就是天门藏经阁的那座暗阁。

    北铃语把倾城握在手里:“暗阁里可能有护阁的机关陷阱,一会儿都小心些。”莫以欢他们四人点点头,都取出了自己的法器。苏舞柔抱着一块木头的笨拙样儿有些好笑,莫以欢忍不住笑出了声。

    苏舞柔龇着小虎牙,狠狠地捏了莫以欢腰间的软肉一把:“有什么好笑,一会儿你要是触发了,我可不会帮你。”

    “不好笑,不好笑。”莫以欢轻咳两声平静了下心情。苏舞阳的法器也是把剑,器灵是一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黄衣女子,黄衣女子面无表情的跟随在苏舞阳身后,莫以欢的第一印象便觉得这个法器跟着北铃语应该更适合。罗小狗的身后出现了个赤脚的小童,小童一出现就礼貌的冲莫以欢他们四人打了招呼,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莫以欢却没看到罗小狗的法器是个什么样。

    “咔咯”藏经阁大门的锁应声而开,在罗小狗开锁的时候,莫以欢才看清,罗小狗手上带的暗红色指虎,几人相互招呼着,迅速闪了进去,轻轻的掩上大门。夜晚的藏经阁里没有光线,伸手不见五指,莫以欢拿出带来的三张光符,输入了些许灵力,光符瞬间在手心化做无数的小光点,光点将众人包围,虽说不算明亮,但勉强也能视物。暗阁一层空荡荡的,没放有一个书架,比起平日里的那个也大了许多,众人转了一大圈后,没发现上二楼的楼梯,唯独有一堵黑色大理石砌成的墙壁显得格格不入。众人一阵摸索,北铃语摸到了一块能动的大理石块,用力拉出,大理石墙壁微微抖动,紧接着发出机关运转的细小碰撞声,大理石墙壁徐徐的升起,露出一条通道来。

    北铃语握着倾城率先走进通道中,莫以欢和苏舞柔走在其后,罗小狗、苏舞阳则走在最后。

    通道不长,没过一会儿众人便看到了出口。通道的尽头,是数十阶金砖砌成的台阶,华贵至极,众人上了台阶,便看到大厅对头靠墙的地方放着三个书架,通向书架的过道两侧都是铜像,有手持各色乐器的仙女,有服饰各异拿着不同法器的天门灵修,亦有凶神恶煞的妖魔,这些铜像雕刻的惟妙惟肖。夜狞突然发现这里居然有着自己的铜像,好在莫以欢的灵力不强,光点照不到那片。

    北铃语望着过道两边胸口佩戴着天门标志的铜像,在自己的印象中却是没有这些人的存在,那么他们是谁呢?

    苏舞柔看着这些铜像,问:“北师姐,这些铜像都是什么来历?看着挺骇人的”

    “可能是天门的前辈们吧。”北铃语含糊道。

    罗小狗看了几眼这些铜像:“那为何还要摆着妖魔的铜像。”

    苏舞阳答道:“这些或许是掌门和长老们的收藏,你看那个妖魔做得和真的一样。”

    众人快步走向墙边的那三个书架,莫以欢走得慢落在了最后,忽然寒风吹过,莫以欢打了个冷战,看看左右的铜像,低声问:“北师姐,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些铜像向我们靠近了一点?”

    北铃语紧握手里的倾城环顾四周,由于光线太暗,并没有发现什么,苏舞柔抱着她那个木块走到莫以欢身旁,一手搭在莫以欢肩上说:“以欢,以后要对付的妖魔多着呢,别这么胆子,那是你的错觉。”

    “噢,可是,”莫以欢话还没说完,面前三人脸色有些古怪,罗小狗突然一拳向苏舞柔招呼去,苏舞柔还不知道怎么会事,吓得赶忙把法器横在脸前。

    “哐当”苏舞柔耳边传来沉闷的碰撞声,一具睁着两个铜铃大小般眼睛的铜像就在苏舞柔侧后方,铜像手里的铜锤被罗小狗一手架住,苏舞柔趁机把有些呆滞的妹妹拽到身后,手持长剑警惕地注意着四周。

    夜狞早就留意到两旁铜像的动静,看到铜像没有向莫以欢出手的趋势,也就默不作声地走在队伍后面。空气温度陡然降低,北铃语手持倾城剑削掉了移向自己的双头妖魔铜像的一节爪尖。

    “不能砍啊!北师姐,我们是偷偷进来的,要是把这些铜像弄坏了,不就暴露有人入侵暗阁了吗?”见北铃语一副要大杀特杀的样子,莫以欢赶忙拦住她。北铃语手里紧握的倾城剑松了松,不再有寒气散出。北铃语遇到事最喜欢的就是直接了当的解决掉,换句话说就是暴力,听到莫以欢这么一说,北铃语倒是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素衣缩在苏舞柔身后,看样子小丫头被这些铜像吓得不轻。

    夜狞站在莫以欢身前,一双芊芊玉手在莫以欢惊讶的目光下,挡下了三个铜像的攻击,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不能破坏铜像,这让北铃语只能束缚手脚,处于被动防御状态。大厅里的铜像纷纷靠拢,将过道上的五人围得水泄不通。

    “再不想点办法,我们就要被这些铜像困死在这儿,要是被长老发现了,刑堂张先生那儿是跑不了的。听师兄师姐说天门里最可怕的地方就是刑堂了,比刑堂更可怕的张先生,我可不想被送去。”苏舞柔见空档越来越小,焦虑地嚷道。

    铜像越靠越拢,北铃语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就在众人百般为难之际,罗小狗双手上带着暗红色指虎忽然冒出一声兽吼,无数的赤芒冒出,将罗小狗的双臂包裹在其中,一头兽影出现在罗小狗头顶,罗小狗一拳轰向理他最近的那个铜像。

    “小狗,不要!”铜像并没有像莫以欢所想的那样凹陷去下,罗小狗臂上的赤芒随着罗小狗这一拳的轰出,化出无数道火焰,仿佛像是带着生命一般,在空中散开,然后融进各铜像内,并没有留下一丝灼烧的痕迹,铜像像是被夺去里力量一般,纷纷停下动作。

    “你村里的小兄弟还不错嘛,手里有些真功夫,不像某些人。”感觉危机已经过去了,苏舞柔舒了口气,也不忘嘲讽一下刚刚被一个铜像逼得手忙脚乱的苏舞阳。

    对妹妹嘲讽觉得已经习以为常的苏舞阳,在这种情况也只能尴尬的对众人笑了笑。

    看了看北铃语的脸色,倾城微笑着问道:“这位小师弟,你的法器是?”

    罗小狗没有直接回答,反倒是先看了一眼手上的赤脚小童。

    “倾城姐姐问我吗?我的上一任主人是个散修,被人叫做搬山太岁,不知道姐姐认不认识?”

    “你是驭神指虎!”听到搬山太岁,北铃语一口就道出罗小狗法器的名字,搬山太岁也是散修中的一介怪杰,在妖祸之乱中突然冒出,一套出神入化的拳法再配上号称无坚不摧的驭神指虎不知斩杀了多少妖族中的好手。妖祸之乱后搬山太岁却突然失去了音讯,驭神指虎也和他的主人一起消失在灵修界。

    到现在,灵修界依旧有驭神指虎的传闻,可见其前任主人搬山太岁的威名影响有多大。至于罗小狗从哪得到驭神指虎的,北铃语也不关心。

    现在重要的是能否在这里找到解决妖气侵染的解决办法,拨开铜像,北铃语径直的走向墙边放着的三个书架,除了罗小狗外的其他三人也好奇的跟了上去,他们也想看看,这座藏在灵阵中的暗阁里到底记录了些什么。

    罗小狗静静地看着莫以欢四人相互招呼着在书架上翻寻,赤脚小童攀上罗小狗的肩膀低声问道:“主人,你那只眼睛是不是已经快要看不见东西了?”

    罗小狗皱了皱眉,没有开口,赤脚小童也不在意,露出天真无邪的笑脸,自顾自的在罗小狗耳边喃喃道:“不用担心啦,主人,我感觉你会比上一任主人更强,能活的更久些。你不去找找这里有没有我上一任主人的记载吗?”

    莫以欢他们五人找到阵门,进了暗阁后,石像前突然出现两道黑影。

    “哎,我的乖徒儿还是太年轻了,只想着入阵,那出来的时候怎么办呢?还是要为师来给你擦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