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卷 妖气拔除之法

    更新时间:2017-01-08 23:28:59本章字数:3101字

    “北师姐,那个办法真的好吗?”莫以欢还是觉得有些不妥。昨夜北铃语确实在暗阁里找到了她想要的。暗阁书卷里记载,要拔除侵染入体的妖气,需要先找到诸多妖魔常年久居妖气聚集之所,从而引发体内妖气的暴动,等潜伏的妖气爆发后,再用强横的灵力将其逼出,书卷上的记载到了这里戛然而止。

    莫以欢觉得这个办法有些极端,要是,要是没能把爆发的妖气逼出会怎么样?书卷里并没有记载。

    北铃语点了下头说:“现在也只能先去试试了。”

    “我们要不要去找师父?”莫以欢有些担心的问道:“再说了,妖气聚集之所就算是北师姐你,也没有把握进去了再全身而退吧?”

    北铃语低声的念道:“妖魔常年久居之处吗?这倒不是问题,我们天门宗就有着那么一个地方。”

    莫以欢惊呼道:“我们宗里还藏着许多妖魔?!”入宗半年,莫以欢也大概知道自己所在的宗门在灵修界处在什么地位了—天下灵修天门为首。天门宗里要是都藏有妖魔,那…

    北铃语并不知道莫以欢脑袋里脑补着什么,摇摇头说道:“不是有妖魔藏着,而是囚禁。你入宗不到一年,自然是不知道。”

    “告诉师父只会让他觉得我精神紧张,产生了幻觉。这件得靠我自己解决。”北铃语眼中露出了一丝决意。

    “明天应该是我弟弟轮值,我去找他换换,也带你去看看。”

    “嗯?”

    “天门关押妖魔的地方。”

    昨晚众人有惊无险的找到了拔除妖气的办法,从藏书阁暗阁顺利逃出后便散去,各自摸回了自己住的院子。莫以欢回去后躺在床上盯着屋顶睡不着,今晚从暗阁里看到的东西让她有些心神不宁。

    原来灵修没有像说书故事里的那般神勇,也没有大胜妖族。

    只是惨胜,惨烈到牺牲了灵修界大半数的灵修的惨胜。

    望着北铃语开门离去,北月寒有种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方才,就在北月寒在屋里和那群华衣锦服的贵族弟子吹着大山时,自己的堂姐北铃语突然一脸冰冷的推门而入。

    北月寒当即吓得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努力在脑中回想着自己最近的所作所为,自己好像没有做什么让自己这位堂姐生气的事,战战兢兢的开口问道:“二,二,二姐,我真的没有犯事,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

    北月寒这一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愣是惊得北铃语瞪大了双眸,其他人也是纷纷起身向北铃语问好。北铃语挥手示意,然后走到北月寒身前问道:“月寒,明天是到你轮值送妖魔血食了吧?”

    见堂姐不是来问罪的,北月寒舒了口气点点头。

    北铃语伸出一只玉手:“令牌给我,你当值的三天,我代你做。”北月寒的脑子有些转不过来,给关押的妖魔送去血食这个活是宗里弟子谁也不想摊上的脏活,于是长老便安排了轮值,入宗一年以上的灵修弟子每人都必须做的,轮到谁就该谁去送三天的血食。在确定了北铃语的确是这个意思后,北月寒交出了令牌。

    “谢谢。告诉我下一位是谁,三天后我会直接把令牌给他。”北铃语在问过下一位轮值弟子的名字后便离去。

    “月寒老大,你这位堂姐也太可怕了,她就看了我一眼,我都感觉要被冻僵了…”一个华衣少年打着哆嗦小声说道。

    北月寒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子,转头道:“我堂姐可是北家的下一任家主,自然是了不得。别说你了,就连我见了她也觉得可怕。”其他少年也深有体会的点点头。

    “北师姐,你这是干什么?”莫以欢见北铃语手里提着一个与她精致外表格格不入的粗糙铁桶,桶里满是未知的血肉。

    “走吧。”北铃语丝毫不在意铁桶微微摇晃沾在手上的血肉,向着山下走去,莫以欢应了一声赶忙跟了上去。

    莫以欢跟在北铃语后面,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不熟悉的山路上。岔路口两名灵修弟子见到来的人是北铃语有些惊讶,在检查令牌无误后退到一边让开了路。

    莫以欢入宗以来头一次到这边,走在杂草丛生的山路上,莫以欢打量着四周陌生的景象,夜狞在玉链里睁开了双眸,一双黑瞳里流露出几分伤感。这里我好像见过?转过个弯,一具嵌在山里的狰狞兽骨映入莫以欢眼帘。哦,这里是刚入宗在符鹤上见到的那个,居然有这么大!莫以欢抬头望去,只能看到兽骨脖子以下的地方。

    “我们到了,绝命崖,宗里关押妖魔的禁地。”北铃语努努嘴,莫以欢顺着北铃语指示的方向看去,兽骨之间的山壁上被开凿了十来个山洞,像是察觉到莫以欢她们的到来,山洞里传出阵阵尖锐的嘶吼。

    北铃语提着铁桶走向山壁,莫以欢也跟了上去。借着山壁上的淡淡灯火,莫以欢看清了眼前洞穴里的模样,山洞被铁栏封了出口,里面关着只妖艳诡异的女妖,墨绿色的肌肤,如鲜血般赤红的双眸,一头银白的长发拖到了地上,脸上却突兀的长着两张满是利齿的大嘴,莫以欢看着心里有些发毛。女妖见有人来了便拖着链子,用细长的爪子拍打着贴有符咒的铁栏,发出一阵凄凉又尖锐的叫声。

    莫以欢猛得退开了几步,一脸震惊的盯着不停拍打铁栏的女妖,“救我!”女妖两张血口里是这说的。

    我能听懂妖魔的话?莫以欢再次听懂了妖魔的话。换做之前,莫以欢倒也是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妥,现在莫以欢心里却是充满了不安。前天夜里在暗阁里翻阅书卷时,突然一卷书掉到了地上,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到弯腰捡书卷的莫以欢身上,莫以欢不好意的摆摆手,然后拾起书卷放回原处。

    书卷里记载,只有少数强大的妖魔才能口吐人言,这铁栏后的女妖显然不属于这一类。书卷里说,只有妖族才能听懂妖魔的话。

    女妖拍打着铁栏,发出一声声刺耳的尖叫,北铃语面无表情的在槽里倒入血食,莫以欢却能听懂女妖的每一句话,每一句咒骂把她抓来的灵修,每一句诅咒灵修的话。

    北铃语见莫以欢脸色有些难看,开口问:“以欢,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感觉有些压抑。”莫以欢连忙摇头回应,以掩饰自己的不安。北铃语提着大铁桶在铁栏外的槽里挨个倒进血食,莫以欢跟在她后面走过了几个山洞,莫以欢终于确定了自己真的能听懂妖魔话。正当莫以欢心神不宁的胡思乱想时,北铃语后颈盘踞的妖气忽然增大了不少。

    莫以欢晃了晃脑袋,现在最重要的是拔除北师姐后颈的那股妖气,至于自己为什么能听懂妖魔话就先放着,待北铃语倒进铁桶里的血食后,莫以欢才开口说:“北师姐,你颈上的妖气好像又大了。”

    听到莫以欢说起,北铃语才偏头看去,后颈上盘踞的妖气又大了近三分之一,北铃语脸上也露出了几分难看。

    北铃语思索了一会儿开口说:“以欢,明天你再陪我来一趟,今天还要回去找个人。”

    “嗯,好。”莫以欢看着北铃语后颈盘踞的那股越来越大妖气,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凤离火一脸嫌弃的飘在半空望着山壁洞穴里发出阵阵尖叫的妖魔,对着花子谕不满的嚷嚷:“你把老娘带到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干什么?还和那个女装的变态一起。”

    修养极好的夜狞嘴角是也微微抽动,若不是有莫以欢拦着,夜狞真想把这只叫嚣的小凤凰毛给拔个精光。那天夜里,夜狞凭着自己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能力,把藏经阁暗阁里三个书架上的书卷全部印入脑中,他才知道当日把自己钉在这绝命崖上的女子,是花家的人,离火剑不止一把。把自己钉在这绝命崖上的那把是凰,而现在在自己面前蹦跶的这个是那女子当年与自己对决前留在花家的凤。

    “有劳花师兄了。”

    “这都是小事儿,北师妹不要那么见外。”花子谕冲凤离火招手示意她下来,凤离火轻哼了声一脸不愿意的落到北铃语身边,身上一缕缕的火焰在空中地上游舞。

    花家祖传的离火剑乃是古匠师打造的火属性神器,对一切的妖邪之物都有着一种天生的压制,北铃语找来一向看自己不顺眼的凤离火正是这个原因。

    北铃语深吸了口,也不顾地上的泥泞,闭目盘膝而坐。花子谕在一旁看着,听师父说,北师妹最近精神绷得有些太紧,总是怀疑自己被妖气侵蚀,要是找上花子谕,让他配合一下他师妹。

    被妖气侵蚀?连师父也查不出来?是师妹这半年压力太大了吧。花子谕当时听完,笑了笑。没过几天北铃语果然找上自己,花子谕欣然应下。

    但现在,看着北铃语后颈突然涌出的一股庞大的黑气里不断变化着妖魔,花子谕的嘴张的能装下两个鸡蛋。

    师父这回你看走眼了……北师妹不是压力太大,她说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