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卷 天门之影

    更新时间:2017-01-09 22:08:32本章字数:3111字

    “北丫头经这一阵折腾,应该会恢复过来吧。她对自己的要求还是太严了。”赵通天站在殿门前望着绝命崖的方向。

    “唔唔唔唔唔…”一只油腻的手搭上赵通天的肩膀,老糊涂嘴里塞着鸡腿含糊不清的说着什么。赵通天一手盖在脸上,太阳穴有些隐隐做痛,无奈的说道:“师兄,你先吃完了再说。”过了好一会儿,老糊涂喉咙一哽,将满嘴的烧鸡咽下,打了个饱嗝,一边剔着牙缝一边缓缓开口问道:“以北丫头的性子,倒不像是压力过大的一惊一乍,会不会真的被妖气侵蚀了,我们看走眼了?”

    赵通天摇摇头,转过身正色道:“就算师兄你和我都看走眼了,你想说灵阵也没查出来?要是那样,我这天门掌门也不用当了…….”

    突然老糊涂脸上的慵懒之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凝重,老糊涂缓缓开口道:“师弟,天门掌门这位置你还是得继续坐下去。”跟了老糊涂多年的玲珑不用老糊涂开口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转眼间葫芦变成能载人的大小,老糊涂跳上葫芦直奔绝命崖而去。

    赵通天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晚在老糊涂坐上葫芦离开半分钟后,赵通天也感觉了那股突然出现的庞大妖气,“师兄,你等等我啊。”无奈赵通天的法器耀阳是单一的强攻性法器,但老糊涂已经乘着葫芦走远了,赵通天一咬牙飞身跃起跟了上去。

    感觉到凤离火身上传来的高温,北铃语平稳了气息,慢慢提起全身灵力。凤离火感觉到四处飘舞的火焰像是受到了压制,轻哼了一声,火焰源源不绝的从离火剑涌出,像是空中飘舞的精灵,映红了三人的脸颊。花子谕刚要提醒凤离火不要较真,盘坐在地上的北铃语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离火!”花子谕的声音像是卡壳了一般,戛然而止,凤离火听到主人叫自己,有些得意的想炫耀一番,突然被压制着的北铃语身上的寒气像是回光返照一般反卷袭来,感觉到袭来的寒气里夹带着一丝邪恶阴冷的气息,凤离火娇叱一声,身前出现一道火焰组成的凤影,袭来的黑气并没有撞上那道火焰组成的凤影,而是又缩了回去。北铃语光生的后颈上一股黑气冲天而起,山壁上囚禁的妖魔像是着了魔一般不顾铁栏上的符咒带来的疼痛,疯狂的拍打摇晃着铁栏,发出一声声嘶吼。

    莫以欢和花子谕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怎么办?”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然后都愣了下。花子谕别开了头,轻咳两声以缓解自己的尴尬,这种情况下自己居然向师妹开口问怎么办,真是把师兄的脸都丢光了。

    看到北铃语的脸色越发的苍白,莫以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鬼使神差下悄悄地走近了脸上浮现出痛苦之色的北铃语。

    “以欢师妹?”花子谕抬头发现莫以欢已经走到了北铃语身旁,只见莫以欢向着黑气里凶神恶煞的妖魔伸出一只手。

    花子谕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离火剑回手,无数的烈焰向内收缩,将花子谕整个人包裹在其中,仿佛穿上了火焰做的盔甲,一声清脆的凤鸣,谷下一股股炽热的巨浪以花子谕为中心散开。黑气里的妖魔发现走近的莫以欢,丑恶的脸上表情越发的狰狞,带着黑气的爪子伸向了莫以欢的脑袋。

    一束金红色火焰射向黑气里的妖魔,灼热的火线让空气都因为高温而产生了波动,却在碰上黑气的瞬间毫无征兆的熄灭。

    “子谕快停手!你还不能用那个。”在主人手上的凤离火突然感觉到花子谕体内的灵气在急剧减少,叫嚷着想让花子谕停下,但花子谕并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向凤离火投去一个你放心的微笑。见到花子谕眼中的决意,凤离火也不再开口,目光移向黑气里的妖魔,就让你见见真正的离火剑。

    “离火吞灵!”赤金色的火焰组成的一只凤影撞上妖魔,花子谕由于脱力晕倒在地,凤离火身上的火焰也变得暗淡无光,脸上露出疲惫之色,随着花子谕晕倒在地,凤离火也化作一道红芒融进离火剑内。

    莫以欢的手与黑气接触的一瞬间,黑气里妖魔脸上的表情呆住了,看向莫以欢的眼神也充满了震惊。妖魔收回黑气包裹的爪子,发出一阵刺耳尖锐的笑声。

    莫以欢心里却是一紧,抬头看向黑气里的妖魔,他说:“不想竟会在这儿有意外的收获,差点被那个耗子瞒过去了,小的见过王上。”

    莫以欢腕上带着的玉链一闪,夜狞出现在莫以欢身侧,微眯着双眼注视着黑气里屈身致礼的妖魔,感觉气息有些熟悉。妖魔见到夜狞突然出现并没有感到惊讶,转手停止了北铃语后颈的黑气继续涌出。

    “王上?是说我吗?”莫以欢现在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为什么我能听懂妖魔的话,为什么上次在城里的妖魔没有杀我?还有,他叫我王上是什么意思?暗阁的书卷里并没有对妖族内部详细的记载,莫以欢对妖魔的认识还仅停留在杀人的怪物这个层面。我的父母不是在我出生时就死于妖魔之口吗?如果不是,那我的父母是谁?那我又是什么?

    莫以欢不敢继续想下去,她怕自己刚树立起的梦想会破碎。

    夜狞的脑子里浮现起这样一个念头,这家伙不能留。藏在袖中的手还没抬起,夜狞就感觉到崖上有一柄锐利的剑疾驰而来。

    老糊涂驾驶着葫芦撞翻了岔路口守着的灵修弟子急冲冲的赶来,见到从北铃语后颈涌出的妖气不由的冷抽了一声,旋即从怀里摸出几张符咒一抖抛向空中。符咒分别飞向北铃语的东南西北四角。

    老糊涂低喝一声,符咒瞬间燃起蓝色的火焰,蓝焰将黑气团团缠绕,接着老糊涂做出了个让莫以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动作。老糊涂一手摸向自己的后脑勺,在摸到自己后脑勺时老糊涂身子突然一震,脸上的神色暗淡了许多。

    “斩!”老糊涂空着手面色凝重地向着黑气里的妖魔隔空一挥。莫以欢只感到一阵强风刮得脸上生疼,头顶传来妖魔的惨叫,旋即妖魔的叫声变了,变得有些疯狂,让莫以欢听了有些毛骨悚然。

    “痛痛痛,要被人消减掉了。骗你的啦。”妖魔发出一阵近乎癫狂的笑声:“王上,属下在罪恶之源恭候您的大驾。”妖魔被斩为两段,黑气也被汹涌的蓝焰所淹没。

    “乖徒儿,没事吧。”

    莫以欢摇摇头:“师父,我没事。你快来看看北师姐怎么样了。”

    随着黑气里的妖魔消失,北铃语一头倒在地上,老糊涂探手抓起北铃语的脉门,一股灵力在北铃语的体内转了一圈后,老糊涂起身又恢复了平日的模样,喝了两口酒才说道:“北丫头没事,只是灵力透支了罢了,这回我这老糊涂还真是看走眼了。”

    远处赵通天一路飞奔而来,“你的宝贝徒弟没事。”听到老糊涂的喊声,赵通天才稍稍放慢了些。

    “这次还好没有造成大祸,不然我这掌门真的是没有脸面当下去了。”赵通天站在老糊涂旁松了口气,看着自己的两名弟子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心里有些自责。

    “徒儿,你以后可要离这种假惺惺的人远点,嘴上一套做又是一套,你看就是他不相信自己徒弟的话才惹出这般事来。”老糊涂侧过头小声的在莫以欢耳边教导。

    赵通天对于老糊涂的这种行为已经见怪不怪了,懒得和他辩解,让法器耀阳抱起北铃语,自己带上昏倒在一边的花子谕叮嘱了跟来的几名灵修弟子几句便离去。

    “乖徒儿,我们也走,回去你给为师讲讲,北丫头身上的那股妖气是怎么出现的。”

    回到老糊涂的住处,莫以欢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等等,从你们那天晚上溜进暗阁开始说。”老糊涂突然打断莫以欢说道,莫以欢还想着装做不知道混过去,老糊涂一边喝着酒一边说道:“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是太年轻,要不是为师给你留着阵门,你们怎么从里面出来的?”莫以欢尴尬的笑了笑,的确,出来的时候众人按原路返回直接就离开了那个灵阵,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现在老糊涂提起,莫以欢也不好意继续隐瞒便把事情都交代了一遍。

    “那个驱除妖气的法子,我也是知道,但北丫头身上侵染的妖气我确实没有查觉到。徒儿你怎么就觉得北丫头的话是真的,跟着她一起折腾?”老糊涂听完有些不解。

    “和北师姐同住半年了,我觉得相信自己的同伴是做一个灵修的根本。”莫以欢不敢向老糊涂说出自己能见到妖气,听懂妖魔话的事。老糊涂沉思了会儿挥挥手示意莫以欢离去,莫以欢松了口气一溜烟的就跑下山去。

    夜渐深,巡山的两名灵修弟子提着灯笼路过绝命崖的岔路口时,突然听到路旁不远处的灌木里有些动静。

    “去看看?”

    “嗯。”

    两名灵修弟子壮着胆子走近灌木。

    “妖魔杀人了!妖魔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