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卷 祸事将起

    更新时间:2017-01-10 22:46:29本章字数:3056字

    “发生什么事了?”莫以欢照常去老糊涂的住处,老糊涂却不在,莫以欢把后山也找了一遍,也没找到老糊涂人只能先回去,一路上走过的灵修脸色都有些紧张,回到屋里,北铃语和苏舞柔都不在。

    中午,上完课后回来的苏舞柔一把推开门,一脸神秘蹦到正在练习画符的莫以欢面前,探手在莫以欢眼前挥了挥见莫以欢没理自己,便按住莫以欢的笔杆说道:“以欢,别画那破符了。昨晚我们宗里死人了,好像还是妖魔下的手。”

    “嗯?!有妖魔逃出来了?”莫以欢手中的笔滑落,掉在地上。

    苏舞柔弯腰拾起,把笔放回桌上问:“你说什么逃了?”

    “宗里居然还有这么个地方,我还是头次听说。”苏舞柔听着莫以欢说起绝命崖下的情况,除了吃惊外,就是和莫以欢第一次来到那片山崖时一样有些不能接受,好好的一个灵修宗门竟然豢养妖魔。莫以欢只能把昨日老糊涂给自己解释为什么宗里会关着妖魔的那一通话原封不动的搬了出来,但莫以欢觉得师父说的有些不对。

    “师父,我们天门宗不是灵修界的名门正派吗?为什么…”莫以欢跟着老糊涂走在山路上,莫以欢犹豫了好一会儿开口问道。

    “为什么会关着妖魔是吗?”

    莫以欢点点头,老糊涂缓缓道出陈年旧事。在妖族大败被逼回妖界后,还有不少妖族的余党隐没在灵修界,为了对敌人能有更深一步的了解,天门高层经过一番商议后派出实力顶尖的门内长老尝试活捉妖魔。

    杀死一个妖魔或许对派出的那些长老来说不是难事,可活捉就难上加难了。长老们不但不能下杀手,还要把活着的妖魔送回天门,在押送的过程中,因看似奄奄一息的妖魔突然暴起死掉的灵修弟子不在少数,连长老中也有几位一时疏忽死在妖魔手里。但研究的进度却和牺牲不成正比,原因是长老们押送回来的那些妖魔在妖族的地位就和灵修学徒一般,根本无法研究出天门高层想要的结果,于是乎,他们把目标移向了那些上位妖魔。

    老糊涂的话说到这里便没了下文,不用老糊涂明示,见过了那山壁上关着的十来只妖魔,莫以欢也能猜出个大概。

    北铃语身上附着的妖气消失的同时,在离天门宗千里开外,正飞速前行的玉锦鳞毫无征兆的突然从空中跌下,落到地上后的身体开始不断的抽搐。

    “喂,这人怎么了?”路过的商队发现在倒在路中间抽搐不止的玉锦鳞,车老大转身便想去请来商队随行的医师,就在车老大走向后面马车时,地上抽搐的玉锦鳞歪歪斜斜的站了起来。

    “差点被这耗子坏了事。” 玉锦鳞低声骂道,脸上浮现出一抹邪魅的笑容,挺直了背,抬手的动作看上去有些僵硬,脸部的肌肉还有些抽搐,玉锦鳞转了转脑袋自顾自的活动着四肢,身上的关节咔咔作响。

    “喂,我说你啊,要是没事了就别站在路中间,耽误我们商队的行程。”一个伙计见玉锦鳞自己爬起来了,就让同伙去通知车老大。

    伙计见玉锦鳞站在路中间没有要走开的意思,骂骂咧咧的走上去伸手想把玉锦鳞推开:“我说你啊,是听不见吗?”

    伙计的手被一把抓住,伙计刚想骂上两句,就感觉到自己腕上的传来火辣辣的灼痛,埋头一看,爪子?爪子!伙计开口却发不出一丁点声音,一股股血沫从嘴角溢出。

    “医师,就在商队前面,别听这小子胡扯,抽搐成那样怎么可能站的起来。”车老大的声音传到了玉锦鳞的耳里,轻轻舔去嘴角的一抹殷红色,玉锦鳞丢下伙计尸体,千心妖尊的名号可不是那耗子窥视人心得来的,不是识千人心,是食千人心呐。

    玉锦鳞丢下车老大还在微微抽动的身体,舔着手上温热的猩红之物,隔了这么久人心还是还是如此美妙,真是个好东西。

    “话说,是不是又快到了四宗在天门聚集的时候了?”一口吞下猩红之物,玉锦鳞脸上露出一丝满足,“妖族王上居然在视妖族为死敌的灵修宗派里做灵修,这还真是够讽刺的,也不知道那帮子邪修准备的怎么样了。”

    神念在脑中一晃,一只金毛小鼠双目紧闭被黑气所包裹,玉锦鳞用食指敲了敲脑袋,“脱胎换骨,立地成圣?这果子可不是那么好吃的,接下来就让我来代你去迎接我们的罪恶之王吧。” 玉锦鳞狞笑着隐没在黑气里,消失在一片死寂的商队前。

    北铃语睁开双眼,退出了修炼的状态,习惯性的瞟了眼墙上的镜子,妖气好像的确是除掉了。

    “好端端关着的妖魔怎么会逃出来?!妖魔从昨天夜里逃出来到现在都大半天了,连影子都没找着,宗门养着你们是干什么的?!”张先生猛得一拍桌子,目光扫过被招来的天门长老,在座的长老们个个面面相觑,不敢答话。

    张先生在发过一通脾气后也冷静了下来,问道“在事发之前有谁去过关着妖魔的那处山壁的?”

    众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理不出个头来。张先生的怒火再次涌上心头,突然门外有人接话:“我的两个徒儿去了。”

    “那就先把你的两个徒弟带到刑堂来…”张先生话还没说完便收住了。

    “见过掌门。”天门众长老像是见了救星一般,纷纷起身。赵通天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道:“昨天我也在场,我的两个徒儿并没有放出妖魔,这点老夫可以保证。”

    “除了掌门和你的两个徒弟是否还有其他人?”张先生追问道。

    “还有陆长老和他新收的徒弟。”赵通天本是不想在张先生面前提起老糊涂,见张先生一脸严肃的追问,便说了出来。老糊涂明显是不可能放出妖魔的,至于他的徒弟,那个水火绝脉的小丫头?别说她是刚入宗半年,就算她入宗十年,几十年,赵通天也不觉得莫以欢会有破开深海寒铁打造的铁栏,更别说上面师叔们耗尽心血做出的小型符阵。

    一听到陆长老,张先生脸上的表情僵了下,但被张先生很好的掩饰过去,除赵通天外没人发觉。

    “当务之急是找出隐匿在宗里的那个妖魔,众长老听令,三人一组,任何角落都不要放过,发现妖魔立刻发信号,现在出发。”赵通天很快的把聚在大厅里的长老们发配了出去,大厅里只剩下赵通天和张先生两人。

    “你还在记恨师兄吗?再怎么说你也是他的…”

    “够了!”张先生打断了赵通天,“我不是!我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就算你是掌门,也不要在我面前提他!”身后传来张先生狠狠的关门声,赵通天无奈的摇摇头。梦璃,就算你再怎么否认,也不能改变事实啊。

    张梦璃,谁也不知道天门人人惧之的刑堂总司张先生的本名,为何和他在刑堂的手段反差那么大。

    若是随便找个入宗几年的弟子问他,他会想上半天然后开口反问:“张梦璃是谁?我们宗里有这么一个人吗?”

    “柔柔,我们还是回去吧。”莫以欢心里总感到有些不安。在苏舞柔的连拉带推下,莫以欢带着苏舞柔来到了前往绝命崖的那个岔路口。

    “那就是昨晚死人的地方吧。”苏舞柔指着路旁那堆还染有些许暗红色的灌木,一边说一边走了过去。

    莫以欢打量着四周,不知今天怎么没有灵修弟子在岔路口值守,按道理说这里出了人命不该是增加把守的人数吗?怎么反倒一个人也没有,莫以欢心里的不安更发的强烈。

    “柔柔,我们…”莫以欢快要搭在苏舞柔肩上的手突然停在了空中。

    “嗯?怎么了?”苏舞柔转头看着莫以欢,不解的问道。

    “我想,我们是遇到麻烦了。”苏舞柔身后的山壁上传来轻轻的喘息声,带着一团银白长发的墨绿色的女妖挂在两人身前不远的山壁上,女妖抬起头甩开遮住面部的银发,两张布满利齿的大嘴现了出来。

    “跑!”莫以欢拉着苏舞柔转身就跑,女妖从山壁上纵身一跃扑了下去。

    不知名的一座小镇,黑袍老者没借助任何法器立在空中,满意的看着这座静得有些令人生惧的小镇,镇中的最大的空地上坐着一名少女,若是有灵修在此定会感到惊讶,北家少家主北铃语?

    “师父,你来啦。”有着和北铃语一样精致面容的少女睁开双眼,和北铃语一样颜色的眸子里却透露着一股邪恶的气息。

    “浅浅,照你现在的进度,这次灵修界的盛会,你就能拿回原本属于你的东西了。”

    “全靠师父栽培。”少女冲空中的黑袍老人深深鞠了一躬。黑袍老人点点头吩咐了几句便离去。

    “我的好妹妹,不知道你再见到我这个姐姐会是什么表情。”少女脸上的神情近乎癫狂,在被鲜血染了大半的白衫下显得格外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