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卷 万灵会前夕

    更新时间:2017-01-11 23:09:30本章字数:3084字

    天门议事大殿内,掌门赵通天一脸恭敬的站在一旁。

    “通天,宗里出什么事了?以你的性子,居然都动用掌门令把我们叫出来。”步莲生开口问道。在天门祖地闭关的步莲生五人感应到掌门令发出的波动,纷纷出关来到天门议事大殿,赵通天更是早早的侍在大厅。

    “弟子赵通天见过诸位师伯。”

    “行了,行了,说正事吧。对了,你这一辈的不是该还有个吗?怎么没来?”一道尖酸刻薄的声音让赵通天皱了皱眉,开口责问的是赵通天五师叔竹暮言,一个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架子的老头,还留着一小截山羊胡子,与套在身上的宽大白袍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师兄外出办事还没回来,五师伯见谅。”

    “外出办事?怕是不想见到我们这些老头子躲起来了吧。还好当年你师父做了见明智的事,把掌门之位传给了你,要是传给他,那可真是师门不幸啊。”竹暮言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喋喋不休的说着老糊涂的不是。

    “咳咳。”步莲生轻咳两声,竹暮言才有所收敛。

    “大师伯,万灵会要来了,还希望诸位师伯能出面。”

    听到赵通天这么一说,五人才想起还有万灵会这么一回事儿,上次的万灵会因为突然出现的妖族的缘故无人提及,经过了妖祸之乱的灵修界血气大伤,整体水平连连后退了好几个档次,这次的万灵会将会成为定格灵修界宗门大局的重中之重。

    步莲生和四位师弟互望了一眼,缓缓开口道:“通天你就放心好了,我们会出面的,这可是关系到宗派门面的事。”步莲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对于你师兄一事,你需多下下功夫,要是他也能站到台面上来,我们这些老骨头可就能彻底放心了。”

    “就他那性子,没弄些邪魔外道就该偷着乐了,还想他站上台面来?”竹暮言不顾步莲生投来的目光,冷言相向,赵通天在自己的师叔面前只能连连应是。赵通天在心里庆幸还好自己听了好糊涂的话,没有强行把他拽着来,不然估计现在都已经动起手来了。

    步莲生的眉头微皱,对自己五弟在小辈面前计较有些不快,“通天,要是没其他的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万灵会的时候我们五人自会到场。”二师伯北凌烟出面打着圆场,暗地里瞪了竹暮言一眼,让他不要再说话,竹暮言轻哼了一声不再开口。

    “大师伯,还有一件事,最近那些人好像又出现了。”

    “邪修吗?他们那些的旁门左道何足为惧?这次万灵会后正好收拾了那些漏网之鱼,免得留着他们再祸害人间。”

    待五人走后,赵通天又立了好一会儿,才坐在空无一人的大桌前,无奈的靠在椅子上,师伯们的脾气还是那样没变,这次的万灵会怕是没有那么好过。前些日妖魔逃出的事情,赵通天想了想还是没有禀报给师伯,妖魔在逃出后的第二天就被诛杀,除了那个不幸的巡夜弟子外没有造成其他伤亡。这种小事就不用上报了吧,赵通天是这么想的。

    “别怕,和我一起杀了这只女妖。”身后突然传来北铃语的声音,逃跑中的莫以欢和苏舞柔下意识的回头,可哪里有北铃语的影子,张着两张布满利齿大嘴的女妖从空中扑了下来,女妖双臂大张,两张大嘴显得格外狰狞。莫以欢的脚绊了一下,身体失去重心跌倒在地,顺势还带上了她拉着的苏舞柔。

    “嘭”女妖并没有扑到两人身上,像是撞到了空中的什么东西,落到一旁。

    素衣的娇小身影浮现在苏舞柔掉在一旁的木块上,“主,主人快走。”见到自家主人遇到危险,素衣鼓起勇气出现挡了女妖一下。“以欢。”落到一旁女妖很快站了起来,不紧不慢的走向跌撞着爬起的两人,布满利齿的大嘴里发出北铃语的声音,让莫以欢和苏舞柔两人感到毛骨悚然。

    女妖走着走着突然停下了,抬手戳了戳面前的空气,女妖的手像是被什么无形的东西挡住了,“嘭”女妖用力拍在身前的空气上,女妖身前产生一阵阵涟漪,素衣的脸色瞬间苍白了许多。女妖像是摸到了门道,手上的力道一下比一下重,素衣终于坚持不住退回了玉莲琴里,女妖重重的一掌突然落空,让女妖向前突了好几步才稳住,随后女妖四下望去,赤红的眸子里很快就出现了两道踉踉跄跄逃跑的人影。

    身后沉闷的撞击声消失了,莫以欢第一反应不是她和苏舞柔已经逃得够远了,而是那个女妖已经解决掉了素衣。身后传来女妖尖锐的嘶叫,莫以欢和苏舞柔没命的跑着,但和那叫声的距离并没有拉开反而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一股腥风从脑后袭来,完了!莫以欢甚至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心跳声,能想象自己的脑袋被女妖的利齿咬碎的场面,可是事情并没有向着莫以欢所想的那般发展。女妖没追上来?莫以欢和苏舞柔两人谁也不敢回头,也不敢停下步子,没命的跑着。

    “妖,妖魔在那边!”在见到一队巡逻的长老后,两人的脚一软双双跌坐在地上,缓了好一阵子才缓过来。长老们面色凝重的发过信号后,向着两人所指方向前进。

    女妖很快追上了逃跑的莫以欢和苏舞柔两人,口中的利齿快要咬碎莫以欢脑袋时,一股千斤重压毫无征兆的落到女妖身上,女妖像是一座雕像一般杵在原地,唯一能动的就只有女妖那一双邪魅的赤眸。逃跑中精神高度紧张的莫以欢并没有发觉自己的法器一路上闪着黑芒,夜狞不知何时已经从狞玉链里出来站在女妖面前。

    “王女应该已经走远了吧。”夜狞望了一眼莫以欢和苏舞柔逃跑的方向,转头微笑着问道:“好了,说说你的事吧。”夜狞袖中的芊手一指,女妖像是突然失去了支撑跌倒在地,两张大嘴不间断地拼命喘息着。

    夜狞在女妖身旁蹲下,芊手轻轻的抚过女妖身上刺眼的道道疤痕,女妖发出类似“呜呜”的哀鸣声,夜狞越听脸色越加的阴沉,突然女妖脸上露出痛苦之色,还来不及发出最后一丝声音,脑袋毫无征兆的炸开。

    夜狞也是没料到事情发生的这么突然,还来不及阻止,女妖墨绿色的血溅了一地。芊手从女妖炸开的那团血肉里取出了一块方形异物。

    “天门宗?很好,很好。你的这笔血账,我夜狞帮你记下了。”

    赵通天收到信号,立马赶赴现场,见到一堆长老围在路旁,赵通天问道:“妖魔抓住了吗?”

    长老们见到赵通天纷纷让开,露出人群中间的青年,青年的脸上带着几分傲气,见到赵通天也只是微微屈身鞠了躬:“弟子赵无涯见过掌门,逃跑的妖魔已伏诛。”

    赵通天看着赵无涯脚边的那具无头女妖的尸体,“无涯,你的小剑神之称果然名不虚传啊,再过上几年怕是就连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掌门气色如龙虎,想必是功力到了更高的层次,像我这样的小辈又哪里是掌门您的一手之敌?灵修界还要靠您的正气掌撑着呢。”赵无涯恭敬的回应道。

    赵通天对自己门下的这个弟子很是满意,“对了,无涯你这次回来就暂时不要出去了,宗里有些事需要你帮忙。”

    “掌门说的可是万灵会?”赵通天点点头,赵无涯继续说道:“师妹也知道这件事,现在她正在追捕妖魔,过几日师妹她也会回来。”

    “这样我就放心了。”宗里精英弟子赵无涯的回归,让赵通天高兴地没有细查女妖的尸体,便吩咐长老将她处理掉。

    处理尸体的长老把女妖的尸体丢下绝命崖后离开。“怎么会没有呢?!难道被谁发现了?”无头女妖的尸首在剑光中化作肉沫,暗处的人影发出一声惊呼。

    “就算发现了也没关系,我现在已经够强了。”人影低声喃喃道,“就算是大师兄,我也不会再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影发出一阵狞笑,踏着剑影离去。

    战神殿殿主睁开双眼,蒲扇大小的手掌隔空一握拿过桌上闪着光的宗门子母玉:“万灵会?天门还生怕别人不知道这回事似的。”战神殿殿主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接着看下去,“嗯?魔修那帮胆小鬼又出现了?”

    同一时间七情谷也收到了天门传来的信息。“魔修吗?”偌大的宫殿中,坐在王座上的少女一手抛着子母玉轻声念道。

    随后几日,灵修界各大小宗门都开始活动起来,各宗各派的精英弟子也被陆续召回,积极响应着灵修界二十四年一次的万灵会。

    “千心妖尊大人,我们这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

    “哦?”玉锦鳞的手从颤抖个不停的少女脸上离开,少女心里暗自庆幸,以为逃过一劫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就一头栽倒在地。

    玉锦鳞抽回握着还在微微颤抖的少女心脏的手,“出发吧,去接回我们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