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卷 四宗齐聚(一)

    更新时间:2017-01-12 23:30:46本章字数:3180字

    “姐姐你说,这次万灵会,我们的阁主大人会不会去吗?”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跟在一个半仙模样的老头后面一路小声的嘀咕着。

    “应该会去吧。再怎么说我们天机阁也是四宗之一耶,要是这种事情都没人到场该多没面子啊。”

    “可我们的阁主大人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的样子。”

    “不会吧,阁主大人不是号称算天算地算尽神鬼,算无遗策的鬼才吗?这么大的事他老人家不知道?”

    两个小姑娘你一句我一句的说了一路,走在前面的洛不知额头上布满了黑线,洛不知的本意是带着花惜桃,桃灼花两个宝贝徒弟遁入世红尘,让她们经历俗世间的万物万象。为此洛不知刻意避开了两个徒弟与灵修的接触,就连途径的城镇也是洛不知事先算好的,不过自从在隐龙城,洛不知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给莫以欢算了一卦,此后洛不知便发现万事不顺,就连自己算的卦数也不准了。

    前几日自己不在的时候,花惜桃,桃灼花两个小姑娘也不知从哪儿知道了万灵会的事,两姐妹就一直旁敲侧击,每天都要在洛不知耳边说上个几百遍。

    真是作孽啊,洛不知啊洛不知,你说你这个人有多贱,明知道有着帝王之气的人命数,位居天算禁制之首,你自己偏偏还要凑上去,你说你这不是贱是什么?现在想要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洛不知无奈的晃晃头,身后的两个小姑娘还在叽叽喳喳的说着,洛不知眼角跳了跳转身说道:“谁说咱们英明神武的阁主大人不去了,下一个目的地天门宗,即刻出发。”

    “就知道师父最好了。”

    “不过丑话先说在前面,届时要听师父的话,不许胡来。”洛不知正色道,两个小姑娘兴高采烈的连连应声。

    能不被牵扯进去最好,要是实在躲不过了,我天机子洛不知也不是被白叫这么多年。

    莫以欢对刚回宗不久的赵无涯突然来访感到有些惊讶,赵无涯名义上是来看望自己的师妹北铃语的,但没和北铃语说上几句就扯到了那日逃出来的妖魔身上。

    苏舞柔眼里泛着小星星,对赵无涯的问题无所不答。

    “依苏师妹所言,那女妖被你的法器拦下后又追了上来,以两位师妹的脚力,女妖应该追上了,你们又是怎么逃出来的?”面带着和蔼的微笑听完苏舞柔讲述了那天的情况,赵无涯露出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苏舞柔一愣,因为当时只顾着跑了,没有注意女妖为什么没有追上来,不由尴尬的笑了笑。

    “无妨,那莫师妹知道些别的什么吗?”赵无涯摆摆手,又把问题抛向了莫以欢,莫以欢摇摇头,随后赵无涯又问了一些与此事八竿子打不着边的问题。

    “那就不打扰师妹们了。”赵无涯问了一大串杂乱无章的问题后又嘘寒问暖的问候了几句。

    “大师兄,我送你。”北铃语突然想起了赵无涯的禁忌,话说到一半就停下了。

    赵无涯的身子一震,脸上的笑容虽然没变,但似乎也不再给人和煦的感觉,“不用了,师妹还是好好的休息吧。”院里一片剑影袭过,赵无涯已经不见踪影。

    “赵师兄好帅!实力又强。”苏舞柔眼里冒着小星星又犯起了花痴,并没有注意到赵无涯走时眼里的那丝阴霾。

    夜狞一直透过狞玉链看着外面的一切,就连赵无涯听到北铃语叫出大师兄三个字时,神色突然发生的细微变化也没能逃过夜狞的眼睛。大师兄?算了吧,就他一个欺软怕硬,贪生怕死的废物?

    妖祸之乱中,除了灵修界的一些像罗成一样隐士散修,在妖族里名声传得最响的几个灵修中就有他小剑神赵无涯。成名的不是他的剑术,而是赵无涯和同宗的灵修落入包围圈被妖族擒获,其他灵修都是选择死战到底,而他赵无涯却是从背后抽了同伴刀子。那一战后,赵无涯小剑神的名号在灵修界传开。

    作为妖族三王之一的蔚泱不仅放走赵无涯和他同宗受伤的灵修,还带着妖族大军尽数退走。“用读书人的话,怎么说来着?要舍得为朋友两肋插刀,不过这好像不止两面啊。”看着怒目圆睁死在赵无涯剑下,连尸体都碎成几段的灵修,蔚泱的眼中露出一丝惊异的光彩。

    “师兄。”

    “停,别说了。你明知道说了我也不会答应,又何必自寻烦恼?”赵通天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刚开口就被老糊涂叫停了,老糊涂也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这次五位师伯出面主持万灵会,师兄你可不要像上次那样和五师伯一见面就大打出手,就算你对师伯怀恨在心,但师兄你也要考虑到宗派门面啊,要是这次万灵会上你们再闹上一通,我这掌门就没脸当下去了。”

    “好好好,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吗?你们开你们的万灵会,我躲的远远的,只要那个老东西不主动招惹我,我保证不会动手行了吧。”老糊涂喝着酒不耐烦地冲赵通天摆手。

    “还有,师兄…”

    老糊涂突然挺直摇杆坐起,摇了摇手中的空葫芦,笑眯眯的对赵通天说道:“没酒了,我就先闪了,万灵会将近掌门大人快去忙自己的吧。”老糊涂不等赵通天说完,脚底抹油一溜烟的钻了出去。

    看着老糊涂刚趟过的地方,赵通天轻声自言自语道:“师兄,虽说你刻意让那个孩子避开了修炼灵力,但师弟是想提醒你,你收的那个女娃也是水火绝脉。”

    “不是掌门,又会是谁呢?”一路上都有灵修学徒叫着赵师兄,赵无涯一一微笑着点头回应。是谁呢?只有能让那东西感觉到绝对的危险,那东西才会发动自毁。赵无涯在脑海里把门里所有的长老都过了一遍,发现没有哪个长老的实力符合条件,难道是那五个老东西?赵无涯想起了曾经出现过的步莲生五人,那可是掌门师父那一辈的老古董,不过尊上说过那五个老东西在最后一战受了重创,根本没有闲工夫调查这些,那又会是谁呢?

    就在赵无涯毫无头绪之际,身后的风云剑突然向上弹出数寸,器灵风云出现在剑柄四处张望。

    “风云怎么了?”

    风云剑的器灵是一个剑眉星目,看上去和赵无涯差不多年纪的束发青年,“没什么。”风云悻悻地回到风云剑里,明明自己感觉到了那一丝惊天的剑意擦身而过,可周围的除了是在赵无涯之后入门的半吊子灵修学徒,就只有一个满身散发着酒气的糟老头。风云作为风云剑的器灵,每一代主人无一不是藐视天下的剑客,风云一眼就看出了老糊涂的身体被酒意掏空。可能是我太渴望有一个强劲的对手,产生的幻觉吧,风云默默在心里念道。

    “素言,虽说你入谷的时间不长,这次让你一同前去,谷中那些反对的长老都被我压下去了,你可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

    “谷主放心,弟子不会落了七情谷的门面。”青素言前站了看上去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女,少女身上却透露出与表面不符的沧桑的气息,少女黝黑的双眸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像是装载着一片星空。

    “三日后启程,梦念辞长老也会一同前往。听说那些老鼠一样东躲西藏的东西又开始活动了,要是遇上,我会帮你们报仇的。”

    青素言紧紧的咬着下唇点点头。从隐龙城离开带着选上的十名师妹返回七情谷的途中,青素言她们遭到了一大群不知来路的灵修的伏击。梦念辞长老在发出求救信号后命青素言带着新收的弟子离开,自己则留下断后,青素言知道就算留下来也帮不上多大的忙,驾驶着符鹤带人离去。谁知那些灵修用了什么手段召来一头翼妖将符鹤击毁,自己被那些灵修缠上,眼睁睁的看着十名师妹被人抓走,青素言想去救人,却被眼前几个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灵修用各式透着猩红邪气的法器缠住。救兵找到昏迷不醒的梦念辞长老时,所有人都抽了口冷气,梦念辞的半边脸皮被人活活的剥下,显得极其恐怖,而一旁的山石上用血迹留下一个四手双头的人形凶神符号。

    魔修们又出现了吗?这次的万灵会估计不会太平静,是不是我云无咎太久没出过七情谷了,觉得我七情谷无人!青素言退下后,王座上的少女嘴角挑起一丝幅度。这次让我看看躲了这么久的老鼠们,又能干些什么?

    “这次万灵会可不能落了我们战神殿的威风。丑话先说在前面,你们谁要是给老子丢脸了,回来有你们好受的!”战神殿被自家殿主选上的弟子头点的像是小鸡啄米一般,别个宗门被选上是值得高兴的事,而自家师兄弟被殿主提名的时候都是生怕听到自己的名字。

    “三日后我们出发,这三天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了!”

    “是。”

    天门里的灵修弟子也开始忙碌的打理着场地,连今年刚入门的学徒也被分配去打杂。“以欢,看这个架势,我真想快点看看万灵会是什么样的。”苏舞柔晃动着有些酸痛的小蛮腰,望着天上来来往往的符鹤说道。

    万灵会吗?莫以欢拍了拍手上的灰,并没有多大的感触。少女殊不知自己命运的罗盘将在此开始转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