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卷 四宗齐聚(二)

    更新时间:2017-01-13 23:42:45本章字数:3419字

    随后的两天时间里,天门宗下的城中各大小宗门的灵修,散修齐集,等待着即将开启的万灵会。

    万灵会召开之际,天门对弟子的门禁规矩也松了些,苏舞柔大清早就迫不及待的溜了出去,稍晚些时候,莫以欢在夜狞的陪同下也到了天门宗下的城镇。城里随处可见各式宗门服饰的灵修,三五成群的散修,各色的法器、器灵,让莫以欢大开眼界。

    “夜狞,我还真是有些羡慕你了,天生这一副倾国倾城的容貌。不像我,往那人堆里一丢就找不着了。”莫以欢带着夜狞进城以来,一路上遇见的男性灵修,器灵无一不被夜狞完美的容貌所吸引,夜狞丝毫不在意那些人投来的贪婪目光,反倒旁若无人地撩动着自己那傲人的三千青丝。来到城中的灵修无一不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谁也放不下面子去搭讪,目光却跟随了莫以欢,夜狞一路。

    “呃…主人再等上几年褪去了稚气,肯定也会是个大美人。”

    夜狞自然是知道莫以欢羡慕的是什么,但却一时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论容貌,在同届的灵修学徒里,莫以欢的确不算怎么出众,只能算是普通,说背景的话,王女的身份是万万不能暴露,更何况还是身处在这四宗之首天门之下。而同住的北铃语和苏舞柔,一个是三大家中北家的下任家主,虽然北铃语见了谁几乎都是绷着张僵尸脸,但却丝毫不能掩饰她绝代佳人的气质;另一个虽说身份没有那么显赫,但也是一城城主之女,天生便有着一副美人胚子,再加上早熟,让苏舞柔在这群十二三岁的少女里显得格外出众。相比之下,王女现在落后的太多了,难免会有些异样情绪。

    等到王女回到妖族,觉醒了血脉,自身的容貌和力量会有一场彻底的蜕变,现在也只能委屈下了。

    等等!夜狞脑中突然闪过一个人名,莫天央。妖族最后败给了灵修界,还不如说整个妖族栽在了他手里。但为何在天门宗里却像是没有这么一个人似的,不论是天门里供着与妖族抗战战死的灵修牌位,还是暗阁里三架书里对那十来年的记载,都没有莫天央三个字。

    难道说莫天央还活着?那他又怎么会把王女抛弃在外,十二年不管不顾。

    夜狞曾暗中多次用妖族秘法检查过莫以欢的身体,在接连使用了好几次次之后才寻到莫以欢体内那被雪藏的王族血统。随后夜狞惊讶地发现莫以欢的经脉竟有大半之数堵塞不通,体内灵力的流向更是糟得一塌糊涂。像是有人故意做了手脚,但王女却浑然不知。

    终于有散修按耐不住了,一个浑身都是个肌肉疙瘩比莫以欢高出两三个脑袋壮汉模样的器灵上前拱手向莫以欢问道:“不知两位仙子是何处的人物?之前我们是否见过?”

    不待莫以欢回答,路旁的店铺里传来熟悉的声音:“见过个屁,搭讪也不会找个像样点的理由。”

    壮汉模样的器灵的笑容凝固在脸上,街道上突然安静下来,“不知是哪位大人物,在下鸣山锤,可否劳烦尊驾出来一见。”壮汉自报了家门,目光锁定在一家店铺上。鸣山锤?看来他连自己惹上了什么东西都还不知道,那我就再添把火,夜狞掩面微微一笑,壮汉见到美人笑了,叫嚷的气势更足了。

    “呦呵,还敢和老娘顶嘴?这两天来的都是些什么没脑子的玩意儿?!”店里传来一声娇叱,一道红色身影从店铺里走出,壮汉只感到一股炽热的高温迎面压来,连连退了几步,刚要开口就被他的主人拦下。

    “离火大人,小的这家伙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离火大人,小的这就离开,还望离火大人海量。”散修收回了呆在原地的壮汉,恭恭敬敬地向着站在店门口的凤离火赔不是。

    “离火剑!是传说中取下二妖尊性命的神器离火剑!”路旁的灵修听到那名散修道出凤离火的身份后瞬间炸开了锅。凤离火昂起头,很是享用着灵修们的赞美。自凤离火的意识被花子谕唤醒,见到她所有的灵修都歌颂赞美着离火剑在天门宗的绝命崖斩落妖族二妖尊的伟举,称赞她是妖祸之乱的大英雄。在众人的吹捧下,记忆有些或缺的凤离火便认为当年是自己斩落了妖族妖尊。

    看着那受到众人吹捧,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小凤凰,夜狞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在第一次见到凤离火,得知她就是离火剑器灵时,夜狞觉得有些惊讶,难道在绝命崖上锁着自己魔身的不是离火剑?但不久后夜狞就确实了凤离火的确是离火剑的器灵,而离火剑也还钉在绝命崖自己的魔身上,唯一的解释就是离火剑有两把。现在的凤离火虽说也有些本事,但和当年的那女子手中的离火剑比起来,还不成气候,只要夜狞想,随时都能捏死这只小凤凰。

    “你也觉得他好看?”凤离火指着夜狞问散修,散修眨巴着眼睛,琢磨不透凤离火到底想问什么。

    “我问你!你是不是觉得他很漂亮?”凤离火见散修迟迟不答,两步上前抓住散修的衣领又问了一遍,散修也顾不上想那么多了,连忙点点头。

    凤离火松开手,环视周围的灵修问道:“你们也这么觉得?”围观的灵修们也学着散修点点头。

    “可他是个男人啊!”凤离火几步蹦到夜狞身前拉开了他胸前的衣襟说道。男人?!街道上的灵修都愣住了,看到夜狞结实的胸膛都说不出话来。

    “一个好端端的男人穿出这样,用主人的话怎么说来着。”凤离火手拖着下巴想了想,然后高声嚷道:“对了,变态!变态!”

    “离火,不得无礼!”花子谕一路狂奔而来,凤离火轻哼了一声,挑衅的瞥了夜狞一眼,正好与夜狞望过来的黑瞳对上。咝~~凤离火突然觉得身前站着的是一头人形凶兽,身上的火焰不自觉地内敛,感觉就像是掉进了冰窖。

    “你还算有些本事。”凤离火打了个寒颤回到花子谕身边。嗯?离火居然夸人了?花子谕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自认天下无敌的凤离火居然会夸人?还是夸的那个让她极其不顺眼的姑娘?不,男人。

    “师妹莫怪,离火她的性子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花子谕偷偷地打量莫以欢身后的夜狞,听说夜狞还是画符用的辅助灵器,除了相貌以外,花子谕还真看不出夜狞的特别之处,连身上散发的灵气也是稀薄的可怜。

    “没事。”夜狞理正领口,对莫以欢和花子谕说道。

    “这两天城中流入了数万名灵修,都是冲着万灵会而来。”花子谕边走边向莫以欢说着万灵会的事。

    “那子谕师兄有没有资格呢?”当莫以欢听到花子谕说出,城中的数万灵修都是来凑个热闹,只有远远的旁观万灵会的资格时惊讶的问道。

    “说起来真是惭愧,我和北师妹也没有那个资格,宗里有资格的弟子怕是只有赵无涯师兄和洛空月师姐了。”花子谕有些尴尬的说道。

    “对了,师妹。这两日城里摆上了个擂台,万灵会还没开始,早早前来的各宗精英弟子都在那擂台上切磋比试,师妹有没有兴趣一起去试试手?”

    莫以欢有些犹豫的说道:“试试手?可我上去怕是会给宗门抹黑吧。”

    “没事,师妹我们去看看不上台也行啊。”花子谕劝道。

    莫以欢点头应道:“那好吧,我们去看看。”

    好不容易挤过人群靠近了擂台,擂台上正有两名灵修战的火热,一名灵修穿着天门的服饰,看样子比莫以欢大不了多少,而另一名看上去二十来岁的青年灵修年龄就显得有些偏大。两人见久久分不出胜负,双双祭出法器,天门的年轻灵修可能是久战体力不支露出了破绽,让青年灵修抓住,手中的黑斧被青年灵修一鞭弹开,青年灵修顺势近身,一脚踹在天门灵修的胸口,把他踹下擂台。

    少年拍拍身上的土站起来,捡回掉在擂台上的法器黑风冲青年灵修抱拳道:“这位师兄好身手。”

    “你们天门的人就这点本事?”身为胜者的青年灵修讥笑道。

    少年怒视着一脸讥笑的青年灵修,“你…”

    青年灵修不以为然继续说道:“输了就赶紧下去,别在这继续丢人现眼的。”说罢青年灵修对着台下一拱手,“还有哪位朋友要上来和我过上两招的。”台下一片喧哗,可介于青年灵修的实力,一时间无人登台,青年灵修的气焰更旺了。

    “那家伙还真是欠揍。”花子谕见到那个青年灵修在擂台上的得意样挽起袖子就想上去,一道人影先于花子谕跳上擂台。

    “罗小狗?”

    “师妹那人你认识?”

    罗小狗跳上擂台,青年灵修见罗小狗的年纪比刚那灵修还要小些,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小师弟,还是让你们天门的师兄来吧,擂台上要是不小心伤到师弟就不好了。”

    “收拾掉你够了。”话音未落,一道拳风直扑青年灵修面门而来。

    青年灵修一惊迅速抬手招架,两人硬撼了一记,青年灵修连退几十步,和罗小狗保持距离,刚那一拳震的青年灵修小臂有些发麻。青年灵修自知不能硬碰硬,果断的祭出法器,想要以长克短,数十道鞭影袭向罗小狗,罗小狗也不躲避反而直接冲向青年灵修。青年灵修的眼中闪过一丝残忍,随后这丝残忍变成了惊讶,罗小狗总是辨别出藏在鞭影里的长鞭,并把长鞭弹开。

    不到几秒的时间,罗小狗便到了身前,一拳向着青年灵修的面门扑去,青年灵修向后一跃,抬手想用长鞭挡下这一拳,未料,罗小狗拳化作掌,转了个弯,直接批到他的腕关节处,震得青年灵修长鞭脱手,空门大开,罗小狗顺势一脚揣上青年灵修胸口,把他踹出擂台。

    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擂台下鸦雀无声。

    “这位师兄,承让了。天门弟子的确是只有这点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