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卷 四宗齐聚(三)

    更新时间:2017-01-15 00:01:48本章字数:3044字

    罗小狗这一脚踹的不重,青年灵修很快爬了起来,一句话也没说收起法器灰头土脸地钻进人群。

    “这位罗师弟好像是和师妹你一同入宗的吧?”花子谕感到十分惊讶,他万万没想到罗小狗竟然能赢,还赢得丝毫不拖泥带水,虽说自己也能做到,可罗小狗才入宗半年。凭心而论,换作同年的自己,花子谕自觉做不到罗小狗那样。

    入宗半年来,莫以欢很难在宗里见到罗小狗,见到了也只是无实际意义的问候两句,好像是从隐龙城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开始渐渐疏远。擂台上罗小狗又开始和其他宗门的灵修交手,看着罗小狗在擂台上轻描淡写的破解对手的招数,莫以欢甚至有些怀疑,他还是村里的整天把灵修挂在嘴边,对灵修羡慕不已的那个罗小狗吗?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在了这么前面。莫以欢这半年来跟着老糊涂学画符,老糊涂教的,莫以欢都会个七七八八了,但老糊涂从来没有教过莫以欢修炼灵力,莫以欢自己能用上的那一丁点儿灵力也是同住的北铃语教她的。

    按照北铃语的说法,灵修学徒首先要学会的就是对自身灵力的操控。灵修之间的对决,灵力是决定胜负的关键,法器灵性越高,威力就越大,对使用者灵力的消耗也是成正比,灵修学徒开始修炼灵力的时间越早越好。师父没教,莫以欢也没有去问,莫以欢知道自己的师父是个性情中人,为什么不教自然也是有他的理由。

    擂台上年纪比罗小狗大了一大截的散修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小兄弟不愧是天门弟子,我认输。”散修寒酸了几句走下擂台,这是败在罗小狗手下的第七个了,一时间台下的灵修没有谁敢走上擂台。

    在擂台下早就看的心里痒痒的花子谕,拨开人群来到台上。围观的人群里有人认出了便装的花子谕,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师弟好身手,我们来切磋切磋?”花子谕微笑着问道,“我们自家师兄弟切磋,我就不动用离火剑的能力。”凤离火应声回到离火剑里,花子谕重心微微下沉,右脚发力跃起一剑径直的劈向罗小狗面门。

    “子谕师兄的手段能用上的还是用上吧,可不要小瞧了师弟。”罗小狗单手挡下离火剑说道。

    指虎?花子谕这时才看清罗小狗的法器,难怪先前在台下见罗小狗敢徒手硬撼对手的法器,原来他的法器一直都带在手上。花子谕落地剑锋一转,离火剑刺向罗小狗中门,离火剑的神器之称也不是浪得虚名,就算没有凤离火,离火剑自身的强度在法器里也是顶尖的存在,花子谕就是凭着这点,只要罗小狗被这一剑逼退,那么这场切磋也就到此为止了。

    罗小狗见花子谕刺来,右手握拳,一拳震偏了花子谕七八成力道的剑招,左手一拳向着花子谕的空处招呼了过去,花子谕迅速过来,反手转握离火剑柄,把离火剑挡在身前,“咣当”指虎毫无花哨的与离火剑身碰撞在一起,花子谕连连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他很强,不过我不会输!花子谕感觉到体内的气血开始沸腾,现在他看向罗小狗的眼神已经不再把他当作师弟,而是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子谕师兄,你可要小心了。”罗小狗双手的指虎上浮现出一个赤脚小童,小童一脸人畜无害的对着花子谕微笑,罗小狗双手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赤芒。

    “没想到师弟这般厉害,我收回先前的话。”花子谕深吸了一口气,凤离火随之出现在离火剑上,炙热的气息突然弥漫开来。花子谕抢先攻了过去,罗小狗也毫不示弱,两人也没用什么亮眼的招式,就是法器之间纯粹的硬碰硬。罗小狗是越战越猛,花子谕反倒是有些像是挡不住罗小狗狂野的攻势。凤离火一脸惊讶的盯着罗小狗指虎上的赤脚小童,先前是花子谕有言在先,凤离火并没有觉得赤脚小童能和自己相提并论,现在她才发现,罗小狗的法器可能不弱于自己,也是一件神器。

    “离火吞灵!”越拼花子谕就越是感觉不妙,一咬牙使出了压箱底的功夫。离火剑之所以被誉为神器,是因为其形在火,实则吞灵。离火剑的可怕之处并不是炙热的高温,而是它的火能燃尽对手的灵力。面对扑面而来的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凤影,罗小狗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指虎,离火剑吗?真不巧,我也是玩火的。罗小狗低喝一声,赤金色的红芒从指虎里疯狂的涌出,罗小狗双拳轰出,一个赤金的兽头迎像扑面而来的火凤。

    挡不住!罗小狗一个侧翻闪到一旁,火凤呼啸着粉碎了兽头后在擂台边缘突然转向飞到高空炸开。人呢?擂台上的花子谕不见了,罗小狗刚要偏头,脖子就被冰冷的剑刃架着。

    “我输了。”罗小狗手上的红芒褪去,有些不甘地耸耸肩走下擂台。指虎上的小童也像是赌气一般冲着花子谕嘟起嘴。

    凤离火双手环抱胸前,对着花子谕说道:“还是老娘厉害吧,不过那个法器也不弱,居然能和我硬碰硬。我怎么没听说过有什么厉害的法器是指虎。”花子谕点点头,罗小狗的法器的却是很强。

    “那个女装的变态,敢不敢上来和老娘玩玩?”凤离火突然指着人群中的夜狞高声叫嚷道。

    “呃。。。”花子谕用左手遮住自己的脸,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自家法器在这擂台上就像个地井小混混一样的叫嚷挑衅。自己要是去阻止她,依照凤离火的性子,势必不会搭理自己,要是再这么多人面前吵上一架,自己还吵不过凤离火,那以后还怎么在灵修界混。以欢师妹,师兄对不住了,只能委屈你下了。

    凤离火见花子谕偏开头,叫嚷的更欢了。夜狞倒是很想上去把这只小凤凰给做掉,不过这样自己的身份可能就会暴露,在这灵修聚集的地方,夜狞可不想让别人生疑。

    “我保证我家主人不动手,老娘一个就能打你们两个。”凤离火见夜狞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急眼了,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名归正传地动手,可自己丢下面子像个混混似的挑衅,人家压根不搭理自己。向夜狞提亲的这件事一直让凤离火耿耿于怀,自己好不容易遇到喜欢的人,可为什么,为什么偏偏他却是个男人?!

    夜狞倒是不在乎凤离火的挑衅,可众人的目光却停留在自己的主人莫以欢身上。怎么办?莫以欢头埋在胸口,感受到周围投来的各色目光,莫以欢有些手足无措。

    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握住,莫以欢回头,夜狞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对莫以欢点点头说道:“我们上去吧,主人。放心,都交给我好了。”看着夜狞的微笑,莫以欢感觉莫名的心安。

    “哟,还算是个男人嘛。”凤离火见夜狞走上擂台,冲着夜狞和莫以欢挑挑手,示意让他们先动手。

    “离火别伤着师妹。”花子谕捂着脸走到擂台边上提醒道。凤离火瞟了有些束手束脚的莫以欢一眼,点点头。

    “主人不用动手,交给我就行了。”夜狞一手拦住掏出符咒的莫以欢说道,“我会让那只小凤凰闭上她那张聒噪的嘴。”

    “单挑吗?正和我意。”凤离火身形一闪出现夜狞身前,毫不留情的一记膝顶撞向夜狞小腹,夜狞迅速侧身避开,右手一掌打在收不住力道的凤离火小肚子上,左手抓住凤离火的右肩借力打力一把将凤离火整个人腾空丢了出去。

    嘶~凤离火冷抽一口,在空中稳住身形,凤离火的眼里都快喷出火来。生来就被世人歌颂称赞成英雄,以往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份,打架从来也没有打输过,今天却在这么多人眼前,还是自己先动的手,却被那个女装变态轻易躲开,自己还吃了点小亏,凤离火显然是不能接受。

    凤离火身上的火焰不断向外涌出,飘散在空气里的火焰慢慢的遮盖了整个擂台的上空,花子谕手中的离火剑突然一声清脆的凤鸣,脱壳而去。

    “离火,这只是切磋!”凤离火丝毫没有理会自家主人的话,离火剑带着上空的火焰径直地指向而去夜狞。

    这也能算离火?夜狞发出一声轻笑,抬头一双无光无底,不带有一丝情感的黑瞳对上怒火冲天的凤离火。一股寒意袭上凤离火心头,天上的火焰也受寒意影响黯淡下来,凤离火的动作也是迟缓了许多。

    “同宗弟子之间的小打小闹,怎么搞得就要把这里毁了似的?赵通天那家伙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一道壮硕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夜狞和凤离火之间。

    “各退一步,收手吧。”壮硕的人影一拳轰散了天上沉积的火焰笑着说道。

    花子谕赶忙把凤离火拉住,微微屈下身段,“弟子花子谕见过燕师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