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卷 双生镜(一)

    更新时间:2017-02-15 01:42:42本章字数:3031字

    “花家的小子,要是你家里的老家伙知道你在万灵会前弄成这副模样,又要关你的禁闭。你就不能好好学学北家的丫头吗?”落在台上的男人骂骂咧咧地给了花子谕一个暴栗。

    花子谕揉着脑袋,咧着嘴说道:“燕灵师叔教训的是。”

    “多学学你师妹,这种场合你的言行代表的可是你们花家。”燕灵双臂环抱,冲对着自己傻笑的花子谕道,“你这小凤凰也该好好管管了。”

    花子谕眼角跳了跳答道:“我下去以后一定管,一定管管。”管凤离火?师叔你这是让师侄我去找抽吧,凤离火要是能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师侄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夜狞收起了袖中指尖上凝聚的黑气,回到莫以欢身旁俯额而立。见到燕灵的目光扫了过来,莫以欢不由得把目光移向台下,人群中一张熟悉的面孔印入莫以欢眼中。北师姐?她也来这儿了?

    “丫头,这次切磋就算平局收场吧。”

    “欸…好,好的。”莫以欢瞟了夜狞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赶忙回应道。走下擂台时,莫以欢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刚才的地方。

    花子谕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以欢师妹,这事别往心里记,离火这脾气好多年了,我也没办法。”

    夜狞微笑着答道:“子谕师兄,这是哪里的话,同门师兄妹的小打小闹,我家主人不会计较这些的。”

    “那就好,改日再陪以欢师妹了,我就先和燕师叔回去了。”花子谕拱拱手,跟在燕灵身后向着天门宗方向离去。

    “我们在城里逛逛在回去吧。”莫以欢和夜狞向着城的另一边走去。夜狞跟在莫以欢身侧,瞟了眼擂台下拥挤的人群,目光锁定在一个普通的白裙少女身上。和主人同住的那个小姑娘?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夜狞抽了抽精致的小鼻子,这城里来的东西可不少呢,好像还有几个熟人的味道。

    “借过一下,借过一下。”白裙少女从擂台下的人群里挤出,蹦蹦跳跳地哼着不知名的曲子走进城中的小巷。

    “人都到齐了?”转过巷角,白裙少女脸上天真的笑容褪去,俊俏的面颊上浮现出一丝不属于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的阴霾。

    “北少主,人都到齐了。”巷角的阴影中传来如破风箱般沙哑难听的声音。

    “东西?”白裙少女勾勾手。

    “北少主要的东西我们带来了,尊上已经进到天门宗内部了,少主您要赶快了,尊上不喜欢等别人太久。”阴影中探出一只裹着黑布的枯手递给白裙少女一面铜镜。

    白裙少女接过铜镜上下打量了一番,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扭曲,“北家的下一任家主?妹妹你还真是和家里的那些老家伙说的一样,比起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姐姐,还真是强了不止一星半点。”白裙少女精致的俏脸显得有些狰狞,像极了那些人人惧之,穷凶极恶的妖魔。

    莫以欢抱着买来的一大堆符纸回到院中,夜狞走在莫以欢前面推开房门,“北师姐你贴着镜子干嘛?”莫以欢把符纸放在桌上问道。

    镜前的白裙少女像是被吓了一跳,突然转身警惕地盯着莫以欢。

    “北师姐怎么了?”莫以欢又叫了声。

    “没事。”白裙少女脸上的警惕之色散去,又看了看墙上的镜子对莫以欢说道:“我还有事,就先出去了。”

    “对了,你最好别去碰镜子。”白裙少女走上门口突然转头,一脸严肃的说道。

    莫以欢愣了下点头应道:“好的,北师姐。”

    白裙少女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离开。

    “北师姐今天好像和往常不太一样,夜狞你说呢?”莫以欢一边整理着练习用过的符纸一边说道。

    夜狞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答道:“可能是吧。”

    “欸,北师姐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刚有事出去了吗?”莫以欢眨巴着双眼,看着推门而入的北铃语问道。

    北铃语脸上露出一丝不解说道:“我刚出去?”

    “是啊,你刚出去的时候还是穿一身白色长裙吗?”

    “你是说看到穿白色长裙的我?”北铃语的眼中滑过一丝异色。

    莫以欢点点头,并没有注意到北铃语眼中的异色。“白色长裙吗?”北铃语走进屋低声喃喃道,不经意间瞟到了墙上的镜子。莫以欢埋头整理着符纸,北铃语呆站在镜子前,瞳孔缩成一个小小的黑点说不出话来。

    镜中,北铃语看见的是一张和自己一样精致的笑脸,北铃语却感觉到背脊有些凉意,镜中的自己笑着开口,没有一丝声音,但北铃语也读出了镜中的自己说的那句话,“妹妹,我回来了。”

    灵修界三大家之一的王城北家历来以其对族里灵修的高强度修行著名,北家无论男女老少从一出生起就必须遵守的铁则。可能有些残酷与不公,但也正是因为北家的这种非人强度的修行方法铸成了许多灵修的中坚好手。

    北家后山,一脸稚气的少女丢下手中沉重的铁剑,一屁股坐在一旁的青石板上,“不练了,我不练了,每天都是练这个一直重复。”年幼的少女坐在青石板上嘟着嘴耍起了小性子,陪练的家仆站在一旁,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家主的宝贝女儿。

    家仆们看着坐在青石板上嘟着小嘴的少女嘀咕了会儿,一个家仆小跑着下山,不多时家仆便回来了,还带来了个人。

    “铃语,你怎么又耍小孩子性子。”走在家仆前面的少女走上前,揉了揉坐在青石板上耍着小性子的少女的头说道。

    “姐姐,你说我们为什么每天都要这么辛苦的做这些我们不想做的事情。”北铃语小声嘀咕道。

    “嘘—”北浅浅伸手在北铃语嘴前做了个禁音的动作,转头向候在一旁的家仆摆摆手,家仆会意退下。

    “铃语,这种话可千万不要在家族长老和父亲的面前说哦,不然又要关你禁闭了。”北浅浅怜爱地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了三岁的妹妹提醒道。

    “知道,知道啦,姐姐你每次都这么说。”北铃语晃悠着小脑袋有些不耐烦的答道。

    “乖,这样就对了嘛。”北浅浅向北铃语伸出一只手,“来,快起来,今天的修行任务也要完成哦。要是铃语你表现的好,后天姐姐带你去城里透透气。”

    “真的吗?!姐姐你可不要骗我。”

    “姐姐答应过你的事哪次没有做到,什么时候骗过你?”

    北铃语从青石板上一跃而起,一把抱住北浅浅轻声道:“还是姐姐对我最好了。”

    北家刑堂,北浅浅头埋在胸前,黝黑的长发自然垂下遮住了北浅浅的面颊,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家主,大小姐她私自带二小姐离开北家三日,严重耽误了二小姐的修行进程,这可能会对二小姐将来造成巨大的影响。”

    “家主,这可是藐视家族历代传下的铁则。”

    “就算她是大小姐也不能违背,必须重罚。二小姐可是百年难遇的灵修天才,不能让她玩物丧志,现在严是严了点,但等二小姐大些了便会知道,我们都是为了她好。”

    “大小姐不会是怕自己的位置被二小姐取代,故意影响二小姐的修行进度吧…”

    北浅浅站在刑堂中轻咬下唇,一言不发地听着长老们喋喋不休的争论,透过半掩住面颊的长发,北浅浅悄悄的看了一眼坐在争论着如何处置自己的长老们中间的男人。少女现在是多么渴望他能在这时候站出来,替自己说上几句话,不然,就算多看看自己也行。男人最后还是开口了,但却无情地打破了少女的幻想。

    “就按族规处置,都散了吧。剩下的交给刑堂长老。”

    “姐姐你看,你看,我做到了。这是爹爹刚刚发给我的奖励,法器倾城。”北铃语抱着一把冰蓝色的细剑,找到了独自坐在窗前的北浅浅。见北浅浅没有理会自己,北铃语拉了拉北浅浅的长袖,凑在她耳边大声喊道:“浅—浅—姐!”

    “啊?!是铃语啊。”北浅浅突然一个机灵,像是被吓到一般抖了下。

    北铃语挥舞着手中的冰蓝细剑说道:“姐姐你看,这就是之前你跟我提过的法器倾城,爹爹说虽然我现在还没达到使用这把剑的标准,但还是先给我,说让我先熟悉熟悉。”

    “那铃语你比姐姐厉害哦。”北浅浅摸了摸北铃语的头,脸上露出一丝显得有些僵硬的微笑说道。

    “那是当然喽,爹爹他们都说我是灵修天才。”

    “那铃语你可不能松懈,不然会被姐姐超越的哦。”

    “呐—我才不会被姐姐你超越呢。”

    “才不会被姐姐你超越呢…”

    莫以欢整理完,转身就看见北铃语就像刚刚一样贴在镜子前,便小声喊了句:“北师姐?”北铃语像是没听到一般立在镜前一动不动。莫以欢又小声的喊了两声,北铃语依旧没有反应,莫以欢伸手搭向北铃语的肩膀。

    “这,这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