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卷 双生镜(二)

    更新时间:2017-03-14 22:11:45本章字数:2669字

    北铃语是入了天门宗后才知道的,她知道了那时候父亲轻描淡写地赠予自己的法器倾城代表的是什么,也知道了为什么姐姐北浅浅那时候见到自己手中冰蓝细剑,脸色就突然变得难堪的原因。

    法器倾城,出至一名上古无姓灵匠师之手,拥有着能与同一时期赫赫有名的神器媲美的战力,在上古灵修发展至巅峰的时期,法器倾城却随着她的那一任主人一并消失。数百年前,一次偶然的机会,一名北姓的小灵修途径一座无人荒山,发现了一处凹地中的草海发着淡蓝色的光彩,小灵修好奇心大起,下到凹地查看。刨开凹地中央的那块凸起的土包,小灵修扒出了一块长条状的铁疙瘩。铁疙瘩不大却异常的沉重,小灵修轻轻拭去铁疙瘩表面的锈迹,上面只刻了四个字,剑名倾城。

    名剑倾城,北家历代家主的身份象征。

    从那以后,北铃语能清楚地察觉到来自姐姐北浅浅的疏远,虽然北浅浅已经隐藏的很好了,但血亲间刻意的疏远还是被妹妹所察觉。

    北铃语是和北浅浅同年入宗,即便年龄远远没达到入宗的要求,但北铃语自身出众的灵修天分,在资质测试第一关就惊动了当任掌门赵通天,被赵通天特例收入门下。北浅浅的天分也不差,但和妹妹北铃语比起来就有些相形见拙了。

    北家的俩朵姐妹花自然的被安排到了同一个院子,看似形影不离的北家姊妹被认为是宗里关系最亲的一对。但他们却不知道,北铃语是多久没见过姐姐开口和自己聊聊闲事,可能连北铃语自己也不知道多久了。

    次年年末,北铃语和北浅浅被特准离开宗门,外出执行任务。每次外出都是北铃语独自一人率先回到宗门,北浅浅往往会晚上那么个两三天。北铃语每次都帮姐姐找出各种理由搪塞长老,北铃语从来没对宗里的其他人说起,一出了山下的城门,北浅浅都会一人离去,还特别叮嘱了不让北铃语跟来。北铃语觉得姐姐可能有自己的什么私事,便也没多问什么,一年多来几乎所有的任务都是年幼的北铃语一人独自完成。

    一次任务中,北铃语解决掉了一只整整屠杀了三个村落的妖魔,拖着略显疲惫的身子向村里走去,寻找是否有着幸存者。

    ‘咔’身后传来枯枝折断的轻响,北铃语应声转头,手中紧握着的倾城剑散发着淡蓝色的光泽。

    紧握剑柄的右手松开,北铃语看着来人,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姐姐?”

    “你怎么在这儿?不是叫你不准跟着我吗?”

    听着北浅浅将近责问的冰冷语气,北铃语愣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姐姐,这次接到的任务地点就是这一带,可惜我来晚了一步。”感受到北浅浅狐疑的目光,北铃语取出了印着天门宗印张的锦绸,递了过去。

    北浅浅也不接,继续问道:“那妖魔除掉了吗?”

    北铃语点点头。

    “那这次就一起回宗吧,乖妹妹。”北浅浅伸手理顺北铃语有些凌乱的长发,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

    “村里我还没去查过,姐姐你先等一会儿……”

    “不用去了,村里没有活人。我们现在就回宗吧。”

    “姐姐你都已经去查过了吗?”北铃语被北浅浅拽着,不时地回头望向村落。

    北浅浅嘴角扬起一丝弧度,歪头靠在北铃语的肩上说道:“算是吧,受害的三个村子姐姐我都查过了啦,无一幸免。”

    “那些妖魔可真够残忍的。”

    “是啊,是啊。”

    北浅浅也点头应和着义愤填膺的北铃语,脸上的笑容越加的灿烂。当然无一幸免喽,我的傻妹妹,姐姐可是挨家挨户查的。

    在北浅浅失踪后,就算是父亲亲口告诉自己,北铃语也不相信,她不想,也不愿相信自己那曾经和蔼可亲的姐姐走上了魔修的岔路,修炼邪术,外出任务被发现后残忍的杀害同僚后畏罪潜逃。

    北铃语无数次在深夜醒来,躺在冰凉的床上想着,要是那个时候我没有那么固执,也许就不会有人送命,姐姐也不会背着魔修的恶名消失,就连北浅浅三个字也被家里人从家谱里抹去。

    北铃语看着镜子里穿着白裙的‘自己’轻唤了一声,“姐姐?”

    “铃语。”镜中少女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向着境子那边的北铃语探出双手。北铃语有些颤抖的手指贴上镜面。

    “姐姐,这些年你去哪儿了?父亲告诉我,你变成了魔修,他在骗我对不对?姐姐。你没有杀人,是妖魔干的…”压抑在心底多年的情感在这一刻毫无保留的在北铃语心底爆发,接连问了一串问题后,北铃语的气息有些不平,胸口微微上下起伏。

    “是我。是我做的。”少女甜美的声音在北铃语耳中却像是一道惊雷。

    北铃语双手贴在镜面上,一脸震惊地问道:“姐姐,你刚说什么?”

    有些和自己一样面孔的少女一脸天真无邪地盯着自己,一字一顿地说道:“人是我杀的,父亲他也没有骗你。他说的都是真的。”

    少女一手卷起垂下的长发,像是讽刺一般笑着说道:“本来我们还可以像以前一样,都怪那个贱人。”少女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扭曲,“谁叫她好奇非要跟过来,那就只能把她吃掉喽。话说,那个年龄段的少女味道还是蛮不错的。”说着少女舔了舔朱红的双唇。

    北铃语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看着镜中熟悉的面孔,北铃语第一次觉得姐姐有些陌生,镜中少女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让北铃语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哟,这是多久没见了。”少女从腰侧抽出一把冰蓝的细剑,轻轻拂过剑身,像是多年没见的老友。北铃语下意识地摸向腰间,空,空的?

    “发现了吗?”

    “你对我做了什么?!”

    北浅浅并没有理会北铃语,把玩着手中渴望已久的法器倾城,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铃语,怎么了?”倾城的身影浮现在剑身上。

    “没什么,只是有些高兴。”北浅浅瞟了奋力拍打镜面的北铃语一眼说道。

    倾城微眯起双眼,顺着主人的目光看去。北铃语见到倾城的目光扫了过来,叫喊声越加得响亮,但倾城像是听不见一般,看了一会儿就收起目光回到剑中。

    北浅浅饶有兴趣地看着镜中北铃语的一举一动,“妹妹,你以前不是很想帮帮姐姐的吗?”

    “谁要帮你这个恶魔?你对我做了什么!?”

    “恶魔?你就是这样对多年没见的姐姐?铃语,我记得以前和你一起学过待人接物的礼仪,父亲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呐。”北浅浅轻笑道。北铃语挣扎了会儿,最终安静下来,北铃语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好像光凭自己,是真的出不去了。

    见北铃语安静下来,北浅浅又看了一会儿想收起镜子。“咔嗞”接触到镜子的指尖迅速弹回,北浅浅有些惊讶的偏头望见呆立在镜边,仿佛失魂一般的莫以欢。

    “她怎么触动了双生镜?!可不能让北铃语跑出来了。”北浅浅尝试了自己知晓的一切办法,也没能把莫以欢拉回来。

    “我得马上联络尊上。”北浅浅咬咬牙冲出房间。

    “这是?!……”莫以欢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名堂来,北铃语却一动不动,如同着魔一般盯着镜子。

    “北师姐?”莫以欢又叫了声,北铃语还是没反应。

    莫以欢不由地再次把目光移向墙上的镜子,一脸好奇地盯着镜子,镜中的自己也一副好奇的看着莫以欢,突然镜中的自己露出带着几分邪气的笑脸,莫以欢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我笑了?我没笑啊。莫以欢喉咙发出‘咕噜’一声轻响。

    镜中的莫以欢开口了:“多完美的血脉之气,借给我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