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卷 双生镜(三)

    更新时间:2017-04-16 20:54:22本章字数:3342字

    “嗯?”夜狞的身影浮现在莫以欢的手链上,从刚进屋第一眼见到北浅浅起,夜狞就确定了眼前之人不是往常的那座“冰山”。因为夜狞从她身上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渗透进骨子里血腥味。夜狞当初在西部疯狂杀戮结束后可是下了好大功夫才去除掉,时隔多年,又在这里再次遇到。

    不过见她没有作出对自家主人什么不利的举动,夜狞也就没理会这个小丫头。在莫以欢碰触到镜子的瞬间,夜狞突然感觉到自家主人的气息完全变了,变得让夜狞觉得陌生又有些熟悉。

    夜狞指尖黑芒涌动,厉声质问道:“你是谁!?”

    莫以欢站在镜子前一动不动,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过了好一会儿,莫以欢才机械般的晃晃脑袋,深吸了口气,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芊指凑到嘴边,轻轻咬破指尖,吮吸着指尖涌出的血珠。

    “我没看走眼呐,真的是皇族血脉。”‘莫以欢’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激动。

    “我是谁?你问我是谁?”‘莫以欢’不顾指尖还在冒着血珠,一手撩顺耳边的长发轻笑道,“我?我是妖族未来的王!”

    夜狞脸色一沉,指尖的黑芒不安地涌动,若不是怕伤及自家主人,夜狞真想把这个狂妄的家伙撕成碎屑。

    “不!不要!这完美的身体是我的……”突然‘莫以欢’抱着脑袋目光狰狞的喃语,随后身体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失去支撑。夜狞赶忙一把接住身子突然瘫软的莫以欢。一手贴在莫以欢额前,黑芒在莫以欢体内游走了一圈后返回夜狞指尖。

    “嗯…这是怎么了?夜狞你抱着我干嘛?”怀中的莫以欢毫无征兆的就睁开双眼,看着一脸肃杀的夜狞,挣扎着起身,不解地问道。

    “主人?”

    “怎么啦?”

    “你有没有感觉身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莫以欢绕绕头,“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就是感觉有些累了。”莫以欢打着哈欠说道,“我明明什么也没做怎么会觉得好累?刚发生什么了吗?”

    夜狞微笑着摇摇头说道:“没什么,主人累了就早些休息吧。”

    “那我就先休息一会儿,饭点叫我下。”莫以欢打着哈欠扑倒在床上。

    “主人,那个……”夜狞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却发现扑倒在床上的莫以欢已经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夜狞走到刚才莫以欢呆住的镜子前打量了一会,看不出什么名堂,学着莫以欢刚刚的动作,手还没贴上镜子,镜子突然碎了,散落一地。夜狞轻哼一声,长袖一扫,黑芒将地上的碎屑吞噬。

    我会为王女扫除一切阻碍。

    夜狞轻手轻脚的帮莫以欢盖上被子,黑芒一闪没入莫以欢腕上的手链中。

    “以欢,你快看那边,那白衣服老头后面跟着的那两个。”苏舞柔歪着脑袋偷偷和莫以欢咬着耳朵。

    “哪儿?”

    “现在被战神殿的那群蛮子挡住了,那两个师兄好帅啊。”苏舞柔小声嘀咕着,挪了挪嘴。

    天门宗新普弟子全都来到山门,迎接远到而来的灵修界各路英杰。在此之前,刑堂张先生还开过一次动员会。

    与其说不是动员,还不如说是威胁更为贴切一点。

    “你们对我安排天门的新普弟子到山门迎接来客有什么想说的?或者说是有什么不满,如果有,现在就可以提。我特准他明天不去,有没有?”

    今早听苏舞柔说起当时的场景,到场的新普弟子没有一个敢出声的,就连大气都不敢出。莫以欢从昨天倒床开始一觉睡到了隔天傍晚,老糊涂中途来过一次,把过脉后,莫以欢脉相平稳,又没有中毒的表现。

    “要是到了晚上还没醒,我再想想办法。”老糊涂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弟也是束手无策。传输灵力?自己徒儿醒着的时候,自己都不敢这么做,更别说现在徒儿昏迷不醒了。

    “饭点了吗?咦?师傅,你怎么在我这儿?”就在老糊涂犹豫要不要传输灵力时,莫以欢醒了,开口第一句话就让大家大跌眼镜。

    “乖徒儿,你没事吧。”

    “我很好,没事。怎么了,师傅?”莫以欢一手抓着被子,很是费解,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睡了一小会儿,为什么连师傅都来了。过后莫以欢才从苏舞柔口中得知,自己已经昏睡了快两天,然而莫以欢自己却没有察觉。

    不过还好,张先生没有追究莫以欢无故缺席的事。

    掌门赵通天亲自在山门上迎过战神殿的人,战神殿领头的是莫以欢那天在城里见过的那个中年人。莫以欢找了老半天,才找到苏舞柔说的那个老头。老头身着朴素的白衣,衣服上并没有什么宗门的标识,混在人群里很是不起眼,老头身后跟了两名相同服饰的青年男子。剑眉星目,一身白衣在人群里格外的招人眼目。

    送进了一批又一批各门各派的灵修,在张先生确认了收到请帖的宗派全都到齐,起身准备安排下一事项时,山门下传来一声高呼,“张大堂主,老夫才没来晚吧。赵通天那老小子还好吧?”

    “我好的很,老魔物,你怎么还没死?”赵通天浮空而立,望着山门下缓缓走来的笑眯眯的黑衣老头。

    黑衣老头听到赵通天这么说自己也不恼,笑道:“赵掌门话可不能这么讲,我们可是签订了正盟协议,改邪归正了的正派名门。赵掌门可不能因此排挤我们小宗小派啊,这样可有失灵修界第一大宗天门的门面。”

    “龙前辈这是哪里话,我们天门宗何时对其他宗门有所排挤?龙前辈里面请。”赵通天点头笑道。

    “赵掌门真是好气魄。”黑衣老头笑眯眯地拱拱手,示意身后的六名少男少女跟上。莫以欢仔细打量黑衣老头这行人。跟着老头的六名少男少女长相都很是普通,甚至还有一名少女的半边脸上有着可怕的灼烧疤痕,让人看了有些毛骨悚然。

    那个人,我是不是在哪儿见过?莫以欢注意到走在最后面的矮个少年,矮个少年并不像其他五名少男少女一样好奇地四处打量,而是低着头不紧不慢的跟在最后面。突然矮个少年抬起了头,目光与莫以欢对上。

    在村里后山上赤瞳美少年的那张狂傲的面孔突然在脑海浮现,与眼前这名相貌平平的矮个少年重叠。

    是他!莫以欢发出一声惊叫。即便面孔和体型上有很大的差异,但莫以欢却莫名的确定,这个矮个少年便是那日后山的妖魔美少年。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自己身上,莫以欢知道自己闯祸了,赶忙埋下了头,即便没有在镜子前,莫以欢也能想象到自己耳根通红的窘态。

    “小辈不懂事,想必赵掌门这般大气之人不会因此处罚门中弟子吧。”黑衣老头和煦的声音打破了死寂的气氛。

    “龙前辈所言极是,请。”赵通天带着黑衣老头一行人进了山门。

    “以欢,你刚刚怎么啦?还好那个老头替你解了围,不然落到张先生手里可不轻松。”回去的路上苏舞柔关切地问道。

    “舞柔,你说我们天门会不会有妖魔混进来?”一路上莫以欢整个人神不守舍的,后山那一夜的可怕回忆又浮现上来。

    “不会吧。我们天门宗可是灵修界第一大宗,要是能混进妖魔,那还怎么了得?!以欢,你看见什么了吗?这样问。”

    莫以欢点点头,把入宗前在村里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苏舞柔。

    “你是说,你看见那天晚上你遇到的妖魔在那黑衣老头那一行人里?”苏舞柔听完很是吃惊。

    “其实我也不清楚,不如我们去问问花师兄吧。”

    “什么?!混进了妖魔?不可能的事,以欢师妹多心了。”花子谕听完毫不犹豫的摆头说道,“当年就算是妖尊想混入天门宗,在山门前就被镇门玉兽识破,更何况现在哪儿还有妖尊级别的妖魔,都是些小鱼小虾,不值一提,”

    “看吧,以欢,子谕师兄都这么说了,这回你该放心了吧。”告别了花子谕,两人回去的路上,苏舞柔说道。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别多想啊,乖。”苏舞柔蹦哒到莫以欢前面一手叉腰一手飞快的揉了揉莫以欢的脑袋,还在莫以欢脸上捏了几把,“小娘们儿,皮肤还养的挺好的。晚上来伺候大爷,伺候好了大爷我重重有赏。”苏舞柔仰着脸,疙里疙气地说道。

    “好啊,居然赶消遣我,站住,别跑。”莫以欢一偏头甩开苏舞柔的魔爪,一手袭向苏舞柔的脸蛋,却被苏舞柔灵巧的躲开,还被苏舞柔狠狠地又捏了一把。

    “小娘们儿,快来追大爷啊。”

    “有本事你别跑。”莫以欢张牙舞爪地追向苏舞柔逃跑的方向。

    小屋里闭目养神的黑衣老头突然开口,“浅浅,镜子呢?”

    墙角的阴影扭曲,穿着天门服饰的少女从阴影中走出,少女有些胆怯的来到黑衣老人身前跪下,“师尊,镜子……镜子碎了。”

    “碎了?”黑衣老人的声音里带着一分惊讶。

    “是的,师尊。”少女头埋得很低,身子微微颤抖。她知道老者的脾气,自己这次弄丟的可不是什么普通法器,那是可是尊上的双生镜,少女埋着头等候老者处置。

    “浅浅,先起来吧。”

    “是,师尊。”老者并没有如少女所想那般,语气反而缓和下来。

    黑衣老人怜爱地理顺少女有些乱的长发说道:“浅浅,这次尊上的计划是否能成,你可是其中关键的一环。镜碎是尊上意料之中的事,你做的很好。现在开始你就是天门掌门弟子北铃语,下一步计划到时候会有人通知你,现在开始尽量不要和这边联系,以免引起天门那些老狐狸的怀疑。”

    “遵命,师尊。”少女点头应是,随后隐没在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