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卷 灵修盛会(二)

    更新时间:2017-04-20 23:14:13本章字数:3104字

    老糊涂带着莫以欢、苏舞柔在主峰狭窄的山路上穿行。

    “师傅,我们为什么要挑这么难走的小路上山?”

    “乖徒儿,为师选的可都是近路,走大路绕圈子我们就赶不上开场喽。”老糊涂伸手拨开挡路的树枝,头也不回的说道。

    “可师傅,我怎么感觉你像是在躲着谁啊?”走在前面的老糊涂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啃泥。

    “胡说!为师可是光明正大带你们上来的。为师难道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吗?”

    “好像没有。”

    “那就对了。”老糊涂笑嘻嘻的摸出两张灵符,分别贴在莫以欢和苏舞柔额头上,“转个弯就快到了,一会儿可千万不要出声,这两张灵符能隐藏你们的气息。要是被发现了,你师傅的这把老骨头怕是要被你们的赵掌门给拆喽。”

    莫以欢和苏舞柔互望了一眼点点头。

    “乖徒儿,看,我们到了。”老糊涂突然停下来猫着腰,招手示意莫以欢和苏舞柔过去。 两人学着老糊涂猫着腰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老糊涂伸长了脖子探着脑袋,一手轻轻拨开身前的灌木。

    “乖徒儿快过来。”老糊涂侧身让出一个能站人的位置,莫以欢凑了过去。

    “嘶—”莫以欢倒抽了一口冷气,转头看见老糊涂冲自己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莫以欢赶忙捂住嘴巴点点头。

    老糊涂是把自己和苏舞柔带进了主峰,莫以欢以为师傅会带着自己混在上了主峰的灵修当中,可万万没想到老糊涂带着在山上兜了一大圈绕到了这种地方。这该怎么说来着?艺高人胆大?透过老糊涂拨开的那个空子,莫以欢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三座华丽庄重的白玉座。但莫以欢在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随着目光移向别处,莫以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

    一眼望去,偌大的天门宗主峰顶上的广场上座无虚席。

    “知道为师为什么带你们绕圈子吗?”老糊涂的声音传入莫以欢耳中,“就是他,赵通天那老小子根本没给为师安排座席,不过为师找的这个地方可以说是观看万灵会最好的位置了。”老糊涂嘿嘿的笑了两声。

    “嘘—别说话,为师现在和你说话用的是聚音成线,你看看你旁边的那个小丫头。”莫以欢刚想开口就被老糊涂喝止,用余光瞟了苏舞柔一眼,苏舞柔似乎并没有听到老糊涂在说话,一脸兴奋的望着场内。

    “来了来了,乖徒儿,头埋低点。”老糊涂轻轻的按下莫以欢的脑袋,目光定格在白玉座正后方的四根石柱上。

    老家伙们还真是够谨慎的,一明一暗。

    一声清脆的鸟鸣从天边传来,莫以欢和苏舞柔的目光齐刷刷的移了过去。

    “还是那般做作。”老糊涂的轻哼声传来。

    天边飞来六排整齐的鹤群,鹤群以百鸟朝凤的阵势,中央捧着一只青色巨鸟,巨鸟的头顶一名白衣少女盘膝而坐,少女的年龄看起来可能还比自己小一点,但少女那一双幽黑深遂的眸子看久了让莫以欢感觉有些不自在。少女玉足一点,飘然落在广场高台上,与赵通天行过礼后入座。

    “乖徒儿,为师来给你介绍介绍咱们灵修界的大人物。坐咱们赵掌门左边的那个是现战神殿殿主燕灵,别看长得一副憨厚老实的样儿,心眼可坏得很,和你们赵掌门有的一拼。以后遇上了可要留个心眼,别被那老东西坑了。”老糊涂的声音传来,莫以欢眨了眨双眼,哪有这么介绍人的?

    “至于右边那个嘛,七情谷云无咎。那小丫头片子,可是你师傅我年轻的时候最疯狂的一个追求者,当年为师为了摆脱她可费了不少功夫,唉,现在小丫头片子都坐上谷主的位置了,这人啊,真是老了,老了啊……”老糊涂感慨道。

    莫以欢惊讶的回头看了一眼摇头晃脑的老糊涂,随后向前凑了凑,仔细地打量着坐在右边的云无咎。云无咎一身素衣,黛眉低垂,入座白玉座后没有其他动作,容貌虽然说不上倾城倾国,但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让莫以欢第一反应就想到了北铃语。

    随着琴声将尽,坐在正中间的赵通天正欲起身,无意间目光一扫,与莫以欢对了个正着,老糊涂不但没躲反而捏着做了个鬼脸,赵通天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了下,但在瞬间又恢复了平静。

    “赵掌门?”云无咎的眼中有些疑问。

    “云谷主何事?”

    “没什么。”云无咎的目光扫视了一圈,摇摇头答道。

    “感谢诸位灵修界的翘首不辞万里,前来参加这次的万灵会,赵某深表感谢。”赵通天向着到场坐席上的灵修界各掌门行了一礼。

    “这里赵某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不知各位想先听哪一个消息?”赵通天双手负于身后正色道。

    台下坐席间传出一道苍老的声音,“当然是先听好事。”

    “乖徒儿,那个接话的人是我们宗的一个长老,是赵通天那老小子提前安排好的,真是把那些迂腐的老东西身上的都学会了。”老糊涂不着调的声音轻飘飘的落入莫以欢耳中。

    “好,那就先说好的。赵某年事已高,自觉有些乏力,灵修界或者说天门宗也该换些新鲜血液了。”赵通天话音未落,台下传来一片唏嘘声,赵通天没有打断台下的议论继续说道,“我天门宗第六代掌门赵通天在此向整个灵修界宣告,天门宗第七代掌门的人选已经定下来了。”

    “这个决定还算不错,花家的那个小子性子太躁了,不是做掌门的料,北家的丫头虽然还欠了点火候,不过也该将就。”老糊涂说着说着竟然摸出腰间的葫芦喝起酒来,吓得莫以欢手忙脚乱的凭空比划,老糊涂叼着葫芦一脸不在乎地摆摆手,示意莫以欢不要慌。

    苏舞柔伸手戳了戳莫以欢,嘴角往一个方向挪了挪。

    我什么时候也能这般风光?莫以欢悄悄瞟了一眼旁边的苏舞柔,苏舞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一身流光溢彩,有条不紊走上高台的北铃语,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

    “天门宗第七任掌门,北铃语接令。”赵通天面色庄重地取出一块玉白色的方形令牌。

    “弟子北铃语接令,必将不负师尊重望!”北浅浅半跪在地上,双手接过略有些重量的掌门令牌,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父亲的眼光真是毒辣,妹妹还真是够厉害的,这个年纪就能被选上天门宗下一任掌门。不过那么厉害又有什么用?最后不还落到了我手里。北浅浅在赵通天示意后,起身退到白玉座之后。

    “最近那些躲在暗处的老鼠又有些蠢蠢欲动了。”赵通天的语气加重了几分。“那些老鼠和妖魔似乎搭上了关系,想必最近灵修界发生的那些事,各位也都知道。赵某人就先把话放这儿了,凡是危害灵修界、俗世的,不管是妖魔,还是邪修,我天门宗必诛之。”

    台下的正义之士纷纷应声,表示自己的立场。

    “乖徒儿,记好了,那些声音喊得越大的,以后遇上了都要躲得远远的。”老糊涂半眯着眼,目光扫过坐席间义愤填膺的那些人,“不然你可能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莫以欢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是很明白老糊涂的意思。

    “乖徒儿你还小,不知道这世道的险恶。”老糊涂拍了拍莫以欢的脑袋。

    就在赵通天进行着鼓舞人心的讲话时,突然一道碧光从天的另一边极速划来,赵通天见到飞来的碧光眉头一锁。碧光飞至赵通天身前停下,那是一只精致的玉质小鹤。

    “哟,哪个老奸巨猾的家伙出事了?连这东西都用上了。”老糊涂饶有兴趣的看着赵通天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燕灵和云无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起身走上前来。

    “王城那边出事了。”赵通天不着痕迹的侧身,压低音线说道。

    “师兄,你走慢点。”

    “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拖拖拉拉的,排到和你做这种活还真是受罪。”两道身影各自拧着一个铁桶,一前一后的走下绝命崖。

    “呼—,真是恶心死了。”两名灵修弟子放下铁桶,小一些的灵修捏着鼻子把铁桶里的血腥之物倒入贴着灵符的槽内,一脸厌恶的踢了一脚木栏,“还不滚出来……”话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小灵修哆哆嗦嗦地指着被他一脚踢开的木栏退了几步,他可不觉得这是自己功力突然大涨。

    “师…师兄?”小灵修转头,可身后哪儿还有师兄的影子。一股热气喷在小灵修后颈上,小灵修感觉到自己手脚冰凉。

    “啊!”绝命崖下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你确定他还活着?我在天门宗待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这东西有什么动静。”

    “尊上说他还活着。”黑袍罩住面目的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那你要怎么唤醒他?”

    黑衣人不紧不慢地从怀中摸出一个盛着暗红色液体的小瓶,“这不用你操心,尊上早就有所准备。”

    小瓶中的暗红色液体缓缓流下,无声的融入嵌在山壁上的巨大骸骨中。

    “属下恭迎二妖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