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卷 荒山小镇

    更新时间:2017-07-20 15:39:05本章字数:2967字

    马车在僻静的山道上颠簸,车里的六人异常默契的分散在四角保持沉默。老糊涂靠在窗边歪着头,没多久就传来富有节奏的轻鼾声。花子谕坐在老糊涂浑身紧绷,双眼直视前方,一动不动。莫以欢自云无咎上车后,就一直偷偷在观察这位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甚至比自己还小些的七情谷谷主。

    虽说,老糊涂是说过,当灵修的灵力修为达到某个地步的时候,可以维持自己一个年龄段的模样,灵力修为越高,所能恢复的容貌越发的接近自己天赋巅峰的模样。

    “那师傅你和掌门是怎么回事?”莫以欢不是很能理解了,照师傅所说,灵修灵力修为越高,所能保持的模样应该越年轻才是。掌门先不说,不算太大问题,可师傅却不一样了,从师傅和掌门的关系来看,师傅应该是和掌门同一代的人,却看上去比掌门苍老十岁。

    老糊涂把酒葫芦高高举过头顶,痴痴的看着玲珑葫芦,良久后方才开口说道:“赵通天那家伙是操劳过度。再说,徒儿你觉得你那花师兄现在当上下任掌门如何?”

    “啊?花师兄…”莫以欢愣了下,老糊涂晃荡着玲珑葫芦等着莫以欢的答案。莫以欢想了很久,老觉得花子谕还缺了点什么,“花师兄他可能不太合适吧…”

    “为什么不合适?名门之后,年少有成,身后又有着花家的大力支持,徒儿你觉得他还缺什么?”老糊涂悠悠问道。

    莫以欢答不上来。

    “势。你花师兄太年轻,他还不具备成为上层铁腕领袖的势,他需要的是时间的打磨,或与他也能成为灵修界的一代翘首。”

    “那你呢?师父。你该不也会是操劳过度吧?”

    老糊涂一翻身滚到床榻上,背对莫以欢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打发道:“小姑娘真是话多,去去去,为师要休息了。”

    师傅他或与有什么难言之隐吧。莫以欢向老糊涂告别后退了出来。那天师傅流露出的感情是真实的,师傅不想说,莫以欢也就不问,莫以欢也没把这件事放心上。

    “地图上,前面有一个小镇,天色不早了。师叔,不如我们到镇上歇一晚再走?”花子谕指着地图,开口打破沉寂。这一路都快要把花子谕给逼疯了,没有人可以说话。身边坐着的师叔自打出发开始基本就一直在打鼾,打鼾。也不知道这么颠簸的山路,师叔是怎么睡着的。坐在对面的北铃语,花子谕是没有过想法,在宗里这么多年,花子谕也尝试过和北铃语搭话,除了她主动找上来以外,花子谕和北铃语搭话没有一次超过三分钟。花子谕本想凑过去和莫以欢说两句,无意中瞟见坐在莫以欢对面的云无咎一双清澈的眸子正在看着自己这边,但再回神,云无咎的脸被细纱掩盖。

    吓得花子谕赶紧收回目光,腰杆绷的直直的。天呐!谷主她在看我这边,该不会是我惹到她了吧。自后花子谕一直保持目光平视的标准坐姿。

    “云谷主觉得如何?”老糊涂擦去嘴角流下的口水,正了正衣领问道。云无咎点点头。载着六人的马车进了小镇,傍晚的小镇炊烟缭绕,给人一种安静和谐的感觉。

    众人住进镇里唯一的一家旅店,莫以欢和苏舞柔下了马车,在老糊涂做了简单的叮嘱后一溜烟的便溜了出去。

    “以欢师妹,等等我。”身后花子谕一路追来。

    莫以欢和苏舞柔停下来,莫以欢说道:“花师兄,有事?”

    花子谕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我陪师妹们在这个镇上逛逛,要是遇到什么麻烦,师兄还能保护你们。”

    “你们就听他瞎掰吧,他这一天都没和人说话了,都快憋坏,留在那边他又搭不上话,只能来找你俩。”凤离火从离火剑中蹦出,一边伸着懒腰一边不忘揭自己主人的底。花子谕狠狠的刮了凤离火一眼,对莫以欢和苏舞柔两人尴尬的笑了笑。

    凤离火给他瞪了回去,捶打着双腿说道:“今天可把老娘憋坏了,那个女人比花家的所有人都要恐怖,老娘都不怎么敢在她面前蹦达。”

    “废话,可是七情谷谷主,连我爹也不敢在人家面前蹦达,更别说你了。”花子谕斜着眼睛嘲讽道。

    “不过老娘治你是妥妥的,小子谕。”凤离火嘴角挑起一丝威胁的笑容,一手飞快的按住想逃跑的花子谕脑袋,把他硬生生的拽了回来。

    看着厮打撑一团的两人,莫以欢在一旁劝架,苏舞柔在一旁助威加油,最后以花子谕的惨败告终。见两人消停了下来,莫以欢也是松了口气,花子谕龇着牙跟在凤离火身后,显然是打的不轻。

    凤离火和花子谕的动静不小,惊动了小镇中的镇民,不少镇民都从窗子探出脑袋,好奇的打量着莫以欢他们这些外来者。

    有人拉了拉凤离火的衣角,凤离火转身,身后多了个眨巴着水灵灵大眼睛望着自己,六七岁的小姑娘,“大姐姐你们是什么人?”

    花子谕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道:“小妹妹,我们是灵修哦。”

    “灵修!?”围观的镇民齐刷刷的远远逃开,躲回屋子,关上门窗。

    “朵儿,快回来。”一名村姑装扮的妇女在门边向着小姑娘招手,见莫以欢几人的目光移了过来,赶忙一把关上门。

    “他们怎么了?”莫以欢和苏舞柔互视一眼,她们对镇民的举动十分疑惑。为什么镇民们一听到灵修就慌不择路的逃窜,像是撞见了妖魔。似乎灵修在这里是什么可怕的东西。

    凤离火朱唇微张,脸上浮现些许惊讶,转头一把揪住花子谕的领子恶狠狠的问道:“你刚刚是不是偷偷干了什么?”

    花子谕满脸委屈的摇头,“我没干什么啊,大姐,我刚就在你后面。我要是赶了什么,能瞒过您的眼睛吗?”

    “说不定你小子最近又长本事了呢?”凤离火不依不饶的揪着花子谕的领子不放。

    莫以欢走到小姑娘身边问道:“小妹妹,为什么他们一听到灵修都要逃呢?”

    “妈妈他们说灵修都是坏人,镇里好多人都被灵修抓走了,只有山神能救我们。”

    “山神?”

    “嗯。”小姑娘点点头继续说道:“娘亲说,我们这个镇子正是受到了山神的庇护,才得意幸存,没有遭到灵修的破坏。”

    “那小妹妹你见过山神吗?”

    小姑娘摇摇头,那个妇人又从门缝探出脑袋,向小姑娘招手。

    “快回去吧,别让妈妈担心了。”小姑娘点点头跑向招手的妇人。

    “主人你要小心些,这个地方有古怪。”莫以欢左手上狞玉链黑芒一闪,夜狞出现在莫以欢身侧,目不转睛的盯着还没走远的小姑娘的背影,轻声提醒道。

    “你发现了什么?”莫以欢歪着头小声问道。

    夜狞眉头微锁,摇头说道:“还不清楚,不过这整个镇子都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息。”

    莫以欢抽了抽小鼻子,没闻出有什么像夜狞所说的令人作呕的气息,反倒是在从山上吹下来的风中闻到了一丝沁人心脾的浓郁香味。好像是酒?若不是特别注意,根本注意不到这个气味。

    “这可以去问问你师傅。”夜狞想到了老糊涂,那个连自己也看不透的装傻老头,在夜狞有些混乱的记忆里,夜狞见过老糊涂,那是在十年前,妖魔和灵修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不过老糊涂做过什么,夜狞倒是没有印象,但能在妖族和灵修界激战的火力中心活下来的人,肯定不简单。

    “去问师傅?”

    “哟,娘娘腔。”凤离火挑衅的叫嚷声打断两人的谈话。

    “主人还请务必小心。”夜狞低眉屈身鞠了一躬,连看了没看叫嚷着的凤离火一眼,就回到莫以欢的手链中。

    凤离火见夜狞故意躲着她,也没上去自寻不快,轻哼一声,化作一道红芒回到离火剑里。

    “花师兄,我们快回去把这件事告诉师傅吧。”莫以欢开口说道,花子谕点点头,三人沿路向回走去。

    云无咎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便没了动静。老糊涂没有直接回房,反倒是一个人来到了旅店堆放着杂物的顶层。

    “要是能生在这种地方多好…”老糊涂从腰间摸过酒葫芦,凑到嘴边抽了抽鼻子,酒葫芦停在嘴边没有一滴酒流进老糊涂嘴里,老糊涂面色阴沉的放下嘴边的葫芦,面向山风吹来的方向闭上双眼。

    “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醉仙宗的余孽藏着。”望着镇后的那座荒山,老糊涂眼中划过一丝精芒。

    “不过,话说,那个七情谷的小丫头怎么老是盯着我不放?。七情谷断七情,再怎么想也是白搭。”老糊涂打了个酒嗝,晃晃悠悠的走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