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活在当下

    更新时间:2016-10-29 22:17:07本章字数:5317字

    我已经老了,毛色不再像年轻时那样光亮了,四肢也渐渐的无力,站不了多久就需要休息一下,牙齿虽然没有掉光,但是已经没有办法啃我藏起来的那些骨头了,我现在很怀念年轻时候的自己。值得庆幸的是我的头脑还算灵光,我还可以记起我经历的那些事情,可能你们会觉得有些夸张,但是每当我闭上眼睛休息的时候,我经历的那些事情真的会历历在目,是幻觉吗?我不清楚,我喜欢回忆过去并用我仅有的智慧去分析往事,那很有趣,我想这是所有年老生物喜欢做的事情吧。人们惊讶于我的高龄,想尽办法研究我的生理和心理,我只能无奈于无法和他们用语言交流,假若我能够像动画片里那种能和人类沟通的动物一样,那么我将很高兴告诉他们我所经历的一切,或许这样人类就会得出他们想要的结论,谁知道呢?但我不能,这很遗憾……

    我离开母亲后只被一家主人收养过,这一点我很高兴,因为我见过太多的狗经历数个“主人”或是最终流浪街头,我为它们感到惋惜。尽管如此,在我年迈无力的时候,我还是被送到了狗狗养老院,我要说的是我不是被遗弃的,只是我的主人全家要移民到国外,而他们没有办法或是不忍心带上年迈的我一起去陌生的环境生活,这一点我很理解,他们也是纠结了半年的时间,终于决定把我送到狗狗养老院,其实这里很好,他们和我分别的时候很伤心,感觉是此生永别吧,同样伤心的我按耐住自己的心情舔了舔他们的手以示让他们安心,我没有怪他们留我在这里,因为所有的生物相处后都会面临离别,这时候的生离总比因为寿命的差距导致的死别要好得多,只要我们曾经相处的很愉快就够了,美好的回忆总会支撑着我们继续接下来的生活,所以当养老院的管理员大叔叫我回去的时候,我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他身边,然后吐吐舌头,目送我的主人一家离去,这样他们应该会很放心吧。

    狗狗养老院住着各种各样的狗狗,它们都是被爱他们的主人送到这里的,而且主人们也会抽空来探望它们,有快乐的相聚,当然也有伤心的离别。我在这里生活的很愉快,可能要归功于我天生超强的适应能力,生物上讲“杂种优势”大概就是指的我吧,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犬种,入院的时候,主人给我登记的是马尔济斯犬,可是我照镜子的时候对比杂志上的马尔济斯犬的外貌,怎么看也不像,其实我的母亲是马尔济斯犬,父亲是北京犬,杂交出来的我应该叫什么犬确实是个问题,不过那不重要,只要能快乐自在的生活就好了。

    我最近总是昏昏欲睡,也经常做梦,梦见以前的事情,有开心的也有难过的,但我享受这种回忆的过程,有时甚至不想醒来,永远活在其中……

    在我刚入院的时候,我的内心空落落的,毕竟我还是怀念之前的生活,我总是喜欢躲在大树下看着周遭陌生的一切,那些已经习惯了的狗狗表面上很快乐,可是我知道它们的内心已经麻木了,或者说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环境而必须学着去接受,养老院的管理员担心我的状态,于是常常带来玩具或者食物来哄我,但是我不得不说那是哄小狗的办法,可能在人类的眼中我们只是没有年龄没有思想的宠物,直至我们将要离去,他们才会回忆起原来我们像是陪伴了他们好多年的“亲人”。这里有一位管理员大叔还是蛮有经验的,他是退伍军人,养过十几条警犬,他注意到了我的状态,于是他拿来了狗绳套在我的脖子上,然后示意我和他散步,我猜想他是怕我呆久了影响食欲,因为喂食在人类养狗的过程中占主导地位,他们认为民以食为天,大概举一反三后认为:狗也要以食为天!其实也没错,我们见到食物时的窘态确实曝露了我们是吃货的身份,我边这样想着边起身尾随在他身后,他走得很慢,可以说有点跛脚,他边走边自言自语,渐渐的我好像明白他是在带我参观这个陌生的环境,他先带我到住的地方,那是一个三层的建筑,用砖砌成的,里面是一个隔间一个隔间的,每个隔间装修得还不错,地面铺着地毯,然后有软软的用来睡觉的垫子,还有一个小柜子,小柜子一共两层,一层是我们常玩的玩具,二层有抽屉,也就是说我们根本打不开,据说里面放着“修理”我们的东西。值得一提的是每个房间都有一个挂在墙上的电视,当然是没有遥控器的,这个设计还是挺贴心的,因为它除了平常放一些狗狗养老院的宣传片外,就是会放一些之前和主人相处的录像,每当看到熟悉的面孔,我就会很兴奋,好像又回到了过去,我刚入院的时候,房间里的电视就经常放我之前主人的录像,可是后来就越来越少了,而是更多的播放动物世界,唉~其实我更喜欢看动画片,虽然在人们眼中五颜六色的动画在我的眼中只是单一色调的影像,但是夸张的表情和搞笑的动作总会吸引我跟着一起兴奋的吼叫。走出我们住的地方就是一片大的活动场地,是一片草地,好多狗狗都喜欢在这里晒太阳打滚,草地是在一个山坡上,所以每逢假期这里会对外开放,好多人会带来自家的狗狗来这里玩耍,说实话这里的风景挺优美的,有树有花有草,四周用木栅栏围起来,春天的时候呆在这里还是很惬意的。穿过这片草地会经过一条两旁种满参天大树的石子路,管理员大叔走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然后坐在了路边的石凳上,午后的阳光从树叶间射下来,晃晃的,但是很好看,大叔摸摸我的头,说:“布将,你知道吗你是一只有趣的狗,当然不是因为你的高寿,是你的表情很有趣,你似乎可以听懂我们的对话,然后做出奇特的表情,还有就是你的耳朵可以360°转,像雷达一样,你不高兴的时候会耷拉下来,兴奋的时候会马上立起来,奔跑的时候会像兔子一样往后背,呵呵~可是你的名字更有趣,为什么叫布将呢?是谁给你起的呢?”我看着他一直自言自语还觉得挺搞笑的,并且突然很好奇我平常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的动作在他的眼中怎么会这样的特别,回想一下,好像之前也有人提到过这些,应该是我的小主人吧,他最喜欢观察我了,因为他是一个小画家,经常会给我画肖像,我现在的住处还挂着几张他给我画的画,我很喜欢。休息了一下,他又站起来了,在站起的一瞬间,我看到了令我一愣的景象,他的一只腿是假的,怪不得他走起路来有些蹒跚。作为狗的本能,我走近用鼻子蹭那条腿,可能是力量有些大,大叔身体一歪又坐到了石凳上,但是他并没有生气,只是叹了一生气,然后说:“布将,被你发现了,唉~人老了,不中用了。”我看着他,他接着说:“这条腿啊,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造成的,但是比起失去这条腿,我更难过的是失去了我最好的伙伴,它是一条狼狗,它很小时候就被我收养了,它很忠心,但是成为警犬后就注定了它的命运,唉~”我看到了他的眼睛中有晶莹的东西流下来,但是很快又被他拭去了,他嘴角颤抖的微笑了一下,说:“布将,我们走吧~”于是我们沿着林间小路继续向前走。我很敬重那条警犬,毕竟我的二爸也是因公殉职的,所以难免有些共鸣。穿过小路,面前出现的是一排平房,据大叔说是白色的,房间里是兽医和护士小姐,这里是为我们检查身体和治病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是我们一生的终点站。我们还可以在这儿修理毛发和指甲,然后洗澡。这里很宁静,宁静得让我觉得在这里时间是静止的,可能是要给那些生病的狗狗营造一个良好的修养环境吧。平房的后面是一片草地,而且有一些用于狗狗玩耍的器械,当然草地的面积不大,四周同样用栅栏围起来,在这里呆着会觉得很舒适。大叔和兽医打了声招呼,兽医是一位慈祥的大婶,胖胖的,她走过来,和大叔寒暄后,低头看看我,然后说:“喂!布将,你还好吧?”我看看她,觉得她的面容很熟悉但又很模糊,好像在哪里见过。她摸了摸我的头,露出了迷之表情。突然醒悟的我真想对她说:好久不见!但是我只能张张嘴吐吐舌头。大叔和兽医大婶寒暄了几句后,我们便从另一条路返回居住地,走过一大圈,我还真的有些饿,然后我就本能的叫了出来,管理员大叔转过头来看看我,笑笑说:“我们回去走的是近路,马上就到家了。”于是我只好耐心的跟在后面,这条路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人踏出来的丛林捷径,这条路是从一片丛林穿过的,路的两旁长满了草,只有这一条羊肠小道光秃秃的,大概就是经常有人从这穿过的缘故。走着走着,路突然变宽了,而且平整了许多,道路的一旁有一个小木屋,木屋的外面有一只松狮犬,屋内有一个大叔正在看着报纸,掺杂着噪音的收音机放着戏曲,木屋的旁边是一个铁门,门紧闭着并上着锁,木屋和门的后面用铁栅栏围着,透过栅栏我可以依稀看到很多木牌或者是石碑,每个木牌和石碑的旁边都有一棵树,或高或矮,或粗或细。那里面洒满了阳光,虽然在树林中,但是阳光毫不吝啬的洒向了这里,这里让我感到很安逸,只听得到木屋里传来的戏曲声,屋外松狮犬的鼾声,还有就是丛林深处的鸟叫声。管理员大叔说这里是狗狗长眠的地方,我很清楚这里是狗狗的墓地,但是我并没有觉得阴森恐怖,反而觉得这里会让我感到宁静和温馨,那是因为听大叔说院中每只逝去的狗狗都会葬在这里,然后为他们立一块墓碑,每个碑的旁边会种一棵树,他说这棵树会承载着狗狗的意念成长,埋在地下的狗狗会变成树木的养料,这样就好像狗狗用另外一种生命的方式在生存,当他们的主人来这里祭奠他们的时候会觉得很欣慰。听后我觉得意念这种东西还真的是很神奇,我们并没有去打扰这份宁静,停留了片刻便径直离开了,我边走边回头望,直到视线被茂密的树丛遮挡,不知不觉间我们回到了住处,开饭的时间到了,我回到自己住的房间,管理员大叔卸下狗绳,然后说:“今天过得很愉快吧,布将,改天我们再去散步,吃饭吧!”然后他就离开了,负责喂食的管理员端着饭盆进来放在我面前,我大口大口的吃起来,心想今天的饭比之前的要好吃多了,其实确切的说是今天的心情不错。吃过饭,我喝了几口水,望望窗外已经有点点星辰了,我回想今天散步路过的那些地方,觉得很满足,但也很累,于是我叼下架子上的“无面熊”准备到垫子上睡觉了,说起这个“无面熊”,还真是觉得对不起它,小时候的我为了磨牙把它的眼和鼻子全都咬了下来,弄得只剩下一张脸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在我身边的只有它了,想到这里我用两只前爪搂起它然后满足的睡去……睡梦中,无面熊好像会说话,它对我说:“布将,活在当下吧,我会陪着你,这里很好,你要学着去适应,拿出杂种犬的优势!”我好像冲它汪汪汪的叫了几声,是开心的回答:我要快乐的活在当下!

    喂!布将——那些已成故事的过往

    “喔,快看哪!这只狗像小老虎一样~呵呵”。这是我来到地球上听清的第一句话,然后无助的我就被几个大婶抓来抓去,我当时的视力不是很好,正确的说是还没睁眼,但是超强的嗅觉会让我很好的找到母亲,然后饱餐一顿,这也就是为什么我的体型壮硕的像小老虎一样了。我的母亲很伟大,因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是“遗腹子”,可是后来证明我们不是,当然这也只是周遭人的猜想,我觉得我就是因公殉职的二爸的孩子,因为我崇拜我的二爸。我出生在一个停车场,是在立交桥下专门停事故车辆的停车场,妈妈和二爸都是管理员爷爷捡来的狗,二爸是管理员爷爷命名的,因为他也觉得二爸不是我们的亲生父亲,而马路对过的那只老北京犬有90%可能性是我们的亲生父亲,因为我们身上显现出的某些特征很像它,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注定不会长久的和父母生活在一起,因为我们兄弟姐妹的数量相当庞大,管理员爷爷根本没有能力喂养我们,所以各奔东西就是我们的宿命。我想先说说我的妈妈和二爸,他们可以说是举案齐眉的夫妻,每天跟随管理员爷爷在停车场巡逻,过着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日子,他们活动的地点只有停车场和交管所,也就是管理员爷爷工作中巡逻的地方,但是在我们出生的一周前,悲剧发生了,那天二爸照惯例跟随管理员爷爷巡逻停车场,然后爷爷进入值班房看望待产的妈妈,而二爸就在值班房旁边的停车位趴下准备守夜,但是一天的工作令二爸很疲惫,他渐渐的睡着了,可这么一睡就再也没起来,午夜时分一位酒驾的司机醉醺醺的开着车进入停车场,惨剧就这样发生了,他选择了最近的停车位并且也没有看到熟睡中的二爸,二爸就这样永远的睡去了。第二天早晨,天气有些阴霾,管理员爷爷看到躺在那里的二爸,没有说什么,肇事司机想做出赔偿,可是管理员爷爷只说了一句话:你和这里没有缘,你把车存到别的存车场吧。然后管理员爷爷拿来一个空纸盒将二爸放到里面,据说他把二爸埋在了他家庭院外的大树下,他觉得这样算是一种精神的寄托。一周后,我们出生了,当然出生前的事情是我长大一些后最后一次见到妈妈的时候妈妈跟我说的,她没有很伤心,只是很平淡的叙述着,因为她和二爸一直生活得很平淡,即使他们已经无法相见,妈妈也想把平淡继续下去,就像我们被一一抱走时,她也是那样平淡和无奈的看着我们一样。

    我出生前的事情有些悲凉,但是那毕竟是我没有经历过的事情,所以我只是把它当作故事,每每回忆起来有些许悲戚而已。我们出生后一个月就有各方人士过来抱养我们,我不得不承认颜值在我们狗界也是管用的,我的一个哥哥和姐姐是雪白色的皮毛,用人类的话讲就像雪球一样,所以最先被选走的也是它们。说实话,我并不想被抱养,因为在母亲身边我会觉得很安全,但是体型壮硕的我是没有办法不被发现的,于是我被停车场对面的宠物美容商店的主人抱养了,如果说投胎是天意,那被领养绝对是凭运气的事情了,说起我的新主人,我觉得我还是挺幸运的,毕竟主人是爱狗人士,而且经营着和宠物有关的店面,这样我就可以衣食无忧了,事实也是如此,我在那里度过了快乐的十五年的时光,经历了这个城市十五年的变迁并陪伴这里的人们生活了十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