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快乐的时光

    更新时间:2016-10-29 22:18:20本章字数:2402字

    一双温暖的手抱起我,她用鼻子蹭着我的小鼻头,然后说:“小宝贝,你以后要和我们在一起生活了,高兴吗?”这个温柔的女人就是我的新主人,后来我叫她mumu,因为在人类的世界里我们只能发出这种类似妈妈的声音,在我被mumu抱在怀里的时候,管理员爷爷不舍的说:“这只狗很壮实,所以应该很好养,如果有一天你们对它失去了兴趣或者不想养了就抱回来,我会让它跟它的妈妈在一起生活。”但是mumu坚定的说:“您放心,我们既然领养了它,就会一直照顾它的!”然后,在mumu和管理员爷爷告别后,我就被抱到了马路对面的宠物美容商店,当时我只有一个半月,mumu的一只手就可以托起我。在我走的那一瞬间,我好像听到了妈妈的哀怨声,但是仔细听却什么也没有,妈妈好像只是抬头望望我,目送我的离去,没有任何声音……

    新的环境很宽敞,我一时间没有办法适应,我出生在秋季,所以习惯了妈妈温暖怀抱的我在躺在新窝的时候不禁瑟瑟发抖,不过mumu是有经验的宠物营养师,所以她拿来了好多棉絮围在我的周围让我感觉很温暖,刚到新家的我整天昏昏欲睡,可能这是所有动物在生命最初时的体征,所以每次的进食都是在半梦半醒中,mumu都是很细心的将奶瓶放到我的嘴里,虽然没有妈妈的味道,但是饥饿难耐的我是抗拒不了美食的诱惑的,况且我壮硕的身躯需要营养来维持。新家除了有mumu还有bubu和小主人,bubu是mumu的老公,小主人的爸爸,而我每次见到小主人的爸爸只能发出bubu的声音,年轻时候的他是战绩卓越的美发师,这是在我看到他的密室中的各种奖状后才知道的,但是他只有在喝酒的时候会谈及往事,平时他掩饰的很好,可以说很低调,中年不得志的他只好给宠物美容理毛发,但是他经常很乐观的说:“反正都是用剪刀在理毛发,只是人变成了宠物,哈哈~”,可是我知道他的内心还是很失落的。说起小主人,我最喜欢他了,我刚到新家的时候,他好像正在上小学,他很喜欢绘画,当然学习成绩也很好,店内除了他的奖状就是他的画,说实话儿时的他画得很抽象,至少我是很难懂他画的内容。但是,小主人还是成为了成功的漫画家,这应该叫梦想照进了现实,我想bubu也算是有了心理安慰,他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他是成功者的爸爸,这点也很酷。

    我刚到新家,mumu就安排我们一起照全家福,她觉得我们将要是一家人,就应该有一张属于家人的照片,于是mumu请来管理员爷爷为我们拍照,“咔嚓”一声之后,我成为了这个家的正式成员,我感觉到了新家的温暖,不对,应该说是我们家的温暖。

    小主人的名字叫童乐,mumu和bubu习惯叫他童童,可能他们希望小主人永远保持童心,永远做他们的小宝贝吧。童童很喜欢我,他有空就会和我一起玩,他觉得我像一个大毛球,所以在我小的时候,最常玩耍的游戏就是他把我放在他的小床上,用手或者脚让我滚来滚去,胖胖的我总是因为惯性会不由自主的滚啊滚,逗得童童咯咯的笑个不停,然后他就拍手在床上蹦来蹦去,而站不稳的我就像在弹簧床上的球弹来弹去,那时的我很开心,因为我觉得那是一个好玩刺激的游戏,年少时无所顾忌的疯狂,不知危险的勇往直前,这应该是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事儿吧,那些老人爱讲的“想当年”故事的内容也逃不过这个套路。每当玩耍过后,童童会给我奖励,就是把他的零食分给我一些,我最喜欢吃的就是小饼干,烤肉味的,那也是童童的最爱,我们有着共同的喜好,这一点让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在我刚到新家的那几天,mumu他们都叫我小宝贝,这个称呼我是无所谓的,反正只要知道他们在叫我就好了,但是bubu觉得小宝贝这个名字只能在我小时候叫,我长大了怎么办。mumu和童童后来也认同了这个观点,所以他们决定给我起个名字,为此他们还召开了一个所谓的“命名会议”,有意思的是他们准备了一份狗粮蛋糕,但是蛋糕光秃秃的,不过闻起来还是很诱人的,嗅觉敏锐的我总是不自觉的把鼻子凑到蛋糕那里,bubu拿来了一个“肉酱笔”,好像准备在蛋糕上写东西,童童抱着我,用他的小手抚摸着我的头说:“小宝贝,今天要给你起名字了,高兴吗?哈哈!”mumu开始说话了:“我觉得这只小狗像小老虎一样,就叫他虎子吧!”可是童童说:“妈妈,我怎么觉得有些土呢,况且邻居家的小朋友好像小名就叫小虎吧,这样不合适吧?”mumu尴尬的笑了笑:“哎呀,真是的,我怎么没想到呢!”bubu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布将吧,我觉得既有新意又有深意!”mumu和童童不解的说:“布将是什么?” bubu解释道:“你们说它像小老虎,但是它是一只狗啊,老虎是万兽之王,可以说就像将军一样,这只小狗是不可能像老虎那样当将军的,姑且让它当个布做的将军吧,退而求其次,当然我可不希望他是纸老虎,呵呵~”mumu听后点点头说:“这个名字好,布将,叫起来像电影《导盲犬小Q》里的小Q的名字那样可爱,名字解释又很好,童童你觉得呢?”童童眨了眨他的大眼睛说:“布将,布将,恩,就叫这个吧。”他顺势举起我大叫:“喂,布将,你叫布将,哈哈~”我看着他笑得合不拢嘴,我也吐出舌头去舔他的手,边狂甩着尾巴边兴奋吠叫。接着bubu用先前那支肉酱笔在蛋糕上写上“布将快乐”四个字,童童把我放到蛋糕旁,示意让我品尝,现在想想当时的我真是难堪,我才不管蛋糕上写的是什么呢,一头栽进蛋糕中央,美美的吃了一大口,用前爪不停的去抓,然后鼻子上沾满了肉酱,那真是我出生至今感到最快乐的时刻,在美食中打滚,听着家人高兴的说着:“布将,你一定要一直开心快乐哦!”我真的很开心,小时候真好,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担心,只有快乐的感觉……

    现在年迈的我当然也会感到快乐,可以在睡觉的垫子上打滚,可以在屋外的草地上打滚,可以享用美食,但是唯一缺失的是儿时的童真和伴随我开心的声音,没有人为我打滚的动作欢呼拍手,也没有那个有我名字的蛋糕,有的只有“无面熊”这个当初童童送给我的礼物,它让我感到我是有老朋友的,尽管我们只能在梦中交谈和分享快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