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修仙处子香

    更新时间:2016-10-30 19:29:07本章字数:5055字

    我拜别老道,出了山雨观,总觉得他最终定会答应我的请求,为王妃裴氏治疗又加重的阴郁症,香疗法在香料王生前并未研究到一个高度,而吴香又早早的去了,我一个对医理药理泛泛而知的90后,真的用了好多方法才勉强控制王妃的病情。先前国家无战事,阿言没有长大也无甚忧心,如今她既担忧丈夫,又担忧儿子,还要顾忌家族利益,这阴郁症便开始发作,并且比先前严重,睡眠十分不足,且无食欲。她这操心的姐姐过得远没有妹妹裴清珠安逸呀。

    我下山的路上遇到四个轿夫架着一个纱帘轿子从我身边走过,旁边跟着一个随从,穿着宽大道服,想必轿子里也坐着一个道士,而且这道士必是德高望重吧。

    “嗯,嗯!”

    咦,我怎么听到了女子的声音,还有撞击轿顶的声响,莫非?我听说有些道士并非清净无为,常纵性享乐,在山下绑一些清秀标志的女子供自己享乐修仙,实在可恶可耻。我爱心一泛滥,就欠考虑,拿出了迷药,撒向后面两个轿夫,前面的轿夫失去重心也倒在了地上,我再乘乱打晕一旁的随从。一心以为解救了良家妇女的我,在掀开纱帘的瞬间傻眼了,原来轿内正上演一幅活春宫啊!正当我措手不及之时,轿内衣衫不整的男子向我扔出一支带麻醉的银针。我双眼开始模糊,渐渐失去意识。

    小仙山上的云海观内,丝竹奏乐,歌舞生平。上端坐着一个身份不凡,贵气十足的年轻男子,他端起酒杯敬来自小仙山各观内的观主,当然也包括山雨观的老道。老道在众观主中使最为年轻且老成的一位,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气息,而且他的本事也是众人心悦诚服的,便对他都很敬重。只是现在的他不知为何有些心不在焉。

    下午,那个自称是婆婆的姑娘走后,他轻轻一算,发现有不祥。而刚进云海观,便发现观内的气味和以前的有不同。在山雨观内,虽然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檀香味,但那婆婆身上独特的体香却仍然若隐若现,而且他能感觉得到她对体香刻意的遮盖。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婆婆身上的香是一味百年难得一遇的“处子香”,是难道的一味养生助寿的药引,只是少有人知,可要是被不轨之人知道,会给自己带来杀生之祸,因为要取这药,需将此人放入高汤内蒸煮,直到身上肉体松软,将人捞出,再将剩余不多带异香的汤,混着何首乌、千年老人参等珍贵药材熬制,最后生成的香丸便能助人长生不老。他在担心,婆婆是否在回去的途中被云海观的千荀子抓了来。

    “哈哈,各位,今日宴请大家,是因为鄙人今日为我的好妹妹庆生。”

    说完和右下边穿着袒露的女子暧昧一眼,又道,

    “另外,我今日遇到一个宝贝,想拿出来与大家分享分享。带上来。”

    人还没有出来,众人便闻到了一股奇特的香味,如糖似蜜般丝柔的味道,让人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此女身带异香,此香一出,百花无香,十里无味。

    老道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看着这个被蒙着眼睛的女子,身形体态正是那婆婆,千荀子看来已经用药来给她泡过澡,让她身上的体香释放无遗。

    “千道,这不是让我看着眼馋吗?”

    老道在下面打趣道。

    我原本意识一片朦胧,听到这个故作老成的声音后,便如同找到了一根救命稻草般,挣扎了两下,但见他并无反应,而是继续说道,

    “真是秀色可餐,这么好个宝贝,也只有如此大方的千道才会拿出来和我们各观分享。”

    “是呀,这女子嫩的可以掐出水来,不过听闻“处子香”只能在未婚女子上提取出,不然,供我等享用之后再拿来助仙岂不美哉?”

    “鲜嫩的女子到处有之,可这‘处子香’百年难得一遇啊,我等还希望千道享用之时不忘给我们分一杯羹啊。”

    这两个老头真恶心,为老不尊,还想修道修仙,真是不下地狱对他们都算仁慈了,还有那个老道,原本以为他会不一样,没想到还是一样道貌岸然。

    “确是宝贝,这光在身边常伴着,怕是都能长生了,千道,我有一个不请之情,不知可否答应?”

    “额,老道也有求人的时候,说说看。”

    “近来正在研究的修身法,一直不得其解,我想在贵观修道半月,借这宝贝一用。”

    “是何修法,也许借用处子香?”

    “长生驻颜术,如果能有所突破,定向各位传授心得。”

    “驻颜术,不错,如能得长生但容貌不能保持,也真是一件很遗憾的事。好,我答应你,不过就如你所说,人不能带走,你就在我观内潜心修炼吧。”

    “谢了。”

    什么什么嘛,我还没有答应呢,我是货物吗,推来送去,还要陪着那老道半月。不过,也许可以求老道救我出去,毕竟我觉得他不会将我给煮了,于是,刚刚还激动不满的心情一下子平复。

    千道命人把我放置在云海观西面的西园,说未来半月不许任何人打扰老道在西园的悟法修炼,我糊里糊涂的被打晕带了过去。醒来时已经饥肠辘辘,身体本来虚弱的我唇干舌燥,眼睛几乎都睁不开,我发现我在虚弱的时候体香尤其懂得浓郁,连我自己都产生了不真实的感觉。我感觉自己正躺在一间大床上,迷糊中看见一个白衣身影,他正背对着我整理一旁的书架。我连续叫了几声他都没有答应,我只好挪动身体,将床头柜上的香炉推倒在地,他才闻声看过来,他的表情很平静,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他皱了皱眉,继续整理书架,似乎完全不想搭理我。我怒了,将一边的香盒拿起扔向他的方向,他下意识的躲了躲,还是没有任何表情。我的力气都快折腾完了,老道却无动于衷,他存心要饿着我,好让我发出浓郁的香气供他修炼吗?

    混蛋,我稍微一使劲,不小心跌倒在地,闷哼了一声,就在我感觉要咽气之时,他终于缓缓走来,把地上的我抱起,耳朵靠近我的嘴,轻声地问,

    “你怎么了?”

    “婆婆饿了。”

    我刚虚弱的说完这话,他便咧嘴笑了,笑意十足的看着我说了句,

    “还以为你是在对我发脾气。”

    我很神伤,难道我对你发脾气的表现不够明显吗,难道你以为我目前这个样子精力十足是吗?难道要我断气了你才不那么装逼吗?

    他把握放在床上,便出去了,很快就端着香浓的八宝粥和香肠腊肉进了屋子。他将我打横抱起到矮几旁,让我依偎在他的怀里,然后一勺勺地喂我喝粥,我开始迟疑的看了他一眼,但是很意外我居然没有拒绝他,任由他如此亲密的同我接触,就像是认识已久的老朋友一般。

    “我要吃腊肠。”

    “好。”

    “我要吃腊肉。”

    “好。”

    “我要吃你。”

    “……”

    他听错般的转头对着我恢复神采的脸,我一脸阴谋的对他无邪一笑,猛地朝他脖子咬了一大口。他吃痛的轻哼了一声,便无奈的笑笑,拉开还不放开的嘴。

    “刚刚为什么故意不理我,差点我就做了饿死鬼。你还笑,笑死人不偿命,还笑那么好看。”

    “接下来,你是不是想说要我放了你。”

    “知道就好,我喜欢和明白人说话。”

    “那你听着,这半月你只要安静的陪我读完刚刚书架上的书,我就守诺放你回去。”

    “真的吗?那好,那到时你可否同我一同回去,去救治一位精神衰弱的病人。”

    “一码归一码,等过了这半月再说吧。”

    他突然冷静下来,我也不好再作要求,只是我在外这么久王妃他们找不着我可怎么办呢。

    “你能否帮我报个信给东海王府,就说我无恙,访亲离别数日,勿念。”

    “东海王府?你最好不要回去了。”

    “我本就孤身一人,两年前也没了牵绊,现在就只有王妃是我亲近的人,我不回去也没去处了。”

    老道听完,若有所思,说了句,

    “那就考虑跟着我吧。”

    我惊讶的望着他,心里一下子没了主意,别过头去,没理会他的随口一说。他见我没有反应,便说,

    “你吃好了就先休息吧,明早起来陪我研香读文。”

    “嗯。”

    “老道,你一大早的在院子里打什么东西。“

    “一个小玩意儿!“

    他头也没抬,我好奇的走近,发现他用砍刀劈一块上好的乌木,他把大约直径10公分的乌木砍成高低不同的十个圆柱体,并把它们装进一个雕琢精致的木匣子里。完后装好就自己进门去了,留下我傻傻的思索他的意图。

    “进来煮饭了。“

    “修道之人饮食清露香草便可,还用得着吃饭吗?“

    “我到是不用吃,就怕一会儿有人要饿晕。“

    “米呢,鸡蛋菜肉呢?“

    “只有面条、粳米和大罗卜,我就向千道要可这些。“

    好吧,看来要吃稀粥,弄点泡菜过半月咯

    西园的景致很美,应该说整个云海观的地理位置是得天独厚的,早上云雾缠绕似玉腰绸带,久久不消散,待光芒万丈时,云雾慢慢拨开来,天一下子晴朗起来,非常干净漂亮,让人神清气爽。

    我和老道早上起来一般是略略吃过早饭,就要到西园里最高的山包小亭里静坐一刻,不语不看不思不动,貌似这个是吸天地之灵气,采日月之精华,夜晚吃过晚饭也要上去坐一刻钟。白日,我就照着他的要求,拿他给我的药材进行碾磨,把香料药材按比例打包装好,而他就在一旁把大的药材剪切好,递送给我。晚上静坐后,他便要我在一旁给他磨墨,把白日碾磨好的香粉打成香塔,然后点燃,他看书很专心,而且看得出来他是在用心的思考那一本本大古籍里晦涩难懂的文字。

    碾磨香料是一件细活,而且还要保证质地细腻,一天也就只能打磨出一包来,而晚上他要读书三刻,差不多要打六个香塔,白天磨好的香粉就没有了。这个老道,看书还真是讲究,要花一天打磨的香粉熏着才能看好书。我常常困得不行,就算好时间小睡一会儿再起来给他添香,见他似乎没有一丝睡意,经常眉头紧皱,似是不得要领。管他,我要睡了,于是就趴在他书房旁边的软塌上酣睡不醒!

    这两天下来,我的手就酸软极了,本来静坐是一件最轻松的活儿,可是我就是提不起气来。

    “老道,你一天不说三句话,不闷吗?“我又接着说,

    “老道,婆婆身体不舒服,要回去休息一会儿,不然你的香粉今天是研磨不出来的额。“

    正当我起身准备离去时,他终于出声,

    “人的身体,哪有这么娇气,还不是惯出来的,坐下。“

    我娇气,你以为我是你啊,我要是也有一副强壮的躯体,我至于每日被病症折磨的心口抽痛吗,气息微弱吗。

    我不服气的又打坐坐下,问他,

    “你当道士多久了,年纪轻轻,却感觉气质老练?“

    “我记事以来就是了。“

    啊?我有些同情的看着他清瘦的侧脸,

    “一直在这山上吗?“

    “不是,及冠之年才来此地。“

    “那你之前生活这么多年的地方说走就走吗,为什么?“

    “心静之处便可为家。“

    我便不说话了,他的内心世界应该是纯净丰富的,或许我与他如此靠近,但是两人的心恐怕都是相隔甚远的,也罢,我也在此无欲无念好好清净几日。

    每日都会切取适量龙脑香为”君香“,再混入少量沉香和麝香,以及少许丁香和降真香作为辅料。我只是觉得这些香都价值不菲,可他哪儿有这么多钱买来这么消费,不过他说的那个驻颜术如果真的能练成,那这些香到是熏得值!不过,驻颜术诶,我是跟他一起修炼的,要是真成了,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年轻永驻了?我一边研磨,一边陷入了美好的幻想!

    “在想什么?一脸痴相。“

    “啊,我在想要是练成了驻颜术,我是不是就可以容颜不老了?“

    “那你觉得有可能吗?“

    “看你晚上那么辛苦的看书,我觉得有可能!“

    “呵,我可没听说过辛苦看书就可以高中状元的,更别说练成驻颜术了!“

    “那你把我放在你身边不就是为了研究它吗,自己这么没有自信!不过,你为什么要救我,就算我不愿意,但是我也还是会成为你修炼的工具,可你居然答应我修炼半月就可以放了我?“

    “因为修炼中的处子香必须是心绪宁静的,它的香的品质才是最好的!“

    “那你会不会在骗我,等修练完了你就抛弃我了。天啊,你不会吧!“

    我突然担心起来,但是看向他澄澈的眼眸时,我又无条件的相信了,总觉得他做的一切都是真诚的,而且我坚信他绝对不会伤害我!

    不知为何,相处几天下来,我对他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好感,开始同他开玩笑,没事儿就逗逗他。看到他不爽的表情居然会觉得很有成就感,心情会莫名的痛快。

    “老道,你那天早上砍的乌木藏哪儿咯,是干什么用的?“

    我真不知道那是干嘛用的,直到很多年后,我回到自己的世界,才明白老道的用意。

    “与你无关。“

    “哦,那天我烧火发现木材不够用,就到处找柴火,后来在一个匣子里发现了些圆木头,就取了几个用,不知道是不是你砍的那些哦?”

    “什么,你怎么如此不省心。”

    就见他匆忙的跑到里屋的床角,打开木匣子。乗他还没有缓过神来,我就抱着泡菜坛子溜走咯,要是我戏弄他被他发现了,他就会用不给我吃泡菜下饭来惩罚我。

    “婆婆?这是你的真名吗?”

    “是啊,一生下来就预见了我的暮年,也是怪伤心的!”

    “为什么不是其他名字,比如,婆香,或是任何一个名字都比这个好!”

    “不,绝对还有更糟糕的,当时他们还想给我单名一个娘字呢。”

    “婆 娘……“

    呵!呵呵呵。我很疑惑他为什么要说出来,只见他耳根有丝红红的,立在那里,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我突然也觉得过意不去,就准备安慰他的,没想到,我走近后还没有开口,他突然笑笑,

    “婆娘更适合你,至少显得年轻些,或者婆妹也行。”

    “嘿嘿,那老道呢,你的名字是什么,我一直都还不知你的真名,老生,老爷,老头?”

    “你不用知道,留姓只为感谢父母生养之恩。”

    “你不会是老子的后代什么的吧。”

    他顿了顿,“除了叫老道,你也可以叫老公……”

    哦,嗯!你个臭老道,看不出来呀,还真会占便宜,谁说的要潜心修炼,要无欲无念的,老子不会原谅你的!

    “行啊,那我不妨多加一个字,老公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