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仙山一梦

    更新时间:2016-10-31 23:43:03本章字数:5138字

    ”我失去过,所以不想再失去。我这十日都在寻找治愈她恶疾的方法,但是无果,我还是高估了自己。唯一的要求便是,请你不要伤害她。“

    ”可以!处子香也不一定会长生,何不送你个人情,放了她,也许你会为我找到长生的法子。不过她的处子香始终会让她陷入下一个危险中,你能保她一世安危吗?“

    ”千道,怎么可以去除处子香?云海观的芸香阁藏书如此丰富,一定有提及!“

    ”这才是你今天找我的目的吧。有,我也略读过,不过……“

    ”但说无妨。“

    ”需要同房。“

    千道不怀好意的笑笑。

    ”这个我知道,重点。“

    ”好吧,见你那么认真就不打趣你咯。书上明确的说,需要换血,而且是需要能够相融的血,除了亲人,其他的几率是3成,倒也不麻烦,不过先人换血成功的案例的不多,输血的人很可能会元气受损全身瘫痪,而受血的人可能会产生排斥,要能安然的度过一个适应期才算真正的治愈此病,不然,以后会落下不可预见的病根。“

    ”如此便可?适应期多久?“

    ”是的。适应期可能是几天,也可能是几个月,或者几年。诶,你别看着我,我没有换血的经验,我不会这个医术。“

    “不,我在想,如果我的血不行,能不能尝试你的血,或是你的夫人们……”

    “停!你打住啊。得寸进尺,说的就是你这种人,我走了,你看着办吧。“

    ”等等,送你两颗上好的龙涎香,这是婆婆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就当她答谢你的。“

    千道道看到一个银制的香盒里,确实静躺着两颗晶莹剔透的龙涎香。

    他叹了一口气,接过那两颗色泽如白琥珀般上好的龙涎香,心里一阵牢骚,最讨厌别人打感情牌了。

    ”走了,晚上,我叫妹妹们到涧碧亭来赏萤火,庆祝你驻颜术有了新进展,你们俩负责接待一下吧。“

    ”好,谢了。“

    我正好到老道门前拿香料碎末,一听见千道要带着他所谓的妹妹们来西园庆祝驻颜术的新进展,灵机一动,快步冲进屋内,把他俩吓的似乎不轻,好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先不管了,我开口说道,

    “既然要庆祝,就应该办的喜庆、特别一些,也不枉我们天天在西园喝稀粥吃泡菜。我们负责接待的话,晚上吃饭肯定要在这边。光赏萤火有什么意思,边吃边赏才有情调嘛。“

    ”哦?婆姑娘想要怎么准备?“

    ”我会做许多你们没有吃过的美食。我马上把需要的食材写好清单,你一会儿派人送过来就行。

    “好!不过婆姑娘一个人能准备过来吗?毕竟我所认识的老道,不会干这些琐碎之事?”

    “这是自然,他肯定不会做。他打下手就可以了,你等等,我一会儿就来。”

    “这,老道,没问题吗?”

    “她一定是萝卜稀饭和面条吃腻了。”

    “呵呵,你以为她同你一般是修道之人?”

    “是啊,我们或许不是同类人。”

    千道望着那个正在奋笔草书的婆婆,心下暗暗叹气,看来老道真的陷进去了!

    晚宴,有炒面炒河粉,有砂锅冒菜,还有烧烤串串;水果拼盘有,果汁饮品也榨出来咯,我这个小吃货为了久违的美食,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一个字,香!这个和古人的庆祝party比,没有文绉绉的诗意,也没有高大上的葡萄美酒夜光杯,有的就是21世纪的小吃摊风味,哈哈!

    穿着妖娆多姿的夫人们,刚来看到这个异端的宴会,多有些嗤之以鼻的味道,特别是看到清秀的老道在烤架旁用蒲扇扇烟的动作,非常惋惜,对我主办的宴会十分不满。不过,好像女人天生就是吃货般,当她们尝到了用八角、茴香、香叶等香料冒出来的冒菜,以及半正宗新疆风味的羊肉串后,对这个庆祝宴瞬间来了兴致。千道也在一旁吃的不亦说乎,老道默默旁观着这个美其名曰的赏萤火庆祝会,手里一直不停地翻动茄子和五花肉,他对这些美味没有兴趣,不过却很喜欢这些新鲜玩意儿。有几个姐姐还拉过我的手,让我教她们怎么制作这些美味,说山上的日子也挺无聊的,每日能弄一些好吃的东西来尝尝,也挺有滋有味。

    我想你们是燕窝、人参吃多了,想换换胃口罢。不过我还是很乐意给别人分享美食的,我还告诉他们一些纸上烧烤的做法,和鸡公煲以及烤鱼的做法,并告诉她们如何的美味,他们都听的入神,嘴里一直惊讶的说,

    “原来,还有这样的做法!”

    “对呀,我们那儿好吃的可多了,而且女性都很自由的,下班后可以到处shopping,逛街,看电影、唱K什么的,很多新奇玩意儿,还有……”

    本来还想说男女约会什么的,可发现大家都很奇怪的看着我,隔壁老道也停下了手中的蒲扇,望向我。

    我笑笑,”我说到哪儿了,哦,还有一个火锅?“

    “火锅?“

    “对,火锅,又称麻辣烫,在西南一带原本是用来驱寒,一道干苦役的人煮内脏来吃的简便菜,没想到,后来在上层贵族间也流行起来,并且改变了配料和食材,成了一道高大上的很体面的美食。你只需要把鲜香的汤一直用火熬着,把想吃的素菜和荤菜准备好,要吃时,夹进去烫熟便好,然后取出来放在自制的酱碟里蘸一蘸,那个味道想想就流口水。还有……“

    夫人们听着听着已经陷入了各自的想象中。

    千道吃着吃着也凑过来听,然后趁空档又过去和敬业的老道聊天,

    “这婆婆对吃的懂得挺多啊,而且挺不一样。”

    “是啊,之前怎么没有看出来。“

    “之前你只给她萝卜和小米,她自然发挥不出来。“

    “呵,也许吧。“

    老道话锋一转,问,

    “千道,你读的东西比我多,你听说过灵魂穿越吗?“

    “魂穿?老道为何突然问起这个玄学之事?”

    千道顺着老道的眼睛望去,看向那个正津津有味地给夫人们讲解美食,以及相关做法的婆婆。说道,

    “有这么一个精通吃法的人,还真不舍得放她走了。”

    老道回过神,继续翻动着手中的烤串,烤好后就放在一边的盘里,照婆婆说的在上面抹上花椒粉,撒上葱花。

    我一高兴,就多喝了两杯千道带过来的葡萄酒,原本觉得挺好喝,像果汁一样,没想到后劲这么大,我一下子昏昏沉沉的就跑到老道旁边,踮起脚扶着他的肩膀,口齿不清的对他说胡话,

    “老道,你不告诉我真名我也不告诉你,你想知道我叫什么?嗯,不告诉你。我一个21世纪的高材生,才毕业不久呢,老天怜惜我没有毕业旅行,就派我到你们这个混乱的朝代来观光,我好想回去了。那个一过来就有的夫君休了我,害我郁闷了好久,幸好遇到你,看你纤尘不染,一派仙风道骨的的样子,我觉得我回家有望了……“

    老道默默想起她白天说的话,21世纪?莫非真有灵魂穿越异时空之说?那你是谁?

    小屋内,透露着紧张的气氛。

    “老道,我已经在她身上取出适量血液,分别放在碗里让她们试了,可是没有一个能完全融合,现在,就看我们的了!“

    ”同性的血不行,千道,让我来试试。“

    ”还是我先来。“

    千道割破自己的手指,蒋血滴在碗里,两滴血挨近,可就是不能相融,老道见状,忙把自己的血滴在碗里,千道和老道的血居然相融了,而且它们又很快的和婆婆的血融在了一起。

    谁也解释不了这个现象,难道说婆婆的血不是一般的血液,老道和千道对望了一眼,互相点点头。

    老道的血是主血,输入最多,而千道只是辅血,只需输入少量,他们趁着我昏迷,为我换了血,老道最后因为精血失去过多,失去知觉。千道看着我的气色逐渐好转,松了一口气。他将我的血收藏起来,用冰块冻着存放在山中冰窖。并按照老道的意思,将我放了,留我一人躺在西园的小屋内。

    我醒来后,躺在西园床上,四下无人,我又在云海观内寻人,但一个人都没有,观内很荒芜,好像很久都没有住人了一般,这里发生的一切就像一场梦样,我所经历的东西,难道都是梦境,老道呢,他那么鲜活的一个人,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千道呢,他的妹妹们呢?可能,老道回了他的山雨观了,可是他怎么都跟我打一声招呼?这种感觉就像我刚刚穿到了晋朝一样,一下六神无主。我去了山雨观,但是观门内也呈现一派荒芜景象,已经很久没有人在此居住了。我试着去找寻一些老道存在的痕迹,进了别院,户窗紧闭,我进入他的起居室和书房,里面已经布满尘网,我到他的案几,拿起一副他还没有收的宣纸,发现上面还有一副没有完工的画作,仔细一看,里面的人好生熟悉,与我相似。难道,至那晚之后,我睡了那么久,久到他们已经不在了,那现在是什么时候?

    铜镜内我的容貌并未改变,只是我的香味好像变淡了,若隐若现。不行,我要下山去,我要去找那个买香料的异族人。等到了集市,我怎么也找不到那个大伯,问旁边不熟悉的人,他们也只是摇头,

    大伯也许只是去了别的地方做生意吧。我只是想跟你确认你之前说的城外老道是不是一个年轻人?

    这时,旁边一个年岁不大的人突然开口说道:

    ”姑娘,你走吧,相见和别离都是有因缘的,若是你们的缘分没断还会再遇见!“

    我悻悻的往东海王府走去,却没想到当地的人说他们前几日才搬走,说是因为战事不妙,提前搬迁王府,安置王妃和一干人等。王府搬迁,王妃联系不到我,按理会留一个口信给我,可寻我无果,又怕消息提前泄露,便不了了之了,东海王是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管事破坏计划的。

    战事不妙?百里风,书虫,还有阿言他们,会有不测吗,我突然一下子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边界的战场,把之前那段蓬莱仙事丢在了一边,毕竟百里风他们是我来这里唯一亲近的人,他们的安危我没有办法不上心。可我一个弱女子既上不了战场又没法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我突然想起百里风送我的玉壶灯,他说转动玉壶灯就会和我联系的,我便抓着这丝希望进了现已空空如也的东海王府,希望可以了解一些他们现在的状况。

    我从善艺馆的小通道前往先前居住的别院里,可我翻来覆去找了好久也没发现玉壶灯,难道王妃给我收走了?这最后的联系也没了,我只有回柃城找李阿婶她们去,还想着要不找个桃源隐居算了。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个乱世里我去哪儿找世外桃源?如果小仙山上有老道他们还真算是桃源。不过老道,你到底是真实出现过,还是我做的一个梦,梦醒了,可人还没醒。

    我在芸州城内的旅店住了一晚,听老板说最近芸州城附近有匈奴兵出没,到处在抓劳役和苦工,他见我一个姑娘家就提醒我最好不要到处走动。

    这里离柃城不远,大概3天左右的的路程就到。只是我一个女孩子身无分文,在这个乱世要怎样才能安全过去?乔装,扮成男子。不行,青年男子很容易被当成壮丁抓去劳役,那就老婆婆,人老珠黄,瘦小病弱,不怎么引人注意。如果别人问起,我就说无所依靠,去柃城找远房亲戚投靠。我把头发染成灰白色,盘于脑后,用幡布绑好,换上陈旧的粗布麻衣。首饰变卖后便打包好包袱上路了。我柱着拐棍,一天下来都没有什么危险的事发生,我以为我可以安然的抵达柃城。

    没想到,在一个岔路口遇到匈奴兵设置的关卡,他们在检查路人,我走过去时已经被看到,想掉头走已不可能。他们随意翻着我的包裹,不停的看我几眼,

    “你是中原来的。“

    “是的,官爷。我孤苦无依,过来投靠亲戚。“

    “你会些针线,会织布吗?“

    “眼睛花了,布早不会织了,针线偶尔还是会做一些。“

    “那好,去军营后备处,给士兵缝制所需军衣,做好后就放你去寻亲戚。“说着就让旁边的俩个小兵把我拉走了。

    “官爷,饶了我吧。“

    “过去少不了你吃的喝的,比在外面挨饿受冻好上几百倍。“

    我这一路过来确实看到不少食不裹腹,沿路乞讨的难民,他们因为战争早已失去家庭和归处,背井离乡,四处流浪。

    我被拉到他们的后备处,发下里面有很多同我一样的年龄各异的中原妇女,均是被抓来给匈奴士兵制作衣服的。这边偏北方,秋天很快就过去,冬季来临,需要增添御寒的衣物。匈奴本不是一个富足的民族,除了皮毛,布料通常也是在中原换购的,这制衣也只有请熟练的女工来做,并且上万的军队需要,人手不仅要多,还要加班加点的赶工。他们的头头,难道就没有想过战争会持续这么久吗?

    我们被集中在几个大帐篷内,每个人有一个自己的位置,旁边摆放了一大堆布料。鉴于我是年老一点的,就把缝接袖子的工作交给我。我们在里面吃睡,不能随意走动,上厕所也有人跟着,每天规定的数量必须完成,不然就会挨鞭子。

    一个晚上,我被一阵拉扯哭喊声惊醒,我起身想看看怎么回事,一旁的大妈拉住我,使劲给我要摇头,叫我别管快睡。

    后来我才知道晋军和匈奴兵暂且休战半月,这半月期间就抓妇人来做衣裳,但一般年轻一点的女子隔三差五的晚上就会被那些官兵拉去取乐,第二天一早又送回来,继续赶工,前些日子有几个妇人想不通咬舌自尽了,怕误了工期,上头才下命令不许私自拉取妇女行乐,违者重罚。眼看工期接近尾声,过几日双军又要开战了,那些士兵又开始胡做非为了。

    “大嫂子,我问你,匈奴兵是不是承诺过工期赶完了就放你们回去。”

    “是啊,还说会打赏点银子赶路,所以我们一直没什么怨言。”

    “我怀疑,东西做完了,他们会卸磨杀驴,他们天性残忍,这里毕竟是他们营寨附近,他们绝对不会让泄露他们军事机密的事发生,就算是老弱病残都是不会放过的。”

    “啊,那可怎么办?”

    我稳住她的情绪,告诉她这事暂且不要告诉其她人,等我想到了逃走的方法才和大家商议。

    大嫂子连忙点头。她忽然靠拢我,提醒我说,

    “姑娘,你的身份可得藏好,我们都靠你了,我们的家人还等着我们回去呢。”

    我吃了一惊,毕竟女人还是最了解女人的,她们可能好多都看出我乔装的身份了,但是那些匈奴兵来拉年轻女子时,她们并没有揭穿我。这让我更加坚定了要救出这些可怜的妇女们。其实,我也四下无援,凭什么救她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