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可是梦中之人?

    更新时间:2016-11-16 19:18:00本章字数:4212字

    阿言在将军府内报信回东海王府,说吴香和自己过段时间一同回府参加宴会,并秘密告诉裴妃晋王看上了吴香,央求其父母务必想办法保全吴香,不让其入宫。王妃听闻吴香重回百里将军府,心想他们是如何寻得吴香,心里对她有所亏欠。且吴香肯定没将自己离开东海王府失踪一事告诉阿言,要是阿言知道他们对吴香的失踪不管不顾,肯定会非常生气。裴妃和东海王商议阿言所求之事,东海王开始并不想搭理,但是裴妃细数吴香对自己的种种体贴和好,和关于她的种种厉害关系,让东海王不得不考虑此事。

    “王爷,吴香对我的病可谓倾尽全力,我现在能好好的站在王爷身边服侍,成为王爷谋事的强大后盾,都少不了她的功劳。我们在她失踪后没有尽力寻找,已经对不住她。现在她有难,难道我们不该出手帮忙吗?”

    “这都是她的命,与我们何干。”

    司马越并不想管这无关痛痒之事。

    “你也知道阿言对吴香的感情,他专门写信回来央求此事。如果我们不尽力达成他的要求,我担心以阿言的性格会干出傻事。”

    “这孽子,他敢!对方可是晋王,不是百里风,别看他平时一副昏庸无能的模样,可大权在握。我一出差池,其他藩王便会借机打击我。”

    “王爷幕僚众多,难道就不能在王爷为难之际为您出谋划策吗?

    “这……夫人,容我想想。”

    晋王到东海王府慰问,经过将军府,邀百里风一家一同前往聚宴,哪知中途闹出这么一出来。另外,同在徐州的琅琊王司马睿也将参加此次聚宴。司马睿世袭其父的琅琊王爵,年纪与阿言相差不大。

    我一个人被困在青宅内无所事事,一天就只能见到几个送饭小厮。还正想着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就听一个小厮说起,

    “这香姑娘貌似被晋王看上了。”

    “将军还在为此事烦忧呢。”

    晋王?那个痴愚的皇帝?他与我都不曾见过,这是哪儿来的捕风捉影。

    我正想抓着他们问问,不想近半月不见的百里风却突然出现,面带忧虑。他让我收拾东西,准备前往东海国。我低头应道,问道,

    “我还是要重返东海王府吗?”

    “对,你现在仍然是东海王府的人。”

    “那你有什么资格对我禁足?”

    百里风似乎不想和我争辩什么。他现在心里担心的早已不是我是否失去贞洁,而是东海王府能否保全她,不让她入宫。阿言和苟将军最后从战场退回,便先到将军府整顿,再启程一同前往东海王府参加宴会。阿言并不知我被禁足之事,当晚,阿言便来青宅探望我。他没有将晋王的事告诉我,只是告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保护我。我看着这个长成大人的孩子,心里很高兴,只是他倔强的脾气还是没有减少。

    东海王府近日来了一个风姿飘逸的幕僚,王导。他告诉东海王可为他排忧解难。这个相貌清俊的男子,坐在东海王府的客房处,看着桌上的玉壶灯,开口自语,

    “我们很快就见面了。”

    不知为何,近日梦里总会出现老道的身影,他严肃的,无奈的或是谈笑风生的脸,越来越清晰。可当我醒来,我还在青宅香阁,那个明明如此鲜活生动的人,竟只能出现在梦里。晋王想唤我去会堂见面,并携我一同赶往东海王府,百里风称我偶感风寒,等我好些再启程赶往。晋王也大度的允许,他自知这到口的肥肉飞不了,便先与公孙佳儿和一干护卫先出发去东海国。

    裴清珠知道百里风心里还是放不下吴香,她也知道公孙佳儿的计谋。一晚,公孙佳儿专门来找过她,要她合谋,她虽没有十分的表现出来,单她自然是愿意。不用费太多精力,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裴夫人,多年不见,你还是如此光彩照人,不像我生了孩子之后整个人比以前憔悴太多。”

    “盈妃过奖了,承蒙将军不嫌弃,待我如初。”

    “是啊,裴家不倒,将军会一直敬着你。没准儿也会像吴香一样,就算吴老爷子去了,也能得到将军的垂爱。”

    “干嘛提那个丫头。盈妃今天过来不像是叙旧的,话里有话,到底找我何事?”

    “我要你帮我一个帮。”

    “我为何要帮。”

    “你姐姐裴王妃很可能会让吴香不被召进王宫。我想你此去东海王府牵制你姐姐,阻止她的行动。毕竟你是她的妹妹,她一定更为信任你。”

    “你想把吴香弄进王宫?将军答应吗。”

    “你认为他会答应吗?”

    “你不怕将军发怒?”

    “放心,你尽管做便是,出了什么问题我一并承担。”

    说完便走出茶间,很快又回头提醒,

    “你要是不想将军迁怒于你,最好别把我们的事透露出去。”

    我同百里风夫妇一通前往东海王府,裴夫人一路上都在与我闲聊,她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我有些不知所错。但看出她的真诚,便自然的和她攀谈起来。

    她说百里风娶她也多半是因为她的家世,但是她是真的爱这个男人,她开始想要得到他的心,但是后来觉得得到这个人已经是最大的幸福。

    “瞧我,干嘛跟你说这些。”

    ‘’能够找到一生所爱,也是一件幸福的事!可惜,这个人我还没有碰上。”

    ‘’难道你不爱将军?‘’

    裴夫人神色惊讶,盯着我,急切的想要得到我的回答。

    我笑笑,没有回答,只是望向窗外。

    那之后我和裴清珠便一路无语。她一脸的不可思议,有些不甘,也有一些不忍。她知道公孙佳儿的计划,吴香是铁定会入宫的,到时候断了将军的念头也好,反正吴香也不爱他。

    百里风一行与司马睿一行一同到达东海王府。百里风先先下马与琅琊王行礼。闲聊几句后,司马睿便先入王府。我一下轿便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还来不及看清,他便转入了照壁。我也不多想,世界上相似的人多了去了,何况还是背影。

    我还是被安置在别院。晚上不知为何,我开始心悸,虚汗直冒,无法参加晚宴。晋王说要前来探望,但东海王司马越不放心,便说我天生有些恶疾,劝晋王不要离我太近。这倒是越发的让晋王对我好奇起来,这么一个天生异香的佳人儿,从未得一见,身边的人却都劝本王不要亲近,本王却非亲近不可。

    公孙佳儿得知我身上的异香几乎消失时,担心晋王会因此放弃我,便悄悄通过裴夫人让伺候我的两个丫鬟在我沐浴的水里放了催香剂,这个东西里含有麝香,以及一些微毒的药剂,使我原本恢复的身体开始产生不适,精神不振,而体香香味开始散发出来。

    深夜,一个人突然闯了进来,他蒙着脸,穿着一身琉璃白。他走到我的床边,使劲嗅了嗅我床头萦绕的味道。我原本想呼叫,可是声音却很微弱,见他并无恶意便也随他。

    ‘’身体怎么不舒服?

    ‘’最近都有些心悸不适。‘’

    他靠近我听我说话,透过昏黄的灯光望着我。我觉得这个人很熟悉,

    ”老道,是你吗?‘’

    他没有回答,对我笑笑,便很快消失。

    第二日醒来,我回想起晚上的事,原来又做梦了。正起身就听到小厮来传话,说晋王在消暑亭,要见我。我没有办法,只好由着丫鬟们给我浓妆艳抹一番,打扮的隆重又漂亮去见晋王。来了这里,便没再见过百里风。他最后留给我的就是一副焦虑的表情,之前也没见过他如此。

    我穿着红妆,踏着木屐前往消暑亭。也许是化妆的缘故,走过池塘我也快被自己水里的倒影吸引。远远的,就看到有10来个人在上面坐着,东海王一家三口,百里风夫妇,晋王与芸妃,苟将军夫妇,还有,千道?没错,那个熟悉的背影真是他吗?但是他现在身穿华服,一脸正派的模样,和那个穿道士布袍的千道气质差别甚远。

    “果真是人间少有的美人,怪不得大家都不愿意拿出来分享。‘’

    ‘’晋王严重了。真是吴香她生来有恶疾,不便献与晋王。‘’

    公孙佳儿和裴清珠见了我也有些自忏形愧,没想到这个吴香打扮出来竟然是这般模样。阿言在一旁担忧不已。父王说好的计谋呢,他的幕僚在都是干什么吃的?而百里风倒是一脸的云淡风轻,不见前几日的焦虑。他放弃了吧,他是效忠王的,他不会因为谁而背叛整个家族的使命。

    ‘’小女拜见圣上,拜见各位王爷,王妃,各位将军和夫人。‘’

    ‘’免礼吧。其他人你可能都认识,这位是琅琊王。’

    我看向他时,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我转头很快又望向他时,他还没来得及转换表情,便被我抓了包。

    司马睿一脸吃惊的看着吴香,心里暗道,完了,这么快就被发现了,王兄,你自求多福。

    ‘’小女拜见琅琊王,不知琅琊王还记不记得小女?”

    众人一惊,难不成这琅琊王和吴香还曾相识?百里风很快想到她消失多日后提及的老道。便挥手让下人过来去查查司马睿那段时间的动向?

    都说琅琊王风流成性,但这爪伸得未免太长了点吧。

    “姑娘何意?”

    司马睿笑笑,不想接招。

    晋王不想众人的注意力都跑到司马睿身上,便说,

    “今天终于得见天香一般的吴香姑娘,实在是让寡人心生欢喜。”

    “得见龙颜,实在是小女一生之幸。”

    “哈哈!真会说话。我喜欢!东海王府上的人都这般的灵巧通透吗?都是裴王妃的功劳啊。”

    裴王妃忙陪笑道,

    “圣上过奖了!”

    裴王妃和阿言一个心思,东海王到底有没有让幕僚出主意,这样下去吴香进宫无疑。

    “听闻你舞艺精湛,过两天的庆功宴上本王希望看到你的表演。”

    我看了一眼裴王妃,她向我点头,示意我答应下来。

    我不敢推迟,便应了下来。接下来的谈话中晋王多次将余光扫向我,对我甚是满意。琅琊王则特意避开我的视线,看来他的确有鬼!在小仙山上的经历那么深刻,最后却如梦般收场,千道一定就是琅琊王。那老道呢?琅琊王肯定也知道老道的去向。他把我的体香去除,疾病也随之消失,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他呢。

    “圣上之前不是说,要看一下我们军队平时的训练吗?”

    “是啊,差点忘了这一茬,走吧,茶会到此结束,我们转到训练场。”

    我觉得晋王并没有历史上说的痴傻,只是他不够深沉睿智,没有当帝王的城府和气魄,才会被人算计和利用。他看我的眼神并不是色眯眯的袒露无疑,而是有一种发现珍宝般的欢喜,太率性的性格很容易吃亏。他稍比百里风小一两岁,相貌端正,却毫无内涵。算来,那争夺王位的藩王里面个个都比他狠,比他会谋算。百里风家族效忠司马懿王室,他的贤安居内都是为王室出谋划策的人,那他知道各藩王躁动不安,现在他又是怎么打算的呢?

    琅琊王身边带着的王妃,没有在小仙山上见到过。如此看来,这司马睿真是个龌蹉之人,处处留情。幸好老道不如他一般。

    我刻意在王爷们去看射箭时走到他面前,

    “琅琊王真的不记得小女了?”

    司马睿故意和我保持距离,

    “本王王妃还在此,姑娘请自重。”

    我忙向王妃行了礼。

    这个王妃也只是他的侧妃,她似乎很了解司马睿,非常善解人意的就走开了。

    “诶!郑阿春~”

    我笑笑。

    “琅琊王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不记得小女了。”

    “不记得了,你离我远一些,别让人误会。现在你可是圣上点名的人。”

    “哦。那你还记得火锅冒菜,羊肉烤串吗?”

    “啊?”

    他突然听到这些,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还是不搭理我。

    我也不和他绕弯子,

    “老道呢?”

    “什么老道?”

    “别装了,老道去哪儿了,那晚上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老道给我治好了病,他人呢?他是不是也在东海王府,那昨晚上梦中之人是他吗?”

    “他……”

    “你们两当真认识?”

    晋王让苟将军接过弓箭,见我和司马睿聊了几句,便朝我们走来。便眼看就要问出来,晋王却突然过来,我只好打住话题。司马睿长呼一口气。